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讓油價的決定回歸經濟本質吧

吳惠林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8月17日訊】暫凍兩週的台灣油價,在8月14日經濟部長宣布9月1日實施新浮動油價機制,並自15日零時起油價調降0.7元,未來兩週均不再調整後,風波雖暫止息,但問題並未能解決。主因是油價決定未由當今的政治議題回歸經濟本質。

在全球化潮流沛然莫之能禦下,經濟自由已是常識,而尊重市場,由市場機制的「無形手」主導價格變動也理所當然,尤其,台灣已是一個高度自由民主的社會,經濟自由度非常高,市場或價格機能應已充分運作,民眾對於物價的漲跌應早已司空見慣,為何還會有這種政府明顯擁有價格決定權情事呢?

究其實,水、電和油等被認為是「公用事業」,其產品是「民生必需品」,影響面既深且廣。因此,這些產品曾被認定不能由私人來經營,尤其不能由民間私人獨占、甚至寡占經營,應由代表全民、受全民之託為全民謀福祉的「政府」來統籌管理,於是這些產品成為「公營」或「國營」事業也就順理成章。

不過,自1980年代「公營事業民營化」成為風尚,連這些公用事業也在行列中。台灣早就跟上這個潮流,雖然實質進展並不十分順利,但「油品」在2000年台塑加入後,就宣稱「油品已全面自由化」,油價已交由市場競爭決定。但實情並非如此,因為中油還是國營事業,且是油品最大戶,既對油價有絕對的決定力,而且又有「政策任務」需配合,根本無法作出符合自由市場的決策,即便是想要「反映成本」,也不太可能。所以,台灣宣稱油品已全面自由化,只可說是形式、表相。

因此,最需要檢討的應是,為何台灣油品無法真正自由化,多年前「埃索」這家國際著名油公司來台鎩羽而歸的原因何在?是台灣管制太多嗎?政府(包括民意機關)的職責應在掃除阻礙市場競爭的因素,是否沒盡到責任呢?

其次,應將中油公司開放民營,因而有必要嚴肅探究這麼多年來為何無法達成中油民營的目標。當然,這也不是短期之內能做到的,所以,現時的務實做法是,承認「政府擁有十足國內油價的管制力」。在此環境下雖沒有市場機制可言,但訂定油價公式,讓油價「反映成本」是較能貼近市場機制的方式。畢竟重點是在「快速、明確」的決定出反映成本的油價,因為油價是民生重要資訊,關乎每個人的行為決策,切忌讓人民惶惶然不可終日。

若能明確又迅速做成決策,民間的各種輿論也就不會七嘴八舌助長人民的預期心理。如此一來,唯一的課題就剩下「機制」或「公式」怎麼訂?比較好的做法是成立一個「超然中立」的委員會來合議決定,既可取得公信又較合乎民主。

不過,即使能由獨立的委員會決定公式,還是必須提醒:真實「反映成本」是最要緊的,畢竟「資源有限,應作最有效率的使用」是最根本的準則。只是「成本」的精算很不簡單,何況公營事業缺乏效率舉世皆然。所以,委員們是「任重道遠」,不但要訂定一個適當公式,還要監督中油有效率經營。至於調價的頻率和幅度,後者不應限制,不宜訂定漲跌停板;前者則應隨著國際油價起伏!(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吳惠林:葉爾欽能,趙紫陽為何不能?
驚心動魄的中國泡沫經濟
吳惠林 : 大家一起來過「簡樸生活」!
大家一起來嚴防中國經濟海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