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央廣電台訪梁珍:亂世中看清真相就是希望

人氣 1484

【大紀元2021年05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香港報導)台灣的中央廣播電台「這樣看香港-想跟你聊聊天」節目主持人張明天,5月21日連線採訪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珍言真語》YouTube頻道主持人梁珍,談了關於當下惡劣的政治情勢中香港人如何覺醒、香港如何才能找到希望、大紀元媒體的特色和使命,以及設立法輪功真相點的目的等話題。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遇襲這麼多人關心 感到香港還有希望

記者:梁珍,珍姐歡迎您。

梁珍:張明天你好,很高興透過中央廣播電台的頻道和台灣的觀衆們見面。

記者:我們也覺得很榮幸。因爲我們曾經有一集節目是采訪台灣大學的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他當時就引用他朋友說的一句話,要如何衡量現在香港的局勢呢?有一個參考的指標,就是去看香港的法輪功還有大紀元的情況,就可以知道現在香港的情勢已經惡劣到什麽程度了。

那最近香港法輪功還有大紀元的狀況是接連不斷。先是法輪功的景點一直有人去攻擊和破壞,那後來呢是在今年的2021年,4月12號的凌晨,《大紀元》報紙的印刷廠是第五次遭到四名流氓的暴力攻擊,導致《大紀元時報》有好幾天的報紙都沒有辦法如期的出刊。那後來珍姐您還遭到了跟蹤,然後在5月11號,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名蒙面的男子持棒毆打,把整個雙腿都打腫了。哇,那雙腿都被打的都變青紫色了。

當時您傳了一張照片,這個照片一曝光真的是引起所有人的公憤,那我感到整個場像是炸開了一樣。因爲我看到像是沈旭暉,或者是蕭若元他們也都有對您進行采訪,對您很關心。

梁珍:嗯,因爲他們兩位都在台灣,當然他們也對香港的情勢很關心。我覺得也真的在這裡想藉著這個機會感謝所有關心我的網友們,或者是曾經采訪過的嘉賓,還有對香港關心的朋友們,我覺得傷痛肯定是會有的,但我現在更加感動的就是,在我被打了以後有這麽多的人這麽關心,至少讓我覺得這個社會是有希望的。而且大家都很支持,就是將邪惡曝光,然後讓正義彰顯。我們期待有一天可以抓拿到那個兇徒。

為講真相2000年創辦大紀元 現成重量級大媒體

記者:以前可能有很多人對你們比較不了解,或者是比較傾向於跟你們保持一點距離,就是可能對你們比較冷漠一點。但是現在好像大家都在問,到底《大紀元時報》是一個什麽樣的報紙?之前《壹傳媒》集團的董事長黎智英他被抓的時候呢,已經有傳聞了,就說下一個是《大紀元時報》,然後也聽到很多人說,中共最想要消滅的兩個媒體就是《蘋果日報》還有《大紀元時報》。所以是不是可以請珍姐談一談,大紀元是一個什麽樣的媒體?

梁珍:我覺得大紀元呢,其實是應運而生的。就是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整個你看到中國的道德是一日千裡的往下滑。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媒體啊它們都是一面倒的跟著中共的宣傳的論調去攻擊法輪功。甚至海外的媒體也是這樣,包括國際的大媒體,它們在真相面前也是保持沈默的。

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呢他們就開始創辦媒體,是希望能夠將真相廣傳給世人,有部分信仰法輪功的學員(2000年在美國)參與創辦了《大紀元時報》。

但是這個媒體呢,它其實是已經成爲國際性的大媒體,到今天你看到《大紀元時報》已經有十幾種(網頁23種)語言,遍布很多國家,到處都可以看到大紀元。特別在歐美,它已經成爲當地最大的華人報紙。英文的報紙也非常受歡迎。

那在香港呢,大家知道華人媒體競爭的非常激烈,因爲香港對新聞自由非常重視。所以我們一般講香港的兩大基石,一個是法治的自由,一個是新聞自由。很多的華人大事在香港發生,而且影響到世界各地。

