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億元貪官數量世界第一

人氣 4603

【大紀元2022年10月13日訊】中共二十大即將召開。現對習近平上台十年查辦的億元貪官做一個盤點。

據筆者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在中共十八上「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之日起,至2022年10月12日,中共二十大召開前夕,習查辦的億元貪官,共計112個。中共億元貪官之多,堪稱世界第一。

排名前十名的億元貪官

第一名:房峰輝(中共不敢對外公布具體貪腐金額)

在2018年10月16日新華社發布的《中共中央決定開除房峰輝、張陽黨籍》的報導中,原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和原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的違紀違法問題基本相同,但細節表述有區別。

兩人均「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並且「情節極為嚴重,影響極其惡劣」。但房峰輝比張陽多了「數額特別巨大」六個字。這表明,單從涉案金額來說,房峰輝可能比張陽更多。

據此,筆者暫且將房峰輝排在張陽之前。至於為什麼排在第一名,下面還要談到。

第二名:張陽(中共不敢對外公布具體貪腐金額)

張陽是中共十九大後落馬的首個「軍老虎」,習發動反腐打虎以來落馬的第七名中共上將。他生前最後一個職務是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11月23日,張陽在被調查期間上吊自殺。

張陽的貪腐金額,中共不敢對外公布,但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中共上將劉源應該是了解內情的。

2018年8月18日,劉源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說:「張陽的問題比郭伯雄、徐才厚還嚴重,張陽涉案數額巨大,作為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

這裡,根據上述新華社報導和劉源的說法,將張陽排房峰輝之後,郭伯雄、徐才厚之前。

第三名:郭伯雄(中共不敢對外公布具體貪腐金額)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是百年中共歷史上被查的級別最高的軍官和將領之一。

這裡之所以將郭伯雄排在億元貪官的第三名,是根據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臨死前對辦案人員說的話。

2016年7月6日,中共上將、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在國防大學理論座談會透露:「徐才厚在彌留之際,講了兩句話。這是從辦案人員口中傳出來的,非常準確。一句:郭伯雄的問題比我嚴重得多;第二句:大區正職的將領中,沒有給我送錢的只有兩個人」。

徐才厚所說的「大區正職的將領」是個什麼概念?包括習軍改前的中央軍委副總參謀長,總政治部副主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總後勤部、總裝備部、海軍、空軍、第二炮兵、各大軍區的軍政一把手,武警部隊編制為上將警銜的軍政一把手,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的軍政一把手。也就是說,全軍幾乎所有高級將領,都給徐才厚送過錢!

郭伯雄比徐才厚早兩年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按徐才厚的說法,給郭送錢的高級軍官和將領肯定比給徐送錢的更多。

第四名:徐才厚(中共不敢對外公布具體貪腐金額)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也是百年中共歷史上被查的級別最高的軍官和將領之一。

徐才厚貪的錢有多少?這裡給一個具體數字,讀者可以去想像。據2014年第32期《鳳凰週刊》報導,2014年3月15日晚,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打開這個2000千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辦案人員大吃一驚,裡面到處堆放著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辦案人員一時點不過來,只好拿秤稱了一下,再貼上封條。被查抄的現金居然足足有一噸多重!

從這個豪宅裡查抄的財物堆積如山,辦案人員不得不臨時叫來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將其全部運走。

這僅僅是徐才厚一處豪宅裡查抄的東西。徐才厚還有多少豪宅?還有多少錢財?對中國普通老百姓來說,可能是天文數字。

第五名:李建平,30.69億元

李建平案被稱為「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

原內蒙古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李建平,貪污14.37億元,受賄5.77億元,挪用公款10.55億元,共計30.69億元。

