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保守黨候選人:中共干預大選 滲透政客

近日,保守黨候選人吉尼斯(Garnett Genuis)接受大紀元集團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總是在適當的時機影響加拿大大選。 (加通社/Adrian Wyld)
人氣: 11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9月18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Isaac Teo報導/梁耀編譯)近日,保守黨國會議員候選人吉尼斯(Garnett Genuis)接受大紀元集團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總是在適當的時機影響加拿大大選,影響加拿大政客。

吉尼斯本人正在尋求連任 Sherwood Park-Fort Saskatchewan 選區國會議員,他也是保守黨人權影子部長。

2016 年,自由黨領袖特魯多與一家中國出版公司達成協議。吉尼斯表示,此舉令人擔心,是中國(中共)政府試圖與外國元首建立個人關係,以促進中共利益。

吉尼斯:特魯多與中國出版商的交易存在重大安全問題

2016 年,自由黨領袖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與一家中國共產黨控制的出版公司達成協議。吉尼斯告訴大紀元集團記者:「加拿大總理與一家中國(中共)國有控股公司達成個人出版協議,讓我們非常擔心。這意味著他的個人財務狀況依賴於該公司,並在版稅方面間接依賴於中國(中共)政府。」

據《環球郵報》 9 月 14 日報導稱,特魯多的加拿大出版商哈珀‧柯林斯(Harper Collins)於 2016 年與中國南京的譯林出版社達成協議,以中文重新出版特魯多的回憶錄《傳奇再續:特魯多自傳》。出版單位是江蘇省委宣傳部的國有企業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

吉尼斯說,中共國有企業與總理的協議引發了道德和國家安全方面的問題。

「這是影響加拿大總理的可能機制嗎?」他說,「很明顯,是中國(中共)政府試圖與外國元首建立個人關係,以促進他們的利益。」

9 月 14 日,保守黨候選人邁克爾‧巴雷特(Michael Barrett)寫信給聯邦道德專員馬里奧‧迪翁Mario Dion),要求確認,「自 2016 年以來」特魯多是否向他披露了這本書的交易。巴雷特說,這本書的交易是在自由黨領袖積極尋求與北京建立關係的時候達成的,包括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和加入亞洲基礎設施銀行都發生在這一時期。

巴雷特寫道:「隨後,特魯多先生面臨著許多關於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的重要決定,包括加拿大是否禁止 華為 5G 網絡;選擇與中國國有企業合作開發中共病毒( COVID) 疫苗;應對中(共)國對維吾爾人種族滅絕,以及對香港的鎮壓。」

巴雷特補充說,特魯多可能違反了《利益衝突法》關於優惠待遇的第 7 條以及第 21 條,根據該條,他應該迴避與中共有關的決定。

9 月 14 日在卑詩里士滿的競選活動中被記者詢問時,特魯多表示,他在這筆交易中沒有發揮任何作用。他說:「我書的國際版本的所有處理工作完全由出版商完成。」

當被問及是否向迪翁尋求許可時,特魯多沒有直接回答,但表示「道德專員已經多次釐清了我的所有收入來源。」

吉尼斯:中共干預大選

吉尼斯說,中共總是在適當的時機影響加拿大政客,試圖在幕後操作,積極干預聯邦選舉,以影響最終當選的人選。

他說:「我們看到了中國(中共)政府為干涉加拿大選舉,試圖阻止保守黨候選人當選,以支持自由黨候選人當選所做的令人遺憾的努力。」

「這是我們多次被警告過的事情,但政府沒有認真對待。」

中共官方媒體發表了針對保守黨和領導人艾琳‧奧圖爾(Erin O’Toole)的敵對報導,而保守黨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包括捍衛中國的人權。

吉尼斯說,保守黨的遏制外國干涉政策,特別是保護華裔加拿大人免受威脅、潛在暴力和恐嚇的政策受到華人社區的歡迎,但也引發了中共利用其加拿大代理人進行的「干涉」,並錯誤地誹謗保守黨候選人。

推外國代理人註冊法 保守黨候選人受多方面攻擊

多年來,保守黨 Steveston-Richmond East 的 BC 選區尋求連任的候選人趙錦榮(Kenny Chiu) ,在一系列針對他的誹謗運動中,也看到了類似的搶奪他選票的運動。

在之前的一次採訪中,他告訴大紀元,在競選活動中,自己一直是假消息的攻擊目標,但今年「非常特殊」。

社交媒體帖子、電台評論和親共媒體對他發出許多負面文章,他說:「與我所看到(攻擊)的相比,這(些文章)算不了什麼——攻擊是多層面的。」

趙錦榮一直公開反對中共侵犯人權和干預行動。 4月,他在國會介紹《282 號法案》,旨在促使代表外國實體工作的人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以「反擊外國對加拿大的干涉」。

吉尼斯說,中共政權不希望保守黨政府「為正義挺身而出,並與外國干涉作鬥爭」。

他說:「任何一個認真對待主權的國家都不能允許來自其它國家的干涉,尤其是來自中國(中共)政府的干涉。」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