我們香港大紀元在這邊立足,大概是2002年開始創辦。當時就是因爲法輪功學員他們想要將真相告訴世人,然後就是一步一步的發展成爲各方面的綜合性新聞的報紙。它既有政治新聞,包括對法輪功的報導,是我們重要的一部分吧。但是也有很多關於財經啊,娛樂啊,甚至中國傳統文化呀,歷史呀,方方面面的。所以我們報紙內容呢,是非常廣泛,而且受到民衆的喜愛。

香港《大紀元時報》在華人媒體非常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我們創刊。最早是週報,一個星期出一次,其實壓力也很大;到2005年開始呢,就轉爲日報。日報這個可想而知了,因爲人力少,財力少,還要面對著中共的強烈打壓。

我不認爲今天它們說,想要取締《蘋果日報》,第二就到大紀元。其實我覺得《大紀元時報》在創刊開始,就已經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當時都沒有辦法讓大紀元滅聲。現在都十幾二十年了,大家越來越了解到法輪功的真相的時候,到現在《紐約時報》都以頭版來「問候」《大紀元時報》。所以從這裡反而可以看到大紀元的影響力。我相信它們想要做,和它們能不能夠做得到是兩回事。

我對大紀元的前景充滿了信心。因爲今天在這樣一個亂世中,在充斥著謊言的社會中,特別在香港看到這個黑雲籠罩,甚至有人已經發出香港已經死了的這種感歎的時候,大紀元依然在香港,其實前景我看到反而是更開闊。

《蘋果日報》本地化 《大紀元時報》國際化

記者:剛才你也提到很多,《大紀元時報》的內容很豐富,有財經,有文化等等很多版面。那你們跟《蘋果日報》的報紙有什麽不一樣的地方?

梁珍: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首先大紀元是國際性的媒體,我們的焦點,我們的角度是比較國際化的。而《蘋果日報》呢,它是一個比較local本地化的報,就是它們是比較貼近香港人的說法,所以它們語言呀都比較是貼近廣東話。然後采訪的角度啊什麽,當然它們的人力更多,它整個蘋果大樓都看到,警察當時去搜查都有三百多人,那你想裡面的工作人員可想而知,對吧?所以呢《蘋果日報》在香港它的人力,記者的人力還有它的cover面是比《大紀元時報》多。

但是呢大紀元所擔負的是全球的新聞報導,因爲它是在全世界有那麽多的報社。特別在西方,大紀元的影響力已經日增。大家都可以看到,我們的點擊率啊,全球排行啊,這個都是有數據可查的。

本地的報刊來講,《大紀元時報》跟《蘋果日報》,那我們這邊是強很多。即使在香港本地,我覺得從2019年,「反送中」運動開始,大紀元的視頻,包括我自己經營的《珍言真語》頻道,那個點擊率也很高。其實我們當時為什麼做這個訪談,也是因為很多人想了解香港的真相,深度訪談有助於人們去聽懂香港的局勢。

大紀元在「虎口」勇敢報導真相 非同尋常

梁珍:記得當時做的訪談,比如說7·1衝擊,就是2019年7月1日衝擊立法會,然後我們採訪劉細良先生的那個視頻,一下在香港炸開了,當時已經衝到八十萬。很多人其實他對大紀元,看到在那個時候一下子應運而起,在大的事件報導可以看到,大紀元真的是很猛。

現在他們流行一句話,「在重大問題上要看大紀元的態度。」特別是中國新聞方面,我覺得還要包括香港新聞,因為我們在這邊當地做了20年了,有很多的人脈。我們是有信心,我們報紙的確是很有自己的前瞻和角度。一般的媒體很多話不敢講,即使講了老闆也不讓出。更不要說所謂的真相,我覺得很多報紙都說自己有真相。其實呢,中共滲透傳媒,這個都不用多講,因為它在海外就是收買和控制傳媒。從香港記者協會的新聞界報導就可以看到,很多媒體老闆就是人大常委,或者是想做人大代表,想做政協委員,他們就向中共去低頭。

