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百年中共史上第一次大規模殺人

人氣 1235

【大紀元2022年11月11日訊】中共是1921年在共產國際操控下建立的,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中共領導人的任命,中共的路線、方針、政策等,都是由共產國際決定的。

共產國際總部在哪裡呢?在莫斯科。

共產國際是在俄共(布)操控下,為了俄共(布)的利益而建立的,共產國際的一切,都必須聽命於俄共(布)。後來,俄共布改名為聯共(布),即蘇聯共產黨(布爾什維克)。也就是說,共產國際的一切,都必須聽命於蘇共。

1930年6月20日至7月13日,蘇共召開第十六次代表大會。會議認為,蘇共黨內出了一批反革命分子,他們與國外敵對勢力勾結,企圖在蘇聯復辟資本主義。會議決定,在全黨開展一場肅反運動。

蘇共十六大揭開了上世紀30年代蘇聯大清洗的序幕。

蘇共十六大召開不久,共產國際向中共中央傳達了蘇共十六大會議精神。

1930年9月,中共中央發出指示,在紅軍第一方面軍中開展反對「AB團」(Anti-Bolshevik反布爾什維克組織)的肅反運動。

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殺人就此拉開序幕。

毛澤東主導的殺人

當時,紅軍第一方面軍是誰領導的呢?就是中共創始人之一的毛澤東。

據歷史學家高華在《毛澤東在江西蘇區「肅AB團」的歷史考察》一文中介紹,1930年10月,紅一方面軍總政委和總前委書記毛澤東,為了將所有公開和潛在的反對勢力鎮壓下去,先在紅一方面軍進行大清洗,開展「打AB團」運動,然後,擴大至中共江西省行動委員會及其所轄的紅20軍。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在四萬多紅軍中肅出4,400餘名『AB團』分子,其中有『幾十個總團長』(指『AB團』總團長),這些人都遭處決。」

中共上將蕭克當年親身經歷過毛澤東搞的肅反運動。他後來回憶說:「軍政治部告訴我們,你們那裡有AB團,並具體指出幾個人。就憑這句話,就把他們抓起來,提審他們時都不承認,一打一審,他們都承認了,供出十幾個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幾個人抓起來,再打再審,又供幾十個。」

1930年12月3日,毛澤東派紅一方面軍肅反委員會主任李韶九,到中共江西省蘇維埃政府所在地富田,對中共江西省行動委員會和紅20軍搞肅反。5天內,抓「AB團」一百二十多人,先後處決二十多人。

據當時資料記載,被抓捕的人,「哭聲震天,不絕於耳,殘酷嚴刑無所不用其極」。

李韶九的濫捕濫殺,激起紅20軍兵變,紅20軍部分官兵被逼造反,甚至喊出「打倒毛澤東」的口號。

之後,毛澤東對紅20軍進行嚴厲鎮壓,紅20軍全體被繳械,包括軍長肖大鵬、政委曾炳春在內的副排長以上軍官被全部處決。

夏曦主導的殺人

1931年1月,中共舉行六屆四中全會,向各中央分局、各個蘇區和紅軍下達「為著肅清AB團與一切反革命派而鬥爭」的指示。分別派博古到中央蘇區,夏曦湘鄂西蘇區,張國燾到鄂豫皖蘇區,主持肅反。

夏曦擔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書記後,1931年春到達洪湖,主持肅清隱藏在湘鄂西黨內、紅軍內的一切反革命組織,諸如AB團、改組派等,及其成員。

據紅二方面軍戰史編寫組成員黎白的《憶賀龍談湘鄂西肅反》一文介紹,中共元帥賀龍回憶說,夏曦「肅反殺人,到了發瘋的地步」。

賀龍說:「洪湖的區縣幹部在『肅反』中被殺完了。紅三軍中到最後有的連隊前後被殺了十多個連長。夏曦在洪湖一直殺了幾個月,只在這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洪湖失敗後,夏曦與紅三軍在大洪山會合,在那裡打圈子時,他仍然是白天捉人,夜間殺人。捉人、殺人都沒有材料根據,都是指名問供。」

