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印度疫情海嘯來勢猛 未雨綢繆需思量

人氣 2924

【大紀元2021年05月07日訊】2021年4月份,印度的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如海嘯般突然多地同時爆發,一家家醫院不堪負荷,眾多病患因得不到及時醫治而沿街倒地,臨時搭建的火葬場連續多日大規模露天焚屍,瘟疫的凶猛以及醫療物資的匱乏使得貧富差距變得模糊……而就在此兩個多月前,印度官方剛因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的低緩而宣布抗疫成功。

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恰似驗證了丹麥總理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在今年1月份的預見:想像一下坐在哥本哈根的帕肯體育場頂層,這是一個可容納38,000人的足球場。用水龍頭滴水將其灌滿,第一分鐘滴一滴,第二分鐘滴兩滴,第三分鐘滴四滴。按照這樣的(指數增長)速度,將在44分鐘內填滿體育場。但在開始的42分鐘內,體育場幾乎是空的。「關鍵是,當你意識到水位上升時,已經來不及了。」

印度疫情走勢簡述

從印度總體疫情走勢(圖一)來看,中共病毒於2020年春在印度首次開始蔓延,並在9月中旬達到了第一波疫情的高峰,日均感染人數達到了9萬多,日均死亡人數達到了1千多。隨後,疫情開始趨緩,並在2021年2月中旬落到了低谷,單日感染人數曾一度跌到9千多,單日死亡人數曾跌到80多。從第一波疫情出現高峰到回落到谷底,大概用了5個月的時間,疫情嚴重程度降低了大約十倍。正因如此,印度官方曾一度宣布抗疫勝利。

然而好景不長,從今年3月份開始,印度的疫情驟然再升溫,日均感染人數在4月中旬便超過20萬,隨後持續直線上升並不斷刷新紀錄。5月1日,單日感染人數突破40萬,單日死亡人數超過了3,500人;到了5月5日,印度單日染疫人數超過41萬,死亡人數超過3,900人,雙雙再破紀錄。疫情的嚴重程度在2個月的時間內增長了超過40倍!

儘管之前有專家用模型預測,疫情應該會在5月中上旬達到高峰,但目前疫情仍在直線向上攀升,因此國際傳染病和醫學專家多持保留態度,對於5月份印度疫情是否會趨緩並不樂觀。

圖一:2020年3月底至2021年5月初,印度每週新增中共病毒的感染人數曲線(上);印度每週新增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數曲線(下)。(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WHO官網)

官方疫情數據或被嚴重低估

儘管印度官方報導出來的疫情數據足以讓外界感到震驚,然而,4月27日,據世衛專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Soumya Swaminathan)表示,官方疫情數字是被極大低估,根據抗體的測量,實際染疫情況要比這嚴重20倍到30倍。

事實上,據印度官方數據顯示,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檢測中,新德里的中共病毒陽性率還不到3%。然而,4月下旬,新德里的疫情陽性率飆到36%。據世衛專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認為,印度全國的平均陽性率大約為15%,這意味著在人口大約為14億的印度,目前至少有超過2億人的中共病毒呈陽性。

雙突變的病毒傳染力爆增

研究發現,造成印度疫情海嘯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共病毒在印度發生了一種「雙突變」——新毒株B.1.617毒株包括2個在刺突蛋白的重要變異位點:L452R和E484Q。其中,L452R提高了病毒入侵細胞的能力,E484Q則可能提高了病毒的免疫逃逸能力。據印度衛生系統統計,在多個印度大城市,「雙突變變種」的中共病毒毒株在患者當中的比例甚至超過了60%。

值得注意的是,據《今日印度》報導,早在今年1月,在新德里所做的第五次血清調查中,中共病毒抗體已在該市56.13%的人口中被檢測到。而根據診斷公司Thyrocare Technologies對全印度七十多萬人所做的單獨測試,55%的印度人口已感染過中共病毒。

也就是說,印度有超過7億人曾感染過中共病毒。每兩個印度人中,至少有一個因染疫而在體內獲得了抗體。印度官方一度認為,這種高感染率使得印度接近群體免疫的水平。

那麼,如今變種的B.1.617毒株在染疫人群中高達60%,這意味著即便民眾體內有了抗體,也無法保證可以抵禦這種高傳染力的「雙突變」毒株。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35歲以下的人口高達8億,國家平均年齡僅為29歲,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而在此波疫情中,印度年輕人染疫與死亡的比率大大提升,再次印證了B.1.617強大的免疫逃逸能力。

更為雪上加霜的是,近日在新德里以及西孟加拉邦等地區,研究人員又發現了一種中共病毒「三突變」的新毒株B.1.618,已經有專家表示,這種毒株比「雙突變」的B.1.617更具傳染力。