《蘋果日報》有些禁忌它們也是有的。比如說法輪功新聞,它們也不是報很多。甚至我想講的是,《蘋果日報》曾經刊登了「青關會」污衊法輪功的廣告。我們也向《蘋果日報》提出嚴重抗議,然後也跟它們發信。所以在關鍵時候,你可以看到在最敏感的問題上,每個報社的態度是不一樣的。但是《大紀元時報》,我們一直是在頂著風浪在香港這個中共的虎口上,敢於報導真相,這個是一般的媒體絕對做不到的。這是我覺得,我可以說,我們媒體是有勇氣和良知的。

港區國安法影響新聞自由 有外媒記者拿不到簽證

記者:好。了解。謝謝。現在香港應該有很多外國媒體,還有嗎?像自由亞洲電台,BBC,美國之音,想請問它們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就你能了解,現在它們在香港的狀況有受到影響嗎?

梁珍:我覺得港區國安法之後,據香港記協的報導來講,很多的媒體人士感到憂慮,有些已經離開香港了,有的通訊社也把自己的總部從香港搬到台灣或者其它地方。即使留下的媒體可能也有一些應變的措施。

我們知道的一些國際傳媒是受影響的,但是影響多少呢? 這個就不一而論了,也有的可能它們也不方便講。但可以看到的是,有些就拿不到簽證了,之前馬凱事件就可以看到,他是因為在採訪,在國安法之前就因為報導了一個梁天琦出席的活動,然後因此拿不到簽證,這已經很讓人震驚了。

國安法之後,也有一些國際媒體的記者拿不到簽證的。這個最好你們再查一下,好像是有類似的報導。我覺得像自由亞洲電台、BBC,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立場,我知道它們可能也會在報導上面會受到一些壓力。我只能說記協主席楊健興先生在接受我採訪的時候,我也問過他,國際傳媒在國安法之下的壓力,他就說在選取題材方面都會受到影響,到底採訪這個人會不會給自己帶來危險呢? 很有意思的,比如說我們採訪的人,在之前可能沒有說他(她)違反國安法,突然間報導出街了,就告他(她)違反國安法。我們這篇報導到底會不會踩到紅線?這都是很難去理清的。

港區國安法大家知道的,它的內容是很空泛的,相當廣大而且很多不太清晰的地方。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那條紅線在哪裡。對記者做新聞來講,所謂的新聞自由就是你在選取題材方面,只要是符合新聞自由的原則,你就可以去做。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自己就會自我審查,這裡的新聞自由已經受到很大的影響了。所以我覺得,對於國際傳媒來說,它們也會有這樣的憂慮。我們看到甚至有外國媒體去採訪黎智英的時候也被跟蹤。

香港人覺醒明白中共邪惡 越來越支持法輪功

記者:我記得你們在「反送中」的時候,你們有很多運動現場採訪的直播。我印像很深刻的是,你們做了很多的影片,是香港的年輕人對你們說,他們以前對你們很不了解,對你們很冷漠,但是呢,現在終於明白你們在做的事情了。您自己有遇到這樣的香港民眾嗎?可不可以為我們說一下,這些民眾他們「反送中」之後跟之前的轉變?

我記得很清楚,2019年我在台灣,也很想要了解香港在遊行抗爭的行動的情況,我也是有看您的直播。我還記得,您是拿著,好像是新唐人的麥克風,到處採訪經過您的路人,好像也很隨機的。我就看到兩位男子,年紀比較大的,年長的,他看到您就說,哦,你是新唐人?感覺有點害怕,可是,最後我看他還是接受您的採訪。所以我想說,這個轉變,這個過程您肯定是深有體會。

梁珍:這樣的例子在我的採訪中是不勝枚舉。舉個例子,是2020年1月1日的一個遊行中,我在中環遊行終點的一個採訪。我就站在大街上,拿著《新唐人》的麥克風,我們新唐人跟大紀元是一個Media Group(媒體集團),然後攝影師在我旁邊搭檔。他們一看到我的麥克風就排著隊向我們鞠躬、道謝,我就順便從這些排著隊向我們感謝的民眾挑選一些人採訪。其實那個場面是很震撼的,我自己忍不住有點鼻子酸酸的去採訪他們。

