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共長征逃亡前的大屠殺與遵義會議真相

人氣 7874

【大紀元2021年04月19日訊】中共發動的南昌和秋收暴動失敗後,逃往井岡山的毛澤東等人,繼續積蓄力量。在1931年日本侵占中國東三省後,中共更是趁亂建立了以蘇聯為主子的「國中之國」:中華蘇維埃政權,同時繼續為為顛覆中華民國而發動武裝暴動、土地革命。對於中共一直以來的作亂,中華民國政府制定了「攘外必先安內」的國策,從1930年開始了對中共武裝叛亂,特別是對中共江西蘇區和鄂豫皖蘇區的圍剿。這一圍剿,歷經五次,歷時四年。

其中第二、第三和第四次圍剿,因九一八事變、淞滬抗戰和長城抗戰而不得不中斷,並非如在中共所有的黨史文件和現代史教科書中所說的那般中共是中共憑藉自身力量取得了反圍剿的「勝利」。

1934年,國民党進行了第五次圍剿。國民黨採取德國軍事顧問的「鐵桶」策略,對中共根據地採取了包圍戰術,層層推進。中共遭到了致命的打擊,不得不決定分批突圍,而另外尋找生存之地。按照中共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第十三集中所言的,中央蘇區在國民黨軍的「圍剿」中,日益縮小,因此不得不實施「突圍轉移」。

而中共後來宣傳的中共長征是為了建立陝北抗日根據地,是為了抗日,不過是為了掩蓋這段失敗和逃亡的歷史,不過是為了欺騙世人。事實上,就連這次突圍轉移行動的最高決策者博古和蘇聯顧問李德他們自己也都不清楚明確的目地地,也是邊走邊看。關於「長征」的謊言,筆者將在下一篇闡述。

顯然,這麼多人倉促逃亡,不可能帶上所有的老弱病殘。洗腦片中提到了三個例子,一個是毛澤東和賀子珍將兩歲的毛毛留在了蘇區,從此再無下落。一個是時任少共中央局宣傳部部長的陸定一,留下了懷孕的妻子唐義貞,其妻子後被殺。還有一個是中共領導人瞿秋白因患肺病也被留下。

按照洗腦片的說法,瞿秋白是主動留下堅持鬥爭的,但事實上,瞿秋白幾次要求離開,卻最終被拒絕,這導致了他的被抓和被殺。有解釋說,這是因為他身體不好,無法進行長途跋涉,但近年有文章分析證實,這是因為他失去了權勢,而下命令讓他留下的正是博古。中共高官張聞天有這樣的回憶:「瞿秋白曾向我要求同走,我表示同情,曾向博古提出,博古反對。」

不過,通知瞿秋白留下的則是周恩來,他是以黨中央決定的名義通知他的。犧牲瞿秋白,對周恩來而言,就是少了一個能證明他領導革命多次失誤的重要證人。同樣被拋棄的還有得罪了博古和李德的陳毅,而作為陳毅老友的周恩來,居然沒有為他說一句話。

鮮為人知的是,中共為了一己之私,在逃亡前,還進行了一場祕密屠殺。當時,周恩來下令中共政治保衛局進行嚴密整肅,對其不信任的上萬名紅軍官兵和老弱病殘進行血腥大屠殺,這就是聞名中外的萬人坑事件。留守中央蘇區的前紅軍代總參謀長龔楚親眼目睹紅十二軍參謀長林野夫婦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遭自己人背後用大刀砍殺。這些令人膽寒的殘酷肅反,令龔楚對中共徹底失去信心,隻身離隊投奔國民黨,成為「紅軍第一叛將」。

據《龔楚回憶錄》記載,紅軍撤退或在白區長途行軍時,必派出由政治保衛局人員組成的收容隊與後衛警戒部隊同行,落伍官兵如無法抬運,「便毫不留情的擊斃」,以免被俘泄密。

龔楚表示:「不但中下級幹部終日憂懼,不知死所,高級幹部也人人自危。在這種恐怖的氣氛籠罩下,怎能叫人生活下去呢?這時,我便暗萌去志。」

清洗完內部的中共就這樣踏上了一條未知的道路。按照洗腦片的說辭,1934年10月,中央紅軍被迫撤離中央蘇區。擁有最高軍事指揮權的博古、李德使戰略轉移變成了大搬家式的行動。渡過湘江後,中央紅軍由出發時的8.6萬餘人銳減到3萬多人。當時博古、李德堅持按原計劃到湘西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但由於蔣介石早已布置好口袋陣,如不改變原定的前進方向,中央紅軍就有全軍覆滅的危險。

