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為中共當五面間諜 袁殊的悲劇人生

人氣 835

【大紀元2022年11月19日訊】袁殊,1911年出生於湖北省蘄春縣一個沒落的書香門第,父親袁曉嵐是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員。袁殊幼年隨母到上海投靠親戚謀生,曾在一家印刷廠做學徒工。

後來,袁殊的父親到上海一家學校教書,就把12歲的兒子送入上海立達學園讀書。1925年,袁殊曾參加北伐軍,後離開部隊,到上海成為一名文藝青年。

1928年,袁殊和第一任妻子馬景星東渡日本留學,攻讀新聞學。回國後,創辦《文藝新聞》,與左翼文學界關係逐漸密切起來,成為上海灘有名的新聞記者。

一,中共間諜

1931年10月,20歲的袁殊,在上海,經原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書記、時任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長潘漢年介紹,加入中共。

當時,潘漢年告訴他:「你加入的是祕密前衛組織,普通的組織成員不知道你的身分。」

什麼是「祕密前衛組織」?就是中共最高特務機關——中央特科。潘漢年的另一個身分,是中央特科二科即情報科的科長。

潘漢年還給袁殊介紹了今後負責與他單線聯繫的王子春。此次會面後,在王子春的安排下,袁殊接受了兩個月的特工訓練。

訓練一結束,袁殊正式投入中共地下情報工作,成為一名中共間諜。

二,國民黨中統間諜

中統的全稱是「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是國民黨CC系領導人陳果夫、陳立夫控制的國民黨黨務系統的特務機構(CC是二陳的第一個字母)。

1932年,根據中共的安排,袁殊請他在上海的表兄賈伯濤幫他找一份工作。賈伯濤是黃埔軍校一期畢業生,曾任北伐東路軍總指揮部上校參謀,中央軍校上校主任教官,軍訓部少將組長,是國民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的大紅人。

賈伯濤很快把他介紹給中國國民黨上海特別市黨部常務委員、社會局局長吳醒亞。

吳醒亞是中統在上海的負責人。袁殊由此順利打入中統內部,後來成為中統的祕密團體「干社」的情報股股長。

三,日本情報機構間諜

為了在工作上有所突破,王子春指示袁殊發揮特長,要求吳醒亞為他安排一個新聞記者的公開職位。吳亞醒安排他到當時中國最大的經濟新聞通訊社——「新聲通訊社」當了一名記者。

有了記者身分的掩護,袁殊經常出席南京政府和日本領事館的記者招待會。

有一次,在出席日本領事館的記者招待會時,袁殊結識了日本領事館副總領事岩井英一。一來二去,兩人成了好朋友。大約半年後,岩井英一主動提出請袁殊擔任日本領事館的情報員。

袁殊將此事匯報給王子春,王子春要他將此事報告給吳醒亞,吳醒亞認為袁殊打通日本人的關係對獲取情報有利,鼓勵他與岩井英一交往。

在岩井英一的安排下,袁殊成為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特別調查班——「岩井公館」的重要負責人。

岩井公館」是上海最大的公開的日本特務機關,設在閘北區的一個大院內。在這裡,除了袁殊外,還有中共地下黨員惲逸群、翁從六等。岩井公館的幾百個工作人員全是中國人。

其中一幢小樓是「興亞建國運動本部」,袁殊任總幹事。他用「嚴軍光」的筆名發表了「興亞建國運動」宣言和不少文章,大肆宣傳「中日和平」、「共存共榮」,號召亞洲各國在日本領導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它的活動很受日寇讚賞,日本外務省邀請袁組織代表團赴日訪問。

有一幢樓是「上海編譯社」社址,社長惲逸群,副社長袁殊,有眾多編輯和社內外作家,專為袁殊主持的《新中國報》、《雜誌》、《政治月刊》供稿。

還有一幢小樓的頂層設著祕密電台。中共派駐香港、重慶的特務,把國民黨和英美的情報發往延安,由延安發到「岩井公館」再轉送給日寇,並把潘漢年、袁殊、惲逸群收集的情報,發往延安和蘇北新四軍。電台工作人員都是從延安派來的中共黨員。

知情者說,「岩井公館」實際上是中共設在日占區的辦事處。

四,汪精衛偽政權間諜

此後,根據中共的安排,袁殊還擔任過投靠侵華日軍的汪精衛偽政府的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江蘇省教育廳廳長、清鄉委員會政治工作團團長等,並利用這些職務便利為中共服務。

五,國民黨軍統間諜

軍統的全稱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是與中統並立的國民政府軍隊系統的重要情報機關。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潘漢年以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主任的身分回到上海。從那時起,潘漢年成了袁殊的直接聯繫人。

經中共同意,袁殊先加入上海幫會組織——青洪幫,來往於杜月笙、黃金榮之間。後經杜月笙引薦,袁殊又打入以戴笠為首的軍統。

在徵得潘漢年同意後,袁殊成了戴笠軍統局上海區國際情報組少將組長。而公開的掩護身分依然是記者,他也因此繼續與日方的岩井英一保持聯繫。

抗戰一勝利,袁殊被軍統任命為「忠義救國軍新編別動軍第五縱隊指揮和軍統直屬第三站站長」,授予中將軍銜。

代表中共與日軍祕密會談

據顧雪雍撰寫的《我所知道的「五方特務」袁殊》披露,抗戰開始後,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深感與日軍作戰只會消耗實力,制定了「聯日反蔣」的謀略,發密電給新四軍政委饒漱石,讓他派人代表毛與日軍談判。

