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紀委官員致習近平的公開信

王友群

人氣 12930

【大紀元2023年05月13日訊】習近平主席:您好!

5月13日,是法輪功洪傳世界31周年紀念日。

昨天,紐約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舉行了盛大的集會、遊行、慶祝活動,再次從世界之都——美國紐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傳揚給全世界人民。

31年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法輪功。至今,法輪功已洪傳到全球110多個國家和地區,給這個充滿欺詐、紛爭、暴力、腐敗、災難的世界,帶來了希望與光明。

為了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您歷盡千辛萬苦,總算實現了「三連任」。但是,您面臨的仍然是內憂外患、危機四伏的局面。

這個危局,在相當程度上,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當今中國最大的賣國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與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為敵,大搞「假、惡、斗」留下的禍患。

給您寫這封信的目的,是想結合我的親身經歷,再次向您講述法輪功真相,希望您能在善惡之間做出正確抉擇,停止迫害法輪功。

我是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至2023年5月13日,已修煉28年;其中在中國20年,在美國8年。

初聞佛法

從最初開始修煉法輪功,到1999年7‧20迫害發生前,那是我有生以來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我得法那一年32歲。此前,雖有一顆向善之心,卻苦於無人指點迷津,稀裡糊塗過了幾十年。直到我用心讀了李洪志大師的《轉法輪》之後,才第一次明白了什麼是佛法;第一次明白做人的目的,不是升官,不是發財,不是享受人世間的榮華富貴,而是通過修煉,返本歸真;第一次明白了佛、道、神是真實存在的,只有信佛、敬佛,才能修佛。

初聞佛法,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我認識到,必須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道德昇華了,身心亦會不斷淨化。

修煉後,我沒有花中紀委監察部1分錢醫藥費,身體狀況很好;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的信任和器重。

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開過後,因為對我的人品和能力的賞識,時任中紀委常委傅傑正式通過中紀委幹部室調我做他的祕書。時任中紀委法規室主任干以勝對我的人品和能力也很賞識,不惜得罪傅傑,堅持將我留在中紀委法規室。

之後,干以勝將我推薦給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我成為尉健行一系列重要講話的撰稿人之一。

比如,1998年7月的一天,中共政治局做出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經商的決策。當天下午,尉健行主持召開中紀委常委會,我列席了這次常委會。會後,由我執筆起草了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關於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經商的通知。

接著,我參與了尉健行在貫徹落實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經商決策電視電話會議上講話的起草。

1998年一整年,我只出差了一次,被安排到東北、西南、西北做調研。但是,在我出差的第一站黑龍江、出差的第三天,就被緊急召回北京,參與中紀委領導在紀念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20周年研討會上發言稿的起草。

我參與過時任中紀委副書記候宗賓、曹慶澤、徐青、夏贊忠,時任中紀委常委傅傑,時任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武連元等領導講話或文稿的起草工作。執筆撰寫過《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國紀檢監察報》評論員文章,《求是》雜誌特約專題文章等。

我還多次參與中紀委全會的有關文字工作。

我是「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1996年春,到北京玉泉山訪問中共元老薄一波時,共去了4個人,一位部級官員,兩位局級官員,一位處級官員,這個處級官員就是我。回機關後,由我執筆起草了「薄一波訪談錄」。

我參與了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監察部關於反腐敗的一些重要法規的起草工作。

我還參與了時任中紀委常委傅傑主持的「九五」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課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過程中的黨風廉政建設」的研究。該課題成果由方正出版社出版後,獲「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優秀成果獎」。

我還應遼寧人民出版社之約,利用業務時間寫了《中國拒絕腐敗》一書。

至1999年7‧20,我修煉法輪功4年多。這4年多,是到那時為止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4年多。

不貪財不好色

當今中共官場上最突出的腐敗問題就是貪財好色。

從中央到地方,開了很多會,發了很多文件,制訂了很多法律法規,懲戒了很多高官,開展了很多教育活動,要求領導幹部過好權力關、金錢關、美色關。

但是,中共官場的貪財好色問題,不僅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

我在修煉後,嚴格按照李洪志大師的要求,自覺做到了:不貪財、不好色。

我有一個親戚曾專程從武漢到北京,要我幫他的女兒安排工作,又是送錢,又是送金戒指。我堅決不要,他放下錢和金戒指就走人。第二天,我到郵局把錢寄給他女兒,我太太回武漢過新年時,我讓太太將金戒指當面還給他女兒。

有個地方紀委的官員到我辦公室送禮,我一再婉言謝絕,對方執意要送。我說這個禮無論如何不能收。對方說,這都是些土特產,我們去了許多部門,那些官員都收下了。實在相持不下,最後,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這個禮我絕對不能收。直到這時,對方才沒有再堅持。

1998年中紀委分配住房時,根據我的條件,我可以分到位於亞運村的大三室一廳,也可以分到位於北醫三院附近的兩室兩廳,也可以分到位於和平裡的新兩室一廳,但我選了一個很舊、樓層很高、朝向西北的兩室一廳。

作為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如果我想發財,一個電話,一個暗示,甚至不用我開口,就會有人送錢送物來;如果我起色心,就會有美女主動投懷送抱。

但是,作為一個修煉人,一個敬畏神佛的人,深知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神佛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能夠從心底約束自己,遵道而行,不妄為。