印度疫情海嘯對世界的潛在影響

B.1.617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在印度火速蔓延,在染疫者人群中高達60%,那麼一旦在其它國家擴散開來,是否會引起同樣的疫情海嘯呢?從印度幾個鄰國的疫情來觀察,這種可能性極高。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數據,印度的鄰國尼泊爾(已經發現了B.1.617毒株)的7天平均每日新增中共病毒病例,自4月中旬以來增長了1,200%以上(圖二,左)。

無獨有偶,在印度的另一鄰國馬爾代夫,國家衛生保護局報告,進入5月份以來,單日染疫持續激增,不斷創下歷史的新高(圖二,中)。同樣的,印度的另一個鄰國斯里蘭卡的疫情也在直線上升(圖二,右)。

圖二:2021年3月下旬至5月初,印度三個鄰國每日新增中共病毒的感染人數曲線,尼泊爾(左);馬爾代夫(中);斯里蘭卡(右)。(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目前,已經有至少18個國家發現了印度的中共病毒變種毒株,其中包括美國、英國、新加坡、馬拉西亞、中國等。

根據美國疾控和預防中心(CDC)在5月5日發布的最新數據,隨著B.1.1.7變種病毒在美國範圍內蔓延,美國的感染病例數量可能會再次激增,在五月份就可能達到頂峰。

而根據目前中共官方公開的信息,已經好幾個省和直轄市都發現了印度的變種毒株患者,包括浙江省、上海市、重慶市等。其中一個無症狀染疫的印度人在上海多次檢測都是陰性,他在結束隔離後先去了杭州,然後又去了義烏,最終被檢測為陽性。不知這種無症狀染疫的人還有多少,擴散到什麼程度了。而目前正好趕上了「五一長假」高達2億人次的的報復性出遊,一旦變種的中共病毒擴散開來,後果不堪設想。

疫苗研發跑不過病毒變異?

自去年中共病毒爆發後,各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到疫苗的研發當中。然而,就在去年歲末疫苗宣布上市的同時,英國爆出了變種的中共病毒毒株。在各種疫苗頻頻爆出問題的當下,印度又出現了凶猛的「雙突變」毒株,無疑是在宣告這場疫苗與病毒的競賽已分出勝負。

5月3日,印度裔美國傳染病專家卡比拉(Rajendra Kapila)醫生在印度感染中共病毒後不幸離世,而卡比拉生前在美國新澤西州完成了兩劑聲望良好的輝瑞疫苗的接種。在印度也有不少接種過兩劑疫苗(如阿斯利康)的人,都在此波疫情中被確診為陽性,並發展為重症患者甚至死亡。

事實上,目前市面上所有的疫苗,都是針對中共病毒原始毒株研發出來的,因此,即便注射後可以獲得一定的免疫力,也只是對未變種的毒株能起作用,而對於免疫逃逸能力大增的「雙突變」甚至「三突變」毒株,很可能就會徒勞無功。

而且,從疫苗的機理上講,都是通過模擬病毒入侵讓人產生抗體。比如中國產的滅活疫苗,就是用死的病毒來模擬,其誘發抗體的效果肯定是比不上活病毒的。因此,從理論上講,感染病毒後熬過來的人,免疫力往往較打疫苗產生的抗體要更勝一籌。

而印度疫苗接種比率較低——百分比仍只有個位數,但過半的印度人體內有抗體,這說明絕大多數都是之前感染過中共病毒熬過來的,如今都無法抵擋「雙突變」病毒的入侵。因此,「群體免疫」在中共病毒的新毒株面前,或許已成為一種奢望。

連曾經力推「群體免疫」(60%—70%的人體內有抗體)的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福西(Anthony Fauci)都不再對「群體免疫」抱有希望了,他告訴《紐約時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再使用傳統意義上的群體免疫力」,「我想說的是,先別管那個了。」

至此,舉世的科學家一年多的努力或面臨付之東流,這使得自詡發達的現代科學的局限性暴露無遺。

有沒有避疫的靈丹妙藥?

