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良心」高智晟律師失蹤5周年集會發言稿

致一位向死而行的勇士——高智晟

作者:耿冠軍

人氣 395

【大紀元2022年08月14日訊】(編者按:今年8月13日,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先生被失蹤整整5年。當天多個團體在中共駐洛杉磯總領館前集會,聲援高智晟律師。下面是洛杉磯中國民主平台負責人之一、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執委耿冠軍的發言。)

尊敬的我的本家耿和女士、趕來聲援的各位親愛的同道們:

此時此刻在地球另一面某個陰暗的角落,高智晟或許在一天的勞作下沉睡,或許在強光的照射下煎熬,或許剛剛醒來在用身體的一部分去活動另一部分。

我在看守所裡住過一段時間,我做的還算相對輕鬆的工作,製作9毛9商店耶誕節前賣的手工花。用一根細鐵絲、5片黏在一起的紙片,在45秒內做成一朵紙花,每天要完成500~600個。由於手指關節過度地活動,每天早上醒來,手指不能自動伸開,要用一隻手把另一隻手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開。

我慶幸自己能碰上這麼輕鬆的工作,我不能想像被共匪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高智晟會被安排什麼樣的工作?或許他早已喪失了任何的勞動能力。

中共慘無人道的酷刑

說起酷刑,我們都在課本裡學到過江姐手指被釘竹籤,在電影裡看到過地下黨被抽鞭子、烙鐵燙。這些是國民黨的,我給大家說兩個共產黨的。

我們的看守所有一種懲罰人的手段叫「掛鐵門」,另一種叫「四喜丸子」。

「掛鐵門」是指在冬天最冷時的夜裡,給受刑的人洗個冷水澡,將犯人脫得一絲不掛後淋上冷水;四個大漢把犯人舉到室外的鐵門上,人就會被凍在鐵門上。受刑的人一邊在承受凍在鐵門上的痛苦,一邊要用手抓住鐵門,防止自己掉下來。因為如果掉下來,就要被重掛。被掛在上面半小時,才會被放下來。

「四喜丸子」則是用一根堅硬又有彈性的牙刷,彎成90度,擊打受刑者,那種強度,彈到人的頭上,頭上就會起個大包。但他們的目標是受刑人的睾丸,一個彈一下。幾個彪形大漢會壓住你,讓你動彈不得,如果你掙扎,彈不準、彈偏了,就要重彈。當結結實實擊中一下,整個室內就會響起一聲慘絕人寰地慘叫,摻雜著行刑者因成功一次而發出的滅絕人性狂笑。

狂笑的人中甚至有的在幾個月前也受到過這種刑罰。對於被行刑者,他明明已經承受一次痛徹骨髓的疼痛,他心裡也明白他必須還得再承受一次。第二天,被行刑的犯人的睾丸就會腫得像個四喜丸子一樣大。半個月無法直起腰走路,只能彎著腰,寸步難行。

我只是聽看到過那些事情的老犯人跟我講,我就已經毛骨悚然。出獄後,我把我聽到的那些事再講給外面的人聽,大多數人都表示不相信。但就是那些令你根本不相信會在人世間發生的酷刑,卻就在我們身邊這位耿和女士、她的丈夫的身上,在她最熟悉的人的肉體上,反反覆覆地不斷發生。

選擇荊棘之路者

高智晟接觸了很多法輪功、上訪維權群體,政府對這樣的群體是打壓的最殘酷的。這樣的群體在看守所和監獄裡都是最受苦的「犯人」。高智晟不可能不知道,他落入中共手裡,他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

高智晟是一個精通法律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在五年緩刑期間如果再去做政府不讓你做的事,緩刑就會變成實刑。

高智晟是一個深諳政治的人,他不能不知道,僅僅幫弱勢群體維權,頂多判你三年、五年,但如果給國家領導寫公開信,發表不同政見的著作,傳播你的思想,向全世界公開中國的黑暗,他們就會讓你終身失去自由,甚至從肉體上消滅你。但高智晟卻選擇了一條荊棘之路,選擇遵從自己的良心,挺身而出與中共決裂,公開退出共產黨。

「親手砸碎」自己事業前程的人

高智晟是個「親手砸碎」自己事業前程的人。他的毅力如此地堅定。我們來了幾年,英語還學不下來。高智晟一邊在水泥廠做工,一邊通過自學拿下比高考難度還要大的、中國最難的考試——司法考試。

