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談家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我真不明白,「講話」為什麼也是一種罪?
  前不久,我們一群不足「發言」年齡的小孩子,聚在一起大吐苦水,其中最令我們不平的就是,爸媽的「長舌論」。

小明的媽媽常常如此埋怨:「醒來就醒來,幹麼不停的喃喃自語,莫非發神經?」
阿莉的爸爸更絕了,他說:「煩死人了,真恨不得用膠帶你的嘴巴封起來。」
智涵的媽媽則頗為無奈的告訴親朋好友:「這樣下去,我看只有我自己先瘋掉的分了。」

什麼話嘛!我們小孩子又不是妖魔轉世,也沒學過咒語,怎麼會把父母整得那麼慘。

我媽媽甚至說:「早知道就不生你了。」本來我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現在我懂了,她真正想說的是,我怎麼會生出一個「小魔頭」呢!為了這句話,我去照了三百遍鏡子,可是怎麼看也不像哩!我倒覺得自己很像「安妮」公主咧!算了,這些大人們也沒啥眼光,居然會把公主看會巫婆。

 大人的質疑,真的讓我們有些為難,我開始懷疑,長嘴巴的目的是什麼?書上不是說,嘴的兩大功用是:吃與說嗎?

  如果不讓我說說話,那麼我只好吃了,我想這樣下來,我非得胖得像隻小肥豬不可,那……以後要我怎麼見人嘛!

  不能暢所欲言的說話也就罷了,有時同意讓我開口說說話,也常招惹麻煩,像「過年」,我就常踢到鐵板,比方我數數兒,從一數到四時,奶奶的白眼就瞄過來了,她說過年時不可以隨便講「四」,再說她就要把我的小嘴縫上八十針。

  再打個比方,我也不可以說「夭壽」。可是……可是這句話是奶奶說的,為什麼她行,我不行,分明不公嘛!

 講理由也不行,媽媽會說我「嘴硬」、「嚕囌」、叫我「閉嘴」。

原來大人是不講理由的,只要他們認為不行的,就是不行,只有他們同意,我才有機會發表高見,可是最後,我的高見仍會被認為「低見」。

  這樣的生活,你說叫我們怎麼受得了?

  你說,我們真的那麼爛嗎?當然不是!每一個父母都希望他們的孩子是「雄辯家」、「演說家」、「健談者」,但是這些可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呀!我們需要的是「聽」與「說」的學習,才能完成心理學家所說的「語言發展」,照心理學家叔叔的說法,大人們應該多鼓勵我們說話才對呀!說得越多,講得越好。

  我不相信爸媽不懂這個道理,可是為什麼老做不到呢?
  「我有話要說呀!」
  如果再不讓我暢快的說一頓,我……我……

  大人們不是常說不了解孩子嗎?其實我可以提供一帖偏方──多聽我們說話嘛!我們的話也許不是字字珠璣,但總是肺腑之言,只要父母能把我們的話聽進去,那我們就會越說越多,越說越往心坎,到時候要想不了解我們,都很難咧!

  不要把我們當「麻煩精」好嗎?
  我們身為「小人」的人,其實沒什麼壞心眼,我們只是說說而已。
  這可是基本「人」權喔!
  如果連這一點行為都不自由,那麼我寧願……寧願當隻小母豬。

摘自:游乾桂所著《寶貝在說話》一書@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隨著COVID-19病毒隔離措施的取消,孩子們重新回到校園,有一些孩子可能會產生社交焦慮。有社交焦慮症的人在社交場合中可能會害怕尷尬,不願參加社交活動,或過分擔心人們對自己做出很差的評價。
  • 焦慮不僅僅是成人的專利,事實上,很多孩子在不同階段和場合都可能遭受焦慮困擾,但表現形式卻各不相同。
  • 當兒童的焦慮加劇時,父母自然會進入保護狀態。父母可能會盡力解決孩子的問題,幫助孩子避免引起焦慮,或嘗試開啟無憂慮的生活方式。
  • 父母都希望孩子開心、健康和自信。但是,有經驗的父母會知道,孩子會受到來自同伴的壓力,父母需要幫助孩子應對這樣的壓力。以下是幾個可以參考的方法:
  • 很多孩子都有陷入恐慌的經歷,原因可能是意外事故,或其他突發事件。被恐慌佔據時往往表現為失去理智,甚至出現過激言行。作為父母如何幫助孩子盡快克服這一極端的心理狀態呢?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克洛斯菲爾德教授(Alisa Crossfield)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分享了一些要訣。
  • 許多父母都抱怨孩子太粘人,不論是看不到父母就會大哭的小寶寶,還是在社交場合緊貼父母的幼兒,或是不想讓父母出門的小學生。太粘人的孩子真的讓父母很頭疼。
  • 賓州州立大學(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一項長達15年的研究發現,兄弟姐妹童年時期的關係會影響其教育經歷。 研究人員發現關係融洽的兄弟姐妹,長大後會達到相似的教育水平。認為父母對待自己和其他子女不公平的孩子,他們達到的教育水平有所不同。
  • 對於5~6歲的兒童來說,和同齡人比較後發現自己比別人差,這種現象很常見。畢竟,在他們的生活中,從第一次在課堂上大聲朗讀課文到第一次參加團隊活動,都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參與競爭的機會。
  • 澳洲知名育兒作家、教育家和復原力專家登特(Maggie Dent)育兒有方,四個孩子已長大成才。她最近撰文分享了能量對孩子身心狀態的影響,以及家長如何幫助孩子保持最佳能量水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