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拜登慢動作美印生隙?中共攪場

人氣 1583

【大紀元2021年05月03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一(5月3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

秦鵬: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拜登慢動作,美印生隙?習近平見縫插針,示好印度,中央政法委攪場有玄機?中共在港黑手延伸 無懼者持續傳真相。

香港法輪功學員抗議《大公報不實宣傳 要求道歉」

主持人:首先來關注,香港4名法輪功學員,週一(5月3日)下午到香港《大公報》總部遞交抗議信,抗議由香港中聯辦控制的《大公報》,連續發表9篇文章,重複中共對法輪功的污名化不實宣傳;要求《大公報》撤銷文章,並公開道歉。

香港法輪佛學會會長梁珍也抗議《大公報》記者長期跟蹤她,甚至上門偷拍,要求《大公報》停止滋擾她和她的家庭。

梁珍,給我們介紹一下今天現場的情況?

梁珍:我們今天就四位法輪功學員代表,到《大公報》總部下面去遞信,但是我們看到《大公報》他就是關了門,而且也拒絕接我們信件。我也打電話到《大公報》編輯部,也沒人接聽,似乎拒人於千里之外,所以我們感到非常遺憾。

因為我們今天,也是帶著善意來到《大公報》前,希望給他們一個改過的機會。但是《大公報》,因為他們的確發表了這九篇的污衊文章,特別是引用中共說法污衊法輪功是X教,這是法輪功學員絕對不能夠接受的。

而且《大公報》還發表社評,呼籲香港政府所謂「取締」香港法輪功,我覺得這個是對香港法輪功學員的傷害,也是對全球法輪功學員的傷害,所以我們絕不能夠沉默。所以我們要求《大公報》,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誣衊和攻擊,同時向我們道歉。

主持人:今天去的初衷,是想跟他們陳述關於法輪功的情況,是嗎?

梁珍:對。我們在公開信也談到,法輪功學員是怎麼樣的一群人,包括法輪功所信仰的,不是中共所宣傳的X教。我們也講到,我們也對《大公報》冒充中共特務的手法,來進行所謂的「採訪報導」,甚至對我長期跟蹤,我們也是表示譴責。這明顯就是侵犯了我們私隱,也對我們的安全,和我家庭的安全造成影響。

主持人:梁珍,能不能跟我們談一下,你個人以及香港法輪功真相點,最近受到了怎樣的滋擾?

梁珍:我相信大家也很關注,在香港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情況。因為我們看到在最近這一段時間,中共加強了對香港法輪功真相點的滋擾,所以在短短的一個多星期,我們就看到有好幾起暴力衝擊事件,把我們真相點的橫幅、標語給扯下來。

警方至少抓捕了八名施暴的人員,而且表示案件還在調查中,不排除更多人員會被捕。警方也同時表示,這些刑事毀壞,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罪行,如果一旦被定刑的話,會判十年的罪行,希望他們不要以身犯法。

我們也非常遺憾,對這些暴力衝擊法輪功真相點,第一個他是犯法,第二個也是對法輪功真相不了解,這也是受到中共的影響。

我也希望他們去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因為法輪功學員他們是一群做好人的人,而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點,這個只能曝露中共的末日瘋狂,我們是要予以強烈的譴責。

主持人:我們知道其實,《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很多人感到黑雲壓頂的壓力,香港不少媒體人甚至也在想要不要自我審查,避免觸怒中共。但香港法輪功學員好像還是一如既往,在傳遞《九評共產黨》、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實信息,你們不害怕嗎?

梁珍:我覺得每個人都是要經過一番考驗。《港版國安法》對香港來講,的確是給香港民眾帶來恐懼,所以很多人他們選擇逃離香港,或者是離開香港,甚至或者選擇噤聲。法輪功學員他們是一直在信仰「真、善、忍」的精神,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

第一,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沒有錯的,他們所倡導的,包括《九評共產黨》,也是一本讓人去認識共產黨歷史的一本真實的歷史的書,這個是非常值得大家去看的,這個也沒有違反《國安法》。因為國家安全,並不是黨的安全。大家要分清楚一些概念,愛國,不等於愛黨。

雖然中共現在建黨一百周年,他們想要把黨跟國掛在一起,在推行民族主義,但是香港民眾是非常清楚,我相信中國民眾也是很清楚,國跟黨是不一樣,我們也同樣是很愛國,愛國家的。

我們也希望中國人要去了解,扎根於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法輪功,認清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學員他們只是一群修煉人,他們想要告訴世人真實的情況,所以他們才敢於在這個壓力下繼續走出來。

主持人:香港市民現在對法輪功,是什麼樣的看法?會不會有人覺得說,你們是在做一些政治上的行動呢?

