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觀眾與神韻藝術家們產生共鳴

2007年03月01日 | 05:39 AM

【大紀元3月1日訊】(大紀元記者石芳,李姿,章樂巴黎報導)新唐人電視台在巴黎會議宮大劇場舉行的兩場新年晚會與於2月24日在7千多觀眾響亮的掌聲、持續的熱情和一片讚歎聲中落幕。觀眾的積極反饋至今仍在不斷地向晚會的主辦單位湧來。觀眾熱烈的迴響也鼓舞著參與演出的歌唱家與舞蹈家,他們都有相同的感受:「巴黎不愧是藝術之都,觀眾們的藝術氣息與熱情,讓我們的演出與他們有著共同的互動,一種台上台下溶成一片的祥和氣氛。」

大家都知道,生活在巴黎這個世界文化藝術之都的觀眾對藝術有著很高的品味,只有世界頂級的藝術家們的表演才能使他們這樣深深地被打動。神韻藝術團在歐洲演出帶來的震撼已經引起當地藝術界關注。

女高音歌唱家白雪:掌聲是一下子爆發出來的

女高音歌唱家白雪表示,她是用一種慈悲的心在唱,在訴說,在傾訴。她說:「我在台上的時候就像在和觀眾在交流,而且觀眾在看著我,靜靜的在傾聽。我的心能感覺到,有一種跟觀眾共同的互動。他們明白的一面聽懂了。」

在開始巡迴演出的時候,白雪還擔心,他們能聽懂嗎?可是通過這一路走過來,白雪也一路被感動過來了。她說:「真的是這樣。很多在場的觀眾在流眼淚。他們聽明白了。我們都感覺到了,因為觀眾全都坐在那非常安靜的聽。他們鼓掌的時候,真的是由衷的。」

本身有著信仰的白雪認為,不管好人壞人,人都有明白善良的那一面,她感受到人明白的那面聽懂了她歌聲所要傳達的內涵。白雪說:「我記的有一篇報導,寫有一個富商,他很喜歡我唱的歌《找真相》,特別是「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這句歌詞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覺的我們的歌詞真的是很震憾。他聽明白了,所以他被喚醒了。大難來了都一樣。誰也跑不了。我們站在台上,就像對觀眾講話,就像訴說甚麼。用我們的歌聲來感動觀眾。他們那種期待,對我們也是很感動的。我有時唱這首歌,就有那種慈悲想流淚的感覺。」

白雪表示,「他們很喜歡我們的歌,很喜歡我們的聲音,都是喜歡聽美好的音樂,何況我們的歌詞有那麼的內涵,而且歌詞是用人的語言表達不出來的。」

特別是在巴黎唱的時候,白雪就覺得她的聲音特別的親切,非常非常親切,她比喻:「好像有一股能量在推動著我,我感到神在加持的那種感覺。而巴黎觀眾有很深得欣賞藝術的水平,人很有文化修養。他們聽我們唱歌的時候都是靜靜的聽。在最後一個音符結束後,觀眾的掌聲是一下子爆發出來的。」

白雪演唱的歌曲之一《找真相》:

天地兩茫茫,
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
指南有真相;
貧富都一樣,
大難無處藏,
網開有一面,
快快找真相。

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法國歌唱家也要唱這首歌

巴黎確實是西方的文明之都,整個西方文化在哪兒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跡。整個文化的氛圍是非常好的。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說:「感到巴黎的觀眾是非常文明的,懂得欣賞。對藝術家比較偏愛。懂得藝術對人是精神上的食糧和需要,對文化是有很高的追求的。所到之處你都能看到人們是溫文爾雅的。」

楊建生表示,在她演唱完後,有一個也是抒情女低音的法國歌唱家找到她,告訴她:「我聽你唱我就流淚了,我能不能也唱這首歌?你能否把譜子寄給我,我能用十種語言演唱。」楊建生說:「當然可以,因為歌曲講述了一個真實的在中國天安門廣場天天發生的事,音樂本身就能使你這樣。因為畢竟是搞音樂的,音樂是不分國界的。她給我留了一張她的名片。」

楊建生說:「我感到觀眾的掌聲蠻純粹的。搞藝術的人必須遵循一個原則,要講真,離開真就沒有藝術了。那就是屬於做秀。歌頌光明是藝術家的責任,揭露邪惡也是藝術家的責任。」

楊建生表示,中共以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使得中國沒有地方可以訴說不平。老百姓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去天安門把心裏想說的話在哪裏喊一喊。天安門廣場已經成了人們攔轎喊冤的地方,對天喊不公的地方。她說:「孽政是不會管老百姓的死活的。揭露這場殘酷迫害的真相是我們的責任。」

楊建生演唱的歌曲《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
多少弟子,為大法來過?
天上的白雲,你看得最清,
面對著邪惡,他們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講明真象,為了你,為了你,他們承受折磨。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
多少橫幅,被高高舉過?
微微的輕風,你聽得最清,
法輪大法好!依然在空中迴盪著。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可貴的中國人,為了你,為了你,他們再沒回來過。
啊!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他們的聲音在空中迴盪著!

