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美信息反擊戰 推倒中共防火牆?

【大紀元2021年04月1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三(4月14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

今日焦點:邪惡軸心國成型,大戰遠嗎?美特種部隊信息反擊戰,會推倒中共防火牆嗎?中共戰狼推特被封,1天後解鎖,推特在怕什麼?

嘉賓:秦鵬:時事評論員;林曉旭,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美國「當前中共威脅委員會」成員;姚誠,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參謀。

美國國務院週二就《大紀元時報》香港印刷廠被暴徒破壞事件,發表聲明,譴責對大紀元的襲擊,敦促港府徹查。

在中共勢力所到之處,言論自由不斷被侵蝕;但中共在其它國家,卻利用言論自由,發起了虛假信息戰。

現在,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已做好準備,對中共發起信息反擊戰。外界關注,美軍的工具箱中,會包括「推倒中共防火牆」這把「屠龍刀」嗎?

另外,在信息戰的戰場上,以及地緣政治領域,中共越來越和伊朗、俄羅斯加大合作。美國參議員警告,新的邪惡軸心國正在形成。這一次,自由社會應該汲取什麼歷史教訓?

【美國務院回應香港大紀元遇襲 譴責襲擊促徹查】

主持人:首先來關心大紀元遇襲事件。本週一(4月12日)凌晨4點左右,4名蒙面男子,揮舞著鐵鎚,闖入《大紀元時報》在香港的印刷廠,砸壞印刷設備,導致《大紀元時報》在香港的出版被迫暫停。

這是香港大紀元印刷廠,從2006年以來第五次遭到歹徒破壞,但是警方從未破案。各界普遍懷疑,襲擊事件,是由中共幕後操控。

本週,歐美多國對此事表達關注,包括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和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等,都發表聲明,聲援大紀元,譴責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先來看一段報導。

姚誠,這次《大紀元時報》香港印刷廠遇襲,歐美多國政要都發聲明譴責襲擊,力挺新聞自由。為什麼像《大紀元》這樣的獨立媒體在香港的境遇,會引起廣泛的關注?

姚誠:從美國大選這一段時間來看,所謂主流媒體,都失去它很多本來應該有一些價值,但是《大紀元》,他們立場堅定,一直是秉著講真相,保持新聞的一定自由度,所以我經常接受法輪功媒體採訪。

我現在看,法輪功媒體真是,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主流媒體,中共打壓法輪功的媒體,尤其是在香港所做的事情,也不出意料之外,因為中共現在它自己沒有新聞自由,也不讓外面暴露它本來面目,所以說,他們現在狗急跳牆,才能使用這種手段,一種流氓手段。

我感覺到,美國的政府,一些政要,包括我們這些觀眾都看在眼裡。有句話說,要使它滅亡,先使它瘋狂。它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這種流氓手段,說明中共已經是到晚期,不可救藥。

主持人:秦鵬怎麼看,有什麼要補充嗎?

秦鵬:我注意到昨天的時候,國務院發言人對大紀元發表評論的時候,說很關注這種獨立媒體的遭遇。

我覺得這裡面,他非常肯定,大紀元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客觀公正的獨立媒體。另外我們看到2018年的時候,斯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的報告,說海外所有中文媒體,實際上幾乎都被中共給染紅,只有大紀元、新唐人等少數的媒體,沒有被中共滲透和影響。

所以我們看到美國的,包括世界的政要們,其實非常認同這一點,他們知道這是中共影響不了的媒體。

主持人:尤其是中共現在對美國、對全世界發起假信息戰的時候,獨立媒體的價值,也越來越彰顯出來。

秦鵬:對,所以大家其實都看得到。

【中共2官方推特發新疆假信息 推特先禁又放】

主持人:中共一邊不斷侵蝕它管制下的言論自由空間,另一面,又利用其它國家言論自由的環境,在全球發起信息戰。而國際社會,似乎還沒有形成清晰一致的反擊策略。

比如,社交媒體平台推特,4月12日封鎖了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領事館,以及中共駐巴基斯坦文化參贊張和清的推特帳號。推特沒有詳細解釋封鎖這2個帳戶的原因。不過外界發現,這兩個帳號,在被封鎖前,都發布了關於新疆的虛假信息,否認中共在新疆進行了種族滅絕。