李建平是習反腐打虎十年官方公布貪腐金額最高的貪官。

第六名:賴小民,18.13億元

原華融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賴小民,受賄17.88億元,貪污2513萬元。

據2020年1月中央電視台播出的專題片《國家監察》報導,賴小民在北京某小區有一個專用於藏匿贓款的房子。賴小民落馬後,專案組從這個房子裡起獲的現金高達2億多元。

財新網曾報導,賴小民有三個一百:一百多套房,一百多個關係人,一百多個情人。

第七名:蔡國華,11.9億元

原恆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涉五項罪名,分別是:索賄、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挪用公款罪,違法發放貸款罪。其中,索賄、受賄11.8億元,貪污1018萬元。

蔡國華任恆豐銀行董事長期間,總共報銷三億多元的個人消費。到他落馬之日,平均每天消費公款40萬元。

恆豐銀行因蔡國華案,有650多人主動交代各種違法、違規問題,問責問題達12000個,6300多人次被處理。

第八名:張中生,11.7億元

原山西省呂梁市委常委、副市長張中生,索賄、受賄10.4億多元,另有1.3億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有人算了一筆帳,即便拋去他1.3億元說不清來源的財產,單是這索賄、受賄,16年間,每天平均達到近18萬元。

呂梁市位山西省中部西側,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曾被稱為「貧中之貧、困中之困」。

第九名:孫德順, 9.79億

據中央電視台專題片《零容忍》報導,孫德順在銀行業工作40多年,是中國金融界唯一一名從銀行網點最基層的櫃面出納員做起,一步步成長為國有銀行總行行長的高官。

他受賄的特點是不收現金。「他認為收現金太低端了,太簡單粗暴了」。他是利用「影子公司」、藉助金融手段完成利益輸送的典型,其專業化、複雜化程度相當罕見。

他安排兩名老部下作為代理人,開設兩家投資平台公司。這兩家平台公司是他的核心經營團隊。往下,還有層層「影子公司」。多層「影子公司」,層層嵌套,相互騰來倒去,最終非法獲利9.795億元。

第十名:趙正永,7.17億元

趙正永是原陝西省委書記,陝西省委省政府腐敗窩案的代表人物之一。

大陸學者於建嶸算了一筆帳:「一個省委書記貪了7.17億元,這是什麼概念?2020年,陝西省貧困人口標準是3070元,也就是說,可以使23.3萬人脫貧。」另有人算帳:2019年,陝西人均收入4.8萬元。趙正永的受賄金額,相當於14,938個陝西人全年的收入。秦嶺山中有個佛坪縣,2019年全年收入10億元。也就是說,佛坪縣全年收入的一多半,都被趙正永拿走了。

112名億元貪官名單及其貪腐金額

這112名億元貪官,包括從中共黨政軍最高層,到3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一級,直至最基層的街道辦事處、村委會的各級各類官員,具體名單和貪腐金額如下:

正國級1人: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受賄1.29億元;濫用職權使其兒子周濱等親友非法獲利21.36億元,造成經濟損失14.86億元。

副國級4人: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受賄1.7億元。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受賄1.1億元,另有8000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貪腐金額,中共不敢公布,肯定遠超億元。

省(部)級43人:

原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原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原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貪腐金額,中共也不敢公布,肯定遠超億元。

原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孫力軍,受賄6.46億元。原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司法部長傅政華,受賄1.17億元。原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王立科,受賄4.4億元。原遼寧省政協副主席、公安廳長李文喜,受賄5.46億元。原遼寧省政協副主席、公安廳長薛恆,受賄1.35億元。原內蒙古政協副主席、公安廳長馬明,受賄1.57億元。

原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受賄1.14億元。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受賄1.09億元;利用獲得的內幕信息,指使其親屬買入股票,獲利4929萬元。原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長武長順,貪污3.42億元,受賄8440萬元,挪用公款1.01億元,行賄1057萬元。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張越,受賄1.569億元。

原內蒙古政法委書記邢雲,受賄4.49億元。原海南省政法委書記、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朱明國,受賄1.4億元,另有9104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原中共中央巡視組組長董宏,受賄4.6億元。原財政部副部長、國家統計局局長王保安,受賄1.53億元。

