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京韻大鼓系列《咬臍郎回圍》﹙下﹚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唱詞介紹】︰﹙續前﹚

娘家哥哥叫李宏信,桑氏嫂嫂太狠心。
白晝裏,叫我擔水十幾擔,
到夜晚,推磨推到五更深。
尖斗麩子要尖斗面,上下不差半毫分。
上下如要差了一個合,皮鞭子蘸涼水就往身上掄。

那夜晚,推磨推到三更鼓,
產生劉門後代根。
沒有水來沒有火,口咬臍帶離了娘的身。、
這孩兒下生嗓音大,驚動桑氏不良人。
桑氏女邁步就把磨房進,
她言遠,這孩子後來必是個惹禍根!
立逼小奴把他扔了罷!後花園內去害兒的身。

抱著嬌兒往前走,不由一陣難在心。
有心要把嬌兒害,最可歎劉門斷了根;’
有心不把嬌兒害,桑氏女再三再四不容人。
正然為難往前走,有個老者在面前存。
他言說他姓竇,人稱是竇老,
將孩兒送到邠州找他的父親。
自從竇老恩公他走後,終朝每日兩淚淋。
也不知竇老恩公還在不在,也不知我兒臍郎還存不存。
在眼前若有親生子,就好象井臺上的這位小將軍!

上寫著東莊有個霸道叫李虎,
這個賊,年過花甲無後人。
桑氏女二百根子把我賣,賣與李虎作妾身。
小奴我若與李虎拜了天地,將軍你在世上怎為人!
早來幾日夫妻得見面,晚來幾日我的命難存。

劉智遠,一封書信看到底,不由一陣好傷心。
咬躋郎上前開言道,口尊父王你聽真。
井臺上,若說不是兒的生身母,
卻為何,字字行行寫得真?
井臺上若是兒的生身母,
後皇官岳氏她老又是何人?
劉高說,井臺是兒的生身母,
後宮院岳氏是兒養身的娘親。

咬臍郎聞聽雙足跺,不由一陣淚紛紛。
盤古至今從頭論,哪有那,兒受榮華母受貧!
像我這不忠不孝終何用!還不如一死命歸陰。
即往肋下亮寶劍,劉智遠拉住淚紛紛。
正是他們父子來悲痛,這時節來了岳氏大賢人。

岳氏女,邁步上了銀安殿,
見他們父子淚沾衿。
開言來不把別人叫,叫聲臍郎你聽真。
為何悲來為何嘆?快對為娘說原因。
咬臍郎說妳拉倒吧!妳不是我的生身娘親!
我的娘,井臺以上去擔水,沙土莊上受了貧。
岳氏女聞聽柳眉皺,叫聲劉高太狠心!
想當年,從頭至尾將你問,
你言說,家中無有別的人。
開言不把別人叫,叫聲臍郎你聽真!
不要悲來不要嘆,教軍場裡點三軍。
點齊三千人共馬,沙土莊去接你的娘親。

咬臍郎聞聽心歡喜,教軍場裡點大軍。
點齊三千校刀手,三聲炮響起了身。
人馬發往那沙土莊上去,
好一個山崩地裂海水深!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