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媒体報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大紀元4月3日訊】(大紀元記者袁文﹑文靖編譯報導)3月30日,德國第三大日報世界日報用將近整版的篇幅報道了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和著名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講述中共當局非法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并高价出售,全面詳細的介紹了中國器官交易与迫害法輪功的黑幕。下面請看全文報導:

這兩個加拿大人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看起來倒真不象一對對一個國家 —尤其是象中國那樣強大的國家,可能造成威脅的人物。喬高身材高瘦,愛笑,深藍的眼睛透著幽默。麥塔斯個頭瘦小,說話輕聲細語,鑲金邊眼鏡后面的目光嚴肅。人們也許會說,這真是一對不一樣的人。他們的一樣之處僅在于他們專業的、親切的禮貌舉止,還有他們共同的家鄉 溫尼派格城(Winnipeg)。在那里,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的生活道路有過多次交叉。

特別是2006年5月26日后,他們的聯系就更加緊密了。在他們的信箱里,躺著一封令人震惊的指控信等待他們調查。在這封信中,中國被指控大量盜取中國宗教運動法輪功追隨者的器官,并高价出售,賣到國外。全球追查迫害法輪功聯盟,一個在華盛頓注冊登記的非政府組織,在信中請求喬高和麥塔斯,進一步調查這項傳言。后來,他們兩個找到了很多調查線索,讓中共無法反駁這項嚴厲的指控。于是,他們把調查結果詳細、具体地寫入2006年7月份發表的,2007年1月份更新的調查報告中。

中國方面已有所反應

自此,這兩位先生的人生道路就改變了。他們不辭辛苦,奔波往返于世界各國之間,把他們知道的情況告訴他人。他們在不同國家的議會發表講話,与內閣政客交談,尤其在聯合國做了許多工作。現在,他們來到了德國。

自從喬高和麥塔斯的調查報告發表后,中國國內也發生了一些變化,盡管中國政府否認了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當作活体器官庫的一切指控,并說喬高和麥塔斯唯一的目地就是給中國形象抹黑,但是不管怎樣,北京畢竟是2008年奧運會的東道主,那么這時政府會特別注意它的對外形象。在國際指責聲的壓力下,2006年7月1日,一條普遍禁止器官交易的法律在中國生效。必須得到官方書面批准后,才可以對捐贈器官人士的腎臟,胰腺或眼角膜進行摘取。

比利時政治家扮作病人買腎

喬高和麥塔斯肯定的認為,這條法律不可能禁止實際發生的器官交易。在中國,制定法律和具体執行之間是有天壤之別的,曾在擔任亞太司司長時多次到中國旅行的喬高這樣說,利潤丰厚的器官交易繼續進行,沒有受到任何障礙。

2006年11月底,比利時議員帕特里克‧万科魯克斯文(Patrik Vankrukelsven)給北京的兩家醫院打電話,稱自己是一名等待換腎的病人。兩家醫院都馬上為他提供器官,報价折算歐元五万元。

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洁夫2006年11月公開承認,大部分在中國移植的器官來自死刑罪犯。黃當著中國南方大都市—廣州的醫生說,這种交易應該被禁止。然而黃說的‘這种交易’按新頒法律在2006年7月份就應該被禁止了。

百分之百的證据我們沒有,從政前曾擔任檢察官的喬高坦白的說。這時,麥塔斯幫忙解釋了調查線索和證据之間的區別。他說:我們的報告是根据調查線索寫的, 但這也都是必然的。器官摘除是在秘密中進行的。摘除后尸体被馬上焚毀。喬高和麥塔斯曾申請去中國,希望對指控進行進一步調查。但他們沒有獲得簽證。

法輪功被中共指為邪惡的教派

從數量巨大的調查線索和它們之間的連帶關系构成的完整畫面,他們得出結論,這項指控只可能是真實的。法輪功運動追隨者在手術中或手術后死亡。說白了:就是利用摘取器官的方式殺人。很多次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們的調查結果,并為之感到震惊,不愿繼續下去,喬高說。曾為很多在二戰時期大屠殺中幸存下來的猶太人打官司的麥塔斯想起了曾被謀害的几百万猶太人,他表示:從那以后,就沒有什么殘忍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了。

在中國,人們令人吃惊地几乎認識不到這件事情的殘酷性。到七月份為止,中國醫院在他們的网頁上公開宣傳,器官移植等待時間短。 一所中國國際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上寫著:我們大概只需要一個星期就可以找到一位合适的腎臟捐獻者,最長的等待時間是一個月。

与此相比,西方國家的病人通常需要等待多年。同一家移植中心也列出了一張器官的价格清單:一顆腎臟6万2千美金,一個肝臟10万美金,一顆心要价15万美金。2006年7月后,這种廣告被從网頁中拿下去了。

盡管如此,許多醫生在電話里毫不保留的對你告知實情。我們會挑選年輕的健康的腎臟,廣州軍區醫院一位朱博士2006年4月在電話里這樣說。他還說,几個法輪功學員的腎臟正在“運輸的途中”。

麥塔斯和喬高說,雖然所有被處以死刑的人基本上都可能被摘取器官,但是法輪功追隨者确是一群被中國當局特別侮虐對待,受盡凌辱的一個群体。這個党認為此宗教運動,一個冥想,气功和佛教的綜合体,對他們的极權統治构成威脅。

聯合國特使談酷刑

在一個充滿仇恨的大气候下,法輪功學員非常容易成為暴力的受害者,麥塔斯說。對此,聯合國特使,曼福瑞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他去年的關于酷刑的報告中已經證實了這一點。而且法輪功追隨者是人体器官“完美的供應者”,喬高和麥塔斯在他們的報告中這樣寫道。他們大多數人年紀輕輕,既不抽煙,也不喝酒。

主要證人安妮是一位在遼宁蘇家屯醫院摘除了2000位法輪功學員眼角膜醫生的前妻。采訪了安妮的喬高認為,她的證詞細節准确,是真實的。他強調說,她和法輪功一點關系也沒有。

他們認為最有說服力的是,1999年法輪功被中國禁止后,器官移植的總數量在跳躍式的增長。按官方統計,從1994到1998年,共有1万8千5百個器官移植案例,而在2000到2005年內,器官移植的總數是6万例。喬高和麥塔斯推斷到,這筆交易給本來經濟拮据的醫院和醫生帶來了巨大的額外收入。而從中牟利的還包括軍隊,許多家醫院是屬于軍隊的。

按他們的調查,為給一個出手大方的顧客找到合适的器官來源,可能導致多名囚犯被殺害。喬高曾遇到一個2003年在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得到了8個腎臟供應的先生。因他的血液成分和抗体与捐器官者的不符,所以移植手術多次失敗。當他移植最后一個器官時,手術的醫生說,這個器官是從死刑犯那里來的。器官的浪費在中國是惊人的。喬高說,醫生承負得起他們在技術上的差錯。按官方數字計算每年1600個被執行死刑的人,會讓他們的器官供不應求。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喬高:抵制奧運 敦促中共改善人權
二千萬人退出中共   蒙城華人震撼西人稱贊
梵蒂岡電台報導中共活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德國公眾聚焦中國「被盜的心」
最熱視頻
【微視頻】中共開放炒房?百姓要替恆大們還債了
【新聞看點】中共六中會期敲定 江派被擺平?
【遠見快評】歐金中自殺疑雲重重 中共擔憂什麼
【拍案驚奇】台商大舉撤出大陸 幾乎跑掉一半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秦鵬直播】「玻璃心」被封 禁忌話題海外暴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