在湘鄂西第一次肅反中被殺掉的黨政軍重要官員有:湘鄂西省委常委、宣傳部長、省軍委主席團委員、紅三軍政治委員萬濤,省委委員、湘鄂邊特委書記周小康,省委委員、沔陽縣委書記馮純,省委委員劉蠟喜,省委候補委員藍育才,省委候補委員、宜昌特委書記張宗理,省監委委員、省蘇維埃副主席劉革非,省監委委員、黨校校長、省蘇維埃工農監察委員會副主席侯蔚文,省委監察委員、漢陽縣委書記黃秋松,省總工會黨團書記張昆弟,湘鄂邊特委常委、省機關刊物《布爾什維克》編輯徐彬,湘鄂西中央分局巡視員尉士均,省委巡視員潘家辰,湘鄂西銀行行長戴補天,省保衛局副局長彭國才,省蘇維埃經濟部長栩栩,省蘇維埃財政部長王恩平,省蘇維埃司法部長朱子貞等。

被殺的紅軍軍官有:省軍委委員、紅三軍參謀長孫德清,紅三軍政治部主任柳克明(即柳直荀),省委委員、紅七師政委彭之玉,紅七師政委王鶴、李劍如,參謀長趙炎,省軍委委員、紅七師參謀長周容光,省軍委委員、紅八師師長段玉林,參謀長胡慎己,政治部主任戴君實,紅八師政治部主任周子服,省委委員、紅九師政委孫子儔,參謀長張應南、胡悌,政治部主任劉鳴先、吳鳳卿等。

此外,還殺了江陵、川陽、石首、天潛等十餘縣的縣委書記、部分常委和區、鄉幹部,大批紅三軍中的團、營幹部,以及很大部分基層幹部。在湘鄂西蘇區第四次代表大會上以及此前批評和反對過夏曦的領導幹部和大會代表,基本上被殺完了。

紅三軍主力從2萬餘人削弱到僅剩3000餘人,蘇區原有的各獨立團、赤衛隊也大都損失殆盡。

夏曦肅反肅到什麼程度,肅到他認為整個中共湘鄂西的黨、團組織都不行了,提出解散黨、團組織和創建新的紅軍。

當時,中共湘鄂西省委委員、省軍委主席團委員、洪湖蘇區主要創始人、紅九師師長段德昌,當面質問夏曦:「你把紅軍搞完了,蘇區搞垮了,又要搞垮黨,你是革命的功臣還是罪人?你有什麼權力解散黨組織?中央讓你來當分局書記是要你解散黨的嗎?湘鄂西的黨被你解散了,你這個湘鄂西中央分局書記算什麼?」

這番話激怒了夏曦。他認為,段德昌成了他搞肅反的障礙,決意除掉他。

對於殺段德昌,賀龍堅決反對。但是,夏曦利用他的「最後決定權」,還是將段德昌殺了。

殺段德昌前,賀龍叫伙房弄些肉和酒來,要段德昌被殺前飽吃一頓。段德昌被殺前,當面向夏曦提出三條要求:第一,紅三軍已瀕臨絕境,這裡地瘠民貧沒有糧食,必須回洪湖;第二,自己不是「改組派」;第三,紅軍已經沒有彈藥了,省一顆子彈,用刀砍頭吧!段德昌最後被亂刀砍死。

關於殺獨立師師長、紅九師參謀長王炳南的經過,賀龍說:「那天晚飯後,我和夏曦、小關(指關向應)在村頭走過,看見王炳南被綁著押出來,那時天氣還冷,王炳南被剝光了上身,打得渾身沒得一點好肉,有的地方有蛆在爬,那是三月天啊!他看見夏曦,就大喊著:『夏曦,你娘的,我是什麼改組派?從洪湖撤退,在江陵,你掉到河裡,是老子救你上岸的,救了你一條命,有這樣的改組派嗎?你瞎了眼,把同志當敵人殺,你殺了多少啊……』夏曦一聲不吭,走過去了。」

