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国保守党候选人:中共干预大选 渗透政客

近日,保守党候选人吉尼斯(Garnett Genuis)接受大纪元集团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总是在适当的时机影响加拿大大选。 (加通社/Adrian Wyld)
人气: 1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9月18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Isaac Teo报导/梁耀编译)近日,保守党国会议员候选人吉尼斯(Garnett Genuis)接受大纪元集团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总是在适当的时机影响加拿大大选,影响加拿大政客。

吉尼斯本人正在寻求连任 Sherwood Park-Fort Saskatchewan 选区国会议员,他也是保守党人权影子部长。

2016 年,自由党领袖特鲁多与一家中国出版公司达成协议。吉尼斯表示,此举令人担心,是中国(中共)政府试图与外国元首建立个人关系,以促进中共利益。

吉尼斯:特鲁多与中国出版商的交易存在重大安全问题

2016 年,自由党领袖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与一家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出版公司达成协议。吉尼斯告诉大纪元集团记者:“加拿大总理与一家中国(中共)国有控股公司达成个人出版协议,让我们非常担心。这意味着他的个人财务状况依赖于该公司,并在版税方面间接依赖于中国(中共)政府。”

据《环球邮报》 9 月 14 日报导称,特鲁多的加拿大出版商哈珀‧柯林斯(Harper Collins)于 2016 年与中国南京的译林出版社达成协议,以中文重新出版特鲁多的回忆录《传奇再续:特鲁多自传》。出版单位是江苏省委宣传部的国有企业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吉尼斯说,中共国有企业与总理的协议引发了道德和国家安全方面的问题。

“这是影响加拿大总理的可能机制吗?”他说,“很明显,是中国(中共)政府试图与外国元首建立个人关系,以促进他们的利益。”

9 月 14 日,保守党候选人迈克尔‧巴雷特(Michael Barrett)写信给联邦道德专员马里奥‧迪翁Mario Dion),要求确认,“自 2016 年以来”特鲁多是否向他披露了这本书的交易。巴雷特说,这本书的交易是在自由党领袖积极寻求与北京建立关系的时候达成的,包括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和加入亚洲基础设施银行都发生在这一时期。

巴雷特写道:“随后,特鲁多先生面临着许多关于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重要决定,包括加拿大是否禁止 华为 5G 网络;选择与中国国有企业合作开发中共病毒( COVID) 疫苗;应对中(共)国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以及对香港的镇压。”

巴雷特补充说,特鲁多可能违反了《利益冲突法》关于优惠待遇的第 7 条以及第 21 条,根据该条,他应该回避与中共有关的决定。

9 月 14 日在卑诗里士满的竞选活动中被记者询问时,特鲁多表示,他在这笔交易中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他说:“我书的国际版本的所有处理工作完全由出版商完成。”

当被问及是否向迪翁寻求许可时,特鲁多没有直接回答,但表示“道德专员已经多次厘清了我的所有收入来源。”

吉尼斯:中共干预大选

吉尼斯说,中共总是在适当的时机影响加拿大政客,试图在幕后操作,积极干预联邦选举,以影响最终当选的人选。

他说:“我们看到了中国(中共)政府为干涉加拿大选举,试图阻止保守党候选人当选,以支持自由党候选人当选所做的令人遗憾的努力。”

“这是我们多次被警告过的事情,但政府没有认真对待。”

中共官方媒体发表了针对保守党和领导人艾琳‧奥图尔(Erin O’Toole)的敌对报导,而保守党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包括捍卫中国的人权。

吉尼斯说,保守党的遏制外国干涉政策,特别是保护华裔加拿大人免受威胁、潜在暴力和恐吓的政策受到华人社区的欢迎,但也引发了中共利用其加拿大代理人进行的“干涉”,并错误地诽谤保守党候选人。

推外国代理人注册法 保守党候选人受多方面攻击

多年来,保守党 Steveston-Richmond East 的 BC 选区寻求连任的候选人赵锦荣(Kenny Chiu) ,在一系列针对他的诽谤运动中,也看到了类似的抢夺他选票的运动。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他告诉大纪元,在竞选活动中,自己一直是假消息的攻击目标,但今年“非常特殊”。

社交媒体帖子、电台评论和亲共媒体对他发出许多负面文章,他说:“与我所看到(攻击)的相比,这(些文章)算不了什么——攻击是多层面的。”

赵锦荣一直公开反对中共侵犯人权和干预行动。 4月,他在国会介绍《282 号法案》,旨在促使代表外国实体工作的人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以“反击外国对加拿大的干涉”。

吉尼斯说,中共政权不希望保守党政府“为正义挺身而出,并与外国干涉作斗争”。

他说:“任何一个认真对待主权的国家都不能允许来自其它国家的干涉,尤其是来自中国(中共)政府的干涉。”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