在過去的幾千年裡,人類經歷過太多次大大小小的瘟疫。如果我們回溯一下那些歷史上有名的大瘟疫,客觀地講,沒有一次瘟疫是被人類用各種「措施」打敗的。就拿當今在國際上盛行的「隔離措施」來講,美國寄出最嚴厲隔離措施的兩大藍州(加州和紐約州)疫情最為嚴重。同樣的,歷史上在面對洶洶的大疫時,「隔離措施」幾乎都是事與願違的,無論是當年的古羅馬瘟疫、黑死病,還是米蘭瘟疫。

儘管今天的科學比起古代有了很大的提高,但面對變幻莫測的中共病毒,科學家們同樣感到束手無策。其實,現代實證科學基本上是建立在無神論和進化論基礎上而發展起來的,因此多局限在物質層面,而對於精神領域的認知是知之甚少的,甚至連觸碰都不敢去觸碰,生怕觸怒了無神論和進化論的禁區,而遭到「主流」科學家和政治家的排擠和打壓。而事實是,眾多考古新發現讓一些璀璨的史前文化浮出水面,給了進化論致命一擊;而全世界各民族對於神造人的共同記憶,為人類在危難中化險為夷存下了希望。

歷史留給人類的智慧確實是珍貴無比。如果我們聚焦任何一次人類歷史上的大瘟疫,可以看到,瘟疫都是在社會道德坍塌的情況下發生的:公元前五世紀希臘人的縱慾和殺戮招來了雅典鼠疫;古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招來天將四次大瘟疫;中世界歐洲宗教的末法和神職人員的墮落招致被稱為「上帝之鞭」的黑死病;上個世紀共產主義全面入侵人類時,西班牙大流感對人類的預警;當今中共對法輪佛法修煉人的殘酷迫害、以及世界遭到共產主義紅魔的赤化和吞噬,對應著同樣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的來襲。

如果我們再看看歷史上那些大瘟疫的回落和消失,基本上都是由於人的觀念發生了轉變,而這恰恰是現代科學不願觸及的精神層面。當年在古羅馬,連綿不斷的大瘟疫奪走了大約八千萬人的性命,使得曾有著1.2億人口的古羅馬帝國走向滅亡。倖存的羅馬人開始譴責當權者對神的子民的迫害,並虔誠地向神懺悔,終於得到了神的原諒和佑護,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徹底消失。

結語

目前,中共病毒的變種毒株仍在持續加速肆虐,從印度的疫情海嘯及其對鄰國的波及,以及眾多注射疫苗後的民眾紛紛染疫,足以看出變種的中共病毒不但傳染力更強,免疫逃逸的能力也大大提升,同時人們曾經寄以厚望的疫苗也被證明並非靈丹妙藥。

歷史上流傳下來的避疫良方,都側重於人在精神層面的轉變、觀念上的轉變。上天有好生之德,危難前的呼喚正是神派出的使者在救度。《聖經》記載,上一期文明中人類墮落後都不信神了,在富庶的物質文明中亂慾、享樂。唯有諾亞一家人還虔誠地相信神,按照神的告誡做好人。神告訴諾亞造一個方舟避難——因為陸地將會被淹沒。他堅信神的話,一邊造方舟,一邊告訴人們這個消息。有人漠視、有人嘲笑。可是,隨後七七四十九天的大雨,引發鋪天蓋地的大洪水。那些不相信的人被洪水吞沒,諾亞一家卻活了下來。前些年在土耳其的山頂上,科學家們發現了諾亞方舟的遺蹟,驗證了歷史的真實。

2006年2月17日,菲律賓東部發生了特大泥石流。在災難發生的前三天,村裡突然出現了一位陌生的老奶奶。她告訴大家:「災難要到了,快點搬家吧。」但幾乎沒有人相信她的話,認為她在胡言亂語。三天後,巨大的泥石流瞬間將村莊吞沒,一千八百多人失去生命,只有57人倖存下來。後來接受採訪時,他們異口同聲地說是聽信了一位老奶奶的話,才得以逃生。

對於所有的中國朋友來說,如果這個事發生在您的身邊,您會是那些倖存者之一嗎?

丹麥總理弗雷德里克森針對中共病毒的預警言猶在耳,「關鍵是,當你意識到水位上升時,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有人告訴您,中共病毒的變種毒株會像海嘯一樣在不久後來襲,您會覺得這是聳人聽聞呢,還是會選擇未雨綢繆?

如果有親朋好友、街坊鄰居,甚至是陌生人告訴您如何抗擊中共病毒,您是否願意嘗試一下呢?

如果您願意,您能否從大紀元對「中共病毒」的命名中找到「避疫良方」的線索呢?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專家:病毒越變異毒性越大 致死率越高
【疫情3.16】接種二劑疫苗  德州婦女仍染疫
廣東再現新變種病毒 專家:病毒或流感化
加州新增五例「雙突變體」變種病毒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七一風聲鶴唳 中共發滅門威脅
【遠見快評】董經緯傳聞VS習宣誓 中紀委恐嚇
【新聞看點】炒顧順章叛黨 中共將對誰下手?
【秦鵬直播】美發警告 中共百億大外宣為何慘敗
【探索時分】暗劍無人機嚇壞美軍?吹15年無影
【唐浩視界】美250萬疫苗援台 破中共統戰三陰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