專訪王靖渝:中共流氓 抓無辜父母當誘餌 (上)

人氣 6186

【大紀元2021年0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袁麗採訪報導)日前,就中共突發承認中印邊境衝突中四位中方士兵死亡,一團長受傷,19歲的王靖渝因言獲罪,引發中共網上通輯,殃及父母,其父母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王靖渝是重慶人,2月21日,在網上,他因發表了自己的言論,一時在大陸的網上引發轟動。隨後,他遭到中共的網上通緝,國內的父母也被抓,中共官媒極力報導。

評論、微博惹來了大麻煩

今年才19歲的王靖渝說了什麼樣的言論引來如此大的動靜?

在採訪中,他講道:「2月21日晚上,6點50分左右,首先我的第一條評論是在綿陽網警巡查執法下面,它是發布的另外一個跟我類似經歷的緊急通報,我在下面評論:該死,解放軍自己惹事,該(仗)打得好,印度人殺得好,活該!」

隨後,王靖渝發了一條微博,「戰死了這麼久才發報導,到底是有見不得人的事嗎?」

他接著發了第三條微博,「我大致內容講的應該是五個解放軍,去殺幾百個人,活著一個跑了出來,這是騙小孩嗎?」 王靖渝表示他的這個第三條微博已被刪除。當時,微博的內容引發了「很多中國網民對我的聲討」,他在逐條回覆中也引發了網上「罵戰」。

「然後因為這個事情在中國國內影響很大,所以中共就把我列為所謂的網上追逃、刑事拘留,然後各大的中國官媒比如說什麼央視新聞、人民日報都轉發了這個對我的警情通報。」他說。

父母無辜被抓成誘餌

記者:那你講一下你父母那邊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呢?

王靖渝:這個事情發生以後,不到15分鐘,我們當地的派出所沙平壩區覃家崗派出所就派了三名警察,還有三名未知身分的警察,沒有身著警裝,沒有任何證件,沖進我家。首先是使用手銬把我父母給制服,制服以後對我家進行了抄家,他們官方叫搜查,我認為是抄家。

(他們)把跟這個案情毫無相關的東西全部給帶走,有一塊玉石的原石,然後有我房間裡的外幣鈔票,我的台式電腦IPAD,以及一些小的其它的物品,全部被帶走。並且至今沒有給我父母任何扣押通知書,緊接著也把我父母帶到了警察局。

帶到警察局的時間應該是在晚上7點10分左右,然後把我父母分別關押在兩個審訊室,直到晚上12點。期間要求我父母打電話,強迫我必須回國,強迫我不得接受任何境外媒體採訪,並且告知我,要我註冊的帳號在微博上面發布認罪視頻,當然這個都被我一一回絕了。

然後共(產)黨的陰謀沒有得逞,事發第二天開始,每天早上6點鐘,有覃家崗派出所的警察和不明身分的警察把我父母分別抓到覃家崗派出所的審訊室裡面,雙手給銬著。從早上6點關到晚上6點,期間基本不問什麼話,也不了解情況,反正就是把人關在那,不給吃一口飯。其中覃家崗派出所的警察打電話,發短訊,來威脅我,如果3天之內不回國,我父母就沒有好下場,以此想逼迫我回國。

王靖渝還向記者透露,目前其父母已處於失聯狀態。26日,他的母親因長時間審訊,身體非常虛弱,放回家後臥床休息。家裡面現在每天都有很多人來找,包括各個部門的人員,據稱,重慶市政府非常「關注」這件事。27日,王靖渝無法與其父母取得聯繫了。

與此同時,27日,重慶市公安局給王靖渝掛電話,問其所在的位置,王靖渝質問警察他犯了什麼罪,對方不予回覆掛斷了電話。

「中共是個大流氓」

王靖渝:隨著我昨天接受了另一家媒體的採訪之後,今天(25日)中共的舉動是更加的惡劣,直接是把我的父母給抓到了警察局。抓到警察局進行言語恐嚇,甚至有一個女警察搧了我母親一巴掌。