但是,推特對這2個中共外交帳戶的封鎖,只持續了一天;在中共領館提出申訴後,推特13日就把這2個帳號解封了。

曉旭,怎麼看推特這樣先封後解的行動?另外像推特這樣的私營公司,在應對中共信息戰的問題上,到底面對哪些挑戰?

林曉旭:一定程度上,推特、臉書,它們其實已經模糊了它自己做為私營公司,要保持你原來成立這個公司,要捍衛人民言論自由這樣的一個初衷,給人更多發言空間的初衷。但是現在這些高科技公司,已經實際上成了審查、操縱民眾言論的一個重要平台。

一定程度上,他們就有點像當年蘇聯「真理部」的一個部分一樣,這個是非常非常嚴重的情況。一定程度上推特、Facebook這些高科技公司的問題,不是他們個人公司的問題,而是西方很多大國,它們面臨的政府部門應該解決的問題。

這些社交媒體對整個輿論的操控監控,甚至達到壟斷市場的程度,政府是應該更積極干預。那麼同時還牽扯到這些公司,它們的創辦人意識形態的問題。在美國你也感覺得出來,就是像推特、Facebook變成非常自由派的極左的力量的工具,把它用來作為對保守派力量、對於傳統力量禁言的工具。

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它是一個意識形態上的打手。這樣一個平台,被意識形態極左的少數人所操控的話,當然是非常可怕的。甚至連Facebook自己內部員工都說,扎克伯格相當於一個數字王國的帝王,控制全球這麼多人的言論自由。

我覺得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對全球的威脅。那他們在意識形態偏左的情況下,就會跟集權的國家,跟共產主義的國家,有一些不謀而合的配合的行動。所以也有人把推特、Facebook形容成是中共海外的第五縱隊的一部分。我覺得也不過分。

所以我覺得,不是他個人公司理念怎麼調整的問題,或者是他們公司面臨的中共給它壓力啊、封鎖一些帳號又解禁的問題,實際上是整體的意識形態的問題,沒法改變推特、Facebook公司的意識形態,它的董事會也是牢牢掌握在一些極左的人員手中。所以只有強行打破它們壟斷的地位,我覺得才有辦法改變這個局面。

現在有一些保守人士期望,其它替代品牌能夠出現,但是目前短期內,很難達到一個很大的規模,也很難抗衡(這些社交媒體巨頭)。同時,既有的平台上面,聚集了很多需要了解真相、需要客觀判斷機會的人群,這樣的人還不少,所以這個平台也不能放棄,所以我覺得政府應該採取更積極行動介入,才有辦法

【PayPal創始人:社媒巨頭淪為中共第五縱隊】

主持人:剛才曉旭提到,一些美國專家對這些社交媒體巨頭的批評更尖銳和直接。比如說,美國的風險投資家、PayPal聯合創辦人彼得·泰爾(Peter Thiel),最近在一個網絡論壇上就批評,美國幾家科技巨頭,實際上已經成為中共「第五縱隊的通敵分子」。秦鵬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秦鵬:對,這個說法實際上非常準確。今天的Facebook、推特等等這些社交媒體,他們和中共的聯擊和影響,遠遠地超過外界想像。第一個,它的營業收入,有非常巨大的金額來自於中國。Facebook在2018年,它整個五百億美元的收入,其中有五十億美元來自於中國的客戶。

它(中國)是第二大來源國。後來它(Facebook)就再沒有公布過,按國家區分客戶的比例。推特等等也是同樣的。

主持人:五十億廣告收入,都來自於中國哪些企業呢?

