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東升再曝中共野心:收割美元霸權

人氣 3581

【大紀元2021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去年曾踢爆美國「老朋友」這個重磅祕密的中共御用學者翟東升,不久前又在視頻節目中撞破習近平「一帶一路」的背後居心,指出中共不僅要沿線國家的資源,更要他們的命。翟在視頻中建議中共利用疫情和一帶一路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取代「美國夢」。

近年來翟東升、任澤平等體制內專家紛紛建言中共「收割美元霸權」,爭奪世界中心。

翟東升新解「一帶一路」:中共輸出「強政府」爭奪世界中心

2021年2月初,中共資深政策顧問、人民大學教授翟東升在其專欄視頻「政經啟翟」(視頻鏈接)中宣稱:建設後疫情時代的「一帶一路」,輸出我們強政府的經驗與能力。

2021年2月2日翟東升在微博上推介未來後疫情時代升級版的「一帶一路」應該怎麼搞。(翟東升微博截圖)

翟東升在他的微博中推介該視頻節目(微博鏈接 )說,中共「一帶一路」追逐的不僅僅是人家的能源、人家的礦,「追逐的其實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年輕的生命」。

2021年2月初,翟東升在視頻中對「美國夢」做出新解,並指中共將掌控貨幣基準,「我們(中共)轉變成全球的中心」。(翟東升節目視頻截圖)

他在視頻中對「美國夢」做出了新解釋,稱美國夢是美帝國做的美元之夢,美國充當世界的中心、將全球置於美元統治下。

翟東升稱,在後疫情時代,美元夢要醒了,中共國債將成為全球價值的基準,「我們(中共)轉變成全球的中心」。他解釋說,定價貨幣未來將是人民幣,中共將掌控定價基準。

同時翟東升還宣稱,中共「幫助」發展中國家,就是要輸出中共的「強政府」模式。翟東升建議中共在後疫情時代升級「一帶一路」,加大對沿線國家的集中投資而非借款,以強化對當地國家的控制,進而提升人民幣地位,建立起以人民幣為定價貨幣的新價值基準。

翟東升認為,中共輸出「中共模式」治理能力和「強政府」,是構建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種形式。

翟東升提出:利用疫情「百年未有之大機遇」「收割美元霸權」

翟東升對習近平「一帶一路」的最新解讀,提出了中共爭奪世界中心的關鍵——人民幣與美元爭霸。

尤其是去年中共引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瘟疫,並放縱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後,中共資深政策顧問翟東升在2020年4月1日發布的視頻「人民幣的大機遇」(視頻(上)鏈接 ;視頻(下)鏈接 )中建言說,這是「百年難遇的機會」,是人民幣的大機遇——「收割美元霸權」的戰略性機遇。

翟東升在2020年4月1日視頻中稱,中共迎來「收割美元霸權」「百年難遇的機會」。(翟東升節目視頻截圖)

翟東升在視頻中首先分析了疫情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衝擊,稱美聯儲擴張資產負債表規模(擴表),相當於「印鈔票稀釋了全世界的儲蓄者的財富」,讓全世界70億人為美國國債買單。

翟認為這就是美元霸權,因為美元是全球儲備貨幣,美聯儲成了全世界的央行、向世界徵收鑄幣稅。

不過,翟東升指這其實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大機遇」,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機會。

翟說「有華爾街的朋友跟我講」,現在「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戰略性機遇……在這一個美國持續擴張貨幣基礎,向全球徵收鑄幣稅的過程中,在裡邊分一大杯羹」。

翟東升在視頻中稱中共「可以跑出來搶生意」。(翟東升節目視頻截圖)

翟稱,美國無限制地快速印鈔票,美元已經把利率壓到了零,「所以這樣一個背景之下,中國(中共)就可以跑出來搶生意」。

翟東升提出,「我們可以向全世界提供一個新的資產池」,比如發行特別國債,一部分是用來在中國國內要給老百姓提供就業、提供消費能力,還有一部分是「向世界各地的缺美元的人提供人民幣的流動性」。