維護佛法

修煉法輪功之後,我親身感受到我的生命在佛法中得到了重生。

當別有用心的人,為了升官或其它目的而誹謗佛法時,我認為,維護佛法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1998年6月,4‧25事件發生前10個月,針對新聞出版署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的錯誤做法,我以《功德無量〈轉法輪〉》為題,致信國家新聞出版署圖書司,要求解除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但沒有回音。

1998年8月,4‧25事件發生前8個月,我致信江澤民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加上中宣部長丁關根、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反映一些地方的公安機關干擾法輪功學員正常學法、煉功等問題,也沒有回音。

1998年11月22日左右,4‧25事件發生前5個月,我在北京一家賓館和尉健行共進午餐時,親手將我寫的反映法輪功問題的信、135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江澤民的信和10多位留學美國的博士寫的《海外學子的心聲》送到尉健行手上。

尉健行看過後,將這三份材料交給了中紀委副祕書長彭吉龍。直到1999年4‧25事件發生前,對我反映的問題,尉健行沒有回覆。對我修煉法輪功,尉健行沒有批評一句。

1999年4月25日,得知天津發生警察毆打、抓捕4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後,我參加了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和平上訪。

當時,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何勇,中紀委副書記夏贊忠,監察部副部長干以勝等,在中南海中央警衛局的一間辦公室裡跟我談話。過程中,我向他們反映了天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等問題。

在中紀委監察部有關領導向我傳達了江澤民4‧25事件當晚寫給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之後,我很震驚。江澤民在信中居然提出要「戰勝法輪功」。當時我的第一感覺是,江澤民可能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第二感覺是,江澤民可能要鎮壓法輪功。

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5月8日,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

迫害與反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當天,我被「隔離審查」。前後共計4個半月、135天。

專案組經過內查外調,沒有發現我有1分錢的經濟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任何不正當男女關係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任何工作上的違紀違法問題。

我唯一的問題是,在法輪功問題上,向江澤民講了真話,表達了跟江相反的看法,冒犯了江的個人權威。

講真話,是做人的基本道德;講真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講真話何罪之有?

但是,我卻因為講真話,受到開除黨籍的黨內最高處分和辭退的行政處理。

1999年12月2日我被辭退回家後,我的人權狀況急劇惡化。我成為「公安部重點監控對象」,我的人權隨時被限制和剝奪。

2008年至2013年,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判刑5年。

期間,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白紙黑字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另一幫凶,時任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這超過1億元的巨額索賠要求,實際上,是對法院對我的判決的全盤否定;進而言之,是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全盤否定。

我在每一封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中提出的巨額索賠要求,都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如果我的檢舉、控告、上訴不是鐵證如山,中共的公、檢、法、司與我的案子相關的官員,直至江澤民,完全可以依法追究我的法律責任,給予我最重的刑事處罰。

但是,直到我2013年7月10日出獄之日,所有這些官員,無一人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說一個「不」字!

出國與講真相

2015年1月22日,我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頒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出國前,我將我辦理出國護照、赴美簽證的情況,在寄給您的掛號信中,寄給我的老領導,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以及寄給時任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時任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時任中紀委研究室副主任孫飛的掛號信中,講得一清二楚。

到美國後,我在大紀元、新唐人電視台、希望之聲等媒體上,發表了大量講清法輪功真相的文章。

2016年,新唐人電視台拍攝了有關我的訪談節目《細語人生——一個中紀委人的人生故事》。這三集電視片,新唐人電視台向全球華語觀眾多次播放過。

希望與出路

您現在雖然處於權力之巔,但是,也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留下的所有歷史包袱的背負者,是當今中共內政外交所有問題的第一責任人。無論哪個領域出問題,您都可能成為眾矢之的。

您現在最擔心的問題是安全。您擔心有人搞政變,擔心有人對您一家老小下毒手。您現在的每一天都活得不容易。

如何才能走出困境,活出一份坦然與自在?

2023年1月20日,李洪志大師發表《為甚麼會有人類》;4月17日,李洪志大師發表《為甚麼要救度眾生》,這兩篇文章談到的問題,超越了國界、黨派、種族、宗教、東方文明、西方文明,涉及創世以來古聖先賢們苦苦追尋的許多根本問題。

如果您能靜下心來讀一讀這兩篇文章,一定會豁然開朗、受益無窮。

李洪志大師傳出的法輪大法,之所以歷經24年的迫害而巍然屹立不倒,並進一步廣度有緣人,是因為法輪大法是拯救了無數人生命的正道大法、高德大法、偉大佛法。

我修煉法輪功28年,雖然吃了很多苦,遭了不少罪,但是,我在歷經的類似唐僧去西天取經的「九九八十一難」中,真切體會到了佛法的無量慈悲、殊勝與威嚴。

如果沒有神佛的護佑,我不可能活著走出監獄;如果沒有神佛的護佑,我不可能順利抵達美國。

您曾經講過「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這句話是對的。

如果您真的相信「頭上三尺有神明」,如果您真的對神明有「敬畏之心」,您就不應該背江澤民迫害佛法的黑鍋,您就應該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在法輪功洪傳世界31周年的日子裡,衷心地希望您能敬畏神明、擇善而從;衷心地希望您和您的家人都能得到神佛的護佑,平安康樂。

2023年5月13日於美國紐約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江澤民處理4.25事件十大錯
王友群:江澤民24年前開啟中共自毀之門
王友群:大法弟子眼中的李洪志大師
王友群:人算不如天算 作惡必遭惡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