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板明夫:在中國每個人隨時都可能變成弱者

人氣 2063

【大紀元2021年06月29日訊】日本產經新聞駐台北支局長、時事評論員矢板明夫從父親及自己在中國的遭遇,以及在中國大陸採訪過幾十、幾百個上訪者遇到各種各樣的悲劇,理解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每個人隨時都可能變成弱者。

矢板明夫出版了一本中文書,書名叫做《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他指出,一個國家幸福不幸福主要是看這些底層的人們,能不能受到保護,有沒有人替你說話。中國的弱者非常可憐。中國這個國家並不幸福。

據美國之音報導,矢板明夫說,他的祖父母都是日本人。祖父1926年從日本來到北京,經營一家生產燈泡的電器行。到了1945年的春天,因為日本兵源不足,他的祖父就被應徵入伍,用他們的話說就是「收到紅信」。他從大連上船,沒怎麼參加戰爭就被蘇軍俘虜,到了西伯利亞,在那裡去世了。剩下他的祖母帶著他的父親和姑姑。

矢板明夫的父親是1942年12月出生的。很快日本就敗戰了,他的祖母因為沒有工作,就把他3歲的父親和5歲的姑姑寄養在他們工廠的兩個中國員工家裡,改嫁給一個中國人。他的父親相當於是被中國人撫養大的。

到了文革的時候,因為他的父親是日本人,就被打成日本間諜。本來他父親在天津的照相館工作,是攝影師。因為這個關係,丟了工作,後來就到洗澡堂幫人搓澡,也經常被關進學習班,受了很多迫害。

矢板明夫的母親是中國人,在高中教書。他的哥哥出生以後,家裡的生活變得很拮据。為了糊口,父親只好每三個月去賣一次血。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矢板明夫是田中角榮訪華後一周出生的,後來他聽家裡人說,中共當時需要和日本建交,他父親的處境也有了很明顯的改善,一夜之間就從日本間諜變成外國友人了。他父親再次獲得攝影師的工作,還被選為了天津市政協委員。

矢板明夫父親說,雖然他們全家都用中國名字生活,講的也都是中國話,但還是不免被當成異類。中共基本上還是一個國安機構控制的社會,對於有外面背景的人還是要監視,要收集信息。在學校,同學們都知道他是日本人,學校的黨組織、老師也對他們比較特殊關照。雖然比文革那個時候要好得多了,但還是一個這種痕跡很明顯的時代。

「小時候學校會組織我們去看遊街、槍斃人,參加公審大會。」他說,現在回想起來,按照民主國家的概念,中國是一個在各方面都有很多人權問題的國家,但在那時候,這是一個日常性的事情。

矢板明夫表示,不過,基本上從他開始記事,上小學以後到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前那段時間,中國是充滿希望的一個國度。很多事情也在慢慢變好。大家從一個非常非常拘謹、嚴厲管控的國家慢慢在走向改革開放。當然跟西方國家,跟民主國家比起來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那段時間應該是在中國歷史上近百年來最好的一段時期。

「這時我們的生活已經相當穩定,也有了一定社會地位」,他說,但是父親堅持要帶著全家回日本,「一個是落葉歸根的感覺比較強烈,再有一點是他覺得,在中國這樣一個非常不安定的國土裡邊,自己什麼也沒做就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同樣什麼也沒做就受到禮遇,像坐過山車一樣的感覺。這種不安定的生活還是他不願意再經歷吧。」

他說,那一代人也是為了小孩子,為了能讓他們這一代到日本能夠接受比較好的教育,參與比較公平的競爭。

1988年,八九學運爆發一年前,15歲的矢板明夫回到了日本。他在2020年出版的《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一書中說,對於一直在中國生活的他而言,身處日本簡直就像置身天國一般。在中國時聽說日本是地獄,所以抱著「再糟也就是這樣了」的心態回來,但是踏上日本國土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個念頭是:這是多麼好的國家啊!

