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頻】美1.9萬億紓困 全球債務貨幣化危機?

人氣 1220

【大紀元2021年03月08日訊】大家好,我是趙培。今日焦點:美通過1.9萬億紓困法案,提供民主黨州更多補助! 大量債務導致政府破產?全球貨幣將走向白條時代, 中共數字貨幣先行!

2021年3月6日,美國參議院以50:49通過了拜登政府1.9萬億美元紓困法案,這個法案將會由眾議院再次投票,然後總統政府批准就開始執行了。

紓困法案批准給美國人每人一次性1400美元補助,這個是沒有問題的,這個法案最大的問題是給民主黨執政的各州補助的太多了,這筆錢就是頻頻被川普拒絕的部分。

民主黨執政的地方政府胡亂花錢,已經要破產了,卻要聯邦政府補助他們,這就是對少花錢的共和黨執政州的不公平。

美大規模舉債 美元或現很多變數

拜登政府大規模舉債將會讓美元出現很多變數,很多人預測的就是通貨膨脹,美元越來越不值錢。但是還有比這個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美國政府可能無法償還這麼多的債務。2020年12月份,美國的債務已經達到27.9萬億美元,占美國GDP的135%。

拜登這1.9萬億美元發下去之後,美國今年的債務很可能高達30萬億,美國政府不僅是能不能還得上債務,而是利息能不能還的上了。如果利息還不上,資不抵債,美國政府不就破產了嗎。

美國政府要是破產,拜登政府怕不怕呢?不怕。美聯儲會持續維持低利率甚至負利率,讓美國政府運轉下去,但是這種低利率是對美國人的一種掠奪,因為大企業會更多的借貸使得物價飛漲,百姓借貸的少,導致手裡的現金貶值。

即使這樣,美國政府債務還會持續增多,因為左派還要通過高福利來收買選票,共產主義的所謂理想也是要花錢買通的,左派經濟學家就沒有打算還債。

美元成白條? 中共更早人民幣白條化

到了這一步的時候,美聯儲會直接印美元買入美國政府債務,美國政府就徹底不還債了,美元就不再是真金白銀,只是一張欠條,也就是大陸俗稱的白條,美元就進入白條時代。

中共將會比美國更早一步步入貨幣白條時代。因為債務危機,地方政府和國企不給工程承包商發錢而是打欠條,也就是白條,但是這種白條不能當錢花。中共為地方政府搞了「債務置換」,為國企搞了「債轉股」,但是依然遏制不住地方政府國企的債務增長。

2020年底,中共地方政府2020年地方政府債券和城投債比2019年增長20%,分別達到25.4萬億元和10.6萬億元。

中共地方政府和國企還不了利息將會比美國民主黨州更快到來,怎麼辦呢?人民幣白條化,也就是中共黨內爭論的「財政赤字貨幣化」,就是政府、國企債務統統由人民銀行買下,政府和國企也不還債了。這種人民幣也就是債務,等於過去政府的白條。

債務貨幣化之後帶來一個新問題,那就是這種貨幣大家不肯要怎麼辦?歷史上當貨幣破產後,百姓們會轉而持有金銀等保值的重金屬。中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它推出了數字人民幣,這種貨幣被中共嚴格掌控,百姓不能拒絕。

紙質的人民幣都不能自由兌換外幣和黃金,數字人民幣就更加受限。到了那個時代,地方政府需要多少錢,直接打報告跟央行要。但是可是苦了百姓了,不能拒絕數字人民幣對自己勞動的掠奪。

全世界政府都在政府債務貨幣化

俗話說物極必反,全世界政府都在走政府債務貨幣化的社會主義道路,未來任何一場大災難都能讓政府債務劇增,政府的債務貨幣就快速貶值。百姓也不會再接受債務貨幣了,各國政府就徹底解體了。世界貨幣將會退回以金、銀掛鉤的規則,也就是金本位、銀本位的體系,人類的勞動會再次體現出價值,而不是被金融強權掠奪。

中共把中國社會搞得很浮躁,很多人拿自己全副家當去借貸,去搞金融投機,炒房子、炒股票。

西方社會有很多傳統的家庭,他們的投資理念不是極端而是平衡,每年除了股票、房子之外還會買入一定量的實物黃金當作儲備,他們不會在乎黃金、白銀價格高低,這種投資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社會危機做準備。

這種儲備是一代一代人往下積累的,一旦出現大的災難,家裡人能用金銀換取糧食。其實,中國古代那個地主家裡也是這種理念,所以中共抄地主家的時候就是衝著人家的救命錢去的。

好的謝謝收看這期節目,歡迎訂閱頻道!

訂閱【趙培微視頻】:https://bit.ly/3jLx38F
觀看首播:https://bit.ly/30kefVY

微視頻》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微視頻】川普回歸政壇 致力整合保守勢力
【微視頻】耶倫打擊比特幣 馬斯克壞華爾街好事
【微視頻】中國第一村騙貸搞發展 華西爆擠兌潮
【微視頻】恆大坑慘蘇寧 「國際米蘭」大甩賣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案反轉?台朝野誓死抗共
【新聞看點】美三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秦鵬直播】蓬佩奧加盟福克斯 美國歐盟抗中共
【財商天下】比特幣暴漲 淘金熱加劇晶片荒
【珍言真語】劉慧卿:林鄭所説是中港式選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