梁珍:我覺得,最初的時候,可能很多人不了解法輪功,可能覺得法輪功在搞政治。因為「搞政治」也是中共給法輪功學員所戴上的帽子。實際上中共對於他們不喜歡的人,也是隨便給扣帽子,說你「搞政治」就可以大打出手。而且政治,也不是共產黨的個人權力,他讓你搞政治就搞政治,他不讓你搞政治,你就不能搞政治。

法輪功學員,不會參與政治,因為我們沒有任何政權訴求,他們只是一群修煉人。香港民眾,他們經過十幾二十年,就是在街頭,看著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也看到法輪功學員,他們一直非常堅忍的這個心,他們就非常對法輪功學員表示認同。

特別是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之後,中共將黑手直接伸入香港,我們看到在香港街頭的抗爭,中共如何去打壓善良民眾。

所以香港人才真正醒覺,原來共產黨真的是這麼的邪惡,原來法輪功學員說的是真的,原來活摘器官這樣的暴行真的是存在的。所以他們就跟法輪功學員說,他們原來錯怪了法輪功,原來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都是真的。

特別就在《港版國安法》之後,很多香港一些民主派人士,他們因為大批被捕,或者出於壓力,很多人就選擇退出民主派,很多街頭示威遊行抗議,也變的寥寥可數。

但法輪功學員仍然堅持在街頭,每天傳遞他們的真相,也是繼續面對各種各樣的滋擾,他們也依然保持一顆善良的心。而這個也就好像一股清流一樣,鼓舞著香港民眾的心。因為很多人就在看,法輪功學員在面對危險的時候,他們是怎麼做的。

很多人就情不自禁,向法輪功學員豎起大拇指。所以我們看到,現在很多民眾是出自內心在支持法輪功。就像我們今天,我們到《大公報》去直播,很多民眾也在直播下面表示支持法輪功。

因為《大公報》在香港四面樹敵,包括是攻擊大律師公會,攻擊律師組織,攻擊《蘋果日報》,甚至呼籲要取締《蘋果日報》等等,其實就是讓香港好像回到文革時代。

但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就是無論遇到什麼壓力,他們會繼續堅持講真相,所以他們也到《大公報》那邊去抗議。這也給香港人看到一個不畏強暴的態度,他們也因此而更加欽佩法輪功學員。

主持人:其實我也看到有觀眾,提出一個問題說,梁珍你是一個非常知名的媒體人,你有一個自媒體平台,叫做「珍言真語」。現在大家可能也是第一次知道,您是香港法輪佛學會的會長。您在這不同的角色之間,是怎樣轉換以及平衡的呢?

梁珍:我覺得,這二個角色其實並不衝突。大家看到,認識我的也會知道,因為我有自己的全職工作,我的節目有一定的觀眾,有十五萬的粉絲,所以我每天要保持一定的節目量,所以大家看到我非常忙碌。

而法輪佛學會的會長,只是我的信仰。就像每個人,他有自己的信仰,在香港,有不同的信仰,基督教,或者天主教,或者說有其他的宗教信仰。而我就是信仰法輪功。

這個很多人了解我,也知道,我在修煉法輪功中,讓自己變得更加平和。而且我覺得我每天精力也來自於我修煉,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所以雖然我有一個這樣會長的身分,並不等於有衝突,這個是可以在自己的信仰,跟自己工作之間取得一個很好的平衡。

主持人:曉旭怎麼看,現在中共這一系列行動,是否顯示,香港的公民自由空間正在受到進一步的破壞,自由社會應該如何應對這個事態?