高智晟從烏魯木齊去了北京,一躍成為全國十佳律師。如果他不去和共產黨作對,他會成為一位成功人士,會進入中國的上流社會,會讓全家過著令人羨慕的生活。但是他「親手砸碎」了這一切,女兒問他:「爸爸,你為什麼不能成為家裡的一盞明燈?」高智晟回答說:「再給我點時間,我會成為家裡的明燈。」

高智晟和我們一樣有機會來到美國,他安排好了家人,卻沒有和他們同行。

每個人的思想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本能,高智晟卻一步一步讓自己從成功人士變為一個「階下囚」。每個人的身體都有躲避疼痛的本能,高智晟明明知道那些法輪功人士、那些讓中共在國際上丟臉的不同政見者,曾遭受什麼樣的肉體折磨,但他卻從不去躲避他們。

叩響地獄之門幫助更多人

我們為了美好的生活來到了美國,高智晟為了我們的美好生活,為了那億萬被中共奴役的人們能有像我們一樣的美好生活,他選擇了去叩響地獄之門。

但高智晟的地獄並不是在我們的腳下,而就是在我們所處的人間,那個人間地獄比傳說中我們腳下的那個地獄更陰暗恐怖百倍。

最大的區別是,傳說中的地獄如果你想死,你是可以去死的。高智晟所處的地獄你想死,卻死不成。我看到過所謂的「重點」犯人,一般是快被執行死刑的,他們睡覺時要帶著手鏈、腳鏈,兩邊睡著兩個身強力壯的人應付突發事件,還有兩個巡邏的整夜看管。睡覺時不能蒙頭,必須把兩隻手露在外面。

一開始我以為是怕他們攻擊別人,後來才知道,是怕他們趁睡覺時把自己勒死。現在你會知道,中國的監獄裡關著多少想死死不成的人。

高智晟的軀體已經被他們擊碎,但高智晟追求自由、追求正義的信念還在。

有一雙兒女的一個幸福家庭已被他們擊碎,但耿和女士忠於感情、忠於家庭的信念還在。

呼喊奔走的維權者之妻

面對這樣的男人、這樣的丈夫,讓自己不能正常生活、孩子不能正常上學,她不得不去偷渡過境,背井離鄉,身無分文。我不知道耿和女士是否有像女兒一樣的怨言?我只知道十幾年來她在不停地奔走、呼號;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犧牲一個又一個假日,懇求一個朋友到另一個朋友,讓朋友多叫一些能幫忙上街呼喊的同道。

為了什麼?為了一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為了一個即使活著也已經喪失勞動能力的人,為了一個即使活著也已經被摧殘得神智不清的人。把這樣的人盼到美國來會改善自己的生活嗎?她可不可以放棄這個給自己和家庭帶來無盡苦難的男人?她可不可以去找個老美過上愜意的美國生活?她沒有,她和高智晟一樣,高智晟為了心中的自由民主信念,向死而行。

耿和女士為了對感情、對家庭的信念,死守終身。我們也看到,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女士、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女士、歐彪峰的妻子魏歡歡女士等等,一旦丈夫身陷囹圄,自己帶著孩子在外為老公奔走呼號的偉大女性,你們所做的一切和你們的夫君所做的一切一樣偉大!

我們能夠通過政治庇護獲得身分,和這些向死而行的勇士和勇士妻子們的呼喊直接相關,正是她們的卓絕努力,讓國際社會關注這些異議人士,出台庇護這個群體的移民政策。作為因這個政策的受益者,再次感謝向死而行的勇士們,感謝勇士的家屬,感謝懂得感恩前來聲援的各位朋友。

(作者耿冠軍是洛杉磯中國民主平台負責人之一、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執委、中國維權者。他為被中共警察擰斷脖子而死的「討薪女農民工」周秀雲發聲而被構陷入獄,在獄中遭受中共酷刑迫害。)◇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海外民運研討會籲中共釋放王炳章高智晟等人
專訪耿和:高智晟和權貴的對話
高智晟失蹤5年 台人權人士呼籲佩洛西關注其下落
高智晟失蹤5周年 人權組織發起聲援營救活動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探索時分】俄羅斯為何如此恐懼海馬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