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手機就是「間諜」 中共用它做三件事

人氣 16313

【大紀元2023年03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awrence Wilson報導/唐雲舒編譯)美國退役空軍准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表示,手機就是藏在你口袋裡的間諜,會把你的個人資料發送給中共政府;中共政府再通過TikTok及其它社交媒體應用程序把假消息發回給你。

斯伯丁曾經擔任五角大樓(美國國防部)「中國、蒙古與台灣科」科長以及高級駐華國防武官,並在2017年~2018年期間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戰略規劃高級主管。他是研究中共軍事威脅的專家。

3月10日,斯伯丁在接受《大紀元時報》資深編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採訪時說,「設備的傳感器搜集到的一切關於你的信息,特別是從TikTok等應用程序上獲得的信息,幾乎都被拿走了。」

斯伯丁說,這些數據主要用於確定向你投放哪些廣告,但也可能被用於其它目的,特別是被中共搜集到的話。

美國空軍退役准將羅伯特‧斯伯丁接受「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採訪。(NTD)

這使得個人、企業甚至國家都容易受到數據監控,生產力下降,並受到中共宣傳活動的影響。

數據監控

斯伯丁說,美國企業高管和政府官員尤其容易受到數據監控的影響。

「假設你是摩根大通(J.P. Morgan)的一名高管」,斯伯丁說,「有人可以追蹤你(的活動)以及你和誰交談。他們只需要把相關信息提供給一名情報分析師,就可以對這個人在做什麼有相當程度的掌握。因此對於企業而言,這是個關係到自身競爭力的情報問題。」

斯伯丁說,當民選官員或政府工作人員的數據被搜集走時,威脅更是嚴重得多。

「今天誰去過白宮?他們和誰會面了?他們談了些什麼?這是能夠從(電子設備的)數據中獲知的」,斯伯丁說,「這個情況每天都在發生,我可以從我的業務中看到。」

這個問題體現出開放社會面臨的兩難處境。斯伯丁說,一方面,人們可以享用很多免費的計算機應用程序和服務,但這裡暗藏「機關」,「嗯,這不是免費的,國家付出的代價就是,(他們)可以用你的數據做任何事情」。

楊傑凱總結說,不管是誰通過數據監控搜集我們手機上的信息,他們對我們的了解比我們自己都清楚。

示意圖,圖為一名婦女在辦公桌前看手機。(Pixabay)

降低美國生產力

數據統計機構Statista的資料顯示,每人每天使用社交媒體的平均時長是147分鐘。

非營利機構「常識媒體」(Common Sense)的數據則顯示,在2021年,美國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應用程序的時間長得多:(13歲至19歲的)青少年每天花在電子娛樂方面的平均時間為8.5個小時,8歲至10歲的少年則為5.5小時。

斯伯丁說,(這些時間)加在一起的話,對成年人來說會造成生產力嚴重下降,對年輕人來說就是把精力用在了錯誤的地方,而這個結果是中共當局有意造成的。中共政府擁有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股份。TikTok通過其算法推送吸引人的內容,使得兒童和成年人(每天)花好幾個小時觀看其上的視頻。

斯伯丁說,相比之下,中共限制中國人使用TikTok中文版「抖音」的時間,規定不可超過40分鐘。

斯伯丁說,「如果你問一個中國孩子,『你長大後想做什麼?』他們會說,『我想成為宇航員。』」因為抖音的內容是以教育為導向的。但是如果你問西方國家兒童同樣的問題,他們會說想成為網紅。

斯伯丁說,中共政府不僅利用TikTok獲取用戶數據,還用其來降低(美國的)生產力。

散布假消息影響美國人的思想

斯伯丁說,中共信息戰的第三個策略是「影響(人的思想)」。該黨公開宣稱,民主自由是美國人為摧毀共產黨而虛構出來的。

他說,「這就是他們在第9號文件中所說的。」他指的是中共在2013年發布的《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該通報要求各地提高警惕、反對「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等西方價值觀,旨在加強其一黨統治。

斯伯丁說,中共利用社交媒體向美國人灌輸其信息。「中國正試圖讓全世界相信它的制度更好。」「他們不只是利用TikTok,他們也利用推特、利用臉書。他們在自己的所有平台上,也在我們的所有平台上(傳播其信息)。」

斯伯丁說,雖然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重要貿易夥伴、提供很多東西,但中共政府和美國的關係不良。

他說,「美國與其爭論如何稱呼中國,為何不看看中共是怎麼稱呼我們的呢?」「他們把我們稱作敵人。所以不管我們是怎麼想的,大家要尊重這個事實,即他們(中共)就是這麼認為的。」◇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FBI局長:TikTok帶來的安全擔憂怵目驚心
FBI局長警告:中共可用TikTok形塑台海戰爭輿論
研究:TikTok成加拿大人最不信任的社媒App
前副總理警告:TikTok在監視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