林曉旭:實際上我一直覺得,香港現在是淪陷的階段,不僅僅是黑雲壓城。確實是香港整體的言論空間、法律、司法制度,都是嚴重倒退。所以其實還挺佩服梁珍女士,因為她的平和真的感動我。

我以為她作為一個受害者,會對《大公報》這種惡意行為表示不滿,但我覺得剛才梁珍女士表達的是一個慈悲的心態,她覺得,這一次去《大公報》前面抗議,是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去糾錯。

但總的來說,我覺得現在香港這個事件,是說明整個事情確實上升到另外一個層級。因為過去二十年,《大公報》或者中共整個在香港的體系,他們不是說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樣的一群善良人們。

他完全知道這個真相,他們只是有這樣的意圖,想要為進一步打壓法輪功,在香港進一步打壓法輪功,做一些輿論上的鋪墊,所以才會這樣的叫囂,惡意攻擊的行為。

而且《大公報》是連篇累牘八篇文章,攻擊法輪功,攻擊梁珍女士。同時也採取下三濫的手段,去跟蹤騷擾梁珍女士等等。

其實在中國大陸,二十多年都沒有辦法鎮壓法輪功下去,他們現在也是對法輪功在香港這樣一個窗口,他們是非常忌憚,所以才會有進一步的行動。

我也覺得,《大公報》其實確實在過去多年裡面,一直扮演了打壓泛民主派,打壓不同信仰人士的一個急先鋒。其實它過去也有很多醜聞,包括比如說報紙上編造假新聞,後來自己也得道歉。

然後也用一些手段,比如說去了解美國駐香港總領館的政治組人員,把他們的家人、子女的姓名都曝光出來,結果美國國務院也出來譴責這種做法。

這是對美國官員都這麼做,對香港很多其他人士,泛民主派人士等等,它也都是採用這種人身攻擊的手法,文革的語言,把人家的家庭的情況曝光出來,這個都是非常惡劣的行為。

所以我一定程度上,我不認為,《大公報》,還有《文匯報》,這個集團是一個「媒體」。不是像很多國際社會還覺得,這個是左媒傾向,有左媒傾向的媒體,我不覺得它是媒體,它就是中共手裡一根打人棍子,我覺得,它已經徹底喪失媒體的道義。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聽上面命令,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同時也積極向海外擴張。你看《大公報》和《文匯報》2016年的時候,他們在加拿大,以《文匯報》發起成立所謂的海外媒體的聯盟(OCM),這個實際上當然就是中共大外宣的重要組成部分。

而且現在《大公報》和《文匯報》平台的集團,他董事長本身原來就是新華社內蒙古分社的社長,本人其實還是屬於新華社體制內的人,兼任OCM的主席;而《大公報》的副總編也是任OCM理事長。

所以《大公報》《文匯報》在香港扮演的角色,在國外扮演的角色,他們都是中共的打人的棍子而已。所以我覺得,不要把它當做媒體。我覺得香港民眾應該發起杯葛,大家不要去看《大公報》的文章,購買它的報紙等等。

我今天還正好看了一下,網站流量排名,《大公報》對應的網站叫做大公網,實際上最近三個月的排名也是飛速下降,它在三個月之前大概還有排名八萬多,現在已經降到十一萬多,在香港本身排名也只有三千多位。

如果你比較「大紀元」,「大紀元」在香港網站的排名是116。所以實際上,《大公報》根本在香港就沒有什麼市場,民眾本身也不支持《大公報》。

只不過因為是政府的喉舌,所以在很多媒體數據上自己在吹噓,說網站每天有一千多萬流量等等。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徹底的一個假媒體,我就先說到這。

主持人:秦鵬,你的觀察?

秦鵬:曉旭說得很好,他說《大公報》不是媒體。我再從歷史上補充一點,實際上我們知道《大公報》雖然創刊比較早,1902年就創刊,但是在中共建政之前;和建政之後,《大公報》1949年之後,一直是在中共港澳工委,也就是今天的中聯辦,在它的領導下去運作,它事實上變成中聯辦的機關報。

機關報是什麼概念?在大陸,是叫做黨報,所以它不能叫做媒體,它實際上就是一個喉舌的作用。所以它今天對法輪功的辱罵,或者是呼籲迫害法輪功,應該也不是來自於它個體行為,應該是來自於中聯辦,或者他們的其中的一些投機分子授意,或者他們揣摩上意的做法。

