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人們的收入發生了什麼變化?

人氣 1578

【大紀元2024年07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原泉編譯)昨天,我造訪了我最喜愛的本地食品雜貨店,這是一家由家庭經營的精品店,出售來自世界各地的精美產品。該店以客戶為中心,與供應商關係穩定,為顧客提供優質選擇,因此該店生意極佳。正因為如此,它才能挺過這些艱難時光,包括使客戶群受到衝擊的通貨膨脹。

我去買橄欖油。三年前,我喜歡的牌子的橄欖油一加侖是20美元,現在漲到了40美元,其中至少一半的漲幅發生在過去幾個月裡。我表示震驚和恐慌,店主向我保證,他從這個價格上賺到的錢並不比以前多。他的加價幅度未變,只是供應商的價格上漲了很多。

「相信我,我沒賺到錢。」他說,「恰恰相反,這價格也讓我們苦不堪言。」

好奇之餘,我發現橄欖油的問題是全球性的,它重創了歐洲的經濟,以至於一些國家取消了所有橄欖油的銷售稅,儘可能保持價格低廉。即便如此,每個人都感受到了痛,這不僅打擊了消費者,也打擊了零售商和供應商。

原因何在?人們可以找到各種各樣的解釋,從歉收到氣候變化,再到供應鏈斷裂。但沒有真正說明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通脹,它源於一個根本問題:中央銀行發行了太多的貨幣,侵蝕了現有貨幣的購買力,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為什麼通脹對橄欖油的打擊如此之大?這是個謎,但在高通脹環境下,為什麼有些產品和服務受到的衝擊與其它產品和服務不同,這始終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問題。新貨幣進入經濟並以不可預測的方式流動,產生了18世紀經濟學家理查德‧坎蒂隆(Richard Cantillon)所說的注入效應,人們無法預測貨幣對經濟活動的影響。

三年多來,印鈔病毒以令人震驚的方式襲擊了各個行業,然後突然消失,轉而襲擊其它行業。這就像打地鼠遊戲,愚蠢的東西隨時可能出現在任何地方,它重創天然氣,然後價格下跌,接著又轉向雞蛋,情況變好了,轉而影響到紙板和銅,然後又消失了,但也只是在影響到公共事業之前,依此類推。

這就是通脹難以計算的原因之一,它從來都不是均勻的,它是零散的、瘋狂的、不可預測的。現在,通脹讓中產階級完全買不起房了,那些勉強湊夠錢買一棟價值35萬美元的房子的家庭,卻發現每次出價都被現金買家以高價買走。

受到衝擊但通常不被視為通脹的領域是金融業。因為某種原因,人們總是對股價上漲感到興奮,即使這會使股價變得更加昂貴。當基礎價值不變時,這只是通脹的另一種表現。只是在這種情況下,人們認為這是好消息而不是壞消息,這實際上是一種錯覺。

現在說說核心問題。人們的收入是增加還是減少了?也許是增加了,但有人很快補充說,購買的所有東西也都漲價了。當然,人們應該用通脹的數字來調整個人幸福感。但由於沒有真正可靠的數據,這就很棘手。你去找雇主,要求通脹調整,但唯一可用的是美國勞工統計局(BLS)提供的數據。

勞工統計局提供了一個估算值,但這個估算值很奇怪。它受到大量「享樂主義」調整的影響,以至於明顯的上升實際上會被認為是下降,因為經濟學家們說你得到了更好的產品或服務。數據分析網站ShadowStats.com的人仍在用老方法計算通脹,得出的數字一直是政府所承認數字的兩倍。

ShadowStats得出的數字看起來很高,但實際上可能非常低。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中的排除因素也很顯著。CPI不包括稅收、所有利息、大多數類型的保險和新形式的費用。它無法考慮購買方面的大量替代品,也無法考慮縮水式通脹(指的是商品的大小或數量減少,而價格不變)。它通過一個複雜到無法檢查其可靠性的統計模型來計算住房和房租。健康保險也是如此,如果你能相信的話,勞工統計局說,健康保險在過去三年有所下降。

這些激進的誤判對人們來說是毀滅性的。他們希望調整自己的工資,但最終得到的調整與實際物價漲幅相差甚遠。但請記住,這也會影響到供應商和企業。我開雜貨店的朋友最怕員工要求漲工資,因為其它一切也都在漲。

例如,上週他的幾台冰櫃壞了,損失了數千美元的產品。修復冰櫃的費用幾乎是上次的兩倍。買新的絕對會讓他傾盡所有。他目前的工作重點就是不讓商店虧損太多,這並不容易。

供應商不必乞求買方來提高價格以應對通脹,通脹就這樣發生了。但涉及到工資時,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工資漲幅取決於雇主,雇主不願在成本上升的情況下增加支出。

三年來,個人收入根本不可能跟上通脹。勞工統計局利用不准確的通脹數據進行計算,得出的結論是三年內通脹率基本持平,但仍高於2020年的水平。我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人口普查局的趨勢線更準確一些,每年只在9月份公布一次。即使CPI數據不佳,我確信秋季公布的結果將是毀滅性的,這條新聞會像往常一樣被掩蓋。

數據:聖路易斯聯儲經濟數據(FRED);圖表:Jeffrey A. Tucker。

是的,收入大幅減少。人們不斷催促我,就三年內的通脹率給出一個數字。根據我所能了解到的一切,我估計自2021年以來,通脹率為35%—50%,也就是說,美元可能已經貶值了一半。如果情況屬實,我們必須相應地調整GDP,這意味著自2020年以來,我們國家的GDP減少了13%。

這不是更貼近於人們的親身經歷嗎?換句話說,我們從未走出2020年的經濟衰退。這是四年的艱難衰退,只有通貨膨脹的401(K)(回報率)可以證明這一點。這是對正在發生的情況的現實理解。至於你自己的實際收入,除非你非常幸運地處於財富大轉移的另一端,或許在債券交易公司或大型金融公司工作,否則你的生活水平正在急劇下降。

前幾天,一位朋友穿了一件黑色T恤,上面印著白色字母「不滿」(Disgruntled)。這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這些日子裡彌漫在空氣中的情緒。我們對媒體、政府、學術界、整個精英階層以及我們所生活的體制中許多方面都感到不滿。然而,在這一切的背後,我們的生活水準正在下降。這點很神祕,因為我們知道這是真的,但官方信息不斷否認這一點。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Austin)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 2020)。他也是雜誌《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學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What Is Happening to Incom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乾淨世界推出新變現計劃 創作者可得80%收入
收入減少 加州今年赤字或增至730億美元
四口之家過得舒適 在美國各州需要多少收入
【名家專欄】增稅並不等於增加政府收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