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呼籲聲援高智晟!如何有效聲援?

唐子

標籤:

【大紀元11月4日訊】據悉,由於為法輪功上書中共胡頭兒、溫頭兒,高智晟律師近日被有關當局不斷「關照」,被北京司法警告不許涉及敏感話題,其律師事務所也被盤查。

高律師為法輪功直言上書,引起海內外以及國內高層震動,而且很快本人就接到公開的恐嚇電話。隨後有消息說,有關部門可能會在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和律師證方面做文章。看來,一切盡在預料中。中共國的事情就是這樣要,往好裡想,會盡出意外;往壞裡想,大家都是諸葛亮。高智晟的義舉遭遇中共司法當局如此對待,儘管一開始就在預料之中,卻也不是贊同高律師的人一定要承認的。

唐子決不承認中共當局可以這樣對待我們的高智晟,因而呼籲聲援高智晟。其實高智晟這樣的大律師,這樣的大義舉,這樣的大英雄,又何須我來呼籲?!但出於仁人之心,出於公民權利,我覺得我還是應該呼籲一下。當然如果有人呼籲在先,那就等於是我跟進。總之,呼籲和跟進都需要人做啊!

重要的是聲援高智晟一定要有效。儘管高智晟每一次被當局叫去的時候,「都做好了不回家的準備」,但他夫人因此而愛撫地哭:「高智晟你真可憐啊!我們在你身邊的人最有權威評價你,你根本就不是一個危險的人物,不是一個壞人,為甚麼有這麼多人找你談話呢?你到底怎麼啦?」這樣的困惑,將因為我們的無效聲援而長期成為高智晟夫人的一種情緒狀態。所以,我們不要有徒勞的聲援。

我們已經以簽名、譴責等方式聲援過許多被迫害的人,例如鄭貽春, 例如張林,例如師濤,例如王炳章,例如楊建利,等等。結果呢?結果是上面這些人依然被關押,胡、溫政府依舊一個個地抓、關、判。為甚麼?因為他就坐在那個抓、關、判人的黑手黨大頭領的位置,他那是在履行他的職責。他的生命只要在中共安排的那個位置上,他就得那樣運行。我們不要幼稚可笑地去討論胡、溫和曾(慶紅)、羅(干)的區別,方法、手段分歧上的區別是細微的,護黨國、護專制的共同點是鮮明的。

在迷一樣的人世間,不管這些看起來比唐子聰明會爬的人多麼有來頭,前世修了甚麼或祖輩給他積了甚麼,但只要他身居中共這個邪惡的黨給他的高位,忠實於入黨時宣讀的「為黨獻出一切」的誓言,他就得這麼干。胡耀邦、趙紫陽、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都得這麼干!沒有例外。惟一可以不讓他們這麼干的途徑,就是傳《九評》、促退黨,退垮中共,和平理性地滅了這個邪教和邪靈。

所以,當看見民間還在為希望高層為法輪功平反而費心時,唐子就著急。是啊,對高律師的威逼,是發生在胡錦濤出訪期間,但這就說明我們還可以再等一等嗎?等胡溫黨政府是否能維護高智晟的人身安全和保全他的律師事務所?

我們做的是中國人啊!我們不是命定要做中共奴的啊?!沒有了中共統治,哪個政府還會愚蠢地繼續迫害法輪功?還敢威逼高智晟啊?!如果我們只是在一邊關注、一邊希望,結局必定是高智晟再成鄭貽春、楊建利,早和晚的事情。

我們不能這麼看著、等著中共這麼干!解體中共,一了百了,事情其實就這麼簡單。《九評》是倚天劍、屠龍刀,不管你自己是不是辯認得出來,但只要你一路傳出去,每個人傳10個人,如此不斷鏈條地傳出去,以現在至少10萬人在做這個事情的基礎來推斷,十天之內世界上就將沒有共產黨的組織存在了。因為到了第四天,中共國就將有10億人看到《九評》,而到第五天全世界嬰兒車裡都將有《九評》,而且還有幾十億本準備傳給暗中一直窺視我們人類的外星人。

不管中共胡錦濤、朝共金正日、古共卡斯特羅的聽覺神經有多麼遲鈍,在全世界排山倒海的「退黨、退黨、退黨」的濤聲中,他們也守不住最後的護共防線。就算這些傢伙真的耳朵全聾甚至眼睛也全瞎了,但聲浪中絕對受不了的政治局同僚或秘書、警衛就會把這些家伙像齊奧塞斯庫似地給卡崩了。事情就這麼簡單。