秦鵬:包括我們看到騰訊、華為、小米,應該還有一些是來自於中國政府的。

主持人:他們在這些社交媒體上投入廣告。

秦鵬:是,這是一個,營業收入。這種情況拿人家手短,當然他就不可能真正地去審查他們的一些內容。第二個是股權方面,這些社交媒體,包括硅谷很多公司創業,都是前前後後經歷過一輪一輪的背後的資本。

這資本一個是來自硅谷很多高科技公司,另一類是華爾街,還有一部分是來自於中國的總公司,所以資本本身對他們也會產生影響。第三個方面,他們對更直接進入中國市場一直有渴望,比如大家都看到扎克伯格霧霾天在中國的天安門廣場跑步,還有跟中共的審查沙皇魯偉見面,包括請習近平幫他女兒取名字等等。

第四個方面,我們看到是(其内部)中國員工的數量和影響力,實際上也是遠遠的超出想像,比如說像Facebook至少有六千人是中國員工,有一批也沒有綠卡,他就是持有工卡。那麼這種情況下,他們對整個Facebook氛圍的影響非常大,在很多地方他們直接講中文,不講英文的。

而且我覺得中共的地下組織、地下黨等等,恐怕也有很深的滲入,所以當時反送中香港抗爭的時候,在Facebook裡面是沒有多少人敢公開支持香港的,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影響。

同樣的我們也知道,推特引進了廣受爭議的李飛飛,她直接管的就是內容審查。還有我們看到,在具體的內容審查團隊方面,因為Facebook有這麼龐大的中國員工,審查中文內容的時候,必然可能就是這些人帶著做,甚至有一些是臨時簽證過來的。

在這過程中,他們還有一些審查夥伴,像Facebook有一個合作的「事實核查機構」名叫Lead Stories,他們的資金來自誰呢?是來自抖音的海外版Tiktok,這個也很恐怖。進一步的還有一個,就是傳統媒體。

社交媒體做內容審查的時候,他把主流媒體當作信息來源。但我們知道,現在全世界的主流媒體,他們背後的資本,和中國的往來交易,也是非常非常緊密。所以,現在今天整個主流媒體、包括社交媒體等等,被中共的影響,弄得是千瘡百孔,非常可怕。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了中共對社交媒體平台的影響滲透。但我們也知道,中共它其實還僱用了很多大量的網軍、五毛去主動在這些平台上發布虛假信息。

比如說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上將,他就曾經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表示說,中共是操控著一部巨大的虛假信息製造或傳播的機器。他們利用著常規媒體和社交媒體,並且通過他們的宣傳機器,僱用了近一百萬人,以損害美國的利益為目的,編造和傳播虛假信息,並且在美國盟友之間製造不信任,破壞美國的國際環境。

【美特種部隊 將對中共發起信息反擊戰】

主持人:那麼面對中共的假信息戰,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現在是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對中共發起信息反擊戰。

《華盛頓時報》最近報導說,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正在轉移戰略的重點,從過去打擊恐怖分子,現在轉移要打擊中共的虛假信息,準備在未來任何與中共的衝突中,祕密發揮作用。

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司令,理查德·克拉克將軍,他最近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的時候,他就透露說,美軍正在準備建立第一支「印度-太平洋聯合特遣隊」。這個特遣隊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打擊中共不斷擴大的造謠活動。

克拉克將軍說,美國軍方現在面臨的許多挑戰,都發生在信息領域。虛假信息被當作政治武器,它的規模和速度都超過了想像,而且不受地區限制。

那麼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到底將如何回擊中共的信息戰呢?克拉克將軍沒有透露細節。但是,他表示說,將會包括更好的情報能力、人工智能系統、加密通信和電子戰武器等等。

曉旭,跟我們介紹一下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他的職能和權限是什麼,由他來主導反擊中共的信息戰,意味著什麼呢?

