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一:對歐盟四大誤判 北京覆水難收

人氣 4621

【大紀元2021年05月29日訊】中歐關係趨於惡化,近期歐盟最大的動作是在5月20日凍結《中歐投資協定》審議。從中共近期系列動作來看,習近平多次誤判歐洲,是中歐關係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原因之一。可以預見的是,習近平當局未來對歐政策會做適當調整。北京目前不願、也沒準備好讓歐盟成為美國之外的另一個對手。

誤判一:希望以經濟利益換取歐盟人權問題「閉嘴」

2020年12月30日晚,中歐達成《中歐投資協定》。中共官媒一片唱好。

歐盟在2020年12月7日通過「歐盟全球人權制裁制度」,旨在懲罰對嚴重侵犯人權行為負責的非歐盟國家人員。在此之前,中歐間通常會舉行「中歐人權對話」,至今已進行了37次,且在北京要求下閉門舉行。歐洲已普遍認識到這個對話對中共改善人權影響甚微。

多年來,中共對付歐美的慣例是,以出讓經濟利益的方式,換取歐美少批評或不批評中共人權問題。這個策略在過去十多年屢屢奏效。

所以,當歐盟通過新的人權制裁制度之後,又與北京當局達成了與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類似的經濟協議時,習近平由此產生了第一個誤判,以為這只是歐盟在經濟利益上開出更高的價碼,以為只要再次在經濟上「讓利」,歐盟就不會完全倒向美國,同時還會像以前那樣對中共人權問題保持沉默。去年底達成的《中歐投資協定》也證實了這點,協定內容確實也是以北京單方面對歐開放市場為主。

誤判二:未意識到歐盟對中共的定位已經改變

2003年,中歐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雙方在經貿等領域展開大量合作。習掌權後,2013年,雙方還一度發表《中歐合作2020戰略規劃》。但之後中共在政治、經濟多個領域與歐盟的利益衝突增大。在2019年美中貿易戰時期,歐盟對中共的定位出現了大幅轉變。

當年3月,歐盟發布了《歐中戰略展望》政策報告,將中共定性為「合作夥伴」、「經濟競爭者」和「制度性對手」。這一定位,與如今的拜登政府對中共的定位類似,即在氣候變化等國際事務上,歐盟將與中共合作;經濟上要與中共展開競爭;同時當中共威脅到自身安全時要反擊。

習近平當局顯然對中歐關係的這個新定位存在誤判。歐盟在今年3月針對新疆問題對中共做出制裁之後,北京還惱羞成怒。這在王毅的公開講話中有所體現。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歐盟會對我們實施制裁。」王毅25日在慕尼黑稱,他還對一個「戰略合作夥伴」怎麼會採取這樣的行動表示質疑。王毅也承認,當布魯塞爾宣布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時,北京方面感到震驚。

王毅還說,制裁使中國人想起了「被歐洲帝國主義欺負」的過去。

誤判三:低估對歐制裁後果 多名遭制裁歐洲議員反擊

北京惱羞成怒的另一標誌是,中歐雙方互加的制裁並不對等。中共對歐盟制裁了10名人員和4個實體,而歐盟只對中共制裁了4人和1個實體。

中共對歐盟這個制裁,已造成了嚴重的後果。習近平當局誤判或者說低估了這個後果。

最直接的影響是,5月20日《中歐投資協定》的審議遭歐洲議會凍結。而且,中共的制裁還留下了各種「後遺症」。

以遭中共這次制裁的比利時議會議員科格拉蒂(Samuel Cogolati)為例,他在最近宣稱阿里巴巴是個間諜窩。這讓中共始料不及。換句話說,因為中共制裁歐洲官員,原本局限於新疆的人權問題,已經漸漸開始向其它領域擴散。

這其中,對中共外交衝擊最大的莫過於立陶宛。5月20日,立陶宛議會確認中共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這份決議案的提案人是遭中共制裁的國會議員薩卡莉妮(Dovile Sakaliene)。2天後,立陶宛公開宣布退出中共主導的「17+1」機制,此舉更是讓中共尷尬。

立陶宛退出後,這個機制實際已經變成了「16+1」,又退回到了2019年希臘加入之前的狀態。未來中共為了顏面,也許可以吸收其它歐洲國家進入,仍然保持「17+1」的數量,但是加入方是否會與原有的中東歐國家存在利益衝突,又成為中共的一個現實難題。

再有,就是英國議會5月22日認定北京在新疆的種族滅絕行為。據「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的聲明,英國此舉「是IPAC成員協調採取的一系列行動中的最新行動」。而中共3月的制裁對準的斯洛伐克籍歐洲議會議員萊克斯曼(Miriam Lexmann),正是IPAC的主席。

誤判四:下重手制裁歐洲理事會下屬的政治與安全委員會

另一個誤判是習近平將歐洲理事會下屬的政治與安全委員會(PSC)列入制裁實體。

歐洲理事會包括歐盟各國的元首、歐洲理事會和歐盟委員會主席以及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這個機構確定了歐盟的總體政治方向和優先事項。

其下屬的PSC則是處理歐盟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的「軸心」,由27個成員國選派大使級代表構成,由歐洲對外事務部(類似歐盟外交部)代表擔任主席,形成歐盟一致的對外立場。

對這個機構施加制裁,中共實際等於制裁了歐盟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制定者。無論中共樂不樂意,PSC今後還將繼續起草歐盟與中共有關的政策。在目前的政治氣氛下,PSC也不可能首先對中共退讓。

更為嚴重的是,如果中共宣布,禁止這個機構中的那些外交官進入中國大陸,由於這些人在本國外交系統內地位舉足輕重,中共在對歐關係方面會無法收場,此舉對中歐關係的破壞力可以巨大來形容。

可以預見的是,北京未來對歐政策會做適當調整,不然中歐關係會快速下行。中共目前不願、也沒準備好讓歐盟成為美國之外的另一個對手。為此,中共也發出了信號。

4月29日的《南華早報》為制裁降溫,釋放消息指,北京不公布制裁詳情,意圖在於降低對歐制裁的烈度,並試圖證明(制裁)政策比看起來要溫和。

對此,部分歐洲外交內部人士也心知肚明,「我們已經停止詢問中共方面,不然會逼迫中方定義它(制裁的詳細內容)。」

責任編輯:張憲義 #

相關新聞
鍾原:北戴河會議可能再次不了了之嗎?
袁斌:關於河南洪災的11個疑問 國務院能查清嗎?
覓真:為將要滅亡的中共邪黨陪葬真是不值得啊!
東方覺:荒唐國度荒唐事 雷人社會雷人語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十字路口】災民怒轟黨官 中共奧運場上怪象多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財商天下】中共推高鋼價 趁火打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