翟建議說,「在全世界都面臨美元荒」的背景下,「我們需要填補這個空缺」,「這個時候一定要非常大方、非常慷慨地為全世界提供流動性」;「我們會獲得人民幣國際化」,獲得把全世界「跟中國經濟、跟我們人民幣貨幣政策深度捆綁」。

2020年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發行特別國債」,隨後兩會明確「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當年7月30日,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全部發行完畢。

據英國《金融時報》去年12月13日報導(原文 ), 境外資金已在國內的資本市場配置了超過1萬億人民幣的股票與債券,疫情期間全球資金湧入中國大陸,中國成了投資者的「唯一選擇」。

翟東升宣揚「一帶一路」決定人民幣地位

事實上,近年來翟東升多次發表視頻,宣揚「一帶一路」將決定人民幣地位的觀點。他在視頻中說,自己已在中共高層的政策討論中提出了這些建議。

翟東升在2019年12月的視頻稱,一帶一路可以決定人民幣的地位。(翟東升節目視頻截圖)

翟東升在2019年12月的視頻《為什麼說「一帶一路」,可以決定人民幣的地位》(視頻鏈接 )中稱,他在參與中共發改委、國開行規劃中曾探討過「一帶一路」的意義所在,稱不應看重沿線國家的物,而應看重他們的人、尤其是年輕人。

翟東升認為,中共推動一帶一路,能否收回投資並非重點;將人民幣變成定價貨幣、獲得定價權,才是一帶一路的真正意義。

他認為國際貨幣體系本來就是一個泡沫,誰擁有定價權就能獲得最大利益;以前是美元定價、美元為中心,而一帶一路將改變人民幣地位。

「未來我們跟50億人,『一帶一路』的窮國進行互動,形成新的債權債務關係」,翟指出,關鍵在於「人民幣將成為定價貨幣」,新的貨幣泡沫將以人民幣為中心。

翟東升舉例說,曾經有美國戰略圈人士質問一帶一路註定失敗,因為窮國無力償債。翟認為他們並未看穿「一帶一路」真正的戰略意圖。

「但未來我們將壘出一個新泡沫(國際貨幣體系),這個新泡沫扭轉了全球政治、經濟、文化、權力的平衡」。翟說,未來新泡沫的貨幣定價權,「這個遊戲的主導權,將在我們手裡」。

中共智囊籲挑戰「美元霸權」 借「一帶一路」推廣人民幣

翟東升對人民幣的倡議,代表了中共智囊團的一種主流觀點。

自從中共2013年宣布一帶一路計劃以來,中共打算斥資或貸款數万億美元在歐、亞、非修建高速公路、鐵路和港口。(Thomas Peter – Pool/Getty Images)

自2017年起,被稱為「人民幣國際化之父」的周小川,就多次呼籲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推廣人民幣。

2017年5月4日,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中國金融》雜誌上發表署名文章《共商共建「一帶一路」投融資合作體系》,提出要發揮人民幣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作用。

2018年4月12日,周小川在2018「一帶一路」金融投資論壇上發言,聲稱應在 「一帶一路」中積極發揮本幣作用。

2019年10月,北京師範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胡必亮在黨媒《參考消息》上刊文《「一帶一路」給全球帶來發展新機遇》,建議當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更多地使用人民幣貸款,以及更多地通過發行人民幣債券的方式進行融資。

2020年9月,前中共重慶市長黃奇帆在西安金融論壇上表示,中共計劃在「一帶一路」中「儘可能多地」使用人民幣。

根據陸媒公開報導,截至2021年3月,中共央行與全球近40個國家簽署了人民幣互換協議,其中過半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人民幣(本幣)互換協議是指雙方約定以一定數量的本幣交換等值的對方貨幣、用於雙邊支付結算,是中共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和「去美元化」的主要措施之一。