林曉旭:好,在說到特種部隊之前,我先補充一點,就是他們肯定是有一個認知上的飛躍突破,才會成立這麼一個特勤隊。我覺得跟剛才秦鵬提到,中共在社交媒體上方面的滲透有關。

我想再補充一個數據,就是中共實際上是要大規模地占領社交平台。比如說,現在在Facebook上所開的官方帳號上,前五名有四個都是中國的媒體,其中包括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China Daily》(《中國日報》),還包括《People Daily》(《人民日報》)和新華社,他們的追隨者的數量,都超過了排名第五位的BBC很多很多。

推特也一樣,推特上面,中共CCTN的追隨者也有一千三百六十萬,《China Daily》有四百三十萬,新華有一千兩百四十萬,《People Daily》有六百九十萬。這就說明,中共在這些重要的社交平台上,它一定是要戰略最重要的堡壘,把這些社交平台作為它發布官方假消息的一個最重要的渠道,然後再配合上其他的網絡評論員、網軍,所以這是目前這個戰爭的態勢。

所以就是說,特種部隊他們要成立這樣一個特別行動隊的話,也是因為他們對於中共虛假信息戰的威脅有了一個新的認識,而且也看到了,過去用「網絡司令部」來應對中共的威脅是不夠的。

因為過去「網絡司令部」基本上是聚焦在防衛這個角度,而且「網絡司令部」是情報部門的頭兒來管,所以它基本上更像一個情報部門,更像是一個防守仗,因為他要保護的是美國基礎設施的安全性,還有美國國防部下面各軍種的信息部門的協調、國防資源方面的保護等等。

所以他的防衛的角色更多一點。雖然他下面有一百三十多個行動隊,但是只有二十多個行動隊是有作戰的任務。但是即使是作戰的任務,也只不過是輔助性的。所以現在特種司令部採取更積極的行動,來成立行動隊,就是整個戰略上是有重大的變化。

就是說,希望能夠更多地採取進攻的方式。這個特種司令部,他實際上是一個聯合作戰部隊的司令,管轄了美國各大軍種下面的特種作戰部隊,包括大家孰悉的「綠色貝雷帽」、海豹突擊隊等等。

對他們來說,其實各個特種部隊裡面,他都需要在印太方面應對中共的虛假信息,特別是在陸軍的特種部隊下面,還有兩個很重要的部隊分支。過去大家沒有注意到,就是包括一個是Civil Affairs(民事旅),一個是PSYOPS(心理戰)。

Civil Affairs(民事旅)表面上是一個民間事務,當然實際上它也是介入到「非傳統戰爭」這方面,就是怎麼樣在其它國家,去尋求當地力量的合作。就是如果比如說跟中共的話,那麼Civil Affairs它會介入到,比如說中國的哪些民間力量是可以配合美國行動。

然後還有這個PSYOPS(14th PSYOPS Battalion,第14心理戰營),PSYOPS實際上是心理戰。心理戰當然過去也叫它宣傳戰,比如說以前戰爭之前會撒傳單等等,是很傳統戰爭的一種心理戰形式。那麼現在的心理戰,它其實有一個網絡中心,這個方面就在研究,在網絡方面,什麼樣的信息,對敵方的心理會起作用,怎麼樣應對對方的虛假信息的宣傳。

因為虛假信息它不僅僅它假、是一個危害性,它其實對人的心理方面也有很多潛在的影響,直接地衝擊、帶動你的情緒,培養你的仇恨情緒等等,一系列方面的這個非常負面信息的影響。這個對於作戰部隊的作戰能力,也都是有影響的。

所以這一次成立這樣的特戰部隊,一方面對中國的虛假信息有更全面的了解,知道哪一些中國的這些特種部隊,在發動這種虛假信息戰,有了更明確的目標,所以才會調動到特種部隊。因為特種部隊過去是擅長精準打擊的,同時它也意識到,心理戰方面的重要性。

