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國務院發文高喊「習核心」 中共經濟持續衰弱

人氣 7125

【大紀元2022年06月02日訊】隨著二十大的臨近,中共高層各派權力的此消彼長、內鬥紛爭的潮起潮落已經成為高層權力終極保衛戰的一道風景。目前,中共在疫情防控和經濟救火兩大施策路線上,出現相互交替齊頭並進的態勢,但政治為綱疫情防控先行的緊箍咒,依舊緊緊扎在各級官員的腦袋上。

黨媒再喊「習思想」 國務院發文稱「習核心

黨媒新華網5月31日17:36分在題為「國務院印發《紮實穩住經濟的一攬子政策措施》」的報道中,再次高調喊出習思想。

同時,在該文給出的5月24日國務院發文鏈接《紮實穩住經濟的一攬子政策措施》一文中,國務院喊出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區各部門有力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口號,其實,5月25日李克強在10萬人大會講話中也數次提到「習核心」。

新華網5月31日報道中稱,「通知指出,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這是黨中央的明確要求。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最大程度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統籌發展和安全,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預期目標。」

上述表述中的「疫情要防住」「黨中央」「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個概念是先後依次列出的,這樣的排序頗耐人尋味。「黨中央」置於「習思想」前面,「疫情要防住」又放在首位。

這似乎透露出兩個信號,一是習的清零政策仍然是當前不可動搖的最大最前置的政治任務,並且取得了黨中央的一致同意,二是,「黨中央」集體領導和「習思想」之間存在著微妙的鬥爭,但習核心的地位沒有被根本上動搖。

「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此陳述大概率是各派為保黨保政治穩定而達成的暫時性共識,由於氣候漸熱奧祕克戎存活力自然衰弱,國內疫情在逐步減緩,為各派提供了各退一步的契機。

3月17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講話中出現「努力用最小的代價實現最大的防控效果,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3月28日,上海突發無預警封城。4月29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習稱「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我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5月5日,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喊出要「打贏大上海保衛戰」,並指明「我們的防控方針是由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的」。

上述的時間線中可以看出,習權力根本防線是清零政策,在此基礎上再談疫情防控與經濟兼顧。經濟發展的好壞決定著中共的合法地位是否遭受衝擊,也顯著影響着習近平在黨內的執政地位與名聲,也是江曾等反習勢力攻擊習近平的有力武器,這一點習近平並不是不知道。但一旦習在清零政策上認輸,對習本人的政治資本的打擊將是致命的。

李強宣誓上海保衛戰勝利 50條措施雷聲大雨點小

我們在上海的時局變化上也能看出端倪來。李強為習親信,深知在上海疫情防控和經濟復甦的蹺蹺板上,如果稍有不慎平衡不好,將會給自己帶來深重的麻煩。

5月30日,李強在上海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會議上說,大上海保衛戰已經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果。他指出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全力抓好常態化疫情防控」,同時又指示「上海要加快推進復工復產復商復市,做到『應復盡復』『應放盡放』,不能層層加碼」。

6月1日,上海市委市政府發布致全市人民感謝信,開篇卻根本不提「人民」二字,稱「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大上海保衛戰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果……」當日上午,百度熱搜頭兩條全是上海解封的消息,但卻不提「解封」二字。上海開始為戰疫勝利造勢,李強開始為自己20大前的政治衝刺發力。

而真實的上海人並沒有活在新聞裡,仍然活在封控中,層層加碼依舊,亂象叢生。很多居委不給民眾出門證引民憤,上海市委市政府為推責卸磨殺驢,發文不認居委是體制內編制,稱其為民間自發組織。上海企業主訴苦只敢復工不敢復產,因為出現疫情將自負其責。

5月29日,上海重磅推出《上海市加快經濟恢復和重振行動方案》,涉及8個方面50條。但仔細看看方案,基本是屬於雷聲大雨點小,實屬官宣手冊而非民惠版本。

比如,方案稱對餐飲、民航等五個特困行業實施階段性緩解社保單位繳納部分,是緩繳而不是減免,為何不能減免?是不是上海將歷年結存社保基金偷摸著用於支付核酸費用了?另一方面,其實,餐飲、零售、民航目前最大的困境應是人員工資發不出來,各種租賃費缺口大;方案還稱受疫情影響的企業可申請緩繳住房公積金,還是不減免;對減免房租這塊,只是對承租國有房屋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免除6個月的租金,這能有多大的受惠面?方案還提到給予製造業、電力熱力水生產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業等6個行業的留抵退稅,可是這些企業國有居多,大企業居多,這和中共目前要大力扶持中小微民營企業似乎不符……

話又說回來,上海經過3個月的折騰,財力幾乎盪盡。上海2022年一季度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2518.2億元,支出2095.5億元,結餘422.7億元。4月、5月目前沒有數據,收入銳減和防疫支出造成的赤字是大概率,重振經濟的留抵退稅、穩崗補貼等都需要費用,只能靠中央轉移支付和地方發行債券了。

中共五月製造業數據再次落榮枯線以下

中共日前公布了5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6%,而前兩個月:4月為47.4%,3月為49.5%,連續三月都在經濟景氣的榮枯線50%以下。但5月數據比3月數據還高出0.1%,所以中共稱製造業在回升,釋放積極信號。

但是我們將製造業PMI的分項指標稍加分析,便能看到一些不合理的數據比對和實際經濟景氣。PMI共有13個二級分項指標,但計入PMI只有生產指數(占30%),新訂單指數(占25%),從業人員指數(占20%),供應商配送時間指數(100減去該指數×15%),主要原材料庫存指數×10%。其他新出口訂單數、在手訂單指數和產成品庫存指數等8項不計值,但可以印證供需結構和製造業經濟景氣趨勢。