不需要用多少智力,你就可以計算清楚:以10萬人為基數不斷鏈條地傳《九評》,每天每人傳10人,第一天的一天裡就會有100萬人讀到,他們加上已經三退530萬人,和那些已經讀了尚在猶豫中的一兩千萬人在如此形勢下的振奮,他們會在家庭、公司、社區、茶樓、街頭議論中共之邪毒、罪惡,如此情勢下退共、倒共的能量場由隱到顯,誰也沒法阻擋他,警察、軍人都將倒戈,當天也許就會退黨十幾萬或幾十萬。想想,這會如何大快人心,大驚惡黨邪心。

到了第二天,一天裡將有1千萬人讀到《九評》,加上先前讀到的兩千多萬人和三退的600萬人,他們已經無所畏懼,而且激情昂揚者會帶領著許多人在北京、上海、重慶等城市公開呼喊看《九評》和快退黨,這時候哪裏會有軍警出來干涉?!他們會退得更加快!當天三退就可能達到一百萬或幾百萬,甚至總三退人數過1千萬。這時候,胡錦濤和溫家寶壓力下會做出甚麼舉動呢?即使他們還想觀看,身邊的老婆、情人、親人們也會催得他們想不退都不行。

如此一波波地傳《九評》、促退黨到第三天,1億人讀到《九評》完全是小學生似的做算術題的結果。實際的情況很可能是全國各大中小城市的電視裡都在播放新唐人製作的《九評共產黨》,聽渾厚的男中音正氣凜然地宣讀「中國共產黨是邪靈」、「中國共產黨披著九張邪皮暴亂起家」、「中國共產黨反宇宙、反人類、反民族」、「中國共產黨是邪教」、「中國共產黨是流氓」……一旦神州大地這樣的詞句、聲音公然出現,中國共產黨還有明天嗎?沒有了!一定!

如此傳《九評》和促退黨,不用機械地等到第四、第五天,中共國便沒了。

想起來如此簡單的事情,為甚麼做了這麼久,中共依然存在,看起來還似乎可以撐個十年、八年的(在歐美國家政府的首腦、在雅虎、微軟這些大企業頭兒的認識裡就是這樣想的)?是人心、人情使傳《九評》、促三退的鏈條時常中斷。

我是通過自由門軟件上了大紀元網站弄明白了《九評》和退黨是怎麼回事,而加入傳《九評》和促三退活動的,也促成了近20名人三退。問題在於,我的這些「下線」啊並沒有像我一樣把這個活動十幾人連鎖地做下去。這裡的障礙自然在於人心和人情。明哲保身、害怕追究、畏懼告密等,這些人心裏情緒和情結使讀三退潮的浪花們不能濺起一樣的水花。這個大潮就這樣依然江河行。

現在,通過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關照」、其律師事務所被盤查一事,凡慾聲援高律師的人們,都應該看到惟有共同傳《九評》、促三退,退垮中國共產黨,才是真聲援,聲援才真有效。只要共產黨在中共的獨裁統治還存在一天,同情法輪功的正義人士就會受到這個當今最大紅色黑手黨的迫害,他們的職業或事業也會遭到破壞。今天是高智晟,明天是李智晟,後天是張智晟……

也許那天唐子也被當局「關照」到看守所或監獄裡去了。如果我們一直這樣等待胡、溫如焦國標先生期待的那樣永遠地「在路上」,這樣的「關照」早晚會來臨。當然我絕不承認這樣的關照。我需要聲援。如果有人要聲援我,我希望不是那種簽名和評論似的,而是實實在在地不避諱法輪功和共產黨的正邪決戰,英勇無畏地看、傳《九評》,身體力行地加入三退行列,並讓自己這朵浪花帶動更多的浪花濺起,浪花帶起浪花,最後匯成傾覆中共皇朝破廈的道德、政治海嘯。

如果一個同情法輪功的人被中共當局「關照」,可以引發傳銷似地傳《九評》,讓退黨活動公開,讓我們都不再豬狗似的活著,那麼就讓中共來「關照」我吧!@(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唐子:棄做中共精英,擇做中華現代精英
唐子:詩解《九評》之七——中共 殺人的黨史!
唐子:沒有了共產黨 我們這麼辦…
高智晟秘訪法輪功 上書胡溫再闖禁區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女軍醫掩蓋身分在美被捕
【紀元播報】習被指是中共滅亡「總加速師」
【一線採訪視頻版】孫春蘭急赴大連的背後
【有冇搞錯】北斗三號開通 中美軍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語】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脫鉤戰
新唐人最新紀錄片《大疫襲來》即將播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