所以把Civil Affairs(民事旅)和PSYOPS(心理戰)全部調動起來,而且Civil Affairs(民事旅)也有很多語言才能的士兵。比如過去反恐的時候,Civil Affairs(民事旅)很多是做中東的翻譯,跟不同的中東民間組織、不同的力量進行撮合等等。

現在如果要針對中共的話,他們就會吸收更多會中文的這些人員,這是Civil Affairs(民事旅)擅長的。如果Civil affairs(民事旅)、PSYOPS(心理戰)加上special force(特種部隊)全部聯合起來的話,其實是一個很強大的作戰力量,那再加上其它軍種的。

我覺得整體上,在這方面是有一個根本性的,戰略上、認識上的一個突破,才會在特種部隊中成立特勤隊。那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突破,而且今年一月份的時候,曾經有九個作戰部隊的司令官,聯合向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簡稱DNI)提出要求,要進一步曝光中共虛假信息對美國的危害。國防部相應廢除了一些過去的限制。

所以在這方面,美軍一定會有更加積極的行動來應對中共的虛假信息,也許會採取一些更直接地摧毀,或者是網絡的攻擊。針對中共的這些網軍,特別的網絡部門,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好的一開端,希望能夠更快成熟,就會有更實際的效果。

主持人:是,補充一點訊息,剛才曉旭提到說,中共的官媒,在推特等一些美國社交媒體上的粉絲,是遠遠超過了BBC等一些真正的國際主流媒體。

其實我們知道這些粉絲,其實有很多都是中共買來的。比如說在2019年的時候,就有媒體發現,在中共政府採購網上,就有一個中標通告,結果發現有個公司叫做「一網互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以一百二十四萬元人民幣的報價中標,給中共的中新社等推特帳號,在一個月內幫他們增加五十八萬的粉絲,來擴張中共的虛假影響力。

這種龐大虛假粉絲的人數,也是中共擴張虛假影響力的一個環節。而這種做法,也的確引起了美國現在的重視。

姚誠先生您有什麼補充?另外,您認為在戰略戰術的層面上,美國的特種作戰司令部,可以採取哪些有力的、反擊中共假信息戰的做法呢?

姚誠:中共作戰一直是以政治目的放在第一位,所以政治目的就要用政治手段來操縱,中共之所以能贏得天下,它最大的一個手段就是所謂的「統一戰線」,他們稱之為三大法寶之一。

你比如說,在三年內戰的時候,一百多萬散兵游勇,小米加步槍、把國民黨幾百萬美式裝備的部隊趕到了台灣島,這就是靠著滲透,滲透一直是它們主要的法寶。那現在看中共在網絡戰上,在大外宣上面投入的經費,甚至很大程度超過了它的軍費。

中共現在還有一個戰略指導方針,以政治共識為主,軍事共識為輔。它們知道,它們的軍事力量是打不過全世界的,所以它們最拿手的一套就是滲透,對台灣也是這樣。

作為美軍來說,戰爭毫無疑問,我們是不提倡的。因為雙方都要死人,戰爭的殘酷性,一次大戰、二次大戰都給人類造成了巨大災難。其實美軍,包括全世界這些國家、西方這些國家,可以採取一個手段,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是你也用政治手段。

你的政治手段其實很簡單,我在以前的媒體已經講過,你把中共的防火牆給破掉。你勝過它幾百萬軍隊。中共對外進行大外宣,對內進行訊息封鎖。為什麼說法輪功,包括我們現在的一些自媒體,中共非常害怕?

因為這裡面有法輪功這麼多年來的破網軟件,這些破網軟件對中共的威脅非常大。法輪功已經做到了這個程度,非常難能可貴。

但是做為一個國家(美國)來說,你能把人送到火星,你能有那麼高科技的手段,你為什麼就不能把中共的防火牆給破掉呢?

