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林暐哲對簿公堂 吳青峰發4千長文訴心聲

人氣 249

【大紀元2021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馬維芬綜合報導)吳青峰2019因公開表演創作新曲,遭前老闆林暐哲控告侵害《著作權法》,雙方於11日在法院碰面對質,當天,歷經四個小時的答辯,最後「不歡而散」收場。當晚他在臉書等社群上發出近4,000字長文,表述自己對此事的心情。

據台媒報導,台北地方法院於11日傳喚林暐哲出庭作證,也是歷經兩年官司後,雙方首度面對面接觸。在刑事庭上,林暐哲控青峰,2018年10月寄存證信函表示不續約,12月兩人坐下來談時,他還感傷的說,十幾年合作情誼不是一封存證信就能一筆勾銷,當時他很想問青峰為何想走但說不出口。而青峰聽完只有深呼吸、看天花板,顯然不認同。

因青峰有創作出許多好歌,但林暐哲在庭上主張,詞曲創作他也有參與,所以當時只終止經紀和歌手兩份合約,直到2019年發現青峰跟環球簽約,感覺被擺了一道,也寄存證信函,師徒因此撕破臉。

事後吳青峰在晚間約十點半發出4,000字長文,傾訴心聲。

青峰文中晒出兩張黑白舊照(點看),開頭即寫道:「2004年,我創作《小情歌》,寫下這句歌詞『我想我很適合/當一個歌頌者』,2019年,我引申創作了《歌頌者》這首歌,『歌頌者』三個字我自引《小情歌》歌詞。今天,他卻表達『歌頌者』三個字,是他給的建議,讓我不可置信。」

「從兩年前這件事發生以來,除了法庭上,我從未公開談過此事。我一直不懂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一直希望是一場誤會,也一直覺得或許不談論,是對心中那位曾視為父親的人,最後的尊重、寬容與一點保護。」

但事實上,青峰發覺這樣的盼望落空了。「一次又一次,我終究心死了,也覺得必須好好對關心我的你們交代一次這些事。」之後青峰以敘事方式,將過往與林暐哲之間的合約相關,一次說清楚。

吳青峰並提到在2018年9月20日口頭告訴林暐哲要拿回詞曲版權,林暐哲同意,吳青峰同年10月26日寄發存證信函提及此事,接著雙方12月6日簽署「合約終止協議書」。在雙方律師見證下,確認詞曲合作終止,也將10月26日的存證信函寫進終止書,以「全部遂其所願」表示同意。

一直到2019年4月,他突然收到林暐哲的存證信函,接著林暐哲開始對他提起假處分、民事訴訟、刑事,並把他創作的歌名搶註商標,當時吳青峰的律師苦笑地說:「他(林暐哲)送給你全餐耶。」

他提及事件開始時,正面臨《歌手2019》決賽演唱《歌頌者》的掙扎,「我沒有告訴周遭的人發生什麼事,自己每天回到飯店默默流淚。」因被官司折磨,吳青峰坦承一度想過認輸賠錢,當成買個教訓。

但律師回他:「你是第一個唱自己寫的歌被告的,沒有前例,如果你不力爭到底,你會害到以後有一樣遭遇的創作者。」因此吳青峰決定為了未來可能面對一樣事情的創作者挺身而出,「同時,一旦看清蘇打綠的歌曲是被搶奪的目標,我也必須為了蘇打綠6個人10多年的心血奮戰。」

然而這件事到後來,他發現書狀中的無端攻擊,從針對他,也變成針對(蘇打綠)六個個別團員。青峰更沒想到,連馨儀也遭受這樣的對待。「看著身懷六甲的馨儀接著被告,跟看到吳媽媽要面對一樣令我心痛不已。」

吳青峰最後感性寫道:「我是一個創作者,還在努力創作著,我深知,音樂一旦失去靈魂,就只剩下技巧;而法律一旦忽略人心,產生漏洞,就只是文字罷了。」他更引用蘇格拉底名言:「不只要活著,還要良善地活著。」

蘇打綠的團員阿福、小威及劉家凱都訝異並心疼這段期間,讓青峰獨自承受這一切,紛紛留言打氣。

家凱說:「青峰,你很堅強,不論如何,我們會在你的身邊。」團長阿福表示:「前段時間你自己扛住了所有射向你的箭,從今以後,我們挺著,全宇宙的浮萍都硬起來!一起炸翻那虛偽的謊言。」

小威也對林暐哲的行徑表示不滿,「上午對青峰提刑事告訴,下午對懷孕的馨儀提刑事告訴,一天內兩個團員要出席刑事法庭,你怎麼能?我不想知道你是什麼心態,老實說我也不在乎,你的言行舉止所作所為已經證明了一切,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責任編輯:蘇漾

相關新聞
青峰獲金曲歌王 感性喊「謝謝自己沒有被打倒」
吳青峰彩排遭錄音偷拍 怒斥:這行為叫踐踏
當了吳青峰一年「臉友」柯泯薰衝到他家邀合唱
青峰遭恩師提告求償 二審智財法院判勝訴免賠
最熱視頻
【直播】G7峰會結束 拜登召開記者會
【思想領袖】香港鐵娘子劉慧卿:遊戲未結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