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良心主教」陳日君

font print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6日訊】(新紀元周刊記者梁珍報道)四月十五日素有「香港良心」的前香港天主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正式卸下主教生涯的光環。他的敢言,幽默詼諧且直白的言語,讓他被冠以「反叛主教」 的稱號,但同時也成為香港人最認同代表公民社會的人物。

在香港稱得上「香港良心」 的,近年來有兩位重量級人物,巧合的都姓陳,一位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另一位就是前香港天主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無論臺上臺下,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備受外界關注。

七十七歲的陳日君,向年齡認輸,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四月十五日正式宣布接納陳的辭職,為他十二年的香港教區助理主教和主教生涯正式畫上句號。當天幾乎香港的所有報紙電視都在回顧他的生平。他的敢言,幽默詼諧且直白的言語,包括他直言批評的大事件,如二十三條立法、鎮壓法輪功、居港權事件、校本條例等,如同香港過去十年歷史的再現,一幕幕地又重現。

「我作為香港主教,應該照良心辦事。」雖然被冠以「反叛主教」 的稱號,也是任內被中共批評最多的主教,但同時也成為香港人最認同代表公民社會的人物。陳日君說,過去十二年有人忍受他,有人欣賞他,或許是他最真實的寫照。

七年大陸教區教書忍辱負重

一九三二年出生在上海的陳日君,父母均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因為家道中落,憧憬著修院免費讀書的待遇,陳日君秉承父志成為神父。天性「反叛」的他,自小喜歡打抱不平。「有次修院食物分配不公,我非常不滿,便帶頭造反,公開在同學面前向有關老師抗議。雖然只是口頭抗議,但在當時已算是很不得了的行為了。」

一九四八年陳來港入讀修院,一九六一年在義大利晉鐸,正式成為神父。直到一九七三年,陳都在香港聖神神哲學院執教。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六年,陳日君每年回大陸教書半年,總共到過七個不同的教區:上海、西安、武漢、河北石家莊、瀋陽、浙江省以至北京的國家教區神學院。

「在中國教學的七年間,我盡量規行矩步,從來沒有公開指責當時那些不理想的情況。我需要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想犧牲這個可以教育年輕中國神學院修生的機會。這時期,我最重要的責任是去瞭解、觀察,和明白這個時代的真實情況。」

七年的生涯中,他深刻地感受到內地教會的苦況,也自此開始積極為一千兩百萬的大陸天主教徒爭取宗教自由。

被禁止入大陸六年

因表明與大陸地下教會有聯繫,陳日君被中共政府禁止六年內進入大陸。 

「九八年四、五月時,我在羅馬的主教會議上,批評中國沒有宗教自由,麻煩就來了。」自此,陳日君多次申請前往內地訪問及教學,均被拒絕。

「我很氣憤,便寫信去罵中央,中央回信反罵我是梵蒂岡的聯絡人,不尊重中國政府,我便再寫信去罵他(中央宗教局),此後就再沒有信了。」半年後,大陸宗教局局長訪問深圳,雖然曾主動邀請陳日君會面,但陳日君多次要求訪問內地修院,卻始終未獲應允。

事事直言 成為中共眼中釘

二零零零年發生的宣聖事件,成為陳日君和中共正式交惡的導火線,自此,陳日君的言論,廣為外界關注,但也處處受到香港和中共官員的指責。

當時,梵蒂岡教廷於十月一日冊封曾在中國殉道的一百二十位中、外傳教士為聖徒,中共外交部則嚴厲抨擊教廷此舉是對中國宗教主權公然挑釁,是以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侵略中國。身為助理主教的陳日君主動投稿香港報章,痛批北京干預香港宗教事務、迫害大陸神職人員。事件令中梵關係緊張,陳日君與中共關係也滑落到谷底。

二零零零年十月,陳日君在報上撰文,公開指出中共在港直屬機關中聯辦干涉教區事務,干預宗教自由。

人大首次釋法後,時為助理主教的陳日君就指責政府拆散無數美好的家庭。陳日君又指不能視法輪功為邪教,並批評特區政府「遏制法輪功活動」,等於在「壓制港人的宗教自由」。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座談會。針對第二十三條,陳擔心會加劇侵犯民權與政治權利。他說:「若我們不大聲吶喊,我們都將後悔!」

陳日君說,香港天主教會反對二十三條立法,那是「沒有選擇的餘地」,他指北京想以國家安全為名,限制港人的活動、思想和言論自由;如果通過第二十三條的立法程式,將令所有港人生活在隨時隨地受到迫害的陰影下,「香港的教會更肯定會像國內的教會一樣受到監視。」陳日君質問道:「面對這樣的威脅,我怎可以保持沉默呢?」

二零零三年七月,陳日君鼓勵教友參加後來轟動世界的五十萬人反對 《基本法》二十三條的大遊行。陳日君因此被評選為二零零三年度香港風雲人物。

二零零六年,陳日君聯合多位民主派議員刊登廣告,要求港府儘快提出普選時間表。他還強烈批評北京政府將民間修煉團體法輪功,以企圖顛覆中共政權為名定為非法組織。對此,陳日君說:「如果你要幫那些弱勢的人講話,那些沒有機會出聲的人講話,你要講得大聲一點才行,否則人家聽不到。」



陳日君首次參加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的爭取普選大遊行,吸引了大批民眾和傳媒跟隨。(Getty images)

堅決反共的主教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梵蒂岡宣布,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獲任命為樞機主教。中共官方的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劉柏年的批評,指陳日君被視為反共分子,如果內地的主教都像陳日君那樣,將會出現類似波蘭的危機。