不是他們做不了,是他們不想做,他們為了跟中共發生利益,在中共這裡賺錢,他們就不想做這個事情,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說儘量避免戰爭,減少死人,用這種辦法來對付中共,也是正好打到中共的七寸。

所以我一直建議西方國家,你其實不用搞許多軍隊去跟中共打仗,你把它的防火牆破掉以後,讓中國的老百姓,特別是中國的軍人們知道了真相,他就不會為了這一黨去賣命。

中共以前的領導人曾經說過,胡耀邦和陳雲就說過,一旦老百姓知道了中共的歷史,他們會造反,會推翻中共。這個是事實。為什麼中共有那麼多五毛,有那麼多紅粉去幹這些事情?

其實很大一部分人是被中共洗腦洗的,他們不知道外面的真相,尤其像我現在做自媒體講軍事的話,我主要是對著中國的解放官兵們,對著退役的老兵們。但是我們的能力有限,國內能翻牆的人也不是太多,我希望西方世界對推倒中共的防火牆上面有所作為。

主持人:有網友提到了這一點,大家都很關注,有網友說,中共有牆,對中國打訊息戰,反擊不大可能,除非美國先推倒網絡上的柏林牆,曉旭您有什麼樣的補充嗎?

林曉旭:對,推倒網絡防火牆、是一個核心的戰略。去年美國也注意到這一點,所以國務院撥款,希望民間的力量,透過大學、研究所、來研發推倒防火牆的工具等等。其實美國政府也有官僚的一方面,就是說這筆錢是撥到了,但是這件事情一直沒有辦法推動,一方面有官僚的一面,同時也有內部的一些力量在擋,就是說不敢對中共真的下狠手。

在這方面,還有一些人是長期的「接觸政策」下面培養出來的一些外交官,其實也在美國國務院起了很大的阻擋的作用。所以真正要推倒防火牆的工具,包括剛才提到姚誠先生所提到的,法輪功學員所開發出來的一些關鍵軟件等等。

這些工具,其實也是相當成熟的,需要更多資金,更多人力的支持,就可以對防火牆起到一個很大的衝擊的作用,但是現在(的情況還是)比較遺憾。

現在由軍方來介入的話,可能會比官僚的國務院好一些。希望作戰部隊他有更強的一個作戰意識。他們的危機意識,遠遠要比國務院強。面臨威脅的時候,他們會採取更積極的行動,所以我也相信,特種部隊會認真的計劃關於防火牆摧毀的問題。

因為之前我記得在2019年、2020年碰到一些美國陸軍未來司令部的,還有空軍下面也成立一些特別應對部門的人,包括設計衛星的計劃,在衛星上建立一個新的網絡系統等等,這其實也就是想繞過防火牆,這是一種戰絡,但是現在可能會考慮,更直接的破壞防火牆的做法。

所以我覺得軍方的做法,應該會比國務院系統,調動民間力量去做,可能會更直接有效,而且他們會很明確地知道,中國這些重要的防火牆設備在哪裡?它的網絡架構是怎麼樣的,這個軍方方面會有更明確的信息。

民間去做的話呢?這裡面牽涉到很多資金怎麼分配的問題,國務院在這方面一直沒有能夠做出很好的事情,這裡面有很多遺憾的因素。

【軸心國成型?中俄伊在多領域合作挑戰自由社會】

主持人:我們也知道,其實現在發起假信息戰的,不只是中共。

去年4月,美國和加拿大的外交和情報部門警告,中共、伊朗、俄羅斯在疫情問題上,發起針對美國的假信息戰。

值得關注的是,這3國的政權,不僅僅是在虛擬空間發起某種形式的協同作戰;不少專家指出,在地緣政治領域,一個新的類似「軸心國」的同盟,似乎正在形成。而這次,軸心國的成員不再是二戰時的德國、日本、意大利。美國聯邦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最近對媒體說,新的邪惡軸心,是中共、伊朗、俄羅斯、朝鮮。

另外,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最近也發表文章說,新的「軸心國」正在形成。他的觀察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在烏克蘭東部的衝突,可能會再次爆發。一旦事態擴大,俄烏雙方都會尋求同盟國的支持。

那麼,烏克蘭可能尋求北約的支持,而俄羅斯會尋求中共的支持。而最近幾年,俄羅斯和中共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戰略利益重合,這些重合之處,超過了他們之間互相的不信任和分歧,所以他們仍有可能結盟。伊朗也是類似的情況。

秦鵬,是否真的有這樣一個軸心國正在形成?由誰主導?何時開始成型的?

