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二十大報告透露中共恐懼垮台

人氣 3980

【大紀元2022年10月19日訊】中共二十大報告出爐後,有人統計了一下報告中的關鍵字,發現:經濟建設出現0次,社會主義市場經濟2次,市場資源再配置 1次,但是「鬥爭」一詞卻出現了17次,還有「安全」一詞出現了50次,「國家安全」26次被提到,這樣的頻次遠低於或遠超於十九大和十八大報告中這些詞出現的頻次。

與前兩屆報告不同的是,二十大報告還專門列出獨立一節闡述國家安全問題,即在報告的第十一節。報告稱要「確保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要「堅持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科技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託,統籌外部安全和內部安全……」,要「完善高效權威的國家安全領導體制」,堅定「維護國家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意識形態安全,確保糧食、能源資源、重要產業鏈供應鏈安全……」。

關鍵字出現的頻次以及對「安全」問題的單獨闡述,一方面表明二十大後,人們所期望的繼續改革開放、走市場經濟之路極有可能事與願違;另一方面也透露出中共高層當下最為擔憂的依舊是中共的政治安全,依舊將注意力放在來自國內外的對中共政權的威脅上,並警告前方有「驚濤駭浪」。

因為在中共的話語體系中,國家安全就是黨國安全,政治安全就是政權安全,政權安全就是黨中央安全,黨中央安全就是核心安全。而這當然並非習近平首次提到政治安全,而威脅政治安全的既有來自國內的反對勢力,也有來自海外的「敵對」勢力。

先來說說國際上對中共執政安全的威脅,這在近兩年尤為加劇。在2020年中共病毒肆虐全球,造成眾多人員死亡後,在中共禍亂世界的內幕不斷被揭開後,美歐逐漸從「擁抱熊貓」的夢中醒來,開始將中共視為最大的威脅,並逐漸聯手,在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科技乃至從所有方面脫鉤,採取對立競爭的態勢,共同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擴張。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時期一個個制裁法案的推出,包括限制芯片等高科技產品提供給中國,限制持有美國護照和綠卡的科技人員在中共芯片企業工作,以及針對中共各級官員和其直系親屬以及與他們有關企業的制裁,將中共打得是叫苦不迭。

其後果就是中共在世界上日益孤立,與幾個邪惡軸心國家為伍也是各懷心腹事,互相利用,而依靠全球化賺得盆滿缽滿的中共的經濟、科技等也失去了發展動力,中共吹噓的什麼科技領先、軍事領先等謊言也被揭穿,也讓中國人看到了中共是怎樣一個「泥足巨人」。過去五年,更讓中南海難以心安的是,國際上的壓力為自己在國內添加了更多的反對勢力,包括在國外存有巨額資產的中共權貴。

此外,海外各種反共勢力將中共的老底不斷揭穿,喚醒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而清醒過來的中國人也正在加入反共的大軍,他們一個個微薄的力量匯聚在一起,對中共也是一個重大威脅。

再來說說來自國內對中共執政安全的威脅。早在2016年11月21日,中共中紀委網站的《從高級幹部嚴起》一文,就曾暗示在處理了周、薄、郭、徐、令等後,天下仍未太平,仍有人在威脅最高層的執政安全。十九大前,即在2017年7月,在北京舉行的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上的一個重要話題就是「政治安全」。無疑,加強防範、大量抓捕對立派系高官,依舊沒有讓習有安全感。

十九大順利召開後,習似乎仍舊沒有感到安全,還是反覆強調在重大問題上與中共中央保持一致,反覆強調「四個意識」。2020年12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習再次提到「政治安全」並提出了十點要求,稱「堅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要位置,打造堅不可摧的國家安全乾部隊伍,並力爭把可能帶來重大風險的隱患發現和處置於萌芽狀態」。

