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一本小說株連六萬多人之謎

人氣 5599

【大紀元2022年10月03日訊】1954年,中共中央宣傳部要求工人出版社出一本關於「中共烈士」劉志丹的書,工人出版社約請劉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執筆。

1962年夏,小說《劉志丹》六易其稿後,開始在《光明日報》《工人日報》《中國青年報》上連載。不久,因當年與劉志丹發生過衝突的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反對而相繼停止。閻將他的反對意見上報中共中央。

閻認為,《劉志丹》中有一個正面角色的原型是高崗。這部小說是為「高崗」翻案。

高崗是中共陝北根據地的創辦人之一。上世紀40年代中共延安整風時,閻向中共高層反映過高崗的問題,但未起作用。當時,高崗被中共中央認定為陝北根據地的代表,一直受重用。閻一直不受重用。中共建政後,高崗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家計委主席。但是,到了1954年,高崗突然被打成「高、饒反黨聯盟」,高實在想不通,自殺身亡。

李建彤在寫作《劉志丹》的過程中,徵求過習仲勳的意見。習仲勳與高崗、劉志丹都是陝北根據地的創建者。到1962年,習仲勳官至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務院祕書長。

閻認為,《劉志丹》是習仲勳「主持」寫的,後來說習仲勳是《劉志丹》的第一作者。

1962年9月,中共召開八屆十中全會,毛澤東在會上大講特講階級鬥爭,批判「翻案風」。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對《劉志丹》一書的看法,正合毛的心意。

毛在會上說:「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

毛此言一出,《劉志丹》被定性為「反黨小說」。從此,因為一部小說,一個歷時17年、株連六萬多人的重大冤案被製造出來了。

圍繞這部「反黨小說」,先打了一個習(仲勛)、賈(拓夫)、劉(景范)反黨集團;賈拓夫被整死後,把接受過採訪的時任勞動部長馬文瑞拉進來,打了一個「習、劉、馬反黨集團」;之後,升級為「彭(德懷)、高(崗)、習(仲勛)反黨集團」;再後來升級為「西北反黨集團」。

受這部「反黨小說」受牽連的人主要有: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

習仲勳因審看過《劉志丹》,被打成「習賈劉反黨集團」的總頭目。這部小說被「認定」為習仲勳篡黨篡國的綱領。習仲勳被批判為「野心家」、「陰謀家」,被停職審查三年多;後下放河南省洛陽礦山機器廠任副廠長。文革爆發後,被監禁8年。1975年5月,下放到洛陽耐火材料廠。直到1978年,才回到北京。

從1962年至1978年,習仲勳因為這部小說挨整16年,他的一家老小都受到牽連。

劉志丹的弟弟劉景范

劉景范是劉志丹的弟弟。當年,也是陝北根據地的創立者之一。中共建政後,曾任政務院監察委員會黨組書記、第一副主任。1954年高崗出事後受牽連,1955年被調任地質部副部長,有職無權。

李建彤寫成《劉志丹》之後,空閒時間較多的劉景范,曾幫助修改此書。《劉志丹》成「反動小說」後,劉景范被停職檢查。之後,在家閉門思過。

文革爆發後,劉景范一再挨批鬥。1968年,因揭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的老底,被打成「現行反革命」,戴上手銬,逮捕入獄,坐牢七年。

毛澤東到延安的帶路人賈拓夫

賈拓夫是唯一一位從陝北到「中央蘇區」工作,又從「中央蘇區」長征到陝北的中共官員,是「毛澤東走向延安的嚮導」。

中共建政後,賈拓夫官至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1959年,在廬山會議上,隨著中共元帥彭德懷被打倒,他也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反黨分子」。撤職後,被發配遼寧撫順發電廠工作。1962年在中共七千人大會上獲平反。之後,被調回北京,還沒有安排新工作,小說《劉志丹》事件發生了。

作者曾將小說稿送賈拓夫審看,書稿被送到賈拓夫的祕書張致祥手上。張致祥還沒有來得及給賈拓夫看,小說就變成了「反黨小說」。不容分說,賈拓夫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

因為與這部小說確實沒什麼關係,事後,賈拓夫被安排到中央學校學習三年。1965年,被分配到首都鋼鐵公司任副經理。1966年文革爆發後,康生在一次會議上說:「陝北的那個賈拓夫,是一個老反黨分子」。從此,對賈拓夫的鬥爭陡然升級。

1967年5月7日,賈拓夫被發現死在首鋼的一個苗圃裡。他到底怎麼死的?至今是個謎。他的屍體火化後,裝骨灰的罐子上寫著:「畏罪自殺,反革命」。

寧夏、青海、甘肅的官員

李建彤在《反黨小說〈劉志丹〉案實錄》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1962年1月,中共召開七千人大會。會議期間,李建彤的丈夫劉景范約了幾個陝北老鄉到家裡吃了頓蕎麥麵條。不料卻惹下大禍,來吃飯的人,後來都被「認定」為參加了寫作《劉志丹》,都是陰謀家。

