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飽受墮胎藥之苦 講述自己悲慘經歷

人氣 112

【大紀元2024年04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在一個平凡的星期一,伊麗莎白‧吉列(Elizabeth Gillette)走進她在俄勒岡州塞勒姆的律師事務所,沒有告訴任何人她上週五做了什麼,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未發生過一樣。這是她的祕密。

吉列女士的同事們可能注意到,也可能沒有注意到,她持續出現的症狀:噁心、發冷和陰道大量出血。她告訴《大紀元時報》,雖然她本可以請病假,但這會引起懷疑,所以她在身心痛苦中掙扎了一整天。

24歲時,和數百萬其他美國女性一樣,吉列女士服用過墮胎藥。她就醫的診所是塞勒姆的一個深灰色的美國計劃生育聯盟(Planned Parenthood)機構,現在已經不復存在。她形容那個診所「非常骯髒」、「不專業」,「不是一個快樂、健康、安全的地方」。她說,那裡的工作人員誤導她,說這些避孕藥物不會傷害她,而事實上這些藥確實傷害了她。她稱,醫護人員沒有適當地告訴她這種藥物的副作用,而她也沒有時間考慮藥物可能對她身心健康產生的影響。

她經受了任何泰諾(Tylenol,一種止痛藥)或家庭療法都無法緩解的,難以忍受的腹痛,她像胎兒一樣蜷縮在浴室地板上,最後她躺在自己的血泊中小產。除了身體上的痛苦,還有精神和情感上的折磨。這給她留下了持久的傷痛。她用沾滿鮮血的雙手抱著透明羊膜囊(羊水袋)中成型完美的小寶寶,這一幕永遠烙印在她腦海中。

現年36歲、四個孩子的母親吉列說,時至今日,她仍能感受到創傷後應激障礙的影響。當她經過垃圾箱時,她被幻想中嬰兒的哀嚎所困擾,就像在恐怖幻想中,她把自己的胚胎沖進了馬桶一樣。她的孩子現在「在一個化糞池裡」,她說,「裡面裝滿了人類排泄物,那是他被埋葬的地方」。她還描述說,當她聽到年幼的孩子在餐館裡哭泣時,她會立刻感覺回到了那間浴室,渾身是血。她說,還有噩夢,這些噩夢同樣帶給她強烈的不安。

伊麗莎白‧吉列。(由捍衛自由聯盟提供)

據吉列女士說,對她的治療可能已經上升到醫療事故的程度。她稱,為她做超聲波檢查的工作人員告訴她,嬰兒的心臟沒有跳動,這意味著他已經死了,這意味著服用藥物不會殺死嬰兒。但這是一個「赤裸裸的謊言」,吉列告訴《大紀元時報》,「因為我後來發現,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她給我開第一種藥就是瀆職,因為我不需要它。第一種藥丸使胚胎挨餓,而第二種藥丸則誘導分娩以排出嬰兒。如果她說的是實話,那麼我就不需要服用第一種藥物。」她說。

她說,計劃生育診所讓她很容易地進入流產的程序,並且不允許她拒絕。從她打電話預約流產開始到離開診所期間,他們一直對她施壓。他們說,如果她不吃下流產藥,她就需要手術,並堅持要看到她吞下第一片墮胎藥,才讓她離開。

據這位媽媽說:24小時後,她服用了第二片藥。其作用是引產。但「非常痛苦」。「不到20分鐘,我就分娩了……我經歷過四次分娩。(所以我知道)那一次確實是分娩」,她說,「我渾身發抖,出汗,噁心嘔吐,腹瀉。這是非常可怕的、難以忍受的痛苦。沒有什麼可以緩解疼痛——熱敷、(吃止痛藥)泰諾或安疼諾(Advil)、熱水袋都無法緩解。」

這些副作用突然襲來,而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這些副作用。「沒有警告,也沒有諮詢」,她說,「沒有人告訴我這會很危險。他們告訴我,這就像是兩次月經一樣,我會感到一些痙攣,多流一些血,一些血塊。然後我第二天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如果說吉列女士在2011年進行人工流產時,她所描述的醫療瀆職事故是大規模發生的,那麼在2016年3月,當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放棄了其最初的多項安全標準時,女性獲得墮胎藥物就變得更加容易了。為了獲得墮胎藥,必須親自去診所的次數從三次減少到一次,有資格實行墮胎的人員範圍擴大到醫生之外,藥物墮胎的期限從妊娠7週延長到10週,而且診所不再需要報告非致命性併發症。

最高法院大樓。(Shutterstock)

2021年4月,在COVID疫情期間,FDA取消了面對面配藥的措施,這種取消本來僅是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期間所實施的暫時措施。但在2021年12月,政府宣布,取消面對面配藥是永久性的。捍衛自由聯盟(ADF)的律師稱這一行為「魯莽」,並表示「危及到婦女和女孩的健康和安全」。

ADF代表受墮胎藥物傷害的病人的醫生、協會和個人。他們於2022年對FDA提起訴訟,聯邦地區法院於次年停止了訴訟。2023年,美國上訴法院接到聯邦地區法院的命令,要求部分恢復FDA對墮胎藥物的關鍵安全標準。

3月25日星期一,我們等待最高法院再次開始對最後一個案件進行聽證,此前最高法院已經暫停了在2023年4月恢復安全標準的決定。這就是為什麼吉列女士最近一直在大聲疾呼,講述她的故事。今年2月,ADF在其網站上發表了吉列女士的一篇感言文章,標題為:「我被告知墮胎藥不會傷害我。但這是個謊言。」

吉列女士的目標是什麼?近日,她告訴《大紀元時報》:「如果最高法院不強迫FDA恢復(他們的安全標準),這些女性將經歷我所經歷的一切。這是一場悲劇。所以,說出真相,人們需要知道真相。人們需要知道,無論你把餅做得多麼扁,它都有兩個面。而我們這一面也是有道理的。我的故事也很重要。而且,我並不是在孤身作戰。」

原文「‘I Was Told Abortion Drugs Wouldn’t Hurt Me’: Woman Tells Tragic Story Ahead of Crucial SC Hearing」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責任編輯:姚清心#

相關新聞
女子因信神拒墮胎 生下女兒成就了家庭事業
少女被迫墮胎 內心煎熬 在神那裡獲得治癒
觀生物課紀錄片後 女子放棄墮胎選擇保護生命
胎兒患殘疾 墨爾本女子拒墮胎獲幸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