為此,中共中央召開緊急會議,聽取了毛的建議,放棄了原計劃,而改向貴州北部前進,隨即又剝奪了博古、李德的軍事指揮權。此後,在黔北重鎮遵義舉行了遵義會議。對此,洗腦片特單列一集《遵義會議》闡述。

洗腦片稱,會議批評了博古和李德的指揮上的錯誤,增選毛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取消在長征前成立的「三人團」,決定仍由朱德、周恩來為軍事指揮者,周恩來是黨內委託的對於指揮軍事下最後決心的負責者。其後,又在貴州鴨溪、苟壩一帶,決定成立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的新「三人團」,周恩來為團長,負責全軍的軍事行動。

有意思的是,此次洗腦片沒有採用一直以來中共的「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和全軍的最高領導地位」的說法,而是通過重點敘述毛的發言內容、發言時長,毛對李德的批評,以及其他中共領導人對毛的態度,來暗示毛的領導地位。而中共將《遵義會議》單列一集也是為突出毛在其中的作用,彰顯會議的重要性。

然而,中共的說法是與史實相悖的。據《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披露,毛在遵義會議上只是加入書記處。蘇共莫斯科1934年1月認可的中共書記處有7名成員,四名在長征途上:博古、周恩來、張聞天、陳雲;另三名是留在蘇區的項英、中共駐莫斯科代表團長王明、以及紅四方面軍首領張國濤。

黨史專家何方也在其書中說,毛雖然是政治局委員,但是,地位仍然在        四名中央書記(政治局常委)博古、張聞天、周恩來、項英之下,沒有什麼「實權」。

另據美國之音的報道,毛只是幫助周恩來管軍事。王明在其回憶錄中說,毛澤東「力圖篡奪紅軍總政治委員的職務和黨中央總書記的職務」,但沒有成功。

王明還說,在延安時,美國記者斯諾多次同張聞天、朱德、周恩來、博古、彭德懷及遵義會議的其他參加者談過話,這些談話記錄也都經過他們本人的審查,並發表在《西行漫記》中。王明說:「然而,在斯諾的書中,逐字逐句、從頭到尾、無論讀多少遍,都無法找到毛澤東後來所捏造、那種對遵義會議歷史的論述的任何痕跡。」

顯然,毛並沒有因為遵義會議就當上了中共最高領導人。按照何方的書中所說,一直到了 1938年,中共最高層對外宣傳排名時,毛澤東排在第一的位置才固定下來。而中共之所以撒謊,大概也是為了突出毛的所謂「光輝形象」。

另據南京大學教授、《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的作者高華披露,被刪掉的何滌宙的《遵義日記》,竟然寫了幹部團(紅軍大學)的幾個紅軍幹部在1935年初進入遵義城後的十天裡,經常去飯店點菜吃飯,而店主因生意太好,炒辣雞的質量越做越差。作者還利用空閒時間,把中共分配的打土豪獲得的一件皮袍送去裁縫店改做皮衣,被貪小利的裁縫偷工減料,生了一肚子的氣。

日記還詳細寫到他在遵義的十天,既沒有去學校進行革命宣傳,又寫到紅軍幹部和遵義學生打籃球比賽,跳舞聯歡。對遵義會議,反而沒有一字的描寫。高華認為此日記處處真實可信。

這說明什麼?說明遵義會議並非如中共宣傳的那般重要,而中共後來宣傳的中共紅軍每天冒著槍林彈雨,食不果腹,被迫吃草根、啃樹皮中亦有捏造的成分。

也是,中共撒了那麼多的謊,早就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一個個的謊言都是為了掩蓋其種種惡行,都是為了打造其所謂的「救苦救難」的形象,欺騙老百姓。只是,中共撒謊撒的越多,漏洞就越多,隨著一個個謊言被揭穿,覺醒了的民眾還能容忍中共嗎?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歷史學者揭「長征」和遵義會議真相
【史海】周恩來迎合毛 將瞿秋白從八寶山搬出
【真實的周恩來之二】萬人坑事件和肅反大屠殺
袁斌: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中共的領導地位?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天津傳20日清零 北京承認共存?
【探索時分】中日最新護衛艦 誰更強?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拍案驚奇】「護航20大」直指江曾
【橫河觀點】冬奧迫使北京承認清零失敗?
【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