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差仙竹天樂飄-排簫

古音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4日訊】排簫是一種把長短不等的竹管排成一列,再用繩子、竹蓖片編起來或用木框鑲起來,以吹奏方式得到樂音的一種編管樂器,所以在古代「八音」的樂器分類中,排簫被列為竹類樂器。由於被編列的竹管長短不一,因此可以得到高低不同的樂音。

傳說竹子原來只生長在王母娘娘的御花園裡,護竹仙子因為憐惜人類,一日,她趁王母娘娘多飲百花露沉醉期間,將竹種傳於人間。於是,從黃河流域到長江流域,從崑崙山到喜馬拉雅山遍生翠竹:江浙紫竹、安徽白竹、貴州玉屏竹、雲南鳳尾竹、湖南湘妃竹……為製作排簫,同時也為製作笛、簫等竹類樂器提供了最佳的竹材。

早在遠古,已有用蘆葦編製的葦龠。相傳虞舜時期有「箾韶」樂舞,箾即原始排簫。《尚書˙益稷》中記載:「簫韶九成,鳳凰來儀。」以排簫演奏的遠古樂舞「簫韶」,不僅招來神鳥鳳凰;並使得至聖先師孔子在聽聞後,陶醉得三月不知肉味,歎為盡善盡美。夏商時期有編管的龠,甲骨文中的龠字,就像編管樂器的形狀,也就是後來排簫的前身。到了周代,簫和籥同被詩人們提及,被載入《詩經》。《詩經˙周頌˙目瞽》中提到了:「簫管備畢,喤喤厥聲。」《爾雅˙釋樂》中敘述:「大簫謂之言,小簫謂之筊。」晉朝的郭璞為排簫作了註解:「簫大者編二十三管,長尺四寸;小者十六管,長尺二寸。」

1978年,考古學家在河南省淅川縣下寺一號楚墓發現一支春秋中晚期的石排簫,白色,近似漢白玉,以石料製成十三個管身長短不等的編管,並依次遞減,是目前出土年代最早的排簫實物。1978年,在湖北省隋縣曾侯乙墓出土兩支戰國初期的竹製排簫,也是由十三根長短不等的細竹管依次排列,用三個竹夾纏縛而成;形制與河南淅川縣下寺一號楚墓出土的石排簫相似,但相應的管長有別。上述兩種實物都是屬於單翼形的早期排簫。

排簫在南北朝、隋、唐各代的宮廷雅樂中,都佔有重要位置。特別是在隋唐的九、十部樂中,清樂、西涼、高麗、龜茲、疏勒和安國等諸樂部即已使用之。

唐代以前,排簫通稱為簫。唐宋以來,由於單管豎吹的簫日漸流行,為了與之區別,便將編管簫稱為排簫。唐趙璘《因話錄》中記載:「古簫,都下所謂排簫是也,今簫管乃古之笛,雲簫方是古之簫,雲簫者,排簫也。」唐杜佑《通典》所載:「簫,編竹有底,大者二十三管,小者十六管。長則濁,短則清,以蜜蠟實其底而增減之,則和。」這是一種等管形制的排簫,各管長度相同或稍異,但在管內以蠟封底,蠟底的高低形成上端管身的長短,因而可以吹出不同的音高。

元明兩代,排簫演變為精緻的櫝簫。大多為十六管,簫管外有木架外殼,上漆,描繪金鳳。明朱載堉在《律呂精義》中記述:「元史樂志排簫有櫝,每架黑漆搶金鸞鳳,今之排簫亦然,惟飾以朱漆耳。」

到了清代,排簫才由依次漸短的單鳳翼,改為對稱的雙鳳翼形制,並且按律進行編管,簫管外沿用元明時期的木製套架,木架外殼上朱漆,描繪金龍。

排簫的管數與長度經過歷代的流傳發展,其形制、大小有別,名字更富有特色,如:「底簫」、「雅簫」、「頌簫」、「舜簫」、「籥」、「籟」和「比竹」等;東漢應劭《風俗通義》對排簫有這樣的描述:「其形參差,像鳳之翼。」;陶注云:「其形象風之翼,十管長二尺」。所以,排簫還有「參差」、「風簫」、「鳳翼」、「短簫」、「雲簫」和「秦簫」等稱謂。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8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加拿首都渥太華的2場首演於1月14號落下帷幕。
    有兩位音樂家在演出結束後表示,被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精彩表演深深吸引,從而要去買二胡,學習這種被譽為中國民族樂器中的「小提琴」。
  • 左手按弦的方式主要有輕巧快速的按動琴弦、慢速的按,以及上下按放數次或一次等,它們形成了箏曲「以韻補聲」的旋律特點。
  • 幹了一輩子音樂這一行,把中國民族樂器和西方樂器結合的樂團我沒有見過,
  • 唸歌是台灣的一種說唱藝術文化。表演方式有一人的自彈月琴自唱;也有二人組以月琴、大廣弦樂器為主的,亦稱「一對手」;也有加上其它樂器殼仔弦、二胡或笛或鑼鼓等的伴奏。而記錄唸歌歌詞的小冊子被稱為歌仔冊。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個八度音程平均分為12個半音音階的律制,在交響樂和鍵盤樂器中應用非常廣泛,可以說是輝煌西方音樂殿堂的基石之一。現代的鋼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來調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更是完美地詮釋了平均律的優越性和轉調的完美,被譽為鋼琴文獻的舊約聖經。其實十二平均律的確立最早是來自中國,很可能是通過東西文化的交流傳到了西方,被西方稱之為中國的第五大發明呢。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 1818年,201前的聖誕夜,在德奧邊界離薩爾茨堡大約20公里的奧地利小城奧本多夫(Oberndorf)的聖.尼古勞斯教堂裡,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橫空問世,逐漸成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