為了保王炳南,賀龍不知道和夏曦爭了多少次,但是,沒有用,王炳南還是被殺了。

賀龍當時是中共湘鄂西分局委員、省軍委副主席、紅三軍軍長。賀龍回憶說,夏曦曾兩次想對他下毒手,但沒有得逞。

參與「肅反」的湘鄂西省委書記楊光華,1932年12月19日,曾給中共中央寫了一個報告。其中寫道:

「(湘鄂西)分局和省級黨政群領導機關中除了幾個高級領導人和少數事務人員外,都是反革命或反革命嫌疑分子;宜昌特委和沔陽、江陵、川陽、天漢、天潛各縣縣委都是清一色的反革命;江南、潛江、監利各縣縣委和襄北特委除個別人不是反革命或嫌疑分子外,其餘全部都是反革命;京山、荊門、雲孝縣委書記和大部分區委書記、各縣保衛局人員都是反革命。」

「省軍委參謀部的七個科長,紅三軍的參謀長,紅八師師長,三個師的政委、參謀長、政治部主任,三個師政治部的組織、宣傳科全體人員,大部分的團長、團政委、團參謀長,大部分的營長和一些連長,後方軍事部門的大部分負責人,多數縣的軍事部長、游擊隊長,也都是反革命……」

從1932年5月到1934年夏,夏曦先後進行了4次「肅反」。肅到最後,紅三軍沒有一塊立足之地,不得不到處流竄,瀕臨絕境。

夏曦殺掉段德昌、王炳南等一批領導人後,不顧賀龍等人的反對,還是作出了解散黨、團組織和省蘇維埃的決定。

從此,紅三軍中沒有了黨、團組織和政治機關。只剩下一個有夏曦、賀龍、關向應三個黨員的湘鄂西中央分局。

10萬人被殺害

上世紀30年代中共搞肅反,殺了多少人呢?

據中共上將蕭克在他的回憶錄記載,蘇區肅反累計殺了10萬人。

毛澤東前祕書李銳在《王實味冤案始末》序言中說,從「富田事變」打擊AB團開始,有10萬共產黨人死於自己人之手。

1991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卷記載:肅清AB團和社會民主黨的鬥爭,是嚴重臆測和逼供信的產物,混淆了敵我,造成了許多冤、假、錯案。其中AB團被害7萬多人、社會民主黨6352人、改組派2萬多人。

結語

當時,在中共黨內,到底有沒有一個AB團呢?

江西省委黨校黨史研究室主任戴向青,對中共反AB團的歷史做了大量調查研究。他在《肅AB團不是擴大化而是根本錯誤》一文中,以充分的證據證明:當時中共黨內根本不存在AB團。打AB團不是什麼「擴大化」,而是根本錯誤。

既然中共黨內不存在AB團,為什麼以反AB團的名義殺了那麼多人呢?

追根溯源,要追到中共老祖宗馬克思宣揚的階級鬥爭理論那兒去。馬克思把整個人類社會的歷史簡化為一部階級鬥爭史。

由此,「鬥爭哲學」成為共產黨最重要的指導思想。

在實踐中,從蘇聯共產黨,到中國共產黨,一直鬥個不停。有敵人,要鬥;沒有敵人,要製造敵人,與之鬥。

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殺人,就是「沒有敵人,要製造敵人,與之鬥」的一次具體實踐。此後,這樣的事件在中共歷史上反覆重演。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一本小說株連六萬多人之謎
王友群:中共「感謝」日軍侵華等三件大事
王友群:中共億元貪官數量世界第一
王友群:中共解體可能在極短時間內發生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