他們都說向我們表示感謝。因為我們真實的在記錄著歷史。我覺得他們最多的感受是這樣的,他們就覺得原來他們並不了解法輪功,甚至對我們有偏見,甚至不喜歡我們。但是呢,當中共在2019年,通過「送中條例」讓世界看清楚了共產黨的邪惡,以及它們要用這個方法去打壓香港民眾的時候,很多香港民眾覺醒。

比如說我們看到一些主流傳媒,在7‧21的畫面上是看不到白衣人打人的。 他們發現原來《大紀元時報》才真真正正的,作為其中一個主要的網絡媒體,當時他們很多人都是看我們的網播,真真正正的在記錄著香港所發生的事情。很多的事情真的是很火爆,我們那時候的點擊量很高。

通常一個活動我會採訪幾十個民眾,或者十幾、二十個,就是盡量地把他們的心聲記錄下來。有時候他們很真實的故事,都是有幾十萬的點擊率。因為這是最真實的,而且他們是含著淚在講。有的說7·21事件才讓他覺醒的,說原來都不相信共產黨壞,甚至認為共產黨是好的,但是經過香港的這些大事件之後呢,他們真正覺醒了。他們也很希望,也很喜歡我們的採訪。所以他們就說,原來法輪功學員講的是真的,原來活摘器官真的是真的。因為他們看到很多浮屍,有太多的疑問,很多年輕人就這麼消失了?大家沒有知道原因,只有看到無名的墳墓在增加,到今天為止還有很多的真相未了。

很多大事件,香港人都記住了,即使今天中共想要在香港抹去這個歷史。我們看到7‧21事件去報導真相的記者,反而被控告有罪,這些都是中共想抹去的歷史,它們很害怕真相。而《大紀元時報》在這個時候呢,我們就是通過我們的視頻,向民眾記錄下這個歷史,所以,他們很感謝我們,所以他們也因此對法輪功學員有了180度的轉變。我們看到,今天我被襲擊了,很多香港民眾真的是留言很多。

2013年林慧思老師為法輪功學員在街頭遭遇不公而大聲疾呼的時候,看到的情況是,中共對她進行文革式的批鬥。當時民眾還沒有那麼多人站出來為她說話。但是今天是,他們是真真切切地在支持法輪功,在為法輪功學員,為他們的勇氣而讚好。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轉變,現在我們大紀元在這邊,其實那個影響啊,還有民眾的喜愛度愈增。

各國法輪功真相點 目的是講清真相 不是傳教

記者:這裡想請問珍姐,因為您剛剛提到法輪功,您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身分,是香港的法輪功佛學會的會長?
梁珍:對。我是信仰法輪功,所以我修煉法輪功有二十多年的歷史了,當會長是一年的時間,我正在學習中。做這個會長也沒有錢,也沒有利,只是為大家服務。而且疫情下也沒有什麼遊行啊,所以呢,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也就是讓讓有興趣學法輪功的人,可以在香港能夠找到法輪功,然後能請到書啊,然後能找到煉功點,提供一些基本的協助,這是我們信仰的部分。

記者:哦,全世界好像都可以看到很多地方都有法輪功學員的景點,像是在台灣,台北101,台中的日月潭,或者高雄的六合夜市。這些景點就像你剛剛講的,他們的用途是為了讓人家想要學煉法輪功,去擺的攤子嗎?

梁珍:我覺得要澄清一下,其實這些景點只是向民眾去講清真相,我們的目的不是讓更多人來學煉法輪功。佛家講佛度有緣人,我們也是覺得信仰是自由的,你想不想修,想不想煉,不是誰拉你去修去煉。特別在中共打壓法輪功這麼嚴重的情況下,有多少人真的能夠走進來,這個都是他個人的選擇啦。

但是,我們香港法輪功學員,他們在2002年左右開始,就設立各大真相點去講真相,目的是向中國民眾去講清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相,到底共產黨是什麼?到底法輪功是什麼?是想讓在大陸受洗腦宣傳的這些人,有機會去看到另外不同角度的東西。所以呢,在香港的這些法輪功真相點啊,都成了香港特殊的風景線,也成為香港「一國兩制」的象徵,民眾都很接受我們的。

邪不勝正 亂世中辨別真偽就是轉機

記者:是。我有許多香港的朋友,他們都認為香港已經淪陷了,但是呢,您對香港還是很樂觀的,這部分是不是可以請你,談一談您對香港還是保持很樂觀的看法?因為你剛剛也提到說,香港現在有港版國安法,現在很多媒體都會自我審查,那大紀元這個部分,要如何維持它報導真相的這個使命,又不受港版國安法的影響呢?

