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在烏克蘭危機中尋求啥?

人氣 3172

【大紀元2022年03月06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劉文鑒編譯)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問題上,中國(共)在走鋼絲,一方面給其盟國俄羅斯提供精神支持,另一方面加大和烏克蘭有利可圖的雙邊貿易,並保持與世界其它國家的外交信譽。

中國共產黨(CCP,中共)能達成其自私自利的目標嗎?

根據2月4日向全世界發布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新時代國際關係和全球可持續發展聯合聲明》,俄羅斯和中(共)國乍看起來是盟友。

那份聯合聲明表達了他們對「北約繼續擴張」及「顏色革命」的共同反對,雖然沒有點名,但這直接指的就是烏克蘭,因為烏克蘭正在尋求加入北約,並在2014年發生了自身的顏色革命。

因此,俄羅斯會期望中國(共)為其侵略烏克蘭提供某種程度的地緣政治和外交支持。中國(共)的支持已經體現在了對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決議投棄權票上了。當然,俄羅斯投了否決票,而11國家投了贊成票,僅有另外兩個國家,印度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棄權。中國(共)其它事實上的支持包括在官方外交聲明中不譴責俄羅斯的侵略,這為俄羅斯向前推進提供了某種地緣政治的「最大保險」。

以下是最近中共官方媒體有關烏克蘭的幾則頭條消息:

  • 《北京日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普京施壓,要求就烏克蘭問題進行談判」(2月26日);「SWIFT:驅逐俄羅斯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徵性的——這就是為什麼」(3月1日)
  • 《中國日報》:「中國堅持對話是解決烏克蘭衝突的途徑」(2月27日);「烏克蘭與俄羅斯對話必須鼓勵」(2月28日)
  • 《人民日報》:「願和平回歸烏克蘭」(2月28日)

(上述只是對英文的翻譯,在中國那些報紙網站及電子報中沒有找到類似標題的文章。譯者註)

對俄羅斯沒有嚴詞責備,僅僅聚焦在對話、談判和「和平」上。沒有給出應該施加於俄羅斯的制裁的建議。事實上,一篇社論認為歐盟實施的SWIFT制裁基本上毫無意義,從而淡化了一項正在進行中的制裁行動。(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為什麼直到現在北京在支持莫斯科的「烏克蘭冒險行動」上都像以往那樣看起來模稜兩可?

因為中共在烏克蘭有許多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目標,使其決策過程變得複雜。

2013年12月5日,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的簽字儀式上與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握手。(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在這場危機中表現出冷靜的動機之一,是中共的目標是取代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領導地位。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尋求在人類事務的所有領域中實施「世界新秩序」已不是什麼祕密,這個新秩序以北京的領導為核心、由中共來主導。

中共官方媒體和外交使團不斷地將習近平提升為世界領導人,同時通過推動兩極世界和問題的多邊解決方案來削弱美國。作為正在進行中的中共信息戰的一部分,他們一有機會就批評美國的民主和聯盟,目的是破壞當今美國支持的國際秩序。

中共試圖利用俄烏戰爭來展示中共國在幫助解決衝突方面的領導能力,而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此刻美國缺乏積極進取的領導,這項任務就變得更加容易。

中共一個主要的經濟目標是維持烏克蘭作為其進入歐洲的一個主要入口,及其所倡導的「一帶一路」的後勤樞紐。許多美國人不知道的是,自2019年以來,中共已經取代俄羅斯成為烏克蘭的最大貿易夥伴。根據烏克蘭政府的海關數據,2020年中烏貿易額達到154億美元,2021年達到近190億美元。

中共的目光還死死地盯在了獲取烏克蘭豐富的自然資源上。烏克蘭估計擁有世界上全部礦產資源的5%,鐵礦出口為世界第三,鈦出口第四(在歐洲蘊藏量最大),玉米出口也是第四,小麥出口第八,煤炭生產世界第七,而且錳出產量位列世界前10名。中共不想讓俄烏戰爭打斷了其與烏克蘭的雙邊貿易!

中共的另一個主要的經濟目標是繼續擴大與俄羅斯的雙邊貿易。這兩個夥伴在2014年完成了一筆4000億美元的交易,其中俄國出口,中(共)國進口。今年又簽訂了第二個25年每年100億立方米天然氣的合同,一個1億噸煤的新合同,並且正在規劃另一個每年500億立方米天然氣的項目。

他們之間的雙邊貿易2020年達到了1040億美元,而且俄羅斯將會在不斷加大的壓力下擴大這種貿易,因為歐盟和美國的制裁開始生效。最大的問題是,資源匱乏的中國(共)是否會為了增加俄羅斯碳氫化合物和其它自然資源的進口而選擇違反這些制裁。

中共的一個長期目標是用人民幣取代美元成為世界的主要儲備貨幣。中共這項策略的一個主要元素是用「石油(人民幣)元」取代美國的石油美元。石油美元於1945年通過美國-沙特阿拉伯協議產生,指定美元為世界市場上石油交易的公共基準。

考慮到中共是一個眾所周知的匯率操縱者,如果人民幣一旦取代美元成為主要儲備貨幣和石油交易標準,中共將會在全球獲得巨大的地緣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隨著SWIFT相關制裁施加於俄國中央銀行和其它俄羅斯銀行,《亞洲時報》2月25日猜測,俄羅斯可能會被逼使用中(共)國的跨境國際支付系統(CLIPS)來出口石油和天然氣。如果俄羅斯轉向CLIPS這條生命線,那麼,「俄羅斯和中國與美元脫鉤將會加速,這兩個國家已經在使用競爭性支付系統(交易)。」這相當於是「去美元化」和轉向人民幣,這完全符合北京的目標。

結論

中國(共)有著與正在進行的俄烏戰爭相關的、錯綜複雜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目標。儘管中共與俄羅斯是盟友和重要的貿易夥伴,但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正在擾亂世界石油與天然氣市場以及烏中貿易。能源匱乏的中共希望從俄羅斯那裡得到穩定的碳氫化合物供應,但這可能會被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天然氣和石油出口的制裁打斷。

到頭來,俄羅斯的侵略正在加強北約/歐盟的整合、毅力和決心,而這種新發現的毅力與決心是中共在考慮跨海峽兩棲攻擊台灣的成本收益時最不願看到的。

中共在追求其國內目標,同時保持其如此高度重視的「國內穩定」中,將如何平衡那些相互矛盾的利益?共產黨人可能無法實現這一最終目標。

作者簡介

斯圖‧茨沃克(Stu Cvrk)是一名退休艦長,他曾以各種現役和後備役的身分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擁有在中東和西太平洋的豐富軍事行動經驗。通過所受的教育及作為一名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師的經歷,茨沃克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U.S. Naval Academy),在那裡他接受了經典的自由教育,這成了他進行政治評論的關鍵基礎。

原文:What Does China Seek in the Ukraine Crisi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鍾原:烏克蘭危機令中共陷入三大尷尬
【名家專欄】中共的侵略歷史與其宣傳相悖
隨烏克蘭危機演變 中共最高層似現分裂跡象
【名家專欄】新冷戰系列一:威權主義軸心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開票
【秦鵬直播】習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國GDP低於3%
【新聞大家談】現四大致命跡象 中共將瓦解?
【財商天下】亞洲醞釀金融風暴 中共成功擠泡沫?
【馬克時空】俄民眾反徵兵抗議延燒 普京會用核武嗎?
【傳統音樂】神韻樂團三團 週末音樂會(美東時間 10月1日 晚間8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