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文傑出席聯合國會議 講述香港人權狀況

鄭文傑(右三)出席日內瓦的聯合國周邊會議。(直播截圖)
人氣: 4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22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文苳晴愛爾蘭報導)6月21日,英國港僑協會創辦人鄭文傑(Simon Cheng)獲邀出席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周邊會議,講述香港在中共治下的人權狀況,並為一份人權檢討報告提供具體事例及回應報告提出的行動建議。

這次會議由聯合國特別報告員Clément Nyaletsossi Voule主辦,瑞士駐聯合國代表處、哥斯達黎加駐聯合國代表處協辦。除鄭文傑外,會上亦邀請其它國家的人權活動家,講述蘇丹、哥倫比亞、白羅斯以及伊拉克的人權狀況

曾被中共污名化

鄭文傑在發言時提到自己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時,是英國駐香港領事館的一名工作人員,去深圳工幹卻被中共拘留、污名化、監禁折磨、被迫認罪到流亡海外的經歷,「那時我知道北京(中共)對香港承諾的自由已不復存在。」

他表示,自中共實施《港區國安法》以來,國際社會可以看到它的定義是非常模糊的,例如全面禁止和莫須有的指控,並將異見思想和言論都定為刑事犯罪。他舉例說,即使自己在英國發表的一些聲明是完全合法的,但卻被香港的國安部門視為「與外國勢力勾結」,向他發出通緝令。

他形容,香港過往以「特定制度」為基礎的自由承諾已經蕩然無存。現時的香港無疑是一個「警察國家」和極權主義政權,「所有權利團體和公民組織已被解散,取而代之的是由政府控制的『公民團體』。中共更提拔一名對和平抗爭者採取鎮壓策略的前保安局局長,任命他為香港的下一任政治領導人。」

港府利用不同方式打壓港人自由

鄭文傑在會上提到,香港政府利用不同的方式去打壓港人自由,包括司法、國家安全、疫情、媒體等方面。

首先,針對新聞媒體方面,當局持續拘捕和騷擾記者,並關閉一些不受政府控制的獨立媒體,意圖給年輕一代洗腦。

司法方面,將陪審團制度從國家安全訴訟案件中移除,並任命指定法官負責國家安全案件的審理,「一些被准保釋的人士更被武斷地判斷不會有『危害國家安全』的可能,保釋條件之一是不能對任何政治事件發表任何公開評論和接受媒體採訪。」

學術界方面,一些香港大學原本有一些紀念社會不公的藝術和雕塑的標誌性建築,政府對這些感到恐懼,向校方施壓將其刪除和移走,包括港大的《國殤之柱》。

另外,持續不斷的疫情,給了當局以民眾健康和防疫措施為藉口的機會,自2020年起禁止一切公眾集會,包括在6月4日紀念「六四」屠城的燭光晚會。

鄭文傑在最後提到《中英聯合聲明》。他指出,1985年6月12日,中英兩國將《聯合聲明》送交聯合國登記,中英兩國在近年就聲明的有效性持相反意見。聯合國是有責任去監督聲明是否被充分地落實和尊重,「個別議題有非常值得討論的空間」。

鄭文傑:為港人發聲

鄭文傑向本報表示,今次是流亡英國以來首次獲聯合國特別報告員Clément Nyaletsossi Voule邀請發言,對此深感榮幸,「我只是盡一個海外港人的使命和任務,為身處香港被噤聲的港人向國際發聲。」

他認為,這份報告認受性高,客觀地反映香港發生的事情。報告也沒有針對特定國家,而是針對全球各國的和平集會自由權及結社自由權,「特別是疫情大流行時期,很多國家利用防疫政策去監察公民社會。」

他又指,聯合國是一個由主權國家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中共也參與其中。沒有可能再像以往般一味地指責人權報告是西方個別反華政客的所為。

中共曾派員入場 不果

鄭文傑表示,會議舉行時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有中共在聯合國的人員或有意願進入會場發言表達反對意見,但最終未有現身。

他表示,有中共人員其後進入網上直播的平台,留言稱自己有關《港區國安法》的說法是錯誤的,「在公開場合中表達不同的意見是沒有問題的。但事實上中共在國內一直透過不同渠道去威嚇一些異見人士,這點是有目共睹的。」

是次會議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所在地日內瓦舉行。(鄭文傑提供)

今次的檢討報告由聯合國特別報告員Clément Nyaletsossi Voule在6月14日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內容有關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個人污名化、濫用緊急措施、軍事化和使用非法武力打壓和平抗議與國家侵犯人權行為普遍不受懲處和制約的狀況。

Clément Nyaletsossi Voule在會上重申,和平抗議對於民主、公正與和平的社會十分重要,是確保人民的聲音得到傾聽和考慮的重要手段。

她明確提到,報告員撰寫的報告,是根據全球磋商以及各國政府、執法機構和公民團體提交的資料。在日益嚴峻的危機中,就促進和保護和平抗議等人權方面,提出可行的建議。◇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