所以這種情況下去抗議,不是針對一個媒體,實際上是相當於直接針對中共的抗議,直接去表達不同的聲音。而且我們大家也都看到,在過去2年多時間內,香港「大紀元」在整個「反送中」報導中,應該說做得非常的及時公正,香港人看在眼裡,全世界也都看在眼裡。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到,《珍言真語》、香港「大紀元」在全世界有那麼多的忠實的粉絲,所以我覺得這也是很難得一點。大家在事實面前,在暴政和善良面前,大家都會去比較誰是真的,誰是假的。

所以我覺得這一點香港人,全世界都看在眼裡。作為自由世界來講,對於中共喉舌的抵制當然是對的,另外一方面,其實還可以做到更多。

比如說,做為自由世界,應該去更多去譴責中共對香港自由的打壓,對香港媒體的壓制,對言論自由的壓制。因為現在並不是說中共已經肆無忌憚,從它破壞法輪功真相點之後,它還不得不抓了八個涉嫌分子,很可能還會有重判,這本身就顯示出來,中共現在還是忌憚整個國際社會的反應。

而且中共戰狼導致現在整個國際空間進一步的壓縮,所以它實際上現在是很害怕,國際社會進一步壓縮它的外匯來源,所以看到它實際上在香港這一段時間,並不是說已經肆無忌憚,大家也要去看透中共的這樣一種虛假的張狂。

主持人:梁珍怎麼看,我們也看到過去一年多來,中共對香港自由空間的扼殺,可是說是一步接一步。外界也都很擔心,在香港敢於堅持傳遞真相、敢於堅守自己的良知、堅守自己的信仰的人,外界也都很關注這樣一個群體的安危。能不能談一談,您的下一步計劃及呼籲?

梁珍:我覺得,這件事情,是就要得到國際社會關注,因為香港的命運是跟國際社會,是連在一起。所以,今天中共想要對香港法輪功進行打壓,甚至威脅要取締香港法輪功,我們就是經過二十二年反迫害,我相信越來越多人知道真相,也越來越多人會站在法輪功這一邊。

我們未來幾天,各國的佛學會都會先後到中共使館前去抗議。因為法輪功是和平合法的,對香港來講,也是給香港民眾帶來好的修煉文化。對香港社會,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所以法輪功學員在香港社會的貢獻,也是一國兩制的一種標誌。我們希望各國都能夠關注香港所發生的事情,因為香港法輪功,他們是一直都堅守在這裡,所以我們能不能在這裡繼續生存,也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一個,正邪力量對比的一個標誌。

主持人:非常感謝梁珍,很難得看到您在這麼壓力下,還保持著非常平和,你的臉上還有微笑,我覺得這一點也非常令人敬佩。感謝您今天參加我們的節目,我們也會持續關注香港情況。

印度災情海嘯 習謀「合作」 政法委發文諷印度」

主持人:印度4月30日單日新增確診病例突破40萬,許多醫院的氧氣、呼吸器、病床等醫療物資嚴重短缺,無法收治病患,導致死亡率激增,目前累計已有超過20萬人不幸喪命。習近平4月30日與印度總理莫迪通話,表示願意提供支援,和印度合作抗擊疫情。不料中共中央政法委隨即在5月1日發布「戰狼」帖文,嘲諷印度。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的官方微博「中國長安網」,1日發布帖文寫道:「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並配上一張合成圖片,左邊是中國發射火箭現場,右邊是印度火化染疫死亡遺體的照片,諷刺印度疫情失控。

不僅如此,中共公安部旗下的「中國警方在線」和天津市檢察院等官方帳號,也發布類似圖片,嘲笑印度。

這些圖片引發巨大的爭議,現在相關帖文已被刪除。

不過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沈逸,隨後發微博說,他覺得「這圖挺好的」,雖然要有人道主義,但對印度也是要有脾氣的。

不過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卻出面反對這種做法,他在微博發帖說,普通人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官方機構帳號,在這時候應該展現人道主義,才能站在道德高地上。

曉旭,如何評價這些帖文?以及沈逸和胡錫進的說法?

