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癮夫婦為育兒戒毒 重回幸福生活 幫助他人

人氣 553

【大紀元2022年07月0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E. S. Armstrong報導/艾琛編譯)喬丹‧哈頓(Jordan Hutton)第一次懷孕時幾乎有一半時間是在監獄裡度過的,這才讓她清醒過來。雖然這次監禁還不是她抗拒頑固毒癮傳奇故事的結束,但這是開啟她通往充滿希望和幸福結局的契機之一。喬丹和丈夫羅斯(Ross)曾經為毒品所困,現在終於清醒了。如今他們有了自己的房子,成為三個孩子的父母,並幫助他人戰勝毒癮。

喬丹擁有一個藥物濫用諮詢學位,羅斯是一家銷售建築材料公司 (Coppel Coal Supply & Co. 的)的場地主管。他們正在過著一直夢想的生活,但之前他們從未想過可以擁有如此美好的人生。

喬丹告訴《大紀元時報》,「當你處於那種毒癮的生活和心理狀態時,很容易感到絕望,認為自己永遠無法清醒,但當你最終決定戒毒的時候,生活會變得更美好。」

喬丹表示,「戒毒是可能的。你只需要作出決定,並為之努力。不過,孩子是我們戒毒的主要動力,我們想為他們這麼做。」

喬丹和羅斯與三個孩子。(Jordan Hutton提供)
(Jordan Hutton提供)

毒癮是一種疾病

31歲的喬丹和33歲的羅斯在俄亥俄州的奇利科西(Chillicothe)鎮長大。他們都在高中時就開始吸毒。羅斯開始酗酒和吸食大麻。之後在他工作的披薩店裡,一位經理向他引薦哌克西特(Percocet)。開始羅斯只是一個吸毒者,慢慢地他開始出售毒品。

喬丹的吸毒經歷起始於她嘗試了學校裡一個朋友遞給她的阿德雷爾(Adderall)。嘗過一次後,她非常喜歡這些藥物,甚至會從一個有處方藥的同學那裡購買這些藥物。在高中二年級和三年級的時候,她每天都吃一片藥。然後有一天,她的臉變得麻木,在叫了救護車之後,醫生告訴她,她得了小中風。至少在當時,這足以讓她停止服用阿德雷爾。但是,這僅僅是她吸毒故事的開始。

她繼續和朋友們一起喝酒,最終開始一邊喝酒一邊服用克諾平(Klonopin0,因為她喜歡那種毒品讓她失去意識的感覺。她的高中同學發現她有問題,就把克諾平藏了起來。在高中畢業後,喬丹開始一邊喝酒一邊服用哌克西特和維柯丁(Vicodin),但她仍然覺得自己沒有問題。

喬丹說,「我那些沒有上癮的朋友也在這樣做,所以我總是告訴自己,這絕不是問題。」

喬丹和羅斯嚴重沉迷於毒品時的照片。(Jordan Hutton提供)

喬丹和羅斯於2009年相識,約旦透露說,「我們認識時,我剛從高中畢業。我看到他在我鄰居家打籃球,便停下來和他說話,當晚,他持有哌克西特,我們就一起吸食。」

從那時起,事情開始急轉直下。羅斯和喬丹住在一起,他們的共同追求不是找毒品就是吸毒。他們的體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喬丹會連續幾週不洗澡,因毒品間斷而感到麻木。她不再關心自己,開始減肥,脾氣也變得越來越大,她唯一關心的是確保毒品在手。她身邊的羅斯也越來越瘦,他的臉凹陷下去,眼瞼發黑。他們的關係慢慢惡化了。

喬丹回憶道,「我們在身體和精神上都大大地傷害了對方。」

他們倆會吸食任何他們能得到的毒品,如羥考酮(oxycodone)、海洛因(heroin)以及可卡因(crack)等。然而,他們的首選毒品是30毫克的哌克西特。當時每30毫克藥片的成本是35至40美元。喬丹稱,在他們毒品成癮的高峰期,他們每天服用12至15片哌克西特。如果他們有錢的話,會服用更多的毒品。這種昂貴的習慣導致了他們的偷竊、持續的疾病,以及無法維持生計。他們需要毒品,這樣他們才能感到 「正常」。

喬丹透露說,「我們完全破壞了我們與家人和朋友的關係。有一段時間,我們住在我的麵包車裡,或者偷偷地進出我母親的房子。」

喬丹和羅斯在他們吸毒成癮的年代。(Jordan Hutton提供)

