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握有超級數據 滴滴被七部委追殺

人氣 1306

【大紀元2021年07月20日訊】7月16日,中共七部門突然宣布,進駐滴滴進行網絡安全審查,這七個部門包括網信辦、公安部、國安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以及市場監管總局,看來,滴滴事件的發展已經嚴重升級。那麼,在中共高規格的「追殺令」下,滴滴的命運將會如何呢?另外,華爾街投行在這次滴滴事件中損失慘重,那麼這之後,華爾街和中共還能是「老朋友」嗎?

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七部委進駐 中共最高「追殺令」

中共從去年開始,就頻繁約談審查民企巨頭,像是阿里和騰訊,都先後中槍,不過,這一次審查滴滴似乎更為不同一些。首先,七部委同時進駐滴滴的陣仗,規格明顯超過了去年時中共4部門對螞蟻集團的聯合審查。另外,中共這一次對滴滴的審查,似乎在步驟上,也是分了幾步在推進。

比如,「滴滴」在紐約上市兩天後,7月2日,中共網信辦宣布對「滴滴出行」進行網絡安全審查。

7月4日,中共網信辦要求下架滴滴App、禁止新用戶註冊,理由是「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訊息」。

然後是7月7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對互聯網領域開出22張反壟斷罰單,其中有8張罰單涉及到滴滴旗下的4家子公司。

到了7月9日,滴滴全數25款應用程序都被勒令下架。就在同一天,港媒報導說,一些中共官員私下裡將滴滴的上市行動描述為「陽奉陰違」;大陸網絡流傳的一份「滴滴事件內部解讀」的文件,也用「陽奉陰違」來表明中共高層對滴滴的評判。那,陽奉陰違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就是說表面上答應了,但是背地裡實際做的是另外一套。

據說,習近平對滴滴偷偷在美上市的事兒非常震怒,所以,外界當時就猜測,滴滴的前景可能會比阿里更慘,結果就是,等來了七部門的聯合審查。

那麼,中共為什麼會對滴滴大動干戈呢?

中共的擔憂

我們先依次看一下這幾個部門,首先是網信辦,中共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和中共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在中共的體制下,一般掛上「辦公室」、「委員會」這樣的部門,往往是比較有實權的部門,相當於是派了欽差大臣,凌駕原有的政府框架,它的權力比一個部委的權力還大。比如像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1999年6月10日成立後,直接聽命於中共時任最高黨魁江澤民,雖然中共沒有任何條例,明確規定或是正式介紹這個辦公室的職能,但「610」完全是一個法外機構,可以操縱、調控中共一切政權資源。

而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目前的主任是莊榮文,這個莊榮文是習近平的舊部,曾經和習近平在福建共事。

根據《華爾街日報》之前的報導,有消息人士提到,在滴滴赴美上市的前幾個星期,網信辦曾經建議滴滴「暫緩」上市計劃,這個「暫緩上市」的建議,其實就是網信辦給出的一個行動指南,可以理解為讓你上市的時候你再上市,同時,網信辦還敦促滴滴進行一次徹底的網絡安全檢查。

但是滴滴是怎麼回應的呢?似乎根本沒把網信辦的建議當回事兒,而是快速上市,搶著把「生米煮成了熟飯」。

那麼滴滴管理層會不明白「暫緩上市」的意思嗎?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曾經提到過,因為滴滴的投資方、管理團隊認為,必須要上市套現了。

對於滴滴的不聽勸告,網信辦在宣布審查滴滴之後,還在7月10日採取了一項行動,發布了一個《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草案,這裡面有15處修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加入了一項內容,要求「掌握超過100萬用戶個人信息的運營者赴海外上市,須向網信辦申報網絡安全審查。」

這次中共七部委聯合審查滴滴,包括了中共公安部和國安部,如果只是公安部介入,一般是刑事犯罪,到了國安部的層面就不同了。

雖然尚不知國安部門為什麼進駐,但是這讓人想起了十幾年前的「力拓間諜門」事件。2009年,中共國安機關以「為境外刺探和竊取中國國家機密」的名義,拘留了澳洲力拓集團駐上海辦事處多名員工,最後,在多方角力和國際壓力下,這個間諜罪降格為「涉嫌侵犯商業祕密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刑事犯罪,不過,事件中被拘留的辦事處員工,最後也都被判了7到10年的刑期。

當時的力拓案,也引發了海外媒體對中國法治的批評,比如,審判為何要完全隔絕外界?中國的法律適用是否是一貫性的?中國的商業環境是否是讓外企「不得不」行賄的罪魁禍首?並評論那些到中國投資的外方企業,依然不了解如何與中共打交道。

據說,這一次中共國安部門的介入,可能和近期流傳的一些消息有關,有消息說,滴滴已經將一些數據提供給了美國,但是這些數據到底是什麼,現在不知道,數據量有多大,也不知道,不過從國安介入的情況,可以猜測到,中共當局應該是獲得了一些情報。

當年的力拓案最終被降格處理,據說也是因為國際企業對中國的投資環境表示擔憂,中共害怕會嚇跑國際投資者。

所以,中共現在對滴滴審查的陣仗雖然很大,但有力拓案在前,或許也會一樣降格處理。不管滴滴的真實情況如何,如果中共定性為國安事件,國際影響會太大,也可能會嚇退國際投資者。而現在的華爾街已經在說,在中國經商投資「政治風險太高」。

