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奧克蘭DHB家屬探視政策遭批評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9月16日訊】(記者寧柏綜合報導)9月11日,新西蘭護士工會,即新西蘭護士組織 (NZNO) 在其網站發表聲明,已決定通過就業關係管理機構 (ERA) 採取法律行動狀告奧克蘭地區醫管局 (ADHB) 。

鑑於情況的緊迫性和嚴重性,NZNO於週五 (9月10日) 提議於週日 (9月12日) 和ADHB 會面,就目前奧克蘭醫院家屬探視政策存在的問題進行緊急調解,但ADHB拒絕在週一下午前與NZNO開會。

護士工會的行業顧問David Wait 表示,ADHB 現行探視政策令員工、患者和社區面臨被COVID-19 感染的風險

Wait 指出:「我們希望該政策與其他奧克蘭 DHB 的政策保持一致,在這些政策中,訪客進入僅限於同情理由,並且只有在絕對無法完全控制的 Delta 變種爆發期間絕對必要時。我們在一個處於 4 級封鎖狀態地區最繁忙的醫院之一,繼續允許社區成員頻繁出入醫院病房是不合理的,尤其是在目前醫護人員嚴重不足的情況下, COVID-19 的傳播必將影響奧克蘭醫院安全地提供醫療服務的能力。」

「如果我們無法達成協議,我們將在週四下午與ERA舉行聽證會,但那是五天之後,但那樣為不必要的密切接觸提供更多時間。我們敦促 ADHB 立即與我們接觸,並停止將我們護士和公眾的健康和安全置於危險之中。」Wait 警告說。

問題的原委

奧克蘭DHB 的病患家屬探視政策規定,在4級警報下,允許每位患者每天可有兩名訪客,每次一名。其網站對於訪客的規定是:人們在抵達時接受篩查,有感冒症狀者不得進入,所有進入醫院的訪客必須戴口罩。

這一政策適用於奧克蘭DHB所轄的三家醫院:奧克蘭市醫院、Starship 兒童醫院及Greenlane臨床中心。

然而實際情況令人擔憂。據《新西蘭先驅報》報導,上週三 (9月8日) 新西蘭護士組織的代表向衛生部總幹事Dr Ashley Bloomfield 發出一封信函,報告了他們所看到的一系列令人震驚的明顯違反訪客政策的行為,比如在4級最高警戒級別期間,人們成群結隊地出現在病房並拒絕戴口罩。醫院護士不得不對違反安全泡泡規定、呆在病房周圍沒戴口罩的訪客進行監管。

甚至還有更為不可思議的情況,訪客與患者在共用病房內發生性行為。

奧克蘭醫院的護士抱怨說,奧克蘭DHB 允許每日探視量上限為600人次,這如同賭場玩遊戲「俄羅斯輪盤賭」,風險極高。

護士工會表示,奧克蘭 DHB 的政策不僅其本身「不安全和不可接受」,而且每天都在被違反,導致一線繁忙的護士們不得不隨時和不戴口罩的探訪者近距離接觸。那些無視醫院規定的訪客被發現在不同的病房間閒逛,恐嚇工作人員,還與其他工作人員和病人混在一起。

一名患者甚至威脅說,除非他們的訪客能夠留下來,否則他們將自已出院。

NZNO 工會代表 Craig Muir 明確表示,存在兩個問題:DHB政策是「垃圾」,而且並沒有得到執行。

Muir認為:「訪客政策幾乎不可能在寬鬆的物理距離、沒有正確戴口罩,或者,即使戴著口罩的訪客經常被發現並沒有呆在自已的安全泡泡內,而是竄入他人的安全泡泡。」

Muir 表示,工會收到了其成員的大量投訴,並聽到了患者的類似擔憂。「工會成員們非常擔心 …… 我們可能面臨真正的危機。」

NZNO 希望探訪者的準入,應符合僅限於有同情心情況的病房,並且僅在當前Delta變種大爆發期間絕對必要時才允許探訪者進入,這與奧克蘭地區其他幾個醫管局 (如Counties Manukau DHB和Waitemata DHB) 的規定一致。

NZNO 被迫採取行動

NZNO 健康和安全代表 Ben Basevi 表示,問題變得如此嚴重,雖經多次反映一直未果,他不得不站出來大聲呼籲,希望管理層能聽取意見。

「在過去的三週里,包括主管護士在內的許多工作人員向管理層提出了這些問題,但他們都被禁聲了。」

在收到 NZNO 的投訴後,新西蘭工作場所安全局WorkSafe 向 奧克蘭DHB 發出了改進通知,勒令DHB與NZNO的健康和安全代表盡快進行接觸、解決問題。

奧克蘭DHB 自己的健康和安全代表也發布了單獨的臨時改進通知,要求管理層在下週一之前確保達標,否則可能面臨WorkSafe的直接干預甚至調查。

Basevi 表示,他並沒有看到對訪客進行應有的監控,保安人員允許訪客成群結隊地通過。「這是完全不安全和不可接受的。」

Basevi 還表示,DHB 的主管表示這些擔憂很合理,他將向更高層提出並考慮調整政策。

Basevi 說:「我告訴DHB 的主管,他們沒有時間進行審查,他們需要採取緊急行動。他們需要醫院禁止所有一般訪客進入,並確保嚴格的安全措施到位,僅允許極個別訪客在符合同情心原則的情況下方可進入。」