饒把這個任務交給情報部長潘漢年。潘隨即赴上海「岩井公館」找他的下屬袁殊,一起去會見日本特務頭子岩井。然後,三人再去見日寇駐中國最高特務機關「梅機關」的首腦影佐幀昭少將。

雙方會談3天後,達成重要默契,並寫了會談紀要,主要內容是:日軍與共軍停止一切軍事行動,和平共處;中共負責保護鐵路交通安全;中共可到日占區採購戰略物資;日軍對中共開放長江封鎖線,中共人員、物資可順利在長江兩岸通行等。

潘代表毛與日寇談判,袁殊既是翻譯,又是潘的助手,所以也是中共代表之一。

為中共做了大量情報等工作

袁殊在岩井公館弄到了大量情報,通過祕密電台發往中共大本營——延安。當時袁殊曾提供德、蘇開戰部署,日軍決定「南下而非北上」的戰略情報。延安將此轉告蘇聯,蘇聯據此下決心將東線40萬兵力統統調到西線。

袁殊還組織人將日偽軍軍火庫的槍枝彈藥,偷偷裝船送至蘇北新四軍的根據地。

袁殊還建立了通往中共根據地的祕密交通線,救援被俘的中共人士。他曾親自救出魯迅的夫人許廣平,掩護潘漢年、范長江、鄒韜奮等進出上海。

1945年抗戰勝利後,岩井公館將被國民黨封閉。袁殊事先得到消息,把「岩井公館」的所有土地、房屋、金銀、證券、物資等,價值約一億多美元全部交給中共,用來在上海開辦一家小銀行,為中共內戰提供資金。

袁殊說:「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接受了黨的指示才幹的。」

中共建政後被關監獄20多年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袁殊被中央情報總署署長李克農調到北京,任亞洲處處長,負責日美動向的調研。

1955年4月3日,時任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潘漢年,因所謂「內奸」問題,在北京飯店被逮捕。

一個月後,袁殊因受「潘漢年案」牽連,也被逮捕。之後,被拘留審查10年。1965年,被中共軍事法庭扣上「國民黨CC特務、軍統特務、日本特務、漢奸」等罪名,判刑12年。

袁殊被捕時,他的第二任妻子王端已經跟他離婚了,他們倆的大女兒12歲、二女兒11歲、大兒子10歲、小兒子9歲。四個年幼的孩子幾乎無人照看,靠中央調查部每人每月發放的20塊錢補助生活。

1967年,袁殊刑滿,本該獲釋回家。但是,當時,正值「文革」狂熱時期。中央文革小組決定重審潘漢年案。潘漢年夫婦被重新收監,袁殊也被再次關押。這一關,就是8年。

1975年,袁殊出獄後,被押解到湖北武漢大軍山農場勞動改造,住在平房裡看菜園。

1980年,已患腦血栓的袁殊,請假回北京,被其子安置在北京永安裡一處8平米的小空屋裡,以煤取暖。因手腳不靈便,袁殊費很大力氣也生不好爐子,他在日記中感慨:「天下之大,而我似乎將近流落街頭。」

當時,他主要是回北京申訴的,希望中共把他的歷史問題搞清楚。得知中央調查部落實政策辦已對他的申訴備案後,他向中調部老乾局提出:「在國內我已經成為了一塊廢料,不如放我出去活動。」但沒有回音。

1982年8月,潘漢年案平反。1982年10月7日,中央調查部和公安部給袁殊送來最高法院的複查判決書,撤銷1965年的判決,宣告袁殊無罪。

1986年後,半身不遂的袁殊,已經精神紊亂,喜怒無常,常無法控制情緒,有時突然嚎啕大哭。

1987年11月26日,大雪天,袁殊在北京去世。

結語

袁殊的獨特經歷至少說明三點:

第一,中共為了達到顛覆中華民國的目的,確實是不擇手段。世界歷史上,雙面間諜不是很多,三面間諜更少,五面間諜更是少之又少。但是,中共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沒有任何底線,即使當漢奸也無妨。

第二,在中華民國軍民與侵華日軍浴血奮戰,「一寸山河一寸血」地與日軍殊死戰鬥時,中共卻通過潘漢年、袁殊等高級特工,與侵華日軍勾結,將日本在上海的情報機關——岩井公館,變成中共與日本聯手的重要渠道。

第三,中共當政後不久,便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將當年按照中共最高層指令,與日本勾結的中共高級特工,關進深牢大獄,讓他們當替罪羊。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中共女特工關露的悲劇人生
王友群:中共解體可能在極短時間內發生
王友群:中共是全世界殺人最多的黨
王友群:百年中共史上第一次大規模殺人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新聞看點】江生前罪未了 當局死結如何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