矢板明夫覺得那時候的日本有點像烏托邦的感覺。大家都很友善,所有的政策都是替弱者著想。社會上不公平的現象非常少。弱者受到很好的照顧,就是一個非常非常理想的社會。但是即便是那樣,日本的媒體對日本的政治人物基本上也沒有什麼吹捧,幾乎天天在非常嚴厲地批評他們。不像中國,天天都說我們的領袖多麼偉大,多麼偉大。

回到日本的矢板明夫努力學習日語,希望早日融入日本社會,立志成為一名政治家。機緣巧合之下,他在29歲那年開啟了記者的職業生涯。2007年,34歲的矢板明夫以日本《產經新聞》駐京記者的身份重返中國。

「在日本做記者的話,你要把弱者的聲音反映出來、替弱者說話、揭露不公平的現象、把隱瞞的真相挖出來是很難、很難的,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多見。但是在中國覺得太有成就感了,到處都是那種現象」。他說。

矢板明夫說,他有一個叫徐崇陽的朋友,在湖北做生意做得非常大,有各種各樣的旅遊公司、運輸隊。後來因為不得不跟共產黨的某高官合作,所有財產全部被騙走了,然後他就開始走上上訪之路。

矢板明夫剛開始採訪他時,他受到的打壓還不是很大。但說實話,後來每次見到他,他一會兒又被關進去了,一會兒又挨打了,慢慢慢慢地看著他被折磨得越來越衰弱。而且每次上訪,他的罪都增加幾條。那種感覺確實是很可憐。徐崇陽就說「在這個國家裡,不管你多有錢,你都不能安心睡覺。不知道什麼時候噩夢降在你頭上。」

「我採訪過幾十個、幾百個上訪者,大家都有各種各樣的悲劇。」矢板明夫說,其實這些悲劇大部分都是體制造成的,因為中國是沒有替弱者說話的勢力,弱者的聲音是反映不出來的。他們就變成了中國一個非常無助的群體。

一個國家幸福不幸福主要是看這些底層的人們。「我們每個人隨時都可能變成弱者。你變成弱者的時候,能不能受到保護,有沒有人替你說話,這個我覺得是一個最重要的衡量的指標」。矢板明夫表示,所以他說中國的弱者非常可憐,中國這個國家並不幸福。

矢板明夫有一次在北京的上訪村,碰到一個從貴州來的,40多歲的男子和一位大概60、70歲的湖南老太太。那個老太太是永遠住在那裡上訪的。兩個人的對話,他在旁邊聽到了。那個貴州的剛來嘛,也不知道在哪裡買飯。他們有很多很便宜的飯是給上訪的人服務的,什麼寫狀子的人啊,完全一條產業鏈在裡面。那個貴州人剛來,他不懂。那個老太太就教他怎麼做;什麼時候警察來,怎麼跑。

兩人說完後,湖南老太太問他:「你的冤情大不大?」那個貴州人想了半天,然後說:「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然後那個老太太說:「我勸你一句,如果你的冤情小的話,你就忍著。如果大的話,你就跟他們同歸於盡。上訪是一條不歸路,你一輩子就折在這裡了。」

矢板明夫說,他當時聽著也是很感慨。這樣的故事非常、非常多。習近平上台以後對上訪的人打擊得是更嚴厲了。所以說中國人更不幸了。

「在中國(共)政府眼中,那我就是境外敵對勢力嘛,」矢板明夫說,基本上他一直是受他們的監控,經常被請去喝茶,有時候還被請吃飯。特別是外交部,經常找他談心。

「但是我不會替他們說話。他們有的是喉舌。」矢板明夫說,他告訴那些中共官員,有人把這些問題指出來的話,其實中國能變得更好,沒人指正這些問題的話,中國會越來越壞的。

責任編輯:鍾元◇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翠字惹怒習近平 武統從鳳梨開始?
【翻牆必看】分析:中共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中共武統台灣? 專家:先把自家火滅了再談
【新聞看點】習急武統 台軍力增 美議員籲除鱷魚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說反腐沒勝利 傳軍頭勸其退位
【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財商天下】馬化騰求饒 數字經濟風暴再起
【橫河觀點】冬奧迫使北京承認清零失敗?
【方菲訪談】程曉農:2022年美中關係走向
【拍案驚奇】「護航20大」直指江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