其他機構的反饋

初級醫生工會 (Union for Junior Doctors) 表示,在奧克蘭處於4級封鎖期間,除非出於同情心,否則根本不應該有任何醫院訪客。

住院醫生協會 (Resident Doctors’ Association) 全國秘書Deborah Powell 女士表示,(發生在奧克蘭市醫院的情況) 令醫護人員與病患處於完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所有相關工會組織都對訪客帶來的風險感到不滿與不安。

Powell 女士說:「我們仍然認為這是一個需要消除的風險,這是一個健康和安全的問題。如果我們能夠消除這種風險,我們就不應該讓其存在。」

當被RNZ 記者問到為甚麼奧克蘭DHB 的規定與奧克蘭醫院不同時,Powell 女士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們已經向奧克蘭DHB提出了這一問題。我們還沒有答案,DHB方面現在幾乎不想退縮,例如,奧克蘭醫院將所有學生排除在醫院之外,因為他們擔心COVID-19的社區傳播,但他們卻繼續允許訪客進入。」

醫生工會受薪醫療專家協會 (ASMS) 執行董事Sarah Dalton 女士表示,DHB 的訪客政策確實引起了人們的擔憂,因為他們認為這對患者或工作人員不安全,但卻遭到了管理層的反對。

Dalton 女士說:「我們的觀點是,在奧克蘭DHB決定允許每位患者可有兩名訪客之前並沒有進行過適當而充分的協商。」

奧克蘭 DHB 供應服務主管 Dr Mike Shepherd 表示,根據工作人員和工會代表的反饋,DHB 正在修改其訪客政策。

「我們的員工、患者和訪客的安全是我們的首要任務,這是我們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決定,包括全面的風險評估。」他說。

儘管 Shepherd 堅持認為,這些變化還是發生了:「我們目前的方法與國家對醫院訪客的總體規定一致。」

近期,奧克蘭地區的另一家醫院Middlemore Hospital (隸屬Counties Manukau DHB) 的29名醫護人員不得不停職隔離14天,因為他們與一名男性確診病患有過接觸,屬於密切接觸。該名確診者在住院前做了測試,但到第二天他才說出他曾去過一個被衛生部紅標的場所 (Location of Interest)。一線一下子少了29名醫護,則進一步加劇了該家醫院本來就已捉襟見肘的醫護團隊緊缺的情形。

奧克蘭醫院自4級封鎖以來出現的令人擔憂的問題,有體制上的原因。

正如住院醫生協會 (Resident Doctors’ Association) 全國秘書Deborah Powell所說的:「我們當前系統的問題之一是,這些DHB中的每一個都像是『獨立主權國家』—— 這是我們內部使用的術語。各DHB的重大決策,由其首席執行官負責。實際上,由於我們目前的機構設置,衛生部的衛生總幹事 (Dr Ashley Bloomfield) 根本無計可施,管不到他們。」

Powell女士說,醫生們期待著新西蘭衛生系統的改革。這當然是指新西蘭現有的20個地區醫管局到2022年7月前後將被Health New Zealand 取代,旨在使新西蘭在未來能更有效地應對新的疫情、保護民眾健康。不過這是後話,在衛生體制改革之前,我們不應該在現有條件下盡量做好嗎?

結語

自8月17日封鎖以來,違反隔離安全規定的事件時有發生。據RNZ 消息,迄今為止已有61人獲警方65項指控,這與警方實際收到的7,331項舉報相比,簡直就是毛毛雨;警方於9月7~9日三天之內就在奧克蘭外圍的檢查站,攔截了554輛沒有正當理由試圖離開奧克蘭,令其原路返回;情節最為嚴重的莫過於一對奧克蘭情侶,憑著他們的便利條件,駕車離開奧克蘭經漢密爾頓,搭乘商業航班前往他們在南島Wānaka的度假屋,他們已遭警方起訴,9月14日他們的姓名已被媒體公佈,他們分別是馬術玩家、同時還是地區法庭法官的兒子、現年35歲的William Willis,和他26歲的律師女朋友Hannah Rawnsley。迫於輿論壓力,他們於9月15日在《新西蘭先驅報》頭版刊登附照片的公開道歉,表示他們不該違反規定。此事引發的後續效應還在繼續,Stuff傳媒透露:皇后鎮市長要求對他倆提起訴訟,法律協會對身為專業人士的Hannah Rawnsley感到失望,表示將對其進行調查。

自Delta 變種病毒大爆發以來,奧克蘭已在最高的4級封鎖管制下經過了4週,由於近期社區傳播病例的反彈,令政府不得不對在奧克蘭實施的4級管控延長一週。雖然尚無直接證據,但發生在奧克蘭醫院的違規事件,不能不讓人們聯想到兩者之間的相關性。制定出好的政策規定不難,難在如何確保每個人都嚴格執行、切實遵守。

鑑於Delta 變種病毒難以預測,令政府應對大流行的舉措受到考驗,有人相信,有人質疑。無論怎樣,如果我們真的希望享受自由,每個人是不是首先應該從自已做起,凡事都先想想別人的感受,看看自已的行為會不會產生不良後果,以一種負責任的態度行事,對家人、對同事、對朋友、對擦肩而過的陌生人,都給予應有的尊重,只做正確的事情,這會令我們的社會更加美好。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