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六四催生台灣民主 李鵬揭鎮壓真相(下)

人氣 5619

【大紀元2022年06月04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3日,京港台時間6月4日。

今天焦點:鮮為人知的成都「小天安門」事件;「六四」之火催生台灣和東歐民主!趙紫陽祕書鮑彤:《李鵬日記》揭鄧小平鎮壓真相。

「六四」民主運動三十三周年之際,我對原清華大學學生領袖、現人權組織「人道中國」創始人周峰鎖先生做了專訪,並且觀看了珍貴文物展覽。今天我們繼續來談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包括成都錦江賓館事件,最小的殉難者,還有「六四」對台灣和東歐民主的影響。

鄧小平鎮壓「六四」的真實原因和下決心的時間點,一直是一個謎。也許是巧合,趙紫陽祕書鮑彤先生日前接受美國媒體專訪的時候,提到了一份重要的證據《李鵬日記》,這裡面揭露出來的真相,我們今天也來談一談。

接上文:【秦鵬直播】六四學生領袖:七上將反對鎮壓(上)

9歲的最小殉難者 鮮為人知的錦江賓館事件

在周峰鎖收集的「六四」文物中,有一批是藝術品。我們來看看其中很重要的幾件。

周峰鎖:在八九年,在紐約這裡有一個叫亞裔美國人藝術中心,他們所收集的有幾百。當時全球的藝術家參與,後來有一百多個,是經過這三十多年留下來的文物。這裡只是極少的。

那這一部分,後來我就意識到它其實很多也都是從當年的創作變成了文物,特別是有幾個都是跟個人有關的,特別是跟屠殺之後、就是我們知道的這些殉難的有關的啊。

秦鵬:其中一件,是一扇門,背面是一張照片,是路透社記者拍攝的一名年輕的女士——「六四」殉難者,目前全網只有這一張圖片,其它地方都沒有報導。周峰鎖認為,這個藝術讓人們知道了她,讓她的生命得到了延續。

還有一個,是關於「六四」最小殉難者的,也是一件孤品。

周峰鎖:那另外的還有一個就是九歲的一個死難者叫呂鵬,我們這裡有一副專門給他做的藝術品,這是在他死後幾天,就在香港做出來的一個繪畫。那麼這個繪畫本身的最重要的意義,就是紀念了他。而其實從現在我們來看,這就是唯一一個紀念呂鵬的。對於哪怕是關心「六四」、同情死難者,對這個有興趣的人,知道呂鵬名字的還是非常少的。

到我這裡來的人,那因為參加這個展覽,他就可以真正地認識他記住這個人,這個九歲的孩子。通過這種藝術品,這就是我們這種展覽的意義,就是讓死難者這個生命得到尊重,他們的理想。是那個九歲的一個死難者呂鵬,他的另外一個信息,就他好像是北京順城根小學的學生,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信息了。

秦鵬:還有一件藝術品,是關於「六四」之後被中共鎮壓的一名工人卞漢武,他是上海無線電十八廠的工人,電焊工,被判死刑槍斃。宣判時間1989年6月15日,旁邊是《紐約時報》當時的報導。

當然,這些我們今天在中國大陸的書中,已經看不到這些歷史了,我一直記得當時的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說的清場行動「沒有死一個人」,對真相公然抹殺。巧合的是,33年前的這批藝術品中,有一件,對中共這個所作所為,做出了驚人的預言。

周峰鎖:其它的文物,就包括一個裝置藝術品,我覺得很有意義。就是很多當年的報紙,被那個藝術家用兩扇木頭夾著,然後很暴力,很多釘子啊,釘子釘了,就好像要被埋葬一樣,像做成棺材一樣這樣的。那樣一種形象。報紙,就是六月三日、四日,關於當時屠殺的這個鎮壓的這種報導。所以,這個就是很有……怎麼講,有一種先知一樣的這種預感,就是三天前他就做了一個作品,就是這個政府會用一切的手段來毀滅這段歷史,用的這種手段,和他這種鎮壓的這個過程一樣的殘暴,一樣的沒有人性。

秦鵬:關於中共「六四」屠殺,很多人可能只知道發生在北京的慘案,數千人死亡。但實際上,當時的四川省會成都(天府廣場),也發生了中共暴力鎮壓,這個被稱為成都的小天安門事件。美國外交官員當時對《紐約時報》稱,當天有多達100名重傷者被抬出天府廣場。

而且,更鮮為人知、也慘絕人寰的6月5日晚上到6月6日凌晨,在成都當時的涉外賓館錦江賓館,還發生了武警用棍棒打死被制服捆綁起來的抗議者的事件。這一切,還居然發生在外國房客的眾目睽睽下。我們知道,即使戰爭期間,國際法也是要求善待戰俘的,然而中共連戰犯都不如。