2021年2月,大陸知名經濟學家任澤平刊文《「囂張的美元霸權」如何在全世界剪羊毛》(原文 ),將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稱之為「美元霸權」。他認為,美元霸權以計價功能為基礎,衍生出貿易結算功能,逐步擴展到投融資功能,成為全球儲備和貨幣之錨。

任澤平建議中共當局降低美元資產比重;以及藉助自貿區和「一帶一路」,推進人民幣在跨境貿易中計價和結算。

美元時代的背景VS人民幣國際化

二戰後西方國家建立了布雷頓森林貨幣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將美元與黃金掛鉤、各國貨幣錨定美元,從而確立了美元的國際貨幣中心地位。

1971年美元與黃金脫鉤,全球進入無錨貨幣(信用貨幣)時代。但美國依靠綜合實力,將美元綁定以石油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建立起「石油美元」,從而維繫了美元的中心地位。

根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國際清算銀行(BIS)、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國際金融機構的數據,美元一直位居全球支付貨幣之首,95%國際大宗商品以美元計價,86.5%國際貿易以美元結算,所有外匯交易中約有85%是美元;同時,美元還是全球最強融資貨幣,所有跨境貸款和國際債務證券中約有一半以美元計價,61%的國際儲備為美元資產;美元還是世界第一的錨貨幣,近兩成經濟體直接錨定美元;美聯儲也擔當了世界央行的職能,全球均受美聯儲貨幣政策影響。

美元這種國際貨幣中心地位,被部分中共體制內學者稱為「美元霸權」。12年前,中共趁著美國次貸危機衝擊全球金融市場之際,開始嘗試甩開美元。

2008年12月初,中共央行和韓國央行簽署了1800億元人民幣/38萬億韓元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緊接著,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於2009年3月23日刊發《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思考》的文章。自此中共開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據陸媒今年3月報導(原文 ),中共央行已同近40個國家簽署了本幣互換協議,自詡人民幣全球「互換規模已是第一」。

美國政府經常藉助美元中心地位,對侵犯人權的流氓政權實施金融制裁。屢遭美制裁的中共、俄羅斯、伊朗等政權,是「去美元化」的主要倡議者之一。「去美元化」的措施包括簽署本幣互換協議和構建獨立於美元的國際支付清算系統等。

據美國之音報導(原文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3月22日訪華前接受中共官媒CCTV採訪,拉夫羅夫在採訪中呼籲中俄減少使用美元,推進本幣結算,以降低制裁風險。

儘管世界中心貨幣的地位引人覬覦,個別國家多年來一直試圖推動「去美元化」。但由於美國的綜合實力以及自由、民主、穩定等制度特性,美元的中心地位至今無可替代。

中共今年兩會出台十四五規劃綱要,其中將「人民幣國際化」的政策表述,從十三五時期的「穩步推進」,降調為十四五的「穩慎推進」。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面對體制內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呼聲,中共心知肚明,知道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只能降溫、只能「穩慎」。

李林一指出,人民幣國際化最大的障礙是匯率和外匯管制,這是中共防範經濟崩盤的最後防火牆,自然也是中共不可能放開的底線。換言之,中共只想利用人民幣稱霸、輸出中共影響力,卻不願、也不能承擔國際貨幣的責任和風險。

▼ 相關影片

紀元播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美中貿易戰 誰擁有「可怕的武器」
翟東升爆出的中共美國「老朋友」都有誰
美祭制裁後 台積電和世芯斷供天津飛騰
考慮人權 日本「可果美」停用新疆番茄原料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處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產?
【秦鵬直播】阿里再被罰 習求助默克爾失靈?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橫河觀點】中共承認疫苗效差 美軍蔑視遼寧號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起家至今走哪搶哪
【珍言真語】何俊仁:願付代價換港人發聲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