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亞省負擔力優勢吸引多倫多和溫哥華人士購房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11月21日訊】(記者陳安編譯報導)去年夏天,亞省政府發起了一項廣告招聘活動「亞省在呼喚」 (Alberta is Calling),以吸引多倫多和溫哥華的技術工人來到草原城市。

這個廣告主打的一個重要優勢是亞省住房的相對負擔能力,不僅租金比溫哥華或多倫多便宜25%,而且擁有寬敞的獨立屋是一個可以實現的夢想。

根據加拿大房地產協會 (CREA) 的數據,儘管最近房地產市場疲軟,但平均基準價格仍遠高於2019年的價格。卡爾加里和埃德蒙頓的房價在2022年經歷了適度的增長,但與加拿大大多數大城市相比,房屋價格仍然要便宜得多。

9月,亞省的平均基準價格為463,000元。相比之下,安大略省和卑詩省的平均價格至少是它的兩倍。

隨著今年亞省經濟反彈,就業增長和相對住房負擔能力正在推動跨省移民,許多新居民正在利用房地產市場的優勢獲得更多收益。

年輕夫婦搬家

據《環球郵報》報導,勞拉·瓊斯(Laura Jones)和瑞恩·斯威特(Ryan Sweet)就是這樣做的,他們賣掉了他們在大多倫多地區北部城鎮謝爾伯恩 (Shelbourne)1,500平方英尺的房子,在卡爾加里以南的衛星城奧科托克斯(Okotoks)購買了3,000平方英尺的房子。

這對千禧一代夫婦搬家的動機之一是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

瓊斯表示,「這一段時間對我們夫妻來說是閒暇時期,正好在我們決定是專注於家庭還是在職業生涯中承擔更多責任之前。」

在謝爾伯恩的生活意味著這對夫婦要花很多時間在大多倫多地區通勤。尤其是斯威特,他每天開車一個半小時去密西沙加(Mississauga)工作。

他說,「對我來講,離開安省最大的原因之一是通勤時間。」正是在那些漫長的通勤過程中,他反思了自己的生活,開始考慮搬遷到更實惠、更悠閒的地區。「安大略真的很喧囂,很多人喜歡每週工7天,這對我來說幾乎就像一場大型比賽。」

7月,在研究和評估了一年後,學校教師瓊斯女士和物業經理斯威特先生帶著他們的兩條狗開車穿越全國,開始尋找他們在卡爾加里地區的夢想之家。

3個月後,接近9月底,這對夫婦搬進了位於奧科托克斯的一套四居室獨戶住宅,售價為60萬元,比要價低3%。

瓊斯說:「很多房子在類似的預算範圍內,但你不會得到和這裡一樣多的空間,對我們來說,住在一個房屋不太密集的地區很重要。我們想住在一個沒有過度開發的城鎮裡。」

瓊斯談到卡爾加里時說,「有了一定的預算,你可以搬到卡城內外的任何地方。而在安大略省,除非你搬出去,否則你會為你能得到的所有東西買單。」

儘管仍然需要每週三天開車去卡爾加里的辦公室,斯威特的通勤時間卻大大減少了:從每天三個小時減少到一小時。

亞省的問題

然而,亞省擁有的可負擔性住房,是否完全避免了安大略省和卑詩省的問題?卡爾加里大學城市研究教授拜倫·米勒 (Byron Miller) 說,「如果你只是比較住房成本和通勤時間等因素,那麼亞省的情況確實很好,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

事實上,在與石油繁榮相關的需求激增的推動下,2006年卡爾加里的房價與多倫多的房價相差不遠。但在房屋開工創紀錄的兩年之後,亞省2008年經濟陷入低谷,人口增長放緩,住房供過於求使埃德蒙頓和卡爾加里的房價無法以多倫多和溫哥華2009年的速度上漲。

同樣,2014年亞省的房屋開工量猛增,結果在2015年開始經濟蕭條後的幾年裡,人口減少。

自然地,經濟挫折並沒有使亞省免受負擔能力的困擾。

與其它城市一樣,埃德蒙頓和卡爾加里的步行街區(大多數便利設施、服務和工作場所都位於此處)可能比某些郊區和衛星社區貴得多。在卡爾加里市中心,獨立屋的平均基準價格比奧科托克斯高出200,000元。

建築業擔心亞省開發商和建築商能否保持亞省的負擔能力優勢,尤其是在利率上升、通貨膨脹和供應短缺的情況下。

卡城的房地產投資

對於亞省建築業和土地開發協會(BILD Alberta)董事會主席德魯夫·古普塔(Dhruv Gupta)來說,簡化申請流程對於住房投資和跟上不斷增長的需求至關重要。

但需求不僅僅來自那些尋找住所的人。

Altus Group公司數據運營副總裁雷·黃(Ray Wong)表示:「溫哥華和多倫多的房價不僅受到用戶的推動,還受到投資者的推動。」他指出,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正在關注卡爾加里市場並利用卡城的低房價。

加拿大銀行的一份報告顯示,2021年第二季度,卡爾加里21.68%的抵押房屋購買來源於投資者,這略高於加拿大的平均水平21.63%,比多倫多的23.91%也相差不遠。

此外,在過去10年中,即使是亞省也觀察到房屋擁有率下降,就像卑詩省和安大略省一樣。

米勒教授說,「當地收入與當地房價之間存在這種脫節,這與全球範圍內的不平等有關。」

在米勒看來,亞省負擔能力問題日益顯著的「是程度問題,而不是種類問題」。

在亞省,省和市政府在制定政策方面有助於緩解住房負擔能力日益嚴峻的挑戰,但進展緩慢,僅僅建造更多房屋並不是靈丹妙藥。◇

責任編輯:齊守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