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京韻大鼓系列《拷童榮歸》﹙下﹚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唱詞介紹】︰﹙續前﹚

小高童萬種知恩千般自愧,
到次日,忙吩咐家丁們即刻起程打點行裝。
有地方官他們早就伺候著高總鎮,
這位爺在門外接過了這馬絲韁。
在馬前只聽得一聲開道鑼響,相繼著一排排一行行,
鞭板鎖棍與刀槍,旗鑼傘扇列兩廂,
父子們十分的榮耀來探望姑娘,到了竇府的門旁。

再說那竇禹鈞仗義全德驚動上蒼,
竇夫人一對麒麟降玉堂。
親朋們正飲三朝喜酒,他夫妻珍重兩個兒郎。
正遇著高家父子榮歸來探女,那竇禹鈞迎接故友歡喜非常。
到前廳分賓主落座,家丁把茶獻,
叫丫鬟急忙稟報到小姐的繡房。
那高桂英是喜出望外把前廳上,見爹爹蟒袍玉帶好風光。
不似先,形容憔悴衣衫襤褸,這而今是威嚴風範,氣宇軒昂。

賢孝女珠淚盈眸把天倫拜,說爹爹身體一向可安康。
高懷德見桂英哪像個丫鬟的模樣,
好似那月殿嫦娥降下方,
分明是珠圍的小姐呀一位翠繞的姑娘。
懷德說,我撇得孩兒妳好苦!
桂英說,兒多虧這仁慈的義父和賢慧的恩娘。
毀文約收為義女愛如珍寶,又與兒經心用意選才郎。
真個是生身父母一般樣,叫孩兒粉身難報刻骨難忘。

懷德大喜說原來如此,真難得竇老爺這片好心腸。
這英雄整簪纓,端玉帶,把紅袍撩起,
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中堂。
眼望竇公將頭叩,說愚父女受天地大恩怎承當。
此恩德,黃金白玉如何能報,
我此一拜,願竇老爺連生貴子福壽綿長,你的百歲永安康。

竇禹鈞連忙還禮說不敢,論朋友,托妻寄子也應當。
他二人謙讓多時重歸座,小高童請安與伯父又問候姑娘。
高桂英花容帶怒把哥哥叫,小高童低頭自愧站在一旁。
高懷德把拷童的情由說了一遍,
竇公說咳!咱且飲合歡酒,莫論舊惆悵。

剛擺宴,見家僮跪稟說石姑爺也回來了!
嚯!竇府中真是層層可喜,事事都吉祥。
那竇公才要去接,那石生走進,
只見他著紅袍,金蝶搖雙袖,玉帶扣胸膛。
十字樣兩條雲錦披肩上,九曲纓一對金花插鬢旁。
更顯得似玉樹金枝瓊花放,真果是丰姿瀟灑儀表堂堂。

到堂前眼望竇公忙跪倒,說恕小婿不辭而別禮欠周詳。
那竇公是哈哈地大笑攙嬌婿。說我知你火熱的心腸奔帝邦。
但只是這倉促之間我放心不下,叫老夫時常的惦念問姑娘。
可是啊,姑爺恭喜榮升顯任?
石生說,小婿我托岳父的洪福姓字香。
戰邊關,身受皇恩官居總鎮。
竇公說啊,我早已風塵識棟樑。
忙命那石生拜見高懷德,
在華筵上,嫡親的岳父會東床。

原來高懷德在投軍的時候就改了名姓,
因祖上與柴王有恨不敢聲張。
石守信在兵馬營中與懷德至厚,
可並不知高爺的愛女是自己的妻房。
這而今歸來說破從前夢,一家人歡喜團圓在晝錦堂。

