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夢蘇:「十年一代溝」怎麼來的?

人氣 299

【大紀元2024年05月28日訊】中國在中共的手裡,十年一個政治運動(迫害法輪功除外,已持續二十五年),不但傷天害理,還造成文化斷層和各種其它斷層,也造成了大陸人之間特有的代溝,世界上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和民族都不是這樣的代溝,而中共竟然還用民族主義給中國人洗腦,不但可笑,而且可恥,但民族主義不是本文想討論的問題。本文想說的是大陸人群中特有的「十年一代溝」現象。

通常意義上,「代溝」指在價值觀念、思想方法、生活態度、興趣愛好等方面,一代人與另一代人之間存在的不同看法或心理距離。在正常社會,子女和父母或祖父母之間有心理差距,因為現代社會一代人與下一代人之間,不可能完全承襲傳統,所以這種差距無法避免。但是,正常的代溝,是和兩代人的年齡差對應的,子女和父母之間的年齡差通常在二十年以上,也就是二十年一代溝,而且,這種代溝只是差異,而不是格格不入。但在中國,十年一次的大型政治運動,造成了十年一代(甚至不足十年)的代溝,而且讓一代人和另一代人之間,有很多價值觀上的格格不入。

單看中國,在大陸人中,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和六十年代的出生人,各自所處的社會、生活和受教育的環境很不一樣,甚至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人和六十年代末出生的人之間也有明顯的代溝。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之間也有代溝,以此後推。而往前看,中共篡政之前,一九零零年代出生的人和一九二零年出生的大陸人,可能就沒有那麼難以融合的代溝,特別是在價值觀上。

為什麼說中國人「十年一代」的代溝是「中共製造」?

大家都聽說過所謂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通稱「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這是中共篡政後發動的全國性政治運動之一。文革於1966年5月16日開始,一般認為文革持續了十年,也有的說,文革開始於1966年5月16日(《五一六通知》出台),結束於1976年10月6日(「四人幫」被抓)。

以文革開始和結束的時間看,這個時期的中國,周恩來去世、朱德去世、唐山大地震、毛澤東去世。10月6日還發生了「四人幫」被抓(又稱懷仁堂事變、懷仁堂政變、十月六日政變),這是中共黨內的自我政變。自此,共產黨賴以起家、發家和篡政的流氓無產者(所謂的無產階級)針對中國的傳統和文化的革命,正式告一段落。那麼1976年前後(七零年代)出生的大陸人,到六歲半七歲上小學的時候,是中國即將進入或者已經進入八十年代的時間點。八十年代對苦難的中國人來說是段好日子,那是中國社會正常化、逐漸自由開放的階段(直至「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中國瞬間變回一片肅殺)。所以七十年代中期和後期出生的大陸人,所受的教育、成長的環境,是相對獨特和自由的;受文革之苦少,但受到了更多隨改革開放而來的現代意識的影響。

1966年文革開始。那麼六十年代中期(1966)和中後期出生的大陸人呢?他們從出生到小學到高中的教育,全部在文革的覆蓋之中。這批人比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對文革了解更多,但也有限,因為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而1966至1976這十年中,可供他們比較「文革」和「非文革」的信息是缺失的。在文革中成長起來的人,時時被無神論、反傳統的思想觀念「理所當然」的浸泡著,沾染這些是無可避免的。還有,對現代科學的推崇也是比較突出的,因為文革中的大陸是不許講人文的,也沒有傳統價值觀的教育,而中國人「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對策,既是飯碗,又是避難所。

對比1966年文革開始這個坐標點,六十年代初出生的大陸人,從零到三歲的教育還算正常,等六、七歲上小學時,就是被扔進文革了——今天批師道尊嚴,明天批林批孔,想正常讀書、學知識很難,好在這批人升高中前後,高考制度已經恢復了,但在學習傳統和真正的文化上就虧欠太多了。

說到文革時的社會環境,過來人都知道,1966年5月16日,北京市領導被指控組成「反黨集團」,撤職,文化大革命開始。夏天,北京各精英學校相繼成立「紅衛兵」組織,打擊「學術權威」,「破四舊」運動達到高潮;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來自全國各地的1100萬名紅衛兵。8月5日,毛澤東發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8月8日:中共中央做出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矛頭指向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晚秋、冬,全國各地都成立了造反派組織,「工人階級」也可參加,形成「人民文革」。

那時候,毛澤東隨時發出的「最新指示」,哪怕只有一句話,「群眾們」包括小學低年級學生,都會在晚間突然被從家裡叫出去集合,到天安門廣場被指揮著做一通政治口號的呼喊和狂舞之後,凌晨三四點才能回家休息。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八次接見紅衛兵,讓紅衛兵狂熱到失去人性。「老紅衛兵」主要是中共黨政部門高級幹部的子弟。「保皇派紅衛兵」則是老紅衛兵的效仿者,絕大部分是那些被認為出身好的「紅五類」家庭子女(包括解放軍子弟、工人子弟、貧農和下中農子弟、革命幹部子弟、革命先烈子弟),這些人被稱為「最可靠的無產階級接班人」……