懷孕和被捕

有一段時間,事情變得非常糟糕,喬丹和羅斯住在他們的麵包車裡,當時外面的氣溫只有20華氏度。他們的毒販朋友讓他們住在家裡禦寒,但房子裡蟑螂泛濫,喬丹和羅斯不得不選擇回到麵包車裡居住。喬丹回憶說,「我們的生活完全失控,那時我們基本上只有彼此。」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喬丹發現自己懷孕了。當時她還在大量吸毒。喬丹與母親的關係也時好時壞。喬丹因被指控對自己的母親實施家庭暴力,持有一張未在監獄服刑30天的有效逮捕令。最後,她酒精成癮的母親將她趕出了家門。

喬丹透露,「我知道以我現在的生活方式,我不能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來,而且我也知道我還沒有準備好戒毒,所以我實際上已經安排好了墮胎。」

當喬丹懷孕四個月時,她被捕了。一位喬丹躲避了幾個月的警察,是她的鄰居,最後在喬丹母親的公寓樓後門廊找到了她,她的被捕是在她預約墮胎手術的前一天。如今回想起往事,她感謝上帝讓她在監獄裡待了四個月。

喬丹欣慰地說,「幸運的是,因為上帝,我被捕了,在監獄裡呆了4個月。在監獄裡的時候,我實際上很享受。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第一次感到高興,因為我很乾淨,我定期去做孕期常規檢查。我對成為一個母親和自己的未來感到興奮。」

喬丹和她的新生兒子。 (Jordan Hutton提供)

在監獄裡,喬丹去上課,甚至有一張床可以睡。她沒有吸毒。她有定期的醫療護理。她非常喜歡監獄,事實上,當她被送到附近城鎮的一個戒毒所時,她的母親設法為她訂了一張床,但她從該戒毒所逃跑了。

喬丹稱,「我討厭那個戒毒所。我想回到監獄,但戒毒所甚至不讓我給監護官打電話談這件事。由於是法院下令的,所以我無法在不惹麻煩的情況下離開,但我實在不能再忍受了,所以我最終逃離了這個戒毒所。那時候,我在監獄裡過得很舒服。」

在喬丹躲避警察盤查的時候,一些建築工人把她藏在一個棚子裡。一位老婦人允許她使用家裡的電話,最終,喬丹給她的母親和警察打了電話,並重新自首。她寧願在監獄裡服刑,也不願回到戒毒所。因此,那天晚上,她睡在她母親的家。在那裡她見到了羅斯,並再次決定吸毒。第二天早上,已經懷孕五個月的喬丹回到了監獄。

在此期間,羅斯仍然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在喬丹回到監獄的兩週後,他因違反緩刑規定而被捕。他在監獄裡服刑了45天,在這段時間裡,他和喬丹在小鎮的監獄裡相遇了。喬丹回憶說,「我們總是同時在監獄和戒毒所。」

喬丹和羅斯與他們的長子。當時他們還在吸毒。(Jordan Hutton提供)

學會放下包袱

喬丹出獄後,她一直保持清醒,直到她生下她的第一個兒子。從醫院回家後的第二天,她再次吸毒。

此後,喬丹的吸毒情況繼續惡化。儘管羅斯在孩子出生八個月後又回到了戒毒所,但喬丹還是無法停止吸毒。

後來有一天,喬丹因為缺錢而向她母親要錢。在無法滿足要求的情況下,偷了她母親的車。當喬丹回到母親家時,發現母親已經報警。她再次被捕,這次罪名是因未經授權使用車輛。

喬丹回憶說,「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我兒子會怎麼樣,因為羅斯當時在戒毒所,而我在監獄裡。」

第二天,一位律師拜訪了她,建議她將兒子的臨時監護權交給羅斯的父母。羅斯和喬丹都簽署了文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喬丹補充說,「我簽了文件,羅斯也簽了,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感覺。我只是覺得我想死,我一生中從未如此悲傷,感到如此無助和憤怒。」

儘管如此,喬丹知道她正在為她的兒子竭盡所能。羅斯的父母能夠帶孩子去看醫生,去幼兒園,並看護他。不久,喬丹被轉移到另一個戒毒計劃,即位於俄亥俄州韋弗利(Waverly)的喬治-哈里斯之家(the Georgie Harris House)。喬丹和羅斯在戒毒中心的表現都很好。