從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來看,5月生產指數為49.7%,新訂單指數為48.2%,即供大於求1.5%,而3月生產指數為49.5%,新訂單指數為48.8%,即供大於求0.7%。從數據來看,3月經濟運行比5月要合理。

再看5月的產成品庫存指數為49.3%,比3月的48.9%要高0.4%。5月的產成品庫存指數和5月的新訂單指數剪刀差為1.1%,而在3月產成品庫存指數和新訂單指數剪刀差僅為0.1%,5月剪刀差拉大,未能消化掉庫存,也能印證5月產能過剩。

假設數據真實,中共5月發力主要體現在供給端,而不是需求端。這大概是為了完成政策性的復產復工要求而產生的數據,是否有造假,我們不得而知,如果有的話,生產指數造假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為在新訂單指數上造假,就像淘寶刷單一樣,哪天中共一不認帳要求企業根據訂單指數補稅,那企業就虧大發了,所以企業在新訂單指數上或許不會配合造假。

原材料庫存指數5月為47.9%,比3月高0.4%,比4月高1.4%,說明企業在占用現金流備原材料補庫存,是需求在擴張,預期回暖了嗎?前面分析了,產能過剩。企業是趁原材料價低時多進些貨,5月主要原材料進購價格指數要比3月低將近10個百分點,而企業的產品出廠價格也比3月的低7.2%,說明商家都被封城封怕了,一有機會,趕緊就低價去庫存,虧了的錢低價進料,能回補部分。

還有兩個反映PMI的分項指數比較詭異。一個是從業人員指數,5月是47.6%,只比4月多0.4個百分點,但生產指數比4月多5.5個百分點,新訂單數比4月多5.6個百分點,難道工人一直被關在廠子裡,4月不怎麼幹活,5月就拚命加班加點?其實,整個3-5月,全國幾乎半壁江山都輪流處於靜默狀態。

另一個是供應商配送時間指數,5月為44.1%,4月為37.2%,3月為46.5%,說明3、4、5三個月全國整體運輸業非常不好,這和疫情防控封城造成交通運輸堵點能對上號。李克強在10萬人大會上講5月運輸量用電量都呈負增長。那麼,5月的製造業49.5%的回暖景氣到底是如何升上去的呢?

另外一點,中共統計局製造業PMI對3000個大型主要是國企進行抽樣問卷調查,數據本身就是即便是真實無誤的,也是反映國企等大型企業經濟景氣。眾多的民企、中小微企業不是已經註銷,就是在註銷的程序辦理之中。

張敬華雙開罕見一罪狀 當局經濟數據造假欲蓋彌彰

外界對中共的統計數據基本都是持懷疑態度的,這個中共自己也清楚。為了讓人相信它的統計數據,中共也會打打假。

6月1日,央廣網報道國家統計局消息,國家統計局召開統計造假不收手不收斂問題專項糾治工作動員部署視頻會議,黨組書記、局長康義表示,要真刀真槍與統計造假作假行為作鬥爭。他同時指出,個別地方統計造假不收手不收斂問題仍然存在,鬥爭是長期性、複雜性、艱巨性的。

5月31日,中紀委通報江蘇省原副書記張敬華被雙開。張敬華是2021年落馬的江蘇首「虎」,也是19大以來繼江蘇省原副省長繆瑞林,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王立科之後的第三「虎」。張為本土江蘇人,歷任江蘇省政府副祕書長,徐州市委副書記、市長,鎮江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兼南京市江北新區黨工委書記,2021年11月20日調任省政協黨組副書記,履新省政協才11天,12月1日被查。

從其履歷上來看,江派色彩很濃。江澤民貪腐治國,好大喜功,經濟數據造假是底下官員高升的祕訣,張敬華被雙開,多家陸媒關注了中紀委通告中的一個罕見罪狀,「政績觀偏差,為謀求個人進步搞經濟數據造假,違規干預插手市場經濟活動」。

官出數字、數字出官。遼寧省曾是經濟數字造假曝光度較大的省份。2017年1月17日,遼寧省12屆人大會上,時任遼寧省委副書記、省長陳求發首次對外確認,遼寧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財政數據造假的問題。遼寧落馬老虎王珉2010年擔任省委書記半年後,半月談就發表《揭祕地方統計造假亂象:數字出官官出數字》,直指遼寧。

其實,中共的統計數字造假從來就沒有斷過,凡是影響黨的光輝形象的真實數據都是國家機密,文革死亡數字、大饑荒死亡人口、六四大屠殺學生和市民人數,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涉及受害者人數,這些都是國家絕密。

2020年武漢疫情死亡數據、七普人口真實數據和近年來的GDP數據,這些涉及到中共政權維穩和官員晉升的項目數字,造假是常態,不造假是稀奇。

在中共內外交困的當下,經濟統計數字關係到黨國命運,非同兒戲,中共經濟下行得厲害,對其執政合法性已經造成衝擊,使其處於一個兩難狀態,完全公布真實的經濟數據,很多基層官員的烏紗帽連帶中共政權都會玩完。

任憑地方和基層官員上報造假統計數據,不但會導致中共對經濟形勢的誤判,而且助長地方政府和官員欺君罔上上的大逆不道之風。怎麼辦呢?偶爾打打假騙取民心,同時也有助於摸清實際經濟情況,在與地方官員博弈中掌握主動權。

有網民說,中共說的話,連半個標點符號都不要相信。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鍾原:2022年中共高層沒譜的六件大事
分析:二十大前 中共內部幾大不確定性
極端清零重創中國經濟 西方社會密切關注
年耗1.45兆 中國常態化核酸檢測醫保擔不起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聞大家談】三亞8萬人被鎖 海南省長喊備戰
【微視頻】三亞封城 上海遊客自救帶動本地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