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兩黨立場的轉變

人氣 2713

【大紀元2022年11月05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曹茶禮編譯)我們的兩黨都發生了變化,這解釋了為什麼在中期選舉中一個會贏一個會輸。

在被激進分子和社會主義者壓倒之後,老民主黨人已經淡出了。

曾經支持前總統比爾‧克林頓機會主義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中間的)「第三條道路」的溫和派現在也凋零了。

曾經被認為過於古怪和社會主義而不值得認真對待的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行為藝術「 四人幫」(Squad)、國會黑人核心小組的激進分子、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及其強硬進步派,是今天的民主黨領袖。

註:「四人幫 」(Squad)是指四名民主黨少數族裔女性眾議員,包括西語裔的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昵稱AOC,紐約州)、非裔的阿雅娜‧普雷斯利(Ayanna Pressley,麻州)、索馬里裔的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明尼蘇達州)和巴勒斯坦裔的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密歇根州),在2018年的眾議院選舉中當選,在國會聯手推動氣候變遷、健保、保障移民權益等進步派色彩鮮明的政策。

「安提法」(Antifa)組織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精神錯亂的激進分子經常在街頭充當新黨的突擊部隊。他們似乎機會主義地推動該黨接受無(現金)保釋法,削減警察的資金,並摧毀化石燃料產業。

由於這些立場在公眾中的支持率都沒有接近50%,民主黨人通常要麼把他們的對手詆毀為種族主義者、本土主義者和氣候否認主義者,要麼痴迷於對川普的另一場心理劇干擾,從「通俄門」騙局到突襲搜查海湖莊園。

民主黨中剩下的「藍狗」中間派要麼保持沉默,要麼像圖爾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一樣厭惡地逃離。(註:2022年10月11日,她宣布退出民主黨,並抨擊民主黨已淪為「精英人士的陰謀集團」。)

前總統唐納德‧川普也重新調整了共和黨,並助其轉變成為一個寧願粗暴取勝、也不願體面落敗的民族主義-民粹主義運動。「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議程推動了傑克遜主義(Jacksonian)的威懾,而非不受歡迎的在海外的國家建設。它最終關注的是公平,而不僅僅是自由貿易。共和黨人現在團結起來要求,只允許合法移民,促進國內投資,而不是全球主義的外包和離岸外包。

作為回應,許多老布什-羅姆尼的共和黨建制派成員厭惡地離開了。其他共和黨人受傷之後狂熱地支持「永遠不要川普」(NeverTrump)之類的觀點。

兩黨也因階級、種族和財富等其它問題而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比較一下選民的收入狀況,無論是按照郵政編碼還是國會選區。一個曾經被工人階級支持、由工會成員組成的民主黨已經成為三個關鍵選區的飛地。

第一,是受補貼的貧民區窮人。

第二,是黨派的中堅力量,即高消費人群、東西兩海岸的專業人士和住郊區別墅的精英階層。

第三,是黨的真正統治者、大科技公司、華爾街、好萊塢、公司董事會的超級富豪、國家行政部門、媒體和法律界。幾乎所有這些機構都失去了公眾的信任,現在的民調慘澹。他們那些活在自己的小天地中的領導人,從來不會受到他們自己指定的(通常是不可行的)政策的影響。

相比之下,共和黨人在這次選舉周期中主要關心中產階級受到的物質層面的實質性打擊:通貨膨脹、燃料和能源價格、安全的邊境、犯罪、家長對學校的控制以及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

改革社會保障制度,減少資本利得稅,削減監管仍然是共和黨的教條議程。但這已經不再像像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時代那樣,是中產階級主導的政黨的標誌。

作為富裕階層的擁護者,民主黨人仍然是再分配主義者,並試圖向中產階級徵稅,以資助更多的政府項目。

拜登總統取消了一些學生貸款;印了很多錢;擴大了福利。但即使是這些固化的「偉大社會」(Great Society,或譯為大社會計劃)議題,也被執掌民主黨的專業左翼精英的真正關切所淹沒。

畢竟,他們不太擔心柴油的價格,也不太擔心邊境社區是否擠滿了非法移民。他們不關心深夜乘坐地鐵是否安全。而且他們也不太擔心被搶劫,或是否能在週末大吃一頓牛排。

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民主黨活動家們痴迷於氣候變化,鼓吹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多樣性、公平和包容——所有強制性的成果平等議程——都是他們的文化信仰,以及所有50個州的跨性別倡議和按需墮胎。

這些激進轉變的最終結果是,共和黨人開始與被忽視的工人階級和沒有大學學位的人建立聯繫。他們通過對所有階層人的關心來蓋過左翼強調共和黨人是種族主義的聲音。

在這一過程中,2022年的新共和黨有望贏得45%至50%的西班牙裔選民和接近創紀錄數量的非裔美國人。

在我們改變了的政治格局中,經費較少的共和黨候選人在大多數競選中的開支通常都超出了預算。保守派更有可能被Facebook和Twitter等左翼、反言論自由的媒體取消。他們獲取在線了解和交流的途徑經常受到谷歌和蘋果等壟斷企業和聯盟的扭曲。

民主黨聲稱共和黨是種族主義者。但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創紀錄數量的少數族裔現在正在拋棄民主黨,以及他們所管理的藍州城市地區,加入新的共和黨。

隨著共和黨人削減種族的角色,民主黨人則越來越痴迷於種族、而忽視社會階層。世界各地的奧普拉(Oprah,脫口秀女王)們、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英王次子之妻)們和MSNBC主播們對膚色的執著,與他們自己的富裕、地位和特權成正比,從而他們的虛偽讓所有種族的中產階級都退避三舍。

總之,老牌左翼進步派組成的政黨已經成為富有「退步」政黨,曾經的建制派共和黨人正在成為中產階級民粹主義者的政黨。中期選舉將反映這兩種變化。

作者簡介:

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一位保守派評論家、古典學者和軍事歷史學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學古典學榮譽退休教授,斯坦福大學古典學和軍事史高級研究員,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員,美國偉大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傑出研究員。漢森寫了16本書,包括《西方戰爭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沒有夢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和《川普之解析》(The Case for Trump)。

原文:The Switcheroos of the 2 Parti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個人觀點,並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中期選舉 共和黨新星一覽
美中期選舉 多位億萬富翁大撒幣 創歷史紀錄
【名家專欄】美國中期選舉 你必須做出選擇
中期選舉前 美國搖擺州法院上演選舉爭奪戰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馬克時空】烏軍戰力再升級 陸射炸彈射程達150公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