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人禍甚於天災 鄭州洪水背後的真相

人氣 1987

【大紀元2021年07月23日訊】7月20日,河南鄭州遭遇了一場罕見的特大洪災,整個城市被湍急的大水肆虐。鄭州市民眾上傳的視頻顯示,黃浪沖走了民眾和車輛,淹沒了京廣路的隧道,並倒灌地鐵,將仍在運營的列車快節奏吞噬,大水漫過了眾多遊客的胸膛,還有那掉入塌陷的深坑的民眾,以及被大水席捲而去的父子……

洪水退去後,遇難者的屍體橫臥在街頭、地鐵站,大量翻倒的車輛橫七豎八地堆積在馬路上,還有眾多車輛仍處在被淹沒狀態,狼藉之狀宛如經歷過一場戰爭。此次洪水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民眾的生命和財產損失。

儘管此次特大災難登上了諸多國際媒體的頭版頭條,但中共各大官媒卻極力迴避,例如,中共央視、河南衛視等仍事不關己、歌舞昇平,聚焦歐洲洪災、並播放「抗日神劇」。而黨媒《人民日報》雖在第七版提到了河南洪災,卻強調「河南強降水,多地多部門採取應對措施」,傳遞著滿滿的「正能量」。

與此同時,中共官媒清一色地都將鄭州的災難歸咎於上天,特別是中共河南當局刻意誇大降雨規模,稱特大洪水「千年一遇」,更甚者「五千年一遇」。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這場洪災更多來自人禍。

在詳談人禍之前,我們不妨首先來看看,此次降雨到底有沒有達到「千年一遇」的規模。

「千年一遇」的說法 只為向天甩鍋?

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17日晚8點到20日晚8點,這三天鄭州總降雨量為617.1毫米;其中,降雨多集中在19日晚8點到20日晚8點,該日24小時單日降雨量達到552.5毫米;而20日一天中,單個小時最高降雨量達到了201.9毫米。

誠然,這些數據顯示出的降雨量之大足以令人感到震驚,但是,也並非官方宣稱的「千年一遇」。事實上,鄭州是在中共篡政後,才建立了第一個官方氣象站,因此從鄭州市有了正式的降雨記錄,到今天也不過70年左右。

不少朋友可能都知道,上個世紀70年代河南駐馬店發生的「75.8」潰壩事件。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在駐馬店市的暴雨中心,從1975年8月5日到7日,這三天總降雨量高達1605.3毫米;當時24小時單日最高降雨量達到了1060毫米;單個小時的最高降雨量為218.1毫米。

由此可見,此次鄭州降雨量從各項指標來看,都沒有突破46年前的那場降雨(圖一),因此連「五十年一遇」都稱不上。所謂的「千年一遇」只不過是為了向天甩鍋罷了。

圖一:對比2021年鄭州以及1975年駐馬店市的最高降雨量,可以看出鄭州洪災並沒有打破46年前的紀錄。(大紀元製圖)

鄭州水位在半個多小時內突然暴漲?

21日,網上傳出民眾實拍的鄭州洪水發展過程的視頻,自由亞洲電台對此做了相關報導。

從視頻畫面可以看出,20日下午1點40分,鄭州市中心雨勢雖大,但路面上並沒有什麼積水,車輛仍然在行駛正常(圖二,左上)。然而,在短短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內,鄭州市中心整條馬路突然間被洪水淹沒,到2點20分,路上較高的積水已經導致一些公交車失靈(圖二,右上)。

又過了一個小時,3點20分的時候,鄭州市中心幾乎已成汪洋,被淹的全部車輛都失靈(圖二,左下)。5點半的時候,整個鄭州市都被洪水肆虐,路上不斷有車輛和人被激流沖走(圖二,右下)。

圖二:2020年7月20日,鄭州市民實拍的洪水發展。(大紀元製圖)

從網絡上傳出的多個視頻中都可以看出,鄭州市洪水流速很高,有長髮女士、父親以及孩子在大街上被沖倒,無法站起來,迅速被捲走,而大量車輛也被湍急的黃浪沖得橫七豎八。此情此景根本不像是中共黨媒所宣傳的「內澇」,而更像是黃河改道,水庫洩洪造成的洪災。

身處平原地帶的鄭州四面無山,地勢平坦,即使降雨量大,也都是水勢從下往上逐漸累計,造成內澇;然而,市區突然出現很高的洪水,並且迅速暴漲、水流湍急,那往往只有洩洪的時候才會出現。