喬丹的母親不久就帶著羅斯和孩子來看望她。在那裡,喬丹聯繫了一位諮詢師,諮詢師能夠幫助她解決過去的問題。她開始振作起來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儘管喬丹和羅斯都知道,對兒子的監護權的動機足以保證他們的清醒,但是他們一從戒毒所出來,毒癮就又復發了。喬丹描述道,「情況一如既往地糟糕。」

(Jordan Hutton提供)

獲得清醒 重獲新生

與此同時,羅斯的一個朋友認為他可以幫羅斯在密西西比找到一份工作。羅斯和喬丹的父母也認為換個環境會對這對苦苦掙扎的夫婦有所幫助,於是決定給他們錢搬家。起初,此舉確實有所幫助。雖然他們不得不在沃爾瑪停車場的麵包車裡睡覺,但羅斯的工作是一份穩定的工作。喬丹白天坐在麵包車裡看 Netflix 的電視節目。

最後,羅斯攢下了足夠的錢去住酒店,事實證明這是個錯誤的決定,因為酒店是吸毒者的活動場所。很快,當羅斯出去工作的時候,喬丹又開始找人和想辦法吸毒了。喬丹的生活再次跌到了谷底,羅斯一直很清醒,最後終於能夠和他的朋友一起付房租了。然而,喬丹因吸毒而沒有被允許搬進去同住。她在密西西比州無家可歸地生活了兩個月。

喬丹感慨地說,「我當時處於最低谷,我已經受夠了,最後我母親同意給我錢讓我回家。我從密西西比州回家的那一天,是我很久以來沒有吸毒的第一天,直到今天,我仍然沒有碰過毒品。說實話,跌入谷底和痛苦不堪是我戒毒的原因。我必須做好準備,除了戒毒所和監獄的幫助外,還需要自己的決心和努力,以便能夠保持清醒。」

最終,羅斯回到了俄亥俄州,與喬丹和他們的兒子在一起。不久,喬丹又懷上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索菲。從那以後他們再也沒有碰過毒品。

喬丹感慨地說,「從那以後,我們都戒了毒,說來奇怪,說實話我們甚至沒有吸毒的慾望了。我們很幸運,但我們只知道我們想要戒毒,我們知道我們的兒子應該得到他父母的愛,所以我們最終做到了,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吸過毒。」

(Jordan Hutton提供)

喬丹和羅斯停止吸毒的決定使家人為他們感到高興,但的確也花了很長時間才重新獲得家人的信任。由於吸毒,他們也失去了很多的朋友,喬丹只有一個遠遠地愛著她的朋友,他沒有評判她,而是為她的戒毒感到自豪。

雖然喬丹在跌入谷底後才清醒過來,但她覺得他們的兒子是他們決定戒毒的最大動力。喬丹稱,「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們可能永遠不會停止吸毒。有時候我覺得如果不是他,我們早就死了。」

喬丹透露說,她每天都為羅斯的父母祈禱上帝,因為她知道,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她的兒子最終會被寄養。

(Jordan Hutton提供)

喬丹和羅斯的經歷已經成為了一個幸福、無償恩典和憐憫的故事。如今,他們有了三個健康的孩子,分別為10歲、6歲和3歲。他們還擁有一棟被他們重新裝修的房子。

喬丹鼓勵那些與毒癮抗爭的人,「永遠不要失去希望,永遠不要停止抗爭,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

喬丹指出,「在評判別人之前,試著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一想。毒癮是一種疾病。我保證沒有一個毒癮者有一天醒來說,『我想我今天要成為一個吸毒者,毀了我的生活!』 毒癮是一種疾病。仁慈和耐心大有裨益。」

羅斯補充道,「如果你內心深處真的渴望戒毒,並且真的厭倦了那樣的生活,那麼繼續努力。因為在找到適合你自己克服毒癮的方法之前,你可能會失敗幾次。砌牆需要一磚一磚地砌。一個又一個正確的決定,一磚一瓦,開始為你的餘生打好基礎。還有就是永遠不要停止努力。」

請看視頻
喬丹和羅斯的生活旅程一瞥:

(Jordan Hutton提供)

責任編輯:韓玉#

相關新聞
「感謝上帝」 媽媽坐牢戒毒 贏回兒子監護權
曾沉迷毒品 美國昔日童星成功戒毒
男子吸毒十年 死裡逃生後洗心革面幫人戒毒
單身父親成功戒毒 終於能看望女兒了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財商天下】李克強下死命令 高喊「救經濟」!
【微視頻】互聯網國有化不順 大佬頻換人
【十字路口】一帶一路遺毒 東南亞人口販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