那是一個瘋狂的年代,掃蕩傳統道德、毀壞人倫、把人或變成寒蟬或變成機械工具的年代。而五十年代末出生的一代人,1966年文革開始的時候,正好是六歲半、七歲,是入小學的年齡。上學學不到知識,父母被下放,無論是五七幹校還是支邊,無法照顧家庭和子女。全體中國人都成為被中共玩耍的對象,並且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份子、壞份子、右派)及其子女是鬥爭對象,是「死有餘辜」的人群。在那個高喊「越有知識越反動」的社會中,誰想讓自己的子女被劃為右派、反革命呢?所以大家都向工人階級、貧下中農靠攏,有門路的則向解放軍靠攏。五零年代出生的大陸人,大都帶著中國工人階級的習氣,那是他們上大學、考研、出國留學前的生活經歷,是那個時代給他們留下的烙印。

中國大陸人的代溝,不是正常意義上的代溝,是中共製造的一個又一個非正常生長環境,對一批又一批大陸人的價值觀進行整肅和清洗的產物。其中,「八九六四」之後,江澤民漁翁得利上了台,搞「悶聲發大財」、貪腐治國。二零零一年,中共一邊迫害法輪功,一邊被允許加入世貿,從此二十多年財源滾滾,不但有充足的財力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還終於把中國這個文明古國變成了「金錢至上」的物慾社會,官商體制,無官不貪,非官也貪,唯利是圖。篡改歷史和歪解文化的娛樂項目盛行,牆內的年輕人從來沒有獨立思考過,歷史的真相和文化的真諦何在。九零年代出生的大陸人,很多(不是百分之百)是在這樣揮金如土、金錢至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環境中長大的。現代觀念、無神論、黨文化、仇美、仇日,中共非常重視「從娃娃抓起」,洗腦效果顯著,以至於很多「九零後」身體到了自由社會,思想意識還留在中共的大陸,以「我」為標準,以「我的厲害國」教我的為標準,把大陸意識形態搬到海外。

說到這裡,「中國大媽」(Chinese Dama)這個詞在英語裡的含義也在發生著演變。從歷史上看,「大媽」原指「阿姨」,即40至60歲的已婚婦女。這個詞是中性甚至正面的,可以是對謙虛而富有愛心的家庭主婦的暱稱,儘管她們可能不熟悉最新事物。「大媽們」經歷了「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些時期以飢餓、物資極度匱乏、人禍重重為標誌,所以大媽們也被塑造成節儉、強悍、生存危機感極強的人群。「文革」還導致中國人減少了對老人的孝道、增加了對青年的關注和「反孝順」(註:指長輩反過來「孝順」晚輩)。大媽們好比這些中國特色「肉眼可見」的載體,對家庭對子女的愛心,對育人的無知和曲解,混雜在一起。

大媽們也發揮了她們生存能力強的特點,和同樣受中共毒害極深的「中國小粉紅」們一樣活躍的不行不,在國際社會不斷給自己、給中國人現丑——她們不守公德,自私自利、霸道蠻橫,不顧他人感受,以霸道、能爭為榮。把高音喇叭伴街舞,「樹上開滿了大媽」,搶搶搶,擠擠擠,吵吵吵,愛誰誰,輸出到她們的所到之處。這些行為表現,讓「中國大媽」這個詞帶上了鮮明的負面內涵。

從另一面談,理性地想想,大媽們雖有很多毛病,但她們只是中共洗腦的受害者而不是施害者——她們那些毛病,不都是在年少時、年輕時乃至成年後,被共產黨培訓和強化出來的嗎?中共沒有給過她們選擇的機會、不跟共產黨學的機會。

當然,本文所述只是最為普遍或突出的現象。每個家庭或每個人的歷史不同、背景不同、業力不同,很多家族中都有人在暗中盡力保護了一部分自己視為珍寶的傳統和文化。

所以說,大陸的小粉紅也好大媽也好,雖然讓人感到可惡,但也確實有其可憐之處。一棵小樹苗,發出來的時候都是嫩綠通透、招人憐惜的,而中共不惜成本,把中國這個偌大的出高德大士的苗圃,變成了養狼放羊的地方;把政府和百姓的關係,變成了鐮刀和韭菜的關係,讓善良之輩在其中難以為繼。

好在我們修煉了,有法在。修煉人無論是哪個年代出生的,都可以逐漸洗清中共給自己強加的那些污垢、鄙陋、惡習,直至自己的小宇宙天清宇澄,乾坤朗朗。在大法中修出的純善和慈悲,不是弱和傻,而是真正的強大和智慧。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中國教育的失敗源於破壞傳統文化及灌輸黨文化
小粉紅挺新疆棉 台專家:替大內宣煽起仇恨
走線女教師:大陸中小學批量製造小粉紅
【特稿】中共小流氓行徑丟盡中國人的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