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觀眾聽明白了

演出團著名歌唱家關貴敏先生表示,中國雖然有五千年的歷史但是在海外,真正神傳文化的演出還沒有,這是第一次。

他說:「巴黎觀眾文化素養好,比較熱情。劇場也很好。從觀眾的反饋來看,我能感覺到,他們能看懂我們的節目。觀眾聽明白了。」

關貴敏表示,在「回歸頌」裡面就是告訴人們他經過修煉以後的一些切身的體會。他說:「世界上不只是人在這裡,其實神也在這裡做一些事情。只不過是人看不見,不相信而已。而我經過修煉以後,我明白了很多,所以我要告訴大家,趕快去找找真相。」

關貴敏演唱的《我是誰》:

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
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
黑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
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尋到大法灌耳如雷
我明白了自己是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女高音歌唱家姜敏:音樂是不分國界的

女高音歌唱家姜敏說:「在我演唱的時候,我感到空氣凝固了,每個觀眾都在用心的聽。我能感到在他們深層的東西,在心靈上產生了共鳴。我望著台下的觀眾,用我的歌聲啟示他們原始的記憶: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輪迴中,在把誰等待。冥蒙間尋覓的又是甚麼?」

所以這兩場演出我就感覺得觀眾,那種形容就是掌聲雷動的。就好像用掌聲把你包容到那裏面去。就說他們的反響特別特別大。我覺得在巴黎這兩場是非常非常成功的。而且他們給我們全體演員的印象,就是觀眾特別好。他們非常有修養,文化修養,和方方面面的素質都是比較高的,很高的。他們真的是在欣賞藝術,跟你在節目的方方面面,他都能夠,很有品位的。他不是完全來看熱鬧的那種感覺。他一個欣賞藝術,一個欣賞你藝術背後更深的內涵的東西。他們都能夠感受到,而且一旦打到他的心裏去,台上和台下就溶成一片了。所以我自己感覺到從他們的掌聲中真的是很感動。 我們這些演員真是非常非常感動。

《為何拒絕》這首歌曲,哲理性很強,內涵深。歌曲表達的藝術境界是很高的,用語言是很難表達出來的。

女高音姜敏演唱的《為何拒絕》:

朋友啊,你可記得。
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
輪迴中,在把誰等待。
冥蒙間尋覓的又是甚麼?
下世前的誓約是否還在胸裡銘刻,
面對真相為何拒絕?
大法弟子沒有錯,
是神在兌現著曾經的承諾,
眾生等待的擔心的都在做,
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
時間可是轉瞬即過。

舞蹈家李維娜:他們在心靈上產生了共鳴

舞蹈家李維娜說:「巴黎演出結束之後觀眾的反應非常非常的熱烈,我覺得真的是不虛此行,而且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是值得的。而且非常高興觀眾能夠通過晚會真正瞭解到中國文化。」

她表示,燭光這個節目從構思,從音樂,都很感人。李維娜說:「我自己在跳得時候,我都快哭了。我不是悲傷甚麼。其實,法輪功學員的心態是不卑不亢的,無怨無悔。可以這麼說,在這個平靜當中,又有波瀾起伏。」

李維娜認為,當一個人放下自我,替別人考慮的時候,特別是這個孩子走出來的時候,他代表真的很多很多的生命。這些生命既是失去親人的生命,也是那種無家可歸的生命。更代表一種希望。她說:「我覺得怎麼說呢,我覺得很難用一個詞,一種情緒來描述燭光對我的感受。所以,我覺得我心情也是隨著音樂,隨著孩子眼光在不斷的變化。

就像我前面說的,我很激動,我眼淚快出來了。特別是今天晚上當音樂推到高潮,觀眾熱烈鼓掌時,我確實感覺到這種共鳴,觀眾對我們節目的內涵的共鳴。我覺得觀眾能夠接受能夠產生這種共鳴,也是做演員的一種幸福吧。」

來自英國的林女士對該舞的反饋恰恰說明了觀眾的共鳴:「太感人了!尤其是看到燭光那個節目的時候,感動特別深,可能身為母親吧,我也有孩子。當我看到那麼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當他的孩子拿著燭光出來的時候,一下子就震撼了我的心靈。當時我就哭了。我覺得那個節目太感人了。」

(http://www.dajiyuan.com)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