高桂英滿面嬌羞把夫君見,石公子將五花官誥贈賢良。
小高童與石生相見是郎舅會,命僕人把執事排開列兩旁。
一邊是龍旌虎旗高爺的彩幛,一邊是纓花傘蓋公子的封章。
又讓那竇公與懷德居中坐,小夫妻雙雙拜倒在中堂。
行禮畢,只因公子尋岳母,
才知道竇夫人新產藍田玉一雙。
二豪傑各獻千金為賀禮,那竇公大擺筵宴慶賀美時光。
黃昏後公子與佳人攜手歸去,在洞房中,義夫貞婦效鸞凰。
這一回千金德報是仁慈心豪爽,
現如今才流傳下,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金定罵城》也作《樊金定罵城》,內容記述薛仁貴狠心在城頭不認二十年來苦心尋夫的異邦髮妻樊金定,可憐金定無奈難堪跪落城下細數冤怨、一字一淚、一句一叩,最後血淚流乾仍遭狠心薛禮誣指施「胭粉計」詐城,只好在天子面前自刎咽喉,一命歸休。此段鼓詞原是清代作詞家韓小窗所寫的子弟書曲本,京韻大鼓鼓曲基本上依韓小窗原作,轍韻亦未做更動,依次用「中東」、「人辰」、「由求」轍各一回演唱。此本乃甲本,較流行於天津。

  • 《金定罵城》也作《樊金定罵城》,內容記述薛仁貴狠心在城頭不認二十年來苦心尋夫的異邦髮妻樊金定,可憐金定無奈難堪跪落城下細數冤怨、一字一淚、一句一叩,最後血淚流乾仍遭狠心薛禮誣指施「胭粉計」詐城,只好在天子面前自刎咽喉,一命歸休。此段鼓詞原是清代作詞家韓小窗所寫的子弟書曲本,京韻大鼓鼓曲基本上依韓小窗原作,轍韻亦未做更動,依次用「中東」、「人辰」、「由求」轍各一回演唱。
  • 《戰金山》有一百一十六句,演唱時分為五落。內容敘述番營的完顏兀术與宋營主將韓世忠大戰於金山黃天盪,幸賴梁紅玉定計擂鼓佈奇兵,順利贏得勝利的一鼓段。

  • 《徐母罵曹》又名《擊曹硯》,是三國演義中為人熟知的一段典故,各方名家向來多所演出,對教忠教孝、傳承倫理道德、端正社會風氣有潛移默化的效果。民間尚有其他用本與此本不同,那一用本內容有「訓子」情節,故又名為《罵曹訓子》。
  • 《徐母罵曹》又名《擊曹硯》,是三國演義中為人熟知的一段典故,各方名家向來多所演出,對教忠教孝、傳承倫理道德、端正社會風氣有潛移默化的效果。民間尚有其他用本與此本不同,那一用本內容有「訓子」情節,故又名為《罵曹訓子》。
  • 此一鼓曲為江洋轍,與當時主流曲本的《趙雲截江》有所不同,除因包含有奪斗情節﹙即搶奪後主阿斗的情節﹚,故題為《長江奪斗》之外,並以趙雲登舟後的情節為敘事重點。此曲本原為早期藝人霍明亮、張小軒等人用本,現已不傳。在此將有關部分刊出,以供賞析。
  • 此一鼓曲為江洋轍,與當時主流曲本的《趙雲截江》有所不同,除因包含有奪斗情節﹙即搶奪後主阿斗的情節﹚,故題為《長江奪斗》之外,並以趙雲登舟後的情節為敘事重點。
  • 《洞房訓女》又名《竇公訓女》,白雲鵬將清代韓小窗所作子弟書《千金全德》第五、六兩回,合併改編而成,內容分別為「洞房」及「訓女」。本鼓曲除白雲鵬之外,少白﹙鳳鳴﹚派亦以之為流派曲目。
  • 《洞房訓女》又名《竇公訓女》,白雲鵬將清代韓小窗所作子弟書《千金全德》第五、六兩回,合併改編而成,內容分別為「洞房」及「訓女」。
  • 《拷童榮歸》 出自清代韓小窗所作子弟書曲目《千金全德》,亦稱《全德報》。是白雲鵬、白鳳鳴的主要曲目。此一鼓曲是白雲鵬繼取《千金全德》第五、六回,合併改編成為《洞房訓女》之後,再度以第七、八兩回改編為一段,名為《拷童榮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