林曉旭:我覺得,他們兩個的區別,一個是裸奔,一個是掛一塊遮羞布。因為像沈逸這種是赤裸裸的,因為他自己本身沒有道德底線,他不相信人類有一個普世價值。所以他才會在自己微博上面講,他講「難道道義是有一個客觀標準的嗎」,這基本上是他原話,他自己不相信有普世價值,所以他覺得其它國家也是在作秀,覺得中國不需要做這個秀。

他覺得在這樣一個大災難面前,你該嘲諷的也要嘲諷。所以他是這樣一個完全喪失人類道德良知的這麼一個所謂的「公知」。中國人有的時候,把這些教授,換二個字,就是叫喊的野獸,叫做「叫獸」。

所以是這樣的一個人物。他是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已經是撕下所有的遮羞布,這個實際上是比較遺憾。一天到晚,就是在煽動國內所謂的愛國情緒,說白了,就是愛黨。所以他們一直在叫囂,中國要強大,中國不能被人欺凌等等,這是官方的論調。

在這一種,大災難在其它國家發生的時候,他不是從一種悲天憫人的角度,首先給予關懷,給予支持,甚至要把去關懷去支持的人,把他們說成是「聖母婊」,非常非常惡意。他把人們有這樣的基本良心去關心其他的人,都標榜成為「聖母婊」,所以這是進一步通過他的微博在顛覆中國人的基本的道德觀念,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惡毒的。

說到胡錫進,他只不過是天天跟國外打交道,他知道自己的大外宣的角色,所以他知道還要有一點遮羞布,所以他強調是作秀,所謂的表達人文關懷,要站在道德至高點上。可是中共本身就不可能有道德至高點。

所以他這個做法,就是說「我們不要赤裸裸這麼幹」,所以他實際上仍然是,本質上跟沈逸的心態、他的道德標準跟沈逸是一樣的。只不過他覺得作為「大國」,這個官方帳號上我還得有一點面子,還得掛一塊遮羞布。所以我覺得,他們二個人是一丘之貉。

主持人:沈逸的說法,其實有一點非常引人關注。沈逸覺得說,在這種情況下,你展現人道關懷,你不是跟隨著官方的指揮棒去展現一個「愛國主義」,去攻擊印度,你如果展現出人性的話,就像剛才曉旭說的,它用了一個非常惡毒的詞來形容,他覺得這是在裝,而不是人性應該有的最基本的同理心,秦鵬你怎麼看?因為我們知道,沈逸隨後又發了好幾條微博,來回應胡錫進。

沈逸說,歐美有一個認知,中國媒體發出的任何聲音都處於嚴格監管下,都代表官方,他覺得,要打破這個認知,要允許多種信號隨便放,不要自我設限過嚴。——像政法委這次的帖文,到底是只代表,管理政法委帳號的編輯或編輯群的個人觀點,還是代表了一定的官方態度?

秦鵬:我先說一下,我對胡錫進微博的看法。我認為,胡錫進的說法,他其實是一種假討論,真分工。以個人討論的名義,在探討官方帳號和民間帳號應該怎麼分工。他講,官方帳號應該是表現出人道主義精神,同時他說,對個人帳號不要去限制。

所以這種意思是什麼呢?個人帳號你們該怎麼做怎麼做,該罵得凶,該去煽動仇恨,你們去做。這個我覺得,他其實就是一種分工的作用。事實上大家都很清楚,在中共體制下,在特定的時候能夠公開發表出來的所謂的個人聲音,都是中共官方允許的。

主持人::曉旭怎麼看,我們看到現在,政法委的帖子,還有包括沈逸要求「允許發布這樣的帖子」的聲音,都已經被刪除。所以很多人也在猜測,這一次到底是一次,政法委自己的微博帳號沒有處理好,發生一次涉外宣傳的意外,還是什麼別的原因呢?

林曉旭:一定程度上,我覺得是沈逸自己想扮演戰狼的急先鋒,但是卻搞砸了這件事情。本來政法委出來也許只是一種試探性的,但是並不想炒作太大,因為畢竟牽扯到中印之間關係的問題。

但是沈逸非常激進跟胡錫進的辯論,實際上我覺得他把事情搞得更大,反而是等於說是壞了一盤棋。所以他現在政法委要刪微博,只不過網友現在都很聰明,技術也都很高,把他過去說的話都給挖出來。

所以實際上,像這些文人過分的表演,過分的戰狼的表演,實際上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也砸了中共的腳。印度社會也是很明確看到,中共這種沒有道德底線的思維邏輯、行為的方式。

這個實際上是在人家的傷口上撒鹽。所以現在中共說想要去援助印度等等,這種表面的做法,人家就不會相信。別人對中共沒有信任感。你的這些所謂的專家,還有政法委官方機構都還在嘲諷我們國家的災情,你覺得印度人會相信,你現在表面上要送來的一些援助物資嗎?