目擊者們估計,約有30到100具屍體被扔上了卡車。中國官方出版的《成都暴亂始末》中寫著,在錦江賓館有「70名暴徒」被抓。

周峰鎖:那成都這個事情很重要,在於說這是在中國的一個黑洞,沒有人知道這個事情。儘管發生了這麼多人在錦江賓館,在「六四」以後被抓起來,被打死,像垃圾一樣拉走。這個經過很多人確證。當時有一個很著名的一個記者,他後來把這個事情確認了,寫出來一本書就是《遺忘共和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

我們有這份材料,是六月十日在那裡的一個美國記者,六月十日的時候,把他的經歷寫給國務院,他這個經歷裡邊談到了整個過程,那其中也提到了在錦江賓館的這個屠殺。那這是另外一個旁證了。儘管他不是直接目擊者,可是這就可以確認一個事實,就是在六月十日就有人知道錦江賓館這個屠殺,而且在當時在成都的外國人中間,這是人所周知,很多人知道,儘管這樣一個慘烈的事實。

就是到今天,其實在中國沒有什麼人知道,哪怕是親歷者。這麼多人就像黑洞一樣消失了,其實就是我們知道像現在的中國,它靠這種暴力和謊言來維護,其實這種黑洞,無所不是、無所不在啊。包括現在,它是充滿了各種黑洞,它希望你看到什麼,不希望你看到什麼,你永遠無法知道就是。而這種一個一個的記錄,就是像這個,就是很真實的。就是提醒,有這麼多人在這個世界上,最後他們被這個政權殘暴地屠殺了。這個非常重要。

六四促成東歐共產解體 也催生了台灣民主轉型

秦鵬:很多人提起「六四」的時候,都說不能遺忘歷史,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可能很悲觀,但是,周峰鎖先生說到,「六四」的火把,雖然在天安門上看起來表面上被撲滅了,但事實上的話,那個星星之火,後來是傳承到了香港。在維多利亞公園傳遞了30年,後來有了2019年的香港二百萬人上街。

我們也看到,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和他的中國顧問余茂春,也曾經接受專訪稱,「六四」促成東歐共產解體,也影響美中政策。

2021年的六四,他們寫的一篇文章中,有一段我認為很重要:

「美國的政策絕不能希望鄧小平時代回歸。他們必須站在中國人民一邊,正如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英雄們所表明的那樣。

「忘記天安門就是背叛自由,向暴政投降。在與北京進行了數十年的錯誤接觸之後,自由世界面臨著來自1989年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生存威脅,該政權將柏林視為一種警告,而不是希望。今天的北京政權在意識形態上更有活力,在經濟、軍事和技術上也更有能力。但美國以前曾戰勝過這樣的敵人,它可以再次取得勝利。」

周峰鎖還認為,「六四」的抗爭,也促成了台灣民主發展。

去年,他第一次親耳聽到當年參加台灣野百合學會的人講述那段歷史。這個學運,又稱1990年3月學運、三月學運,是指在1990年3月16日至3月22日間於台灣所發生的一系列學生運動,由台大學生周克任、何宗憲、楊弘任等9位學生至中正紀念堂發起靜坐行動,開啟運動的序曲。

這個學運,促進了台灣的民主化。

李登輝那個時候沒有權力,他的權力完全是在國民黨的那些老軍頭和政治人物手裡。他只有通過和學運、也就是民意結合起來,才有更多權力作為合法性的根源。而李登輝成熟地利用了這些。

周峰鎖還說,野百合學運的人親口講,其實他們當時也面臨要不要堅持下去的問題,「就是到最後關頭了,那個時候你並不知道軍隊是不是這樣,對吧?那是完全有可能鎮壓的,如果你撤退也可以,歷史可能被重啟了,可是他們堅持下去了。最後就促進了台灣的民主化。」

鄧小平鎮壓六四真相 《李鵬日記》點破謎底?

在中共鎮壓之後,1989年-1990年諸多東歐國家,以及1991年的前蘇聯,先後有十幾個國家走上了民主之路。其中大部分國家,現在都成了發達國家。所以,很多人一直奇怪,鄧小平為什麼要鎮壓六四運動,為什麼要扼殺這個千載難逢的、讓中國走向民主的機會?

