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哪有西方反華勢力,只有東方反華勢力

整理:千百度

人氣 447

【大紀元2022年12月01日訊】近日,大規模民眾抗議浪潮在中國多地爆發後,牆內網絡上一如既往的又出現了指責境外勢力在幕後操縱或推波助瀾的聲音。

據中國數字時代報道,一篇名為《「顏色革命」勢力蔓延:多地驚現有預謀的鬧事,有境外勢力被曝光》的文章廣為流傳,文內充斥著各種陰謀論斷及來源存疑的「證據」,暫無法確定這是否代表著官方定調。一段推特視頻顯示,在北京亮馬橋抗議現場,也有人收到「境內勢力」消息,呼籲警惕「境外勢力」。而上海以及四川的學生披露,上週日教育部要求各高校做好學生思想工作,嚴防學生串聯,尤其要「嚴防境外勢力介入」。

「境外勢力說」作為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再次在牆內外平台上引發了討論,有不少反對者都表達了對這種誣陷栽贓說辭的不屑,認為凡是重大負面事件發生之後「境外勢力」或會遲到但永不缺席。還有反對者指出「境外勢力說」其實是對中國人的一種逆向歧視,認為中國人不配好事,不可以有獨立的思考、自發的組織。更有指出:「哪有什麼西方反華勢力,一直都只有東方反華勢力」。

以下為中國數字時代編輯摘自推特、微博網友評論:

「我發現了他們的底層邏輯,那就是中國人不配好事。你問他們為什麼國外可以合理逐步放開國內卻不行,他們會說中國人口基數大不適合國外那一套。好嘛。你問他們為什麼國外年輕人可以盡情享受無刪減的音樂電影藝術,中國年輕人卻不可以,他們會說中國年輕人太容易被煽動。好嘛。你再問他們為什麼國外有健全的勞工法案,在中國996卻是福報,他們會說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不能步子跨太大。好嘛。反正你提出什麼問題,他們都不會給你解決方案,只會鸚鵡學舌反覆強調中國人不配不行不可以,然後反覆理論他們雖然見不得中國人好,但卻是最愛國的人。」

「境外勢力,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嗎!請問新疆的火是境外勢力放的嗎?請問貴州的大巴是境外勢力推翻的嗎?我們連網都上不到國外的!我們哪來的境外勢力?」

「境外勢力這兩天放感恩節假。大家都知道,外國人不加班。」

「境外勢力到底是想咱們繼續清零還是想咱們放開啊?能不能給個准信兒?我都給整糊塗了。」

「每次人民有什麼運動,都會被說成境外勢力。只有國家不是屬於人民的地方,人民才屬於境外,人民做什麼都是境外勢力。」

「房企暴雷——責任全在美方,出生率為負——責任全在美方,烏魯木齊大火——責任全在美方,貴州大巴側翻——責任全在美方,星星之火燎原——責任全在美方」

「一夜之間全是境外勢力。我想知道這麼多境外勢力,飛機票能買上嗎?隔離期滿了嗎?碼變綠了嗎?」

「有一說一境外勢力想要插手也挺難的,主要是境外勢力根本理解不了這都發生了些啥。」

「這三年過去境外投資都沒了,境外勢力來這圖啥?圖來你這方艙裡偷大糞啊?」

「自甘奴們一見到反抗暴政,立刻就腦補出境外勢力,好像反抗者都是木偶,只會被別人操縱。這種現象最可笑的地方在於,木偶確實存在,不就是這幫自甘奴們自己嗎?自甘奴們的腦迴路被垬魔教徹底熨平了不自知,還一天到晚找什麼境外勢力。很多年前我就說過,哪有什麼西方反華勢力,一直都只有東方反華勢力。」

「我覺得境外勢力這個詞已經被濫用到了就像是量子力學一樣的存在——遇事不決,境外勢力。反正都是別人的鍋,一個群體有什麼不滿,哪裡有什麼負面新聞,絕對是西方搞鬼,不可能是自己人幹的,不要給境外勢力遞刀子。啊對對對。有沒有想過國外沒有牆,看你們拚命捂嘴跟看笑話似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去正視事實,拚命試圖遮掩還自以為有效的行為只是徒增笑料罷了。」

「我覺得十年砍柴說的對,真有『境外勢力』根本不會煽動老百姓造『變態清零』的反,你們丫挺的最好封十年,然後民窮財盡、外資跑光。那時候還有『中國威脅論』麼?沒了嘛。而且難民問題都沒有,因為發達國家沒一個跟中國接壤的。但凡有點腦子的境外勢力,都等著看您慢性自殺,等著咱聖上跟歪脖樹有個約會。」

「看了下粉紅對境外勢力的描述,結論這只能是白求恩。」

「每次都境外勢力境外勢力,我再說一遍:要是真的是境外勢力安排中國人上街要求解封,那境外勢力一個個真的都是活菩薩,所有中國人都該給境外勢力磕個頭。」

「封國境線三年,封外網二十年了。你倒是說說清楚,境外勢力怎麽進來的?」

「境外勢力就是個筐,什麼問題弊病都可以往裡裝。跪在皇帝的腳下就是愛國愛黨,迎合假大空的政策宣傳就是思想純潔;反之,有獨立思考就是被西方價值觀洗腦,站出來捍衛權利就是被境外勢力教唆,指出皇帝穿新裝就是煽顛政權。共產黨從歐洲和蘇聯吸收馬克思主義,經過70多年的實踐後就是這種腦殘教育?」