儘管有國安部、公安部、司法部、政法委等多個部門在負責政治安全,但2020年7月,中共當局還是悄悄成立了一個專門負責政治安全問題的警察領導機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組長是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雷東生,主要負責「攸關國家安危」的政治安全,要「打擊各種滲透顛覆破壞活動、暴力恐怖活動、民族分裂活動、宗教極端活動」。

還是為了保證政治安全,習還破格將自己的嫡系王小洪於2021年提拔為公安部書記,2022年6月兼任部長,並同時出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

2020年以來,中共在國際社會日益陷入孤立,與此同時,在國內,中共嚴打各階層以及因貿易戰和疫情的一定程度上的閉關鎖國,已經導致外資進一步撤離、民間投資意願低,普通民眾、中產階層、富豪消費意願和外國人採購中國商品的意願也急劇下降,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已然出了大問題。而國營私企招聘人數下降、裁員劇增,民企大量倒閉,多家企業工人提前放假回家,大學生難找工作,消費降級等身邊觸目可及的情況,也都在傳遞著寒冬已至的現實。對此,恐懼的習當局加強了意識形態上的宣傳,壓縮輿論空間,引發了很多人的不滿,加上三年來「動態清零」政策,更是讓國人怨聲載道,經濟崩潰。

可以說,與第一個五年任期相比,習近平在第二個任期的施政期間對內外政策的誤判和失誤,將自己與更多人對立,反習勢力中不僅有江曾人馬,還有因為利益受損的各級貪腐官員,曾支持他的體制內外自由派、改革派,很多「紅二代」,廣大知識分子等所謂中產階層,以及受疫情所苦的普通百姓等。

二十大前發生在北京北三環四通橋上的橫幅事件,就是民意的真實體現,那就是「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

處於焦頭爛額狀態中的習當局,二十大前,針對反對勢力,一方面通過高調判決參與政變的孫力軍團團伙、傅政華團伙成員,威懾江曾和黨內反對勢力;一方面加強對各類反對勢力的打壓、封控,並利用所謂的疫情、健康碼來限制、控制百姓。或許,這樣的措施會維持得了一時,但能維持多久呢?

顯然,習所作的二十大報告對於中共的政權安全,即中共二十大後能維持多久,也沒有信心,所以才有了報告中呼籲民眾「準備經受風高浪急甚至驚濤駭浪的重大考驗」。或者確切的說,是中共政權將迎來驚濤駭浪的重大考驗。

「驚濤駭浪」是這幾年中共話語體系中頻頻出現的字眼,它既可以指險惡的國際國內環境,難以避免的重大危機,也可以指尖銳激烈的鬥爭。而這兩方面的驚濤駭浪,中共在二十大後都註定要面對。

清華學者許章潤教授曾在《憤怒的人們已不再恐懼》一文中寫道:生計多艱、歷經憂患的億萬民眾,多少年裡被折騰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我們人民」,早已不再相信權力的神話,更不會將好不容易獲得的那一絲絲市民自由與三餐溫飽的底線生計,俯首帖耳地交還給僭主政制,任憑他們生殺予奪。毋寧,尤其是經此大疫,人民怒了,不幹了。他們目睹了欺瞞疫情不顧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們身受著為了歌舞昇平而視民眾為芻狗的深重代價,他們更親歷了無數生命在分分鐘倒下,卻還在封號鉗口、開發感動、歌功頌德的無恥荒唐。一句話,「我不相信」,老子不幹了……人心喪盡之際,便是末日到來之時!

面對國際國內的雙重巨大壓力和一再襲來的一波波驚濤駭浪,本就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更加岌岌可危。中共恐懼政權垮台,這是二十大報告透露的最大信息。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王赫:「政治安全」動作凸顯中共「政治死亡」
【十字路口】打美國 搞權鬥 習自曝政權危機
鍾原:二十大報告為何遭遇「許多」意見
二十大報告50次提「安全」 民眾:中共心不安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重重 官方強壓輿論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環球直擊】中共威脅升高 美擴大在菲律賓軍事部署
【十字路口】擺平大案 中共精緻維穩反露馬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