我們再看一下調查滴滴的中共自然資源部和交通運輸部。滴滴出行,難以避免的會涉及兩類信息,一方面是地圖測繪數據和資料;另一方面是中國人的行蹤大數據

出於對國家安全的考慮,中共一直以來不允許外國公司進入高精地圖行業。但是2017年的時候,中共曾經批准了滴滴製作高精度地圖,這不僅增加了滴滴所掌握的數據敏感性,滴滴更是從中共手中獲得了一項罕見特權。

而這些地理信息中,不排除就有中共軍事單位的高機密建築信息。

有大陸網民評論說,自己就是學測量的,也是幹這一行的,如果洩露數據是事實,這簡直是和「叛國」無異了。有分析師和律師說,如果地圖測繪數據和滴滴的實時位置數據相結合,可能會引起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

我們看看在地圖信息、實時位置數據之外,滴滴還有什麼樣的大數據

滴滴用戶在註冊時須要提交手機號碼,而在中國大陸,手機號碼是和身分證掛鉤的,滴滴的平台用戶可以選擇共享照片、常去的地方,自己的性別、年齡、職業和工作單位等信息。滴滴司機則須要向滴滴提供自己的真實姓名、車輛信息、犯罪記錄以及銀行信息。

也就是說,滴滴掌握了這個平台上的所有用戶和司機的個人信息,那,這個量有多大呢?

根據媒體數據,滴滴在中國擁有3.77億年度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度活躍司機,平台每天的平均乘車次數大約是2,500萬次,而每一次乘車紀錄都包括上車地點、目的地、路線、距離和乘車時長等數據,而且車內的攝像頭和錄音器還紀錄談話的內容。

滴滴自己在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中都自稱,擁有全球最大的現實世界交通數據庫。

在2015年的時候,中共新華社還曾經報導,和滴滴媒體研究院聯合完成了一項新聞,通過出行大數據來分析中共各大部委的上下班情況。

我們試著按這個思路引申一下,看看這些數據是否有更多用途。比如通過坐標、時間、人物,不僅可以知道每個人的行蹤,交通習慣,職業習慣,還可以將不同的人,通過時間、地點的交集聯繫起來;更可以發現每個人的異常行蹤。而且這種搜索和分析功能適合於不同的行業、職位、部門。恐怕中共的「特殊部門」和「特殊人員」也不例外。

那麼這些信息就十分有價值了。想必大家也能想像到這些數據的影響力,以及為何中共會如此緊張了。

中共的「老朋友」華爾街損失慘重

而中共自己一緊張,就顧不上它的「老朋友」們了。在這次的滴滴事件中,華爾街的損失慘重。

滴滴出行的發行價是14美元,到了7月16日,收盤價格是11.97美元。對於新股上市,滴滴股價的跌幅不算小,從交易量來看,近期交易量也並不大,反應市場上買盤並不多。

在新股禁售期之外,隨著滴滴負面消息的不斷傳出,滴滴的高管、基石和戰略投資者以及大股東,已經很難將滴滴股票套現。這些人不能出貨,因為一出貨,股價可能就不是跌2美元的問題了,很可能是直接跌到2美元了。

幾天前,《華爾街日報》曾在報導中提到,在美國,參與滴滴IPO的承銷機構正面臨著基金經理和其他投資者的憤怒和質疑,那就是,為什麼承銷機構沒能預見到這種情況?而面對質疑,滴滴的三大承銷商:高盛、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公司的發言人都沒有做出評論。文章還說,中美關係的日趨緊張讓中國和華爾街本來堪稱融洽的關係出現轉折。

還有《華盛頓郵報》也有篇文章提到,滴滴上市後僅兩天就遭到中共的突襲審查,等於是對華爾街進行羞辱性的重擊,即使華爾街作為中國經濟最頑固的助推器,也得承認遊戲已經發生根本性變化了,華爾街已經無法估算將美國人的資金投資於中企的風險。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還提到,直到現在,金融界的許多人還堅稱,北京永遠不會扼殺華爾街這顆搖錢樹,因為這會遏制中國經濟的發展,而投資者也可以依靠華爾街的理性決策和可靠的回報。但是在滴滴事件之後,這些論點都不再站得住腳了。華爾街現在必須承認,將美國人的錢投入「零透明、零問責制和零獨立」的中國公司,對投資者和美國都不利。

從目前滴滴事件的發展來看,可能整個事件不會很早結束,不過事件發生到這一步,卻可以讓人再次看到,中共雖然打造不出來阿里、騰訊、滴滴這樣的民企,但是它有足夠的手段來打擊和搶奪這些企業。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製圖:R1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土豬拱白菜 勵志還是可怕?
【財商天下】潘石屹甩賣SOHO 這筆買賣虧嗎?
【財商天下】產煤大國缺煤?首鋼求援信拉高煤價
【財商天下】觸怒北京 滴滴遭碾壓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拍案驚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價保北京
【秦鵬直播】中共停發護照 原因涉國家機密?
【新聞看點】疫情凶猛 江蘇關停4.5萬棋牌室
【思想領袖】武漢病毒所黑幕為何成禁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