原北京市副市長陳剛,受賄1.28億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楊崇勇,受賄2.06億元。原河北省委祕書長景春華,受賄6054.75萬元,另有8635.71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張杰輝,受賄1.27億元。原河南省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受賄1.25億元,貪污547萬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24億元。

原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白向群,索賄、受賄8515萬元,貪污712萬元;利用獲得的內幕信息,買入股票4256萬元,非法獲利1717萬元;泄露內幕信息給他人,導致他人買入股票4308萬元,非法獲利4052萬元。原中國華電集團總經理雲公民,受賄4.68億元。

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受賄7.17億元。原陝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受賄1.09億元。原山西省副省長杜善學,受賄8011萬元,另有8961.75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銘,受賄1.23億元。原青海省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索賄、受賄1.04億元,挪用公款4億元。

原安徽省副省長陳樹隆,受賄2.75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9億多元。原安徽省副省長周春雨,受賄1365萬元,隱瞞境外存款412萬美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6.65億元;利用獲得的內幕信息,買入股票,非法獲利3.5億元。

原貴州省政協主席王富玉,受賄4.34億元。原貴州省副省長王曉光,受賄4870萬元;非法獲取土地補償款500萬元;利用獲得的內幕信息,直接或指使親屬買入股票4.9億元,盈利1.6億元。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受賄2.46億元;另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到底多少億?中共不敢公布。

原廣東省委常委、統戰部長曾志權,受賄1.4億元。原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受賄1.11億元。原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書記張琦,受賄1.07億元。原海南省委常委、三亞市委書記童道馳,受賄2.74億元,利用內幕信息交易3165萬元,非法獲利338萬元。

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受賄1.46億元,貪污100萬元。原遼寧省政協副主席劉國強,受賄3.5億元。原浙江省寧波市長盧子躍,受賄1.47億元。原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受賄5119萬元,貪污268萬元,挪用公款1.47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087萬元。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史文清,受賄1.95億元。

副省(部)級以下50人:

原大連市金州區委書記徐長元,在其權勢作用下,其家族獲暴利超過百億元,被查封、扣押、凍結的資產包括:2714套房產,總面積35萬平方米的土地43宗,46家公司,60多億元人民幣的債券。

原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受賄2.117億元,另有1.31億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國家質監總局副局長魏傳忠,受賄1.23億元。原中國農業銀行本幣投資處處長白靜,貪污2.19億元。

原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理事長高守良,受賄1.79億元,貪污165萬元,另有2000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北省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索賄、受賄8273萬元,貪污2407萬元,挪用公款500萬元,另有7196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北省大名縣委書記邊飛,索賄、受賄5920萬元,另有4190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北省承德市副市長李剛,受賄6133萬元,另有6395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原內蒙古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李建平,涉案金額高達30.69億元。原內蒙古呼和浩特市金川工業園區黨委書記白海泉,受賄1.25億元,貪污265萬元,另有4880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內蒙古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理事會主任劉金水,副主任唐利民,貪污、挪用公款6億多元。

原內蒙古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楊阿麟,受賄1億多元,另有300多萬元財產不能說明來源。原中國國際貿促會內蒙古委員會黨組書記李世鎔,受賄人民幣8400餘萬元、美元23.5萬元、歐元7.5萬元、港幣500萬元、黃金1000克,以及價值248.09萬元股權,累計折合人民幣上億元,貪污93.23餘萬元,挪用公款1.5億元,濫用職權給國家造成1.8億元的經濟損失。

原內蒙古銀監局局長薛紀寧,受賄4億多元。原內蒙古銀監局副巡視員宋建基,受賄2.29億元。原內蒙古烏蘭察布市集寧區委書記楊國文,受賄4669萬元,另有9468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內蒙古河套灌區管理總局局長邱進寶,受賄4631餘萬元,另有9036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呼和浩特市鐵路局副局長馬俊飛,受賄1.3億元。

