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羅文﹕向喻東岳先生致敬

遇羅文

標籤:

【大紀元5月26日訊】馬上就要到“六四”十四周年了,現在陸續看到了許多紀念文章,使
人又清晰地回憶起“六四”許多感人的事跡。但是有兩件事是我,恐怕也是很多人最難忘的:

  其一,電視畫面上那個擋坦克的英雄。据說他后來還是被中共政權害死了,可是他的形象永遠從人們心里抹不掉,也給整個事件增加了神圣的色彩。

  其二,湖南喻東岳、余志堅、魯德成三青年污毀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畫像。

  由于“六四”事件并非象中共宣傳的那樣有什么“黑手”、“預謀”,所以從開始到終結貫穿著許多天真、幼稚、理性、成熟形形色色的片段。出現喻先生三青年的勇敢行為,可以認為是群眾從民主訴求當中看到了民主最大的敵人是專政政權,而專政政權的圖騰,就是它的創始人的畫像。因此三青年的作為是事件發展的必然結果,即使沒有他們去做,恐怕也會有別人去做。因為面對廣場波瀾壯闊的民主大潮,竟是個流氓成性的專制暴君,畢竟太荒唐了!

  遺憾的是,三青年深得人心的壯舉,竟被一些學生不能理解,反將他們扭送到公安局,后來被當局判十六至無期徒刑!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直到今天由于喻先生不認罪,還被非法關押,据說精神已經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損坏一張畫像竟將三個人判如此高刑期的徒刑,足以看出當今中國的人權惡劣到何种程度了!

  是的,在“文革”年代,他們會被判死刑。但是,那個年代不是被絕大多數老百姓看成(中共自己也不得不認可)是不齒于人類了么?難道當今自認為已是文明了的中國社會与“文革”期間的差別僅僅是“無期”与“死刑”的差別嗎?

  退一步說,假如把中共政權陸續釋放了王丹等“六四”人士看成是對“六四”羞羞答答的忏悔,繼續關押喻先生顯然有失公允,難道喻先生處于弱勢階層,沒有外國人的搭救、沒有敏感的身份背景,就可以置若罔聞了嗎?

  我強烈呼吁中共當局盡早釋放喻東岳先生。同時敦請“六四”學運的領袖們,出于道義的責任設法營救喻先生。

  值此“六四”十四周年之際,我,并代表我的朋友們向喻東岳、余志堅、魯德成三位先生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關注中國中心(CHC) 遇羅文
  2003年5月24日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黑皮書》:從派系鬥爭到粉碎造反派
《共產主義黑皮書》:革命小將及幕後操縱者
《共產主義黑皮書》:無可阻擋的學童
《共產主義黑皮書》:知識界的毀滅
最熱視頻
【直播】反國安惡法 港人7.1維園大遊行
【世事關心】世紀之掩蓋
【紀元播報】市區遭占領 西雅圖共產魔影揮不去
【重播】美國會有關「港版國安法」聽證會
【重播】蓬佩奧新聞發布會:香港新法太離譜
【十字路口】港區國安法刑罰嚴厲 世界受影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