所以當你失去道德,當你在全球社會失去人們對你信任的時候,中共再怎麼表演,它都是醜陋的。

主持人:我也看到有一種輿論說,現在中國輿論的空間,和國外的輿論空間,似乎是一個平行空間,互不交叉。

比如說,週末的時候,國外都在議論說,中共政法委怎麼會發這樣一個帖子,做為官方機構,做為掌管公檢法司,你理論上是要去維護公平正義,但是卻顯得人性全無,中國的官方機構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外網上一個輿論重點。但是在國內,很多網民卻在討論一個什麼樣的話題,就是印度為什麼不感謝我們?他們覺得說,我們已經給印度很多醫療物資的援助,印度人為什麼不知感恩?

確實我們看到,秦鵬,印度現在對於接受中共的援助似乎有一定的猶豫。但是現在國際疫苗研究所的所長傑羅姆·金(Jerome H. Kim),他就呼籲說,印度應該向中國尋求幫助。

【國際疫苗研究所 籲印度和中共合作抗疫 可行嗎?】

主持人:國際疫苗研究所(IVI)所長傑羅姆·金表示,印度應該向中國尋求幫助,用中國疫苗來遏制疫情。他還呼籲說,印度應該效仿,美國及前蘇聯在冷戰時期,共同應對天花和小兒麻痹症的做法,為遏制疫情展開合作。

傑羅姆·金還為中國疫苗質量背書,說世界衞生組織早前已表明中國的疫苗安全有效,雖然還沒批准緊急使用,但他認為,最終會批准的。

曉旭,這涉及到兩個問題,第一是中國現有3款疫苗是否足夠安全,應對印度變種病毒是否有效?有相關數據支撐嗎?中國也發現了印度變種毒株。

秦鵬,第二個問題是,在面對這麼大的公共衛生災難的情況下,為什麼印度政府對拋棄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等方面的分歧,和北京進行抗擊疫情的合作,似乎有所顧慮?中共把防疫合作工具化、武器化,才導致各國加大戒心?如之前對多國提出承認一個中國才有疫苗等;中共這次大力「幫」印度的原因?

林曉旭:因為你提到傑羅姆·金,國際疫苗研究所的人,我知道他。因為他以前也是美國軍方的。他其實主要當初派駐在韓國,所以在那個時候就是跟病毒研究、還有疫苗研究,跟中國方面也有一些合作。

他本身當然跟聯合國等等一些機構,也是有長期合作。所以現在我是覺得,整體上國際疫苗界都一直強調大家通力合作等等,聯合國也是扮演這個角色。但是實際上印度政府比較清楚,現在國際的合作絕不是單純像當年針對天花,那個時候的純科學、純公共衛生方面的合作。

而中共自己這麼長時間的疫苗外交,還有去年的這些口罩外交等等,都很明確是包含了政治意圖,所以他絕對不是單純的。

我不知道傑羅姆·金自己本身對這個事情有沒有一個清晰認識,他實際上根本沒有必要為中共疫苗背書。因為中國的疫苗數據本身數據,也是有不透明之處。

包括他們最近在中國雜誌上發表的所謂國藥大面積施打疫苗以後,一部分人的不良反應的統計,這裡面很多數據都是低的非常可笑,總體的不良反應,總共只有才百分之一點幾,這個就是非常可笑的數據,不敢在國外的媒體上發表,只能在自己中國國內上面發表,官方的人就可以應用這個數據。

所以我覺得(中國)國內很多疫苗的信息是不透明,這也是增加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疫苗不敢信任的狀態,所以印度方面通過去年中印邊界的衝突,也比較清晰了,中共現在對印度的野心,還有對印度的敵意,這一次的沈逸和胡錫進的事情,他們讓印度政府、印度人,更加清晰了這一點,所以效果是反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嘉賓的精采評論,也感謝您的收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紀元《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親歷者曝中共黑手滲透美國
【時事縱橫】馬雲現身兩鬢白 華春瑩曝中共黑幕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余茂春: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未解之謎】流落人間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鐵柱
車評:藍灰帶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