原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煤炭局局長郭成信,受賄9033.39萬元,另有1.14億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內蒙古包頭市政協主席張世明,受賄1.39億元。原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公安局長賈淨博,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罪等17宗罪,涉案14.52億元。

原山東省滕州市政法委書記彭慶國,貪污1.46億元,挪用公款6480萬元。原山東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局長鄭金蘭,受賄1.09億元。

原山西省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索賄、受賄10.4億元,另有1.3億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山西省環保廳廳長劉向東,受賄6881萬元人民幣、378.5萬美元、160萬港幣、18萬歐元,另有4535萬元人民幣、228萬美元、568萬港幣、38.6萬歐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原陝西省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受賄人民幣5381.83萬元、美元544萬元、歐元98.6萬元、港幣100萬元、英鎊1萬元,另有黃金製品3380克(價值人民幣147.13萬元)、寶馬汽車一部(價值人民幣72.3萬元)、奔馳汽車一部(價值人民幣69.8萬元)、王西京書畫作品一幅(價值人民幣29萬元)、茅台酒10箱(價值人民幣24萬元)、中央空調一套(價值人民幣4萬元)。

原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雷志強,受賄2.41億元,另有8200萬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重慶市發改委資金平衡處處長劉旗,受賄2.6億元。

原哈爾濱市政協主席姜國文,受賄1.039億元。原吉林市政協主席崔振吉,貪污9340萬元,受賄4586萬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1150萬元。原大連市長海縣紀委書記潘福忠,受賄1.12億元。

原廣東省政府副祕書長羅歐,索賄、受賄1.14億元。原廣東省東莞市委副祕書長吳湛輝,受賄4970萬元,另有9200萬元港幣、3000萬元人民幣,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廣東省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受賄1.399億元。原廣西貴港市委書記李新元,受賄1.7億元;

原杭州市房產管理局副局長張新,受賄1.24億元,貪污1000多萬元。原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楊秀珠,涉案金額2.53億元。原湖南省衡陽市政協主席廖炎秋,受賄近1.3億元。

原北京市豐臺區長辛店鎮辛莊村黨支部書記石鳳剛,非法獲利5.8億元。原北京市海淀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挪用公款1.19億元。原天津市濱海新區寨上街道工委書記陳玉慧,涉案金額3.17億元。原哈爾濱市南崗區紅旗滿族鄉曙光村黨總支書記於福祥,涉案金額2億多元。

原廣東東莞市黃江鎮鎮委書記倫錦洪夥同他人,貪污超過1.1億元。原廣東省佛山名鎮管委會主任鄭年勝,挪用公款1億元,受賄2510萬元。原廣西南寧市興寧區城鄉建設服務中心出納楊旭雁,貪污、挪用公款1.69億元。

原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刁鋪街道農業服務中心副主任楊榮富,挪用公款5.99億元。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鎮烈山社區黨委書記劉大偉,涉案金額超1.5億元。原河南省新鄉市委組織部電教中心主任科員李娟,2.3億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南省鶴壁市小莊社區黨委書記兼居委會主任李含富,涉案金額5.51億元。

國有企事業單位24人:

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索賄、受賄17.88億元,貪污2513萬元。

原恆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索賄、受賄11.8億元,貪污1018萬元,挪用公款48億元,違規發放貸款35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8.9億元。原恆豐銀行董事長姜喜運,轉匿銀行股份價值7.54億元,貪污6000多萬,違規出具金融票證37億元。

原中國銀行開平支行行長許超凡,貪污4.85億美元(按當時匯率折合人民幣40多億元)。

原中信銀行行長孫德順,受賄9.795億元。原內蒙古銀行董事長楊成林,索賄、受賄3.07億元,貪污公款628萬元,挪用公款2.92億元。原河北省融投集團董事長李令成,索賄、受賄超2億元。原中國工商銀行廣東省分行副行長陸錦文,受賄1.047億餘元,違規發放貸款7億元。原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分行行長顧國明,受賄1.36億元。