結果,吃了這頓蕎麥麵條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副主席羅成德、青海省委副書記譚生彬、甘肅省副省長張鵬圖、蘭州市委書記王耀華、甘肅省酒泉地區專員毛應時等,均受到專案審查,並被打成「西北反黨集團」成員。

在中央黨校學習的二十多位西北高官

李建彤還談到,1963年,從西北5省調到中央黨校學習的二十多位省部級高官,也都因涉及「反黨小說」,被「認定」為「西北反黨集團」成員。其中許多人跟作者根本就不認識,連面都沒見過。

西北籍或在西北工作過的一批高官

除了三任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高崗、彭德懷、習仲勳外,在西北工作過的何長工、周揚、宋任窮、馬文瑞、郭洪濤、潘自力、李志舟、高登榜、朱理治、高錦純、王兆相、王恩惠、吳亮台、高朗亭、趙連壁、張邦英、趙耀先、方仲儒、秦川、蘇一平、聞捷、張秀山、張策、高峰等一大批人被打倒。不少人被迫害致死。

陝甘寧基層官員與群眾

李建彤說:「陝甘寧老區的基層幹部和群眾,有上萬人被打成『彭、高、習反黨集團』的黑爪牙。甚至我到陝北採訪時給我帶路的群眾,也被打死了幾個。」

工人出版社的工作人員及全總的領導

出版《劉志丹》的工人出版社,從社長到責任編輯無一倖免。

社長高麗生被發配到外地勞動改造,文革中再揪回來鬥爭,遭到滅絕人性的毒打,最後被折磨致死。

總編輯呂寧在審訊中被打得死去活來,後來下落不明。

責任編輯何家棟,全家被趕到鄉下,母親和兩個兒子在貧病交加中死去。他本人在文革中遭受造反派毒打,雙眼幾乎失明。另一位責任編輯王勉思和她的丈夫康濯也慘遭批鬥。

編輯室主任杜映被康生點名批判,被整得很慘。她的丈夫,一位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軍隊某部政委也受到株連。

工人出版社的上級主管領導,全國總工會主席馬純古、書記處書記張修竹也受到批判。

為什麼毛澤東要拿《劉志丹》這部小說開刀?

因為毛自認為是「中共革命的正統」。中共只有一個最高領袖,那就是毛澤東;中共只有一個思想,那就是毛澤東思想。宣傳劉志丹,把毛往哪裡放?宣傳高崗,把毛往哪裡放?宣傳習仲勳,把毛往哪裡放?

當年,高崗從西北調到東北,成了「東北王」。1954年毛在整高崗的同時,將中共內部的「東北山頭」削平。

毛拿《劉志丹》開刀,就是削平中共內部的「西北山頭」,同時警告其它「山頭」,唯我獨尊。

毛利用所謂「反黨小說」整人,還在於毛迷信馬克思的階級鬥爭論。

《劉志丹》的責任編輯何家棟後來總結說:「《劉志丹》案件從一開始就像當年肅反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先定性(反黨),後羅織(罪名),打了再說。毛澤東晚年,越來越迷戀路線鬥爭,『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綱就是他那個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目就是一張大網,捉走資派,反動權威,牛鬼蛇神。一旦落網,永世不得翻身。一切取決於毛的個人意志,隨心所欲。全民因此喪失了判斷是非的能力。」

「毛一句話,把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制定的路線推翻了,也沒有人問他這樣做對不對,合不合法,符合不符合黨章,只要是毛的金口玉言,就是絕對真理,齊聲高呼『萬歲』。大躍進年代,非正常死亡人數幾乎等於抗日戰爭中犧牲人數的總和,還說不是路線錯誤,站出來批判錯誤政策和錯誤實踐的人卻犯了『路線錯誤』,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反黨集團。自己有病,叫別人吃藥。無人起來批判,反而群起擁護。」

「『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明明是一條死路,怎麼無人大喝一聲?」

應該說,何家棟的總結是比較深刻的。問題是:為什麼會出現何家棟所說的這些極端反常現象

謎底是:中共是一個假、惡、鬥、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教。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馬恩列斯毛的子女們
王友群:「高饒反黨聯盟」中的高崗自殺之謎
王友群:文革中瘋狂的奪權風暴
王友群:整胡風的人後來幾乎都挨了整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七千人大會 習不敢開 開年三大關
【熱點互動】氣球炸落 北京慌了 德國急查間諜
【秦鵬觀察】習誤判氣球事件對美國的影響?
【中國禁聞】中共間諜氣球入侵 重創美中關係
【新聞大家談】中美關係冰封 平流層較量開啟?
【財商天下】美裁員「風暴」猛烈 德企趁機搶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