趙紫陽在回憶錄《改革歷程》中稱,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李鵬在六四事件時極力主張武力鎮壓。他認為,在學潮中,李鵬為了自己的「四二六社論」不被否定,而使本可和平解決的學潮不得不暴力收場。書中還記載「(鄧小平)在聽了李鵬等人的匯報之後,同意把學潮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提出『快刀斬亂麻』加以解決。」

然而,李鵬的回憶錄對於這段歷史的描述,卻呈現了不一樣的面貌。卸任之後的李鵬,著有三十萬字的《關鍵時刻:李鵬六四日記》,內中披露了不少內幕,提到,是鄧小平決定派軍隊進入北京及實施戒嚴的,除了趙紫陽,所有人都支持鄧小平的決定。與此同時,李鵬也認為自己只是鄧小平的傳話人,武力清場也只是鄧小平的意思。

6月1日和2日,自由亞洲電台發表了對趙紫陽的祕書鮑彤的專訪《由李鵬洩密引起的思考》,更進一步揭開了謎團。

鮑彤顯然認為《李鵬日記》是有很高真實性的。他認為,解決趙紫陽問題,才是鄧小平的重中之重。

採訪中,鮑彤說:當時真正壓在鄧李心上的最最沉重的第一位的問題,難道是學生問題嗎?請看《李鵬日記》5月21日載:李鵬急於請求鄧的,是快快開會「解決趙紫陽問題」。鄧的祕書則根據鄧的老辣經驗,明確答覆李鵬:必須等解放軍進城以後,開會才更有把握。

鮑彤說:是啊,不在刺刀底下開會,靠得住嗎!由此可證:不是「解決學生問題」,而是「解決趙紫陽問題」,才是鄧李心中性命交關的共同的重中之重。

而要解決趙紫陽的問題,以及那麼多支持者,就需要派兵進入北京,不僅解決學生問題,更是要武力威懾、或者直接打擊一切黨內、軍內的反抗者。

那麼,為什麼否定趙紫陽,就要鎮壓學生呢?因為,趙紫陽一直對鄧小平指示李鵬找人撰寫的《四二六社論》表示不同意見,要求否定之,而且趙紫陽支持的政治體制改革,和鄧小平自己主張的一黨獨裁下的黨政分開是不同性質的,是對共產黨一黨獨裁的否定,這就觸動了鄧小平保黨、保自己。所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共頑固派進行了殊死反抗。

其中,關於保黨,在《李鵬日記》中,5月19日,李鵬寫到:「我相信,我們在座的老同志都是幾十年來經過風風雨雨,浴血奮鬥,好不容易打下了江山,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誰也不想把社會主義制度丟掉了,誰也不想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丟掉了,誰也不想把改革開放的路線丟掉了。」

李鵬這一段記載,也和人民日報的《四二六社論》形成了呼應:指責「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陰謀推翻中國共產黨和現行的政治制度。

李鵬還說,當天稍早,鄧小平組織常委會,已經確定了中共要解決兩個司令部問題,即趙紫陽和鄧小平的對立,不僅是對學生運動和民主的態度。還確定,要讓江澤民替換趙紫陽擔任總書記。

關於鎮壓的目標是保鄧小平自己,鮑彤先生說:《李鵬日記》5月28日,又載:鄧的牌友,非常熟悉鄧內心活動的丁關根,親口告訴李鵬:李先念早在1988年就向鄧提出要搞掉趙紫陽了;當時鄧對李的答覆是,時機不成熟;如今1989年5月,經過慎重考慮,鄧才下了決心。

鮑彤認為,這一段實際上表明,鄧小平是擔心趙紫陽將來會像赫魯曉夫祕密做清算斯大林的報告那樣,在鄧小平死後也來一個祕密報告。

鮑彤還認為,鄧小平小肚雞腸,毛澤東製造的冤案,鄧都可以允許胡耀邦平反;唯獨經過鄧小平手的,高饒案,劉伯承案,粟裕案,要平反難如登天。百分之99點999右派分子的個案都已經具體平反了的「反右派運動」仍被鄧小平認定為「必要」的。原因無非就是鄧小平本人當時任全國「反右」領導小組的總組長。

也就是說,其實是中共最高領導人保黨和保自己生前死後權威的出發點,導致了三十三年前的那場鎮壓。

看起來荒唐,但是其實,我們在今天的上海難道看到的不是類似一幕嗎?二個多月,讓2,500萬上海人突然被封鎖、活得像索馬里難民一樣的原因,不也是因為上海的抗疫思路,和中共現在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絕對清零政策不同,所以才遭到了報復、同時還派遣了大批山東等地的軍警,看著防止上海本地官員不服從嗎?

33年過去了,中共一直沒有變。為了黨的權力草菅人命的特點,也一直沒有變。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魏京生:紀念六四民主運動
六四周年 媒體人:燭光不會滅 歷史不會忘
90後華裔加州舉六四橫幅 籲關注中國人權
六四前夕 傳中共下發有關封網安排緊急通知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軍演克制有原因 習交底無意開戰
【馬克時空】海馬斯助烏反攻 美軍精準打擊導彈更牛?
【探索時分】導彈越過台灣 中共軍演透露何信息
【車評】輕量級電動車 2022 Mazda MX-30 Premium Plu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