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傻孩子」變成小提琴手

大陸法輪功學員

這樣,我的學習成績更加突出,兩科強項多次居班級榜首,與學法前的我判若兩人。(大紀元)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從一個普通的孩子變成一個讓人羨慕的孩子,我的身上無處不體現法的神奇。

從出生的那一天開始,我全身就帶著各種各樣的病(那時不知道都是自身的業力),無時無刻離不了藥,只能泡在藥湯中。上學以後,我的頭腦彷彿沒有達到這一年齡段的孩子應有的標準,對一切充滿著疑惑。學習成績也一般,每個同學都對我不理不睬,甚至稱呼我“傻子”,而我當時也不知怨恨他們。漸漸的,我慢慢的長大,開始疑惑為甚麼這世上會有人,我為何會這樣。

99年7.20前,我與家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一切都有了質的飛躍。剛讀了大法書的第一頁,就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吸引著我要接著讀下去。我明白了宇宙的真理和這一切兒時疑惑的東西。人都是從高層次上掉下來的,人人在業力輪報中都造下了巨大的業力,現在師父在這個末法時期將大法傳出來,就是讓世人去掉不好的執著心,按照法輪大法這部宇宙大法修煉,達到圓滿的彼岸。

以後,我便開始隨家人修煉大法。不管學習時間多麼緊張,我都不會忘記學法煉功。早晨,在家人們還在熟睡時,我早已在煉功了。這樣,師父開始給我開啟智慧,消掉了我的業力,使我原來的病都消失了。在一次消業中,我還感到從耳朵中掉東西,可是卻看不到。從那以後,上了初中的我,學習成績突飛猛進,同學們也開始羨慕我了。

學法的第二年,我開始學習了小提琴。原來很傻的我,如今卻學得很好。所有的學琴老師都說我學琴太晚,然而我的成績讓他們驚訝,說我具有天賦或受到過特殊訓練。可只有我最明白,憑我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這樣的。學琴兩年後,我便考了級。這都是師父給我的神力,法給我的神威。

後來,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和師父,那時我的時間也更加緊張,可是我還能隨家人繼續精進。在整點隨家人一起發正念,即使在路上或課堂,我也不忘記。而且有時隨家人一同貼真象材料。也許這些都微不足道,但我一直堅持著。時刻記住師父交給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精進實修,發正念與講真象救度眾生。當課堂上,老師誣蔑大法與師父時,我都會在心中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其背後破壞大法的邪惡,老師便馬上轉移了話題。

這樣,我的學習成績更加突出,兩科強項多次居班級榜首,與學法前的我判若兩人。同學們對我越來越尊敬,因為在一些小矛盾中,我一直按大法要求去做,不與他們爭鬥,總是付之一笑。其實,我也在一直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師父在讓世人學好,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才有今天。後來,我在學琴中,兩年內通過了三個頂級。今年,我參加了三次小提琴考試,通過了兩大院校的頂級,同時代表本省參加全國比賽,獲得了二等獎。

站在異地的舞台上,我深深的感到這是師父給予我的機會,讓我5年的水平達到了普通人10多年的程度。我只要正念一出,我是大法弟子,緊張便消失了。大法的力量溶入琴中陶醉所有人。因為我的力量有限,我只能用我的成績證實大法,把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示給人們。

(本文轉載自明慧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提琴家馬友友今年53歲,但是他的音樂生涯已經有48年之久。他贏得過幾十座格拉美獎,這是美國音樂界最高的榮譽。這些年來他還把興趣擴展到古典音樂以外,他對爵士,民謠,流行音樂以及世界音樂都有深刻的涉獵。馬友友的最新CD專輯日前問世了,專輯名稱是[喜樂與和平之歌Songs of Joy and Peace]。 (w2009-01-09-voa74.cfm)
  • 法拉盛羅斯福路大道上的「紐約音樂學苑 (New York Music Studio)」,是由擁有NYU紐約大學音樂博士學位、並在NYU任教過鋼琴的金老師主持。除了教授鋼琴,學苑中還教小提琴、大提琴、長笛、單簧管、雙簧管、吉他等樂器和聲樂,並協助孩子準備NYSSMA考試。學苑每個月都舉辦小型音樂會,讓學生們都有機會將所學呈現給父母、親戚和朋友。
  • 成立於2000年秋天的華美青少年交響樂團(Olympia Youth Orchestra),每年定期公演,今年的公演將於10日晚間在聖蓋博市劇院舉行。指揮暨音樂總監何楓表示,今年特別邀請著名小提琴家Seul-A Lee聯合演出多首名曲,舒伯特 Rosamunde前奏曲、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門德爾松意大利交響曲,歡迎愛樂人士前往觀賞。
  • 2009年1月4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洛杉磯帕薩迪納市政大劇院的最後一場演出吸引了眾多藝術界人士。加州一所大提琴專門學院的院長里克‧穆尼先生看完演出後,對記者表示,神韻的表演「非常優秀」,「一切都是頂級的」,「一切都非常非常好」。
  • 2009年1月4日,神韻國際藝術團美西巡迴演出最後一場在洛杉磯帕薩迪納市政大劇院(Pasadena Civic Auditorium)落下帷幕。知名旅美華人小提琴家韋先生看完演出後表示,神韻演出「非常成功,也非常專業」,「當然可以說是世界級的水準」。
  • (大紀元記者Jason Loftus 渥太華報導)1月3日晚10點半,神韻紐約藝術團加拿大巡演渥太華第三場在觀眾的熱烈掌聲中落幕,在兩個半小時的演出中,渥太華國家藝術中心的兩千多名觀眾被曼妙的歌舞和匠心獨運的高科技動感天幕吸引,在時而大氣恢宏、時而和緩平靜的音樂中,享受著這台東方藝術的盛宴,領略著五千年的中國神傳文化的精髓。

  • 《冬天》 變成了荒寂的F小調。根據作曲家的詩看來,第一樂章絃樂尖銳反覆的樂音以不和諧的方式相互衝擊, 描繪我們在寒風中打哆嗦;而較強有力的段落,明顯增強的樂音是描繪我們跺腳,最緩板中,我們「在火邊滿足的沉思」,而外面的人在早已結冰的小路上,滑了一跤,又站起身來,忍受著寒風的吹襲。
  • (大紀元特邀記者李楊北卡州達勒姆報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北卡洛萊納州達勒姆市迎來了神韻巡迴藝術團。落成後剛剛開放一個月的達勒姆表演藝術中心(Durham Performing Arts Center)迎來了藝術界空前的盛事,全場爆滿。
  • 神韻紐約藝術團及其隨團樂隊12月28日下午2時在芝加哥歌劇院進行了終場演出。小提琴製作師古特曼先生在演出結束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觀看神韻的後的感受可以用「改造」(transformed)來概括。
  • (大紀元記者郭輝芝加哥報導)達利雅(Daria Horodyskyj)女士是來自烏克蘭的職業小提琴家,在烏克蘭演奏十七年,現在依然活躍在美國的交響樂團或樂隊的表演中。十二月二十七日晚她和女兒瑪麗安娜(Mariana Ivanylo)觀賞了在芝加哥大劇院的神韻演出,兩人都認為神韻演出非常迷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