秦鵬:目前來看的話,這個軸心已經開始正式成形了,經過長時間的醞釀。我們看到拜登政府上台之後,中共經過大瘟疫的過程,實力大增,反過來講,西方實力大幅地虛弱,所以使朝鮮更多靠近中共;那同樣的,拜登政府對俄羅斯的政策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拜登政府把俄羅斯推向中共,這是比較可怕的一件事情。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中共和伊朗也是經過了一個長期的溝通和互動,2016年他們建立了戰略級的(層面),涉及到經濟、涉及到軍事、涉及到訊息情報分享。因為對伊朗這樣的一個國家來講,它要去顛覆和推翻中東現成的秩序。

所以跟中共的合作應該也涉及到這個部分,今年它已經達成一個協議,和伊朗的關係已在形成。中共靠著它強大的經濟實力和對外的影響,包括對美國的深度滲透等等,又利用了美國政府的換屆帶來的政治變化,邪惡軸心國已經初步形成。

主持人我們知道二戰的時候,軸心國成立的標誌是三國公約,是一個軍事同盟性質的條約,那現在中共、伊朗、俄羅斯,他們這幾年也開始進行聯合軍演,加強三方的軍事交流,姚誠先生您怎麼看,這幾個國家真的有可能結成某種程度的軍事同盟嗎?

姚誠現在形不成二戰時候的軸心國,這四個國家各自打各自的算盤。比如說,中俄之間,我們以前在部隊有一個感覺,就是中國最大的威脅在俄羅斯。周邊的小國對中國構不成大的軍事威脅,美國在一萬公里以外,美國也沒有想拿到中國的土地,所以最大的威脅來自於俄羅斯。

他們之間為什麼抱團取暖呢,就是拜登把普京推向習近平。現在習近平在等著,等什麼呢?等著世界的格局發生變化,有一個破局的機會,他就會有所行動。以前冷戰的時候,美國為了推翻蘇聯,是拉攏中國來推翻蘇聯。

現在美國這種做法缺乏戰略意識。作為朝鮮來說,極權派它只要錢,它對中共的威脅也是非常大的,它的導彈打不到美國,它能打到中國,所以中國要不給錢,不滿足它的願望的話,它真的對你有危險。所以這四個國家是貌合神離,不可能成為軸心國。

林曉旭:基本上,確實只是利益暫時把他們綑綁在一起。但是本身他們也有很多利益衝突,包括在中東,中國的介入更明顯參與的話,其實也威脅到俄羅斯想要進入敘利亞,獲得更大的控制權力;俄羅斯對於中共來說,如果他採取更積極行動出兵在烏克蘭,攪亂歐洲局勢,對中共有幫助,所以現在會有利益合作,這只是一個暫時的利益同盟。

整體上如果美國不堅持「通過力量實現和平」,反而會促使現在的軸心國有更強的合作,關鍵的力量在於美國。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各位嘉賓今天的精采評論。由於時間關係,今天節目到這裡了,更多精采的話題,週五同一時間跟您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紀元《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習致哀又擾台 美兵壓長江口
【新聞大家談】謎之三星堆 挑戰無神論
【新聞大家談】國際24專家:再查病毒起源
【新聞大家談】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紅二代與習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遠見快評】印變種病毒曝細節 歐盟重拳擊中共
【新聞看點】G7變G10齊抗共 中共備戰搶局?
【財商天下】中國滯脹來了?比經濟危機更可怕
【秦鵬直播】傳蓋茨出軌華人 當事女翻譯闢謠
【探索時分】不要和美國開戰的五個理由(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