原黑龍江龍煤集團物資供應分公司副總經理於鐵義,受賄3.06億元。原廣州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總經理張新華,貪污2.84億元,受賄9780萬元、港幣238萬元。廣東物資集團公司董事長莊耀,受賄1650萬元,貪污5.5437億元。

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廣告投資公司董事長彭曙,受賄1.88億元。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廣告投資公司總經理胡浩龍,受賄 1.7億元。原湖南省基礎建設投資集團董事長彭旭峰,受賄2.189億元。原湖南中煙公司總經理盧平受賄4.13億元,挪用公款1.35億元。

原鄭州市蘭博爾科技公司董事長孟連軍,貪污1.6億元。原貴州茅台集團董事長袁仁國,受賄1.129億元。原貴州茅台公司副總經理杜光義,受賄1.0259億元。

原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院長王天朝,受賄1.16億元。原雲南省國有資產運營公司董事長劉崗,挪用公款1億多元,受賄785.5萬元人民幣、5萬美元,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

原天津市政投資公司董事長馬白玉,非法動用國有資金3.64億元炒股,給國家造成損失3.15億元;貪污1060萬元人民幣、34萬元港幣;受賄人民幣304.2萬元、港幣248萬元、美元7.5萬元、歐元4.5萬元、英鎊2.1萬。

原海南省農墾投資控股集團董事長楊思濤,受賄3.38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 1234萬元。原中興通訊公司副總裁何雪梅,集資詐騙21億元。

需要說明的是,第一,這些被查處的億元貪官,只是一些「倒楣」的,沒被查處的大有人在;第二,這些億元貪官的涉案金額,都是中共官方給出的數字,有的可能是縮水的。比如周永康,實際涉案金額可能大許多倍。路透社曾報導,周永康貪腐窩案,至少涉案900億元人民幣。

江澤民家族被認為是中共第一貪家族

2019年4月,流亡美國的億萬富豪郭文貴爆料,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財富至少有1萬億美元,已經洗白的有5000億美元。其控制的資產包括基金、股票、銀行、信託、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黃金期貨、房地產、海外控股公司、離岸公司等。

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習上台十年,查處了570多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其中大多數都是江、曾在位時提拔重用的,或在江、曾退休後成為中共「深層政府」的兩大頭目時提拔重用的。

江澤民還放縱他的兒子江綿恆一邊當官一邊經商。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帶頭「悶聲發大財」,帶動中共黨政軍從最高層到最基層的各級各類官員子女「悶聲發大財」。

基於以上兩點,完全可以說,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上梁不正下梁歪。

在江、曾及其子女的帶頭作用下,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中共的腐敗就像江河決堤一樣,一瀉萬裡。時至今日,中共官員已到了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小官也大貪,幾乎無官不貪的地步。

結語

江澤民當政以及當「太上皇」的23年,把中共變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黨。

習反腐打虎十年,力度不可謂不大。但是,無論習講了多少狠話,發了多少文件,開了多少會議,制訂多少法律法規,無論是死刑,還是終身監禁,有期徒刑,巨額罰款,等等等等,統統都擋不住中共腐敗的洪流奔湧向前。

中共的腐敗之癌已到了晚期的末後,化療、放療、手術等全都無濟於事,任何人也無力回天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周強是最高法院前腐後繼第一責任人
王友群:為何「政變」陰雲總是伴著習近平?
王友群:原最高法院副院長沈德詠謊言知多少?
王友群:曾慶紅的折騰與歸宿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官方定論 引輿論海嘯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重重 官方強壓輿論
【財商天下】斬草除根 華為遭全面圍堵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探索時分】台灣為什麼購買火山布雷系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