陳日君批評劉柏年對教宗本篤十六世評頭品足非常不敬,並指出:「國內的神職人員幾十年對共產政府的壓制逆來順受,他們(教徒)真是這麼可怕嗎?」

他又說:「天主教徒不信從共產主義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共產主義是無神論的,但共產政府也尊重憲法所定的宗教自由,不會強逼教徒信從共產主義。」

關心百姓事不涉入權政

對於被批評最多的是「參與政治」,以及將宗教和政治合一,他很清楚地表白:教會支持民主,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們需要直接參與和關注政治問題,而非單單作為旁觀者,我們透過參與政治的過程,以捍衛《聖經》的意義。」

「關於政治這個字,有兩個很不同的看法。一個就是權力的政治。我們作為主教神父都不參加的。但是社會上的事情,老百姓應該參加。我們也是老百姓,我們覺得也應該參加。」 

陳日君強調,教區一定要由主教而不是政治機關來管理。他多次批評官方中國天主教愛國教會妨礙中國教會全面統一。理由很簡單:假如今天中國地下教會信徒公開身份,立即就會落入政府控制之中,這正是天主教愛國教會想見到的事情,就別妄想中國天主教愛國教會願意為天主教徒的利益著想。陳日君更呼籲教廷應向全世界發出警告,提醒世人政治黨派正利用宗教謀取其自身利益,甚至在教區內「胡作非為」,令到中國一些神職人員噤若寒蟬。

「只要是真理,我就會說出來。』

陳日君敢言的作風,為他贏取了不少掌聲,但同時也惹來不少教內外的批評。

他坦然面對這些批評。「只要是真理,我就會說出來。我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

陳日君的魅力在於清楚自己的信念,而且無懼於堅持自己的立場,勇於做自己應做的事。退休以後他將一如以往堅持敢言的作風,對包括平反六四等國家大事繼續發表意見,以及關注內地教會等敏感議題。 

─ 陳日君語錄 ─


「(中國政府)今天對付法輪功的手法,明天也可能會用來鎮壓天主教地下教會。」
──二零零一年回應董建華特首定法輪功為邪教的言論

「如果在專制制度下甚麼都不做便等於和平,那麼墳場便最和平﹗」
──參加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四日反對政改方案、爭取普選大遊行,回應有關有人質疑參加遊行破壞宗教界提倡的和諧精神。

「善良的人民,被迫要選擇或『按良心忠於信仰而被定性為不愛國者』,或『違反良心放棄信仰而苟安於獨立自辦的教會』。國家得益嗎?被奴役的人民不是國家的真財富!」
──二零零七年二月回應中共愛國教會自行封聖問題

「即使被他打了一巴,都不能喊痛?荒謬!」
──表明參加二零零八年一月爭普選大遊行前的祈禱活動,被問及會否放低爭執與中央對話

「我覺得現在新的文化都很醜陋,奉承權貴,欺負弱小。」
──二零零九年四月正式辭職前對現任香港政府的評價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導)將於復活節後正式宣佈退休的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星期四(9日)晚間表示,退休後將專注關心內地教會,他批評共產黨管治下沒有宗教信仰自由,大陸教會過去5、60年受盡迫害。
  • 梵蒂岡羅馬天主教教廷宣佈,接受香港天主教教區樞機主教陳日君以退休理由辭職,並委任湯漢接任港區主教職務。
  • (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導)新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星期四表示,會和前任主教陳日君秉承相同的原則,爭取社會正義。他贊成平反六四,也贊成香港舉行普選,但他不會參加遊行。
  • 「玫瑰戰爭」-權力遊戲的真實版!史上最渣的男人-亨利八世!史上最牛的王朝──都鐸王朝!充滿謎團的名畫《大使們》,史上最重要的肖像畫家──霍爾拜因究竟想說啥?
  • 孔祥熙,字庸之,山西太古人。孔祥熙三歲喪母。小時候因為生病,在美國教會開辦的醫院中治好了疾病。後來,又經過教會的介紹,孔祥熙赴美留學,從歐柏林大學畢業。留學期間,認識了孫中山先生。至清朝宣統年間回國後(1907年),孔祥熙在太古創立銘賢學校,出任校長。
  • 伊隆·馬斯克成了世界首富,他創建的大部分公司,在開始的時候都是人們的笑話。最大的笑話就是要帶人類移民火星,有人說他是火星人,他擔心人工智能帶來巨大危害,建議人類多些愛和寬容。
  • 中共解放軍大將羅瑞卿次子羅宇10月22日於美國病逝,享年76歲。他在文革時坐牢、六四後出國。在生命的最後五年,呼籲習近平廢除一黨專制、平反六四、法輪功。作為一名中共的紅二代,羅宇傳奇的一生,引人憑弔。
  • 2012年習近平上臺之後,很多人說習近平可能成為戈爾巴喬夫解散中共,這就不懂歷史了,解體蘇共的是葉利欽不是戈爾巴喬夫。到了2013年,習近平說蘇共解體的時候「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習近平指的歷史時期是什麼時候呢?很多人也說不上來了,很多人把蘇聯解體混同於蘇共解體,這也是錯誤的,咱們今天就說一下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兩個男人不同選擇的故事。
  • Katy Mantyk
    「一個人創作的音樂通常和他們的天性、他們的性格和信仰有關」,她說,「我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人;生活中有很多值得希望的事物。我偏好讓音樂充滿希望或解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