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主任:摧毀醫學倫理的活摘器官暴行

【大紀元2022年02月07日訊】編者按: 「打擊及防制活摘器官之世界峰會」(World Summit on Combating and Preventing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在2021年9月17日到26日的兩個週末舉行了六場會議,19國的38位專家和政要參與,分別在醫學、法律、政治、媒體、公民社會及政策制定六大方面,探討中共活摘器官對人類各方面的影響。

第一場線上會議上週末舉行,來自歐美亞的八位醫學專家論述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殘忍及在醫學倫理上造成的巨大傷害,同時提出了打擊及防制活摘器官的建議。

講者大衛‧貝達教授、醫學博士(Dr. David Beyda),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生物倫理學和醫學人文學系主任,也是 Medical Mercy 的創始人和醫療總監。該組織與非營利性倡導組織One Child Matters合作,為五個地區的數千名弱勢青年提供服務。自2004年以來,他已經到第三世界國家進行了超過55次巡迴醫療,為貧困兒童提供醫療服務。Beyda醫師也是一名叢林試點醫生,將醫療隊帶到非洲和柬埔寨的偏遠地區。作為無數榮譽和獎項的獲得者,他獲得了美國兒科醫學會頒發的人道主義獎。

以下是講者的演講內容:

謝謝大家,很榮幸能與大家一同討論交流。

可惜的是,這個議題並不是會帶來熱烈的氣氛,因為這是個非常難談的問題。

因此,我打算從倫理與道德的角度切入。

我先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可曾覺得自己好像隱形了一樣?你可曾覺得站在某人面前時,自己什麼也不是,或有人跟你說話卻好像當你不存在一樣?

讓我舉個例子。有多少人開車時,曾停在紅燈前,左邊眼角餘光注意到一位流浪漢,然後我們看都不看那人一眼,只想著綠燈一亮趕緊開走。因為我們不願承認流浪漢想讓我們接濟他一下。

事實上我們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就憑這一點,我們貶低了他的人格;對我們來說,他不存在。

從這裡我想帶出我的觀點,在整個活摘器官的運作中,這些被活摘的人在那些施行活摘者的心中不存在,後者把他們當商品、利用他們牟利。

我們再回到人格的整體理念。

說到人格,就是每個被認作是人的人,都被賦予了權利,比較常見的權利是我們的尊嚴,還有誠實、信任與正直。而當我們詆毀一個人、不把對方當作人時,我們就可以佔他便宜、利用他,事實上我們可以貶低他,只把他當作非人,或者說一件東西、商品。

在活摘器官這件事情上,我們發現實際上就是這樣。

那些被抓去監獄關起來、然後被活摘器官的人,沒有被當成人,如我所說,那些人被當成了商品。

那些在他們身上下手的外科醫師,我用「下手」這個字還不太精準,其實那些醫師在屠宰這些人,他們自己已經不是人了,因為他們發現自己更熱衷於他們想成為的那種角色,然後發現他們本質上更像那種角色,而那千真萬確已經不是人了。

身為醫師,我們有誓約、責任和義務。我們首要的義務和責任是,面對坐在對面尋求我們幫助的患者,我們承認他是一個人。人就是人,我們與他們互動、建立關係,我們彼此信任。這其中有人的尊嚴。

然而我們看到在活摘器官的情況下,剛提到的一切全都付之闕如。從倫理的角度來說,那些從脆弱的人身上活摘器官的醫師,將道德的基礎毀壞殆盡。

這些個體——你注意到我甚至都不稱他們是人——這些花大錢尋找器官的個體都不見得是人了,因為他們以別人的生命為代價來滿足自己。

總而言之,從醫學、倫理和道德的角度來說,那些尋求器官的人只求自我滿足、以我為先,完全沒有道德可言。

那些對脆弱的人幹出這樣暴行的醫師,他們已經如此嚴重悖離了醫學的職業倫理、救人的天職,已經完全配不上他們被賦予的救死扶傷的醫術。

因此我從身為醫學倫理學家和重症加護醫師的角度,與你們分享人格的理念。我們所擁有的人格,是我們生而為人最重要的部分,但在與活摘器官暴行相關的所有層面中,這一理念已經完全被破壞、被詆毀、失效了。

讓我再問一次最開始的問題,你可曾覺得自己好像隱形了一樣?

我的回答:是的,對那些被抓起來並且被強摘器官的人來說,他們是隱形的。

我想我們都不想變成那樣。

我們不想變成隱形,我們想被視為人。

感謝大家的聆聽,謝謝。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網海拾貝】慘無人道,中共活摘器官全流程
山西醫大原院長王斌全被查 隱現活摘器官黑幕
北京冬奧開幕日 英議會譴責中共活摘罪行
冬奧開幕之際 美加議員再譴責中共活摘器官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十字路口】習訪港釋五個政治信號 如何解讀
【時事軍事】迅猛龍 讓中共海軍壽命按小時計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