然後是從今天晚上開始,把我父母放回家以後大概7點鐘左右,會有警察24小時跟蹤,就是早上6點到晚上6點在派出所裡面關著;晚上7點到早上6點有警察在我家裡面監控我父母有沒有跟我聯繫,如果有跟我聯繫,要強迫我父母跟我說一些違心的話。

然後我對中共這個行為感到非常非常的憤怒,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大國幹的事情,簡直就是一個土匪窩,是流氓政權才幹得出來的事情。

人都說犯罪不及父母,我認為就算根據中國這個流氓的法律,我犯了它的法,我認為這個東西也不能涉及到我的父母,不能說兒子犯了法把父母給抓起來,我認為這個不是一個大國幹的事情,是一個流氓,是一個土匪幹的事情。

 「父母已被辭退,失去工作」

記者:你父母在那邊已經頂著很大的壓力了?

王靖渝:對,而且讓我更氣的是,這個事情發生之後,我父母的工作單位全部把他們,我認為就是辭退,他講的是配合調查,等待紀委處理。

我心情真的是特別的不好,我認為就算我違反了這個流氓政黨,流氓國家的法律,那麼是我違法,我是成年人,跟我父母沒關係,總不能像古代那樣(因為)我發的話還得把我家幾代人給殺掉吧?

我覺得中共現在是越來越流氓,現在知道我人在境外,他想控制我不在境外媒體發聲,就採取這麼惡劣的方式想來控制我,我認為是特別特別流氓的一種作法。我本人特別的憤怒,但是我不會懼怕,包括我的父母也是這個態度,不要懼怕這個流氓政權對他們所做的一切,讓我不要擔心他們,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記者:你父母是在什麼樣的單位,是什麼樣的職務可以透露嗎?

王靖渝:我母親在去年以前是中國石油重慶市紀委的一個主任,在今年的時候給調到了一個加油站裡面當站長和駐站監察。我父親是在重慶市機電控股集團旗下的一個叫重慶水泵廠銷售有限責任公司,做一個銷售總監。

「歷史會記住正義的一方」

記者:那你現在通過這個經歷,像你父母這樣工作都沒了,你會不會擔心你的將來和你家庭的將來?

王靖渝:我有這個擔憂,甚至在這個事情發生,把我父母抓去之後,我有想過要不要我回國,因為我覺得這個跟我父母沒關係,我覺得不能讓他們受連累。但是我的父母就有那麼幾次很不容易地能夠偷偷打電話給我,他一直在告訴我不要回國,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很擔心他們。

但是我對我的將來我不會對這個邪黨(畏懼),我不會畏懼它,我不會因為我父母的事情就停止發聲,或者是回國。它們(中共)是為了(我)回國自首,我是不會這樣的。但是我是很擔心我父母,因為我並不擔心我的將來,就算我出任何事情,就像我說的,歷史會記住正義的一方。

我相信這個邪黨在不久的將來是會完蛋的,是會倒的,是會被人民打倒的!我認為歷史會記住我。

根據王靖渝的介紹,他生活在一個富裕的家庭。目前,人在歐洲。那麼,作為一個生長在中國的他,以19歲的年齡,是如何能夠清醒地認知中共,又能夠感言發聲的呢?我們將在下一篇文章中帶給讀者。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質疑官兵陣亡人數 旅歐華人遭跨境通緝
學者:中共為何嚴打「侮辱英烈」的網民
【翻牆必看】分析:中共內鬥出現新信號
【新聞大家談】兩暗樁 美國會警長曝悲劇內幕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案反轉?台朝野誓死抗共
【新聞看點】美三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重播】歐洲議員:不吃中共制裁這一套
【未解之謎】遠古科技:20億年前核反應堆
【新聞大家談】國際24專家:再查病毒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