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娟談樂(11):鱒魚的不同結局

杏娟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8日訊】舒伯特有兩首同樣取名為「鱒魚」的曲子;一首是藝術歌曲,一首是鋼琴五重奏。這兩首曲子從它們被創作出來至今,依然鮮活的在愛樂者之間優遊穿梭,令人愛不釋手。它們有著相同的來源,但命運卻不相同。現在就讓我們來一探究竟:「鱒魚」的不同結局。
舒伯特在德國藝術歌曲的發展裡具有承先啟後的地位。在他之前的作品大多將鋼琴伴奏當作管絃樂團的縮影,作為聲樂在和聲、節奏上的襯托。從舒伯特開始,他嘗試以音樂來寫景、寫意。為了配合詩文歌詞描寫的場景,他以鋼琴伴奏當做舞台布景,利用抽象的音響情境模擬,製造出具象的事物描繪。他比之前的作曲家更關心作品心理層面的表現問題,擅長運用各種音樂上的手法來鋪展各種心情效應。在他的手中,詩詞似乎都自動添上了音樂的翅膀,不僅超越了語言的層次,也使情感的境界更加昇華、美化。

「鱒魚」藝術歌曲,舒伯特就創作了這個著名的「水流」音型的鋼琴伴奏。這個「水流」音型幾乎貫穿全曲,使我們感受到鱒魚所游的河水既清澈又流暢。在這明顯的寫景效果之下,我們同時又可感受到靈巧的寫意技巧:不管是敘述者、垂釣者、還是鱒魚本身,都在第一、二段展現出愉悅、自在的心情。這兩段的歌詞是這樣的:
「明亮的小河裡面,有鱒魚慢慢游,快活的游來游去,像飛箭一模樣。我站在小河河岸,靜靜的朝它望。在清澈的河水裡面,他游的多歡暢。
那漁夫帶著釣竿,也站在河岸旁,冷酷的看著河水想把魚兒釣上。我暗中這樣期望,要河水又清又亮,他別想用那魚鉤把小魚釣上。」


http://www.youmaker.com/

第三段音樂突然轉成小調,一股陰鬱的力量出來干預了這一切。鋼琴由變形的水流音型漸漸脫離成催促著的塊狀和弦,加強了事態的嚴重。第三段歌詞是:
「沒想到這個這個小偷,心腸真狠,立刻就把那河水弄混。我還來不及想,他已經提起釣竿,把小鱒魚釣到水面上。我滿懷忿激的心情,望著這欺騙。」
(這首「鱒魚」的歌詞是由十八世紀德國詩人舒巴特(Schubart)所作。我們現在就來欣賞男中音費雪迪斯考演唱、摩爾伴奏的舒伯特「鱒魚」。 )


http://www.youmaker.com/

「鱒魚」鋼琴五重奏,是舒伯特以先前作的「鱒魚」這首歌曲旋律為主題,寫了一連串的主題與變奏,然後將他套用在這個五重奏的第四樂章,所以有了這樣相同的曲名。這首曲子不僅展現了舒伯特最拿手的創作動人旋律的功力,更特別的是自始至終都維持在一個高度歡樂的明亮色調中。讓這個作品帶有「高亮度」特質的因素有三點。

第一個原因是「旅行」:1819年夏天,舒伯特到他的歌唱家朋友的家鄉渡假。這是離維也納九十哩處的一個風景優美的市鎮。在這個阿爾卑斯山環抱、如詩如畫的景色中,舒伯特從日常生活的框框中跳脫出來,在大自然的感染下,刺激了他的藝術感知力,靈感如泉湧般源源不斷,寫下了這般充滿假日陽光色彩的樂章。

第二個原因是「友誼」:舒伯特的周圍總是圍繞著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不管是分勞解憂,或分享創作的喜悅,都少不了這群幕後功臣。舒伯特在朋友家渡假時,認識了當地音樂協會的一些成員,他接受委託創作一首符合這些成員才能的曲子。我們從第四樂章裡,每一個變奏都安排一件樂器各展身手的貼心作法中可以看出,舒伯特的假期因這群新朋友的陪伴而增輝不少,這是專為他們設計的音樂禮物。

最後一個原因是「鋼琴」:一般傳統的鋼琴五重奏是指絃樂四重奏,也就是兩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一把大提琴,再加上鋼琴,一共五件樂器的合奏。但舒伯特這首「鱒魚」卻採用了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外加低音大提琴的組合方式。當然,表面上他那些朋友的搭配條件是促成他這種選擇的主要原因,但實際上,舒伯特把這個五重奏處理成鋼琴與絃樂器對等的份量。也就是說鋼琴不只占應有的五分之一比重,它是以一抵四的比例在撐著全曲。
就如藝術歌曲「鱒魚」中的鋼琴,舒伯特在這首曲子中一直將鋼琴的音色調整成清澈、透亮的「水感」。漣漪式的、跳動般的旋律就如流水貫穿全曲。鋼琴鮮明、亮麗的音色加大了流動的氣勢,也為這個曲子增添不少光彩。

這裡我們挑選了其中最著名的第四樂章,按照變奏的順序,逐段為大家做介紹,一開始,「鱒魚」主題是由絃樂器以小行板奏出。第一變奏,主旋律改由鋼琴帶出,絃樂器在旋律之下應和著。第二變奏,中提琴負責主旋律,小提琴如花腔般圍繞在主旋律之上,鋼琴重點式的答和。第三變奏,大提琴、低音大提琴將主旋律切割成有趣的長斷音,而鋼琴如花蝴蝶般飛舞其上。第四變奏,戲劇性的轉折最多,從激動的塊狀節奏逐層轉換成平緩的旋律。這其中各樂器間由各別苗頭,到一唱一和,手法自然、流暢。第五變奏,大提琴平靜的唱出主題,再似曾相識的變形中,有一種渾厚、溫暖的抒情美感。第六變奏,以輕快的稍快板,回到原來歌曲中採用的水流伴奏型。主旋律在絃樂器的互相傳接下漸漸回歸平靜。

現在回到我們的主題。在藝術歌曲中,鱒魚的結局是被垂釣者抓住了。而在鋼琴五重奏中,最後的第五樂章卻似乎像是一個Happy Ending-快樂的結尾。舒伯特曾在匈牙利的貴族家庭擔任音樂教師,任教期間他認識了匈牙利音樂。我們在這一樂章中能明顯地感受到匈牙利色彩的舞曲風格:輕快、活潑、瀟灑。傳統的五重奏只有四個樂章,很顯然的,舒伯特不認為第四樂章的主題與變奏適合作結尾。他在這裡再多加了一個具有龐大音響厚度及節奏密度的第五樂章,熱鬧、隆重地宣告結束。有部分人認為這個多出來的第五樂章,彷彿給敏捷的鱒魚一個機會,讓它成功地從垂釣者的魚鉤中逃脫而出!

──轉自《希望之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帶著宗教印記的管風琴與慶典音樂的常客小喇叭搭配合奏所表現出的效果不僅震撼,更放射著一股莊嚴的氣勢。這種讓人聽了正襟危坐、驚歎不已的配對,值得在特定的時刻、特殊的場合用來整肅情緒,留下神聖美好的印象。
  • 海頓作品中新奇的發想,經常帶著明朗、樂觀的特質,一種海頓式的幽默氣質。
評論