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京韻大鼓系列《活捉三郎》﹙下﹚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唱詞介紹】︰﹙續前﹚

這個張三郎啊,白天在衙門中聽說婆惜死,
疼得他是頓足捶胸短嘆長吁。
想當初,我二人在烏龍院中朝雲暮雨,
紅夢帳內鸞鳳交棲。
好難捨的小模樣兒如花似玉,
好難捨她的身體嬌柔弱不勝依;
好難捨的小蠻楊柳腰兒細,
好難捨窄小的金蓮才二寸七。
實指望我們地久天長恩情到底,
又誰知水流花謝中道分離。

張三郎他叨叨念念又悲又是氣,
他一心要替婆惜報冤屈。
說話間斗轉星移花蔭兒滿地,
這萬籟無聲三更鼓兒提。
靜悄悄,萬籟無聲蟲聲四壁,
明亮亮,皓月當空映太虛。
冷森森,陣陣涼風吹透了體,
一樁樁,那眼前的怪事甚詫異。
撲簌簌,頂上的灰塵落滿地,
叮噹噹,茶盅兒亂碰響聲急。
啪噠噠,庭院中似有磚瓦擲,
陰慘慘,銀燈半暗令人疑。
唰啦啦,牆上的字畫飄然起,
滴溜溜,桌凳無人自轉移。
影綽綽,明明似有悲聲泣,
咕碌碌,盆花亂撞任東西。
嘚嘚嘚牙關緊咬,渾身顫慄,
好教我,神思亂,汗淋漓,心害怕,毛髮立,
又一想,我讀四書知禮義,什麼怪力亂神子不語,
我本是堂堂一個大丈夫,難道說還怕鬼迷!

張三郎咳嗽一聲,嗯哼,沉了沉氣,
我又聽得那是燕語鶯聲哽咽悲啼。
我抽抽答答把三郎叫了幾句,說你害得奴家我好不慘淒!
三郎說啊?你是何物來到此?
莫非說,魑魅魍魎你敢把我來欺!
婆惜說,你是明知故問,豈有此理!
難道說你就忘了當初,咱們二人好夫妻?
奴本是閻氏雪嬌甘為情死,被宋江用刀殺害血濺香軀。
因此上我的孤魂飄飄無倚,特意地找你來呀咱們二人會佳期。

三郎說哎——本是我的師傅他殺害了妳,
為什麼找我來妳是不饒又不依?
婆惜說喲!錯非跟你有了私弊,焉能夠小命兒死得慘淒。
埋怨三郎太無義,
撇得奴家我是孤單單、慘悽悽、軟怯怯瘦腰肢,
茶不想、飯不思,
因被你的師傅查出了形跡,刀對著胸膛將我刺,
因此小命兒化為泥。

三郎說,我淨聽見說話,為什麼瞧不見妳?
又聽得,陰魂仿佛是笑嘻嘻。
恍然之間顯出了形跡,燈影兒下(在對月下)站著一個美西施。
只見她,黑鬒鬒的烏雲巧挽盤龍髻,
端正正的鬢邊孩兒髮一般齊;
彎生生兩道柳眉細,
水靈靈,杏核眼襯通關鼻;
一點點,櫻桃小口含碎玉,
黃澄澄,滿頭插戴珍珠首飾;
顫微微,鬢邊斜扡晚香玉,
鮮靈靈,身穿一件藕色衣;
風飄飄,擺動羅裙壓拱璧,
小柯柯,鳳頭弓鞋鑲鉆石。
真個是,別樣的風流亭亭立,
這個張三郎啊,不顧得害怕,又勾起他的舊相思。

婆惜說,三郎啊,你認準了奴家我非是妖異,
來來來,快快跟我到陰司!
三郎搖頭說我可不去!
霎時間,面無人色心裡發迷。
婆惜一見有了氣,趕上前去餓虎撲食。
三郎抽身忙躲避,婆惜越發趕得急。
他二人,圍著八仙桌子來回擠,
張三郎,撲通一跤栽倒在地埃墀。
這婆惜解下裙帶嘚兒愣往脖子上繫,
張三郎嗷兒的一聲是小命兒歸了西。
霎時間,兩個旋風騰空起,
好可嘆,他拋下了年邁二老與美貌嬌妻。
這就是,不結籽兒的鮮花休介意,
那露水的夫妻莫情癡。
福善禍淫君須記,您莫叫那「慾海情天」這四個字就把人迷!

﹙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