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木:正邪大戰在悉尼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9日訊】今年的六四紀念真是不一般,且不論大紀元的九評與退黨令中共中央的黨魁們坐立不安,陳用林六四集會上的現身更是向愛得死去活來的澳中經濟合作砸了幾個臭雞蛋。

一霎間,本已陰盛陽衰的澳洲社會正氣終於有了抬頭的趨勢,媒體的不懈努力追逐,正邪之戰也浮出水面,雖不見鮮血淋漓,人頭落地,卻已是刀光劍影,暗藏殺機,草民們又有了機會捧著茶壺看著電視,慢慢論是論非。

陳用林以其恐懼與自信相凝聚強行闖進澳中輿論禁區,能在各報刊及電視媒體上獲有如此高的出現頻率,也令我這顆尚未衰竭的中國良心洋洋得意起來,媒體設下一座平臺,人性百態全盤端出。

主流媒體全力追擊,非要把政府官僚那種非理智的親共醜態揭露無遺;看使館眼色寫文章的華人報刊則苟且偷生,恨不得把義士之舉貶為叛國投敵。

不管唐人街上如何為虎作倀,人們下意識地感覺到周圍有了太多賊頭賊腦的眼睛正在注視著既定的目標,誰在被記錄之中,不知道,恐怖就恐怖在這裏。而傅瀅大使能當著眾媒體嬉笑之中將特務之說輕輕帶過否決得無影無蹤,倒使我等口無遮攔之老頭徒生一身雞皮疙瘩,呀,千萬別出現在我身邊。

要說傅瀅大使才貌出眾口碑不錯,卻也能贏得各方雄性的關愛,君不見,十字路口,兩大美男子各撐一張梯,傅瀅是滿心歡喜進退兩易,袁紅冰說,只要你反叛中共,我寶馬香車,瓊漿玉液伺候;黃若說,你忠心耿耿,護党有功,我給你致敬行大禮。沒想到正邪天平之巔,傅瀅獨贏。據聞,陳用林在讀罷黃若大作後,歎息曰,黃老爺子為了一個敬禮竟得罪所有使館人員,代價未免太大了些。

千名間諜之說,似乎還有些捕風捉影,迫害法輪功卻能找到實據,於是法輪功成了電視熱點,採訪被勞教過的學員,追蹤被領館騷擾過的大法弟子。我想這下法輪功們一定很高興,一位法輪功學員對我說,以前是一家一家地送材料,沒有媒體願意接,現在是媒體追著索取圖像材料,怪不得,我想ABC電視臺怎麼會有當年陳用林這小子監視法輪功活動的歷史鏡頭。

剛剛揭露出中共官員被多次允許去難民營“看望”反叛中共的難民們,向他們傳達黨中央的指示,今天就聽說十幾位被迫接受党愛滋潤的難民們集體自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來何華德要在刀尖之上擁抱中共還真有些難度,縱然唐人街上眼淚滾滾,掌聲雷動。

十六年前浩大的正義之勢早已不復存在,銅臭污染了自由人權。唐人街上僅剩幾個法輪功的攤位還在閃爍著點點純淨星火。曾接過一位法輪功老太太遞上來的真相資料,閒聊之中,她說道,“這裏一張小小傳單,對應的天體中卻是正邪大戰。”我啞然一笑,卻不敢有半點不敬之意,能在這番滔天駭浪之中堅守自己的信念者,我們這號子庸俗茶客又如何去揣度一個修行人的內心世界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6-19 11: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