的確,到21日早上,市區大部分洪水退去,很多街道都看不到多少積水了。這種來去匆匆的特點,也不符合「內澇」的特點,而更像是個「過客」——洩洪導致的洪峰過境。

慘烈人禍:官方通知「無預警洩洪」

21日凌晨1點,中共鄭州宣傳部門的官微「@鄭州發布」發文稱,「由於鄭州遭遇強降水,且上游水量大,鄭州常莊水庫防汛形勢嚴峻,20日上午10:30分開始向下游洩洪,截至21時34分,水庫實時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當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 (圖三,左)。

這是個什麼概念?20日上午10點半洩洪,21日凌晨1點才發通知?!洩洪整整持續了14個小時沒有發布預警,直到半夜才通報。

很多民眾可能都會覺得,這種無預警洩洪無異於謀殺,想不清楚中共為何要這麼做?但熟悉中共的朋友可能都知道,這種無預警洩洪是中共的慣用伎倆。這麼多年來,很多地區的洪災都是由於中共無預警洩洪所致,有的時候中共甚至偷偷摸摸在半夜開閘。

圖三 :2021年鄭州洪災,中共對民眾無預警洩洪,對體制內部卻通知到位。

那麼,中共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根據中共體制內官員透露,如果發了預警,那麼洪災便是人禍,災難過後要面臨民眾索賠的問題;而如果不發預警,那麼,事後就將洪災歸結為「天災」,把鍋甩給老天爺,這樣不但可以避免民眾索賠,只要給受災民眾發一些個麵包和方便麵,他們就會對黨感恩戴德。死多少人,對這個黨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

有民眾氣憤地說:「鄭州人在哭泣,在吶喊,在絕望!」、「真正草菅人命的體制!」是啊,中共政權一向如此。?去年武漢就有不少民眾早已得出了一個結論:相信共產黨,跑步進入火葬場!

雖然中共洩洪不通知廣大韭菜們,但是對於體制內的權貴們,中共還是通知到了的(圖三,右)。

不防範、無通知、不(及時)救援、喪事喜辦

水庫最重要、最基本的功能是什麼?防洪、防旱。因此水庫正常應該在旱季放水,在雨季蓄水。然而,防洪防旱是對於民生來講的,而這從來都不是中共考慮的重點。

中共為了黨的經濟利益,在旱季也蓄水,為的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發電賺錢,犧牲的卻是百姓的利益。以致於到了雨季,降雨量大的時候不得不緊急洩洪,又不做預警,犧牲的還是老百姓,是他們的財產和生命。

很多朋友可能也會問:中共早知道有暴雨,為什麼不提早做些沙袋來防汛?中共早知道是汛期,又洩洪,為什麼不通知公共交通停運?

如果這次鄭州的公共交通能夠及時停運,可以少逝去多少生命?當大量民眾被困到地鐵中,中共為什麼不及時實施救援?

再者,中共每次為了「維穩」,動輒派出幾百甚至幾千武警搞鎮壓。比如,同樣在今年,四川成都「49中墜亡事件」發生後,中共派出了數百警力對付尋求真相的學生家長和民眾;面對江浙學生反對「轉設」職業本科的維權運動,中共連夜派出上千的警力鎮壓。為何此次鄭州全城出現這麼大的洪災,人命關天的時候,中共卻姍姍來遲,最後只派出了一百多個武警去救援,而且還恬不知恥、大肆在黨媒報紙上吹噓救援?

洪災至今未徹底過去,中共官媒卻已經開始歌功頌德,並傳遞「災後溫情」了。

不知朋友們是否還記得,去年3月底,武漢疫情還未得到徹底控制之前,中共就已經宣稱「抗疫」成功了,並在火神山組織了載歌載舞的慶功會。

中共總喜歡、擅長、並能夠把悲慘的喪事活活地辦成盛大的喜事。

結語

綜上所述,此次鄭州洪災的爆發,人禍遠猛於天災。中共的所作所為,也讓更多人看清了它視人命如草芥的醜惡嘴臉。熟悉中共「假、惡、鬥」本質的人都知道:「中共永遠做不到誠實」。

真相是,鄭州並沒有發生「五千年一遇」的大雨,而是中國人民攤上了「五千年一遇」的邪惡暴政。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鄭州爆發水災 河南衛視播抗日劇?
【拍案驚奇】鄭州洪水驚心 中共備戰台海兩原因
【遠見快評】鄭州洪災慘劇 兩處人禍製造?
【新聞看點】鄭州是內澇還是洪水 習淡化災情?
最熱視頻
【熱點互動】程曉農:拜習通話 美中關係如何變?
【拍案驚奇】孟回國內幕難啟齒 包機現兩貓膩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機會近乎零
【思想領袖】布魯爾: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動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三峽黑幕 誰騙了鄧小平?
專訪潘焯鴻:中共將出手救恆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