「我理解有人會一口咬定『這背後一定有境外勢力支持』,因為除開那些還未邁入社會工作的足夠幸運未被鐵拳的年輕人,和花光家裡半輩積蓄成為既得利益群體的走狗的人之外,他們肯定在想『我都收了錢在網上賣力地扣字宣傳,你們怎麼可能沒收錢?』。朋友,正是因為這世上有太多人的苦難你感受不到或者說不願感受,你才能堂而皇之地賺到這筆錢,換句話說你是踩著遠方哭泣之人的痛苦之上才拿到了這筆錢,但這世上有比錢更重要的事,這個世界也不一定需要行如此骯髒之事才能苟且偷生。至於我開頭說的其他兩種人,你大可以看看我的ip,所有在這片土地上發生過的悲劇與痛苦,最後都會不可避免地擴散向全國,現實會教給你如何共情遠方的哭聲,我們普通人終是一體的,因為我們都是無產階級,此刻多說無益,時間會給你們答案。對了,如果有大扣『境外勢力』帽子而爭取減刑的朋友,我理解您的難處,也誠摯地祝您早日回家與家人團聚。」

「嗯嗯,是境外勢力把他們關起來的,是境外勢力讓他們失業的,是境外勢力讓他們吃不上飯的,是境外勢力放的火把人燒死的。」

「網上有那麼一群人,天天喊著愛國,祖國強大。中國無論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都說境外勢力搞的。我在想一個問題。如果中國那麼容易被境外勢力操縱,還談什麼強大?」

「有一句話說的很好:學生容易被境外勢力煽動,那1919年5月4日那些大學生又是被哪個境外勢力煽動的?拿手絕活兒就兩個,一個迴避問題,一個亂扣帽子。」

「用『境外勢力』『帶節奏』這種話直接貼標籤,這會帶來一種讓人舒服的幻覺。『我們所有人都是緊密無間的,那些異質的聲音都是有意無意受外部敵人操縱的結果』,也就避免了痛苦的自我反思,也就成了一種逃避問題的方式,也就抹掉了所有討論的可能性,當這頂帽子出現,你這個人沒有資格和我對話了,你所說的一切話語都是泡影了。」

「如果你在一個國家,走到街頭,大喊一聲: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兄弟們反了!然後人人都綁著黃巾,就和你起義了。不要懷疑,那就是你的國家有問題,不是匈奴在打牌。」

「我要是境外勢力,只想讓恁國封到死為止,封到破產,封到全員精神失常,在恁國撈完錢的人帶著大把大把的錢潤到發達國家,我美滋滋看戲,什麼都不用做,順便笑嘻嘻給本國國民看看烏托邦現狀。這就是境外勢力最符合人類正常邏輯的的一些簡單想法。」

「很多人每次只要一看到一場群體性抗議爆發的時候,總會在第一時間來一句『不要被利用了』,然後就開始為自己的『理性』和『成熟』而沾沾自喜了,此刻我只想說,瞧你那個樣,你放心吧,沒人會利用你的,因為你比我見過的最廢物的廢物還沒用。你是人類之恥。」

「境外勢力太弱雞了,每次搞個群眾活動最後都不了了之,沒有組織沒有策劃沒有章程沒有結果。」

「四川人廣東人考別人會不會自己的語言就是一種黑色幽默,覺得不會講自己語言的都是境外勢力,可是事實消滅你們語言的是____。」

「肯定有境外勢力,我舉一些你們看是不是,核酸造假,鎖小區防火通道,利用抗疫謀私利,違規封控,剋扣抗疫物資,這都他媽是境外勢力操控的。」

「境外勢力肯定是有的,比如國內這些各級官員,很可能是境外勢力操縱的,不然為啥這些政策境外不用,都專供境內?」

「就算是境外勢力鼓動又咋滴?境外勢力充其量要你自由地活下去,境內勢力卻把你的門反鎖起來,讓你燒死,病死,兩種勢力哪一種邪惡還不清楚嗎?」

「可不是嘛!就是境外勢力鼓動社區給百姓層層加碼的,也是他們沒完沒了蓋方艙還不掃廁所,是他們成立35家核酸公司,都是這幫境外勢力乾的。」

「境外勢力太壞了,讓我娶不起媳婦,讓我還不起房貸,還不起車貸。境外勢力,讓我上不起學,看不起病,讓我幾個月被關在家裡沒有收入。 我他媽跟境外勢力不共戴天。」

「其實還有一些值得思考的:是不是只要在境外,跟你想的不一樣,觀點有差異,就一定是境外勢力,且是惡意的呢?對所有的異邦都充滿懷疑和惡意,是不是一個符合邏輯和常識的思維方式呢?我們該不該相信人類之間除了敵意,還有超越國界的共通的良知、樸素的正義感和相似的對美好生活的定義呢?」

「大白打人的時候你不說境外勢力,隔離期間剋扣飯菜再拿食物引誘女性跟你上床的時候你不說境外勢力,核酸造假疫苗造假醫護人員沒有任何持證上崗的時候你不說境外勢力,現在大學生聚在一起唱國歌哀悼逝者的時候你跟我講境外勢力了大學生容易被煽動情緒了,低頭看看自己的腳銬,人民的苦難你是一點看不見。」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抗議四起 中共甩鍋給境外勢力 分析:煽動仇恨
紐約人挺「白紙運動」:共產黨是中國敵對勢力
白紙革命有境外勢力? 北京民眾:馬列主義才是
【一線採訪】新疆奪命火災頭七 人禍向誰追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