梁珍:作為有信仰的人,他就是相信邪不勝正的。我感覺,香港這個地方被歷史賦予了特殊使命,就像在一次活動中,「反送中」香港的年輕人,他們拿著麥克風講,「我們是被神選中的人」。所以我覺得,這裡的香港人呢,他們就是具有清醒的頭腦,他們也抗拒共產黨的強權統治,所以他們非常想去了解這個真相,就是了解的很清楚,所以我覺得,民眾的覺醒才是未來社會的希望。不要看它表面的黑幕多黑,最壞的時候也許就是最好的時候,因為民眾真真切切知道了這真相是怎麼樣的時候,他們會做一些選擇。

也就是說,不是我們轟轟烈烈的抗爭,這個才是香港人得救的希望。而是在這種,大家思想的覺醒過程中,更加明確什麼是正的,什麼是邪的,怎麼去辨清真偽,怎麼樣去選擇他應該得到的信息的渠道。

因為現在是一個,我們稱之為亂世,各種信息充斥網絡,有真的,有假的,你怎麼樣去看待一件事情?所以我覺得,大紀元我們還是充滿希望,因為我們歷經了風風雨雨,歷經了重重關難,但我們依然在這裡,因為我們有報導真相的使命,所以呢,我在這裡看到,民眾越來越喜歡大紀元,也越來越支持我們的媒體。這就是我看到的希望所在。

記者:非常感謝珍姐今天接受我們的採訪,我覺得真的非常難得,因為雖然珍姐遭到這樣子的,被這種暴徒襲擊,整個雙腿被打,啊,那種照片真是太震驚了!可是呢,我在你身上,我看不到一點仇恨,也看不到任何的恐懼。相反的是,我覺得還給了大家,給了很多人滿滿的正能量,那我希望這種能量呢,是可以充滿整個香港的,然後充滿整個世界的。

最近台灣的疫情也非常嚴重,和之前的情勢完全不同,尤其是台北,現在好像一直慢慢擴散,我希望您的這種正能量也可以讓所有善良的人,都盡快的度過這場全球的大災難。那我在這邊呢,要向您致敬,也要向您學習,我知道您在面對這些暴力,這些恐嚇,一定會堅守崗位的,但是呢,還是希望您一定要注意安全,好嗎?

梁珍:好。謝謝。其實吃點苦不是壞事,盡量不要去想黑暗的東西,而是想你在那個黑暗的時候你怎麼看到光明的地方。所以我是一個很感恩的人,我覺得有這麼多人來支持我,我已經每天都充滿淚水。如果我小小的傷口,讓那麼多人能站在正義的一邊,那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所以呢,其實並不重要,就是大家吃點苦,或者看到疫情啊,或者看到很多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也許讓我們大家能夠學會,怎麼能夠去選擇一個互相支持,以充滿正能量的角度去想問題,我覺得這可能也是可以思考的地方。

責任編輯:李玲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飛彈狂轟以色列 鐵穹上演震撼攔截
【秦鵬直播】美再制裁中共官員 港警處長嫖妓被查
陳維健:大紀元記者遇襲 香港法輪功不會屈服
【珍言真語】練乙錚:中共靠黑幫作惡90多年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福建疫情仍嚴重 傳許家印突進京
【遠見快評】美軍將領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機?
【財商天下】滙豐與美脫鈎 嚮往「共同富裕」
【時事縱橫】美軍頭暗通北京 歐盟咨文強力抗共
【秦鵬直播】歐盟稱中共是對手 瑞士